[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作者:长歌画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十六章空穴来风

      蒙毅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正对着桑海的方向。他虽是蒙恬亲弟,长相却不似蒙恬般威武雄壮,肤色稍显白皙,有几分儒雅的气质。
      
      “自从陛下一统六国之后,百越之地的动乱就没停止过,这次派钟离过去,我原以为他会很久才能回来。”
      
      “这份忧虑上将军也有。”章邯淡淡道。
      
      “少卿,你被禁足无法上朝,没看到今日早朝上的情形。”顿了顿,“陛下听说百越大捷,就询问了领兵将领,之后又有人呈上了扶苏和兄长的上疏,陛下可是夸赞了钟离。能得陛下夸奖这是何等殊荣,上将军趁机进言,陛下立刻就说要给钟离加官进爵,还赏赐了不少东西。不过钟离都分给将士们了。”
      
      上将军的心思章邯也能猜测到几分,除了对钟离眛的赏识之外,自然也有些别的。后来上将军进了嬴政书房,两人谈过之后,钟离眛就担任了齐郡郡司马一职,还被派去桑海协助蒙恬,抓捕墨家叛逆和保护扶苏的安全。
      “你们还记得我说过的上将军令牌一事吧,”钟离眛道,“下朝之后我曾到上将军府上拜访,他听闻此事之后竟毫无惊讶之色,只说让我去桑海之后,若是再遇到此人,要好好照顾。”
      
      “看来此人与上将军的关系匪浅,我们竟从未听闻过。”章邯蹙了蹙眉。
      
      “这件事我到桑海之后必定会详查。”钟离眛义正言辞。
      最后一滴酒也喝完,几人都懒洋洋地依靠在坐榻上。蒙毅虽然滴酒未进,却被这酒气熏得也有几分醉意。
      
      “少卿,你怎么会被陛下禁足在府中?”钟离眛问道。
      
      “何止禁足,之前还受了罚。”蒙毅摇摇头。
      
      “受罚?受罚你还喝这么多?”
      
      “他的伤早好了,”蒙毅用手肘戳了戳钟离眛,“没事的。”
      
      “陛下赏罚分明,我弄丢了犯人,自然要受罚。”章邯笑得有几分苦涩。
      
      “还有你能弄丢的犯人?”钟离眛一脸不可置信。
      
      “的确是我办事不利,陛下罚得对。”章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天色也不早了,你们一个要准备昏礼,一个要准备去桑海述职,早些去休息吧。”
      
      钟离眛并没有回客房,而且去询问了蒙毅之前的问题。关于章邯到底弄丢了什么犯人,要受罚,蒙毅也不知晓。
      
      其实当初一听说章邯被禁足的消息时,蒙毅就托人打听过,但是偌大的朝中竟无人知道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无论什么样的事情,总会有或多或少的消息传出,但是半点风声也没有走漏,着实奇怪。
      
      这件事钟离眛也没时间细究,既要准备蒙毅昏礼的礼品,又要整军出发,实在分身乏术。
      
      ********
      
      “范师傅,”少羽将那日石兰在树底留下的记号拿给范增。
      
      范增看完之后,蹙着眉。
      
      “这是西方蜀国的文字。”蜀国是一个非常古老、隐秘、强大的巫族,与阴阳家有着很深的渊源。可以确定,这些并不是张良与颜路猜测的阴阳家的记号。
      
      “范师傅可听说过道家逸灵?”
      
      “逸灵?你从何处得知的?”
      
      “前几日在庄里听到,盖姑娘的道号正是逸灵。当时老巨子危在旦夕,逍遥子前辈传她阵法时我并没有听见她的道号。”
      
      范增稍稍一怔,捋了捋白须,“我本以为逸灵是个男子,没想到……”
      
      “怎么了?”
      
      “诸子百家中道家的传闻最多也最为匪夷所思,其中就有个‘古灵精怪’,这个灵指的就是逸灵。”随后范增向少羽讲了一些关于“古灵精怪”的传闻,与之前徐夫子向班大师讲述的差不多。
      
      “关于逸灵在神木上玩耍一事,并非仅仅如此。”范增捋了捋胡须,“这只是道家掩人耳目的传闻,实际上是神木的一根枝干枯萎了。”
      
      “神木也会枯萎?”
      
