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作者:长歌画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八章日暮瑶华

      颜莹,字暮瑶,颜路庶出的妹妹。
      
      二八韶华,姿容妍丽。面如白玉,双颊晕红,眼波灵动,只一眼,便勾人心魄。身形娇小,弱柳扶风,骨子里透出一丝娇媚,惹人怜爱。若说盖毓是池中的白莲,圣洁高雅,她则是山上的杜鹃,红艳明丽。
      
      颜莹每年都会来小圣贤庄暂住一月,庆贺自己的生辰。她性子柔弱,轻声慢语,小圣贤庄的弟子仆婢几乎人人都对她赞赏有加。
      
      那日,颜路几人出庄去玉山后,停在小圣贤庄门口的马车中坐得就是她。只是今年她来得比往常早了几日,颜路并不知晓。
      
      一听到她已至门口,众人便纷纷过去迎接,要帮她搬行李。尤其是其中几个弟子,颜姑娘前颜姑娘后地唤着。司马昭的心思,谁人又不知呢?
      
      小圣贤庄有一间客房是专门为她准备的,颜莹将行囊放在房中,便去给颜路请安。谁知颜路已然出庄,她只能向伏念