      “据传此神木有万年的历史,灵力衰竭也是有可能的。”顿了顿,“但是逸灵却无意间让枯木逢春,重焕生机,所以被赐道号逸灵。”
      
      “竟有此等事?”
      
      “虽说是传闻,但并非没有可能,这世上的确有一种人能做到。”
      
      “什么人?”
      
      “就是你方才拿来的这些文字的来源,蜀山之人。”顿了顿,“蜀山之人你要留意,若是能与他们结交最好不过。蜀国被秦所灭,与我们同仇敌忾,蜀国之人的这种能力若是用在战场上……”
      
      “那盖姑娘也是蜀国之人吗?”
      
      “这件事也许只是传闻,但未必空穴来风,有机会探探她的口风。”
      
      少羽心中并不想去试探盖毓,只是垂首,半晌,点了下头。
      
      少羽回到小圣贤庄,见颜路带着颜莹不知往什么地方。少羽远远地跟着,见颜路似乎在询问颜莹什么,颜莹一脸无辜地摇头。
      
      别人兄妹的家事他也不便知道,便悄悄地离开了。
      
      颜莹回到房中,面色如常,关上房门之后,眸中的寒光凛冽,似乎恨不得将人一口吞下。她没想到,伏念竟会叫颜路查探此事,更没想到颜路这么快就查到了她,看来以后她要更加小心了。
      
      幸好颜路只是警告了她一下,没有告诉别人,否则必定会引起盖毓的警觉。
      
      这时,她放出的信鸽终于回来了。她满心欢喜地打开布帛,却又气得摔在地上。没想到连那个人也没查出景澜的身份,这个人真是太神秘了。
      
      颜路来到伏念的明德轩,将这几日调查的结果禀告了他。
      
      “掌门师兄,那日端茶的小厮无意中说了出去,是以众弟子们知晓了此事。我已将他打发去外院做杂工。”
      
      伏念点点头。
      
      颜路觉得,颜莹将盖毓是道家人一事说出去,也只是因为忽然间得知张良有未婚妻接受不了而已。这么多年,颜路对颜莹的心思虽然早已知晓,但只想顺其自然,并没有告诉张良。
      
      毕竟颜莹是他的亲妹,如今一时糊涂又并非不可原谅的大错,慢慢教她就好。
      
      颜路走到学思湖旁,见范增与张良正在对弈。这几日盖毓已经大好,勉强可以下地走动。他本想陪着女子,谁知范增来访,非要与他对弈。张良见颜路过来,正好有借口离开。颜路向张良询问了关于天明少羽的事情。张良并不想隐瞒他,将事情和盘托出,又与墨家众人商量好,将颜路请去,救治端木蓉。
      
      颜路对端木蓉的病情束手无策,众人不由得哀叹,医仙可以救得了天下人,却唯独救不了自己。
      颜路知道,若能请出荀夫子,端木蓉或可有一线生机,但是请他出山谈何容易。
      
      张良过去向盖聂行礼,看见他手中的木剑时,稍稍一怔。
      
      “子房,毓儿这几日如何了?”盖聂问道。
      
      “已勉强可以下地走动,都是良之过失。”
      
      “小妹安然无恙就好,”顿了顿,“等她痊愈让她来墨家据点一趟。”
      
      “唯。”
      
      张良回到竹园,盖毓正躺在藤椅上晒着太阳,白皙的面上点染浅晕,显出几分慵懒动人。小布也窝在她旁边,舒适惬意。张良走到她身边一同坐下,小布就窜进盖毓怀中,还有意无意地蹭着她的胸前。
      
      张良淡淡地瞥了一眼小布,将盖聂的话以及墨家的近况转达给了盖毓。
      
      盖毓全身乏困,起身走了走,看到海边之时,轻笑一声。
      
      “毓儿在笑什么?”张良问道。盖毓不答,指向仙山消失之处。
      
      “蜃?”
      
      盖毓摇摇头:“非也。这是一种自然景观,就如同雨雪冰雹一般,在特殊的条件下,就会形成。”
      
      “愿闻其详。”
      
      “子房知道小孔成像,所以也知道光线是直线传播的吧,但若是光线经过密度不同的空气,就会形成折射,就会把别处的景观映到我们面前,形成幻景,并不是什么蜃吐气成楼台的形状。”
      
      “密度?折射?”
      
      “我们看船桨在水中似乎如同断裂一般,那就是光线的折射,至于空气密度,你就可以想象成孔不同大小的筛子,一道光线进入之后,经过小一点的孔便折射的远一些,经过大一点的孔便折射的近一些。”
      
      “受教了。毓儿实在是博闻强识,以后我需多多请教才是。”
      盖毓只是笑着摇摇头。
      
      “前几日我与卫庄见面了……”
      
      “毓儿可知道我们谈了些什么?”张良从旁边矮几上的茶壶中倒出热水,啜了几口茶。
      
      “你,你难道想……想让墨家与流沙联合?”盖毓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有时候我倒宁愿你笨一些。”张良轻笑一声,语气中略带一丝无奈,一丝宠溺,“毓儿觉得可行吗?”
      
      “以目前的局势来说,联合的确是最好的办法。蒙恬部下的黄金火骑兵,赵高手下的罗网,还有神秘的阴阳家都是难以应对的。墨家失了机关城,老巨子已逝,重创未愈,真的动起手来,赢面太小。与流沙联合,又有你暗中相助,至少自保无忧。”
      
      “毓儿与我所想一致。”
      
      “卫庄的目的是什么?”
      
      “查出韩非的死因。”
      
      “所以就要成为嬴政的兵器?”盖毓语带嘲讽,不过细细想来又觉得有些不对劲,“难道还有别的目的?”
      
      “潜入帝国内部……”
      
      “若是真的能打探到有价值的消息,倒也不错。卫庄曾是韩国的大将军,嬴政一统六国,他恐怕也是心中忿恨吧。”
      
      “这些都是联合的基础。”
      
      盖毓摇摇头,面露难色:“且不说流沙,只说墨家众人恐怕就很难答应。毕竟还有他们攻打机关城这笔账没有算清。”说到这里,盖毓忽然想起了什么,沉声问道:“子房,你事前是否知道,卫庄要攻打机关城?”
      
      “我并不知晓。”张良缓缓答道,“不过巨子似乎知道,在赶往机关城的路上,夜已经深了,他追寻一个黑影而去,回来之后就让大家加速前行,说机关城有危险。”
      
      “巨子?怪不得……”盖毓继续道,“当初巨子那么轻易地放流沙离开机关城,就是想让卫庄看清敌人到底是谁。巨子应该是想联合的,不过墨家统领并不好劝服,至于卫庄也不会轻易答应。”
      
      张良没有接话,只是径自饮着茶,半晌,放下手中的茶杯道:“毓儿,联合最大的获益者是墨家,毓儿真心想他们联合吗?”
      
      “不想。”盖毓未经思考便脱口而出,“在墨家统领包括已逝的巨子心中,我只是为墨家出谋划策和拉拢你的工具。”
      
      明明是被人利用,可是话语里却没有一丝悲愤感伤,平静地就如同面前杯中的茶水般。
      
      “如果天明并非墨家巨子,我绝对不会相帮墨家。”顿了顿,“你之前告诉我,老巨子眼睁睁地看着阿兄与龙□□兵作战,只是观察而没有相帮之时,我就后悔叫他那声伯父了。
      
      “他们墨家不是兼爱天下,锄强扶弱吗?我阿兄是剑圣,所以不是弱者,所以就该以一敌十,以一敌百,以一敌三百?
      
      “阿兄重义重诺,我无法改变他,只能帮他,但是墨家与我之间,没有半分恩义,他们也没有资格让我这个道家人做什么事情。”
      
      “毓儿……”张良心疼地将女子拥入怀中,低唤一声,吻了吻她的鬓边,“毓儿在良心中,逾越性命。”
      
      “子房,我知道你是从大局考虑,”顿了顿,“你不必担心我,他们的想法我根本不在乎,我只在乎你。”
      
      张良颌首,将女子拥得更紧。
      
      ==========================
      
      本文独家首发于晋江,盗文必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秦时明月]伏生一梦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青霄酌墨




    [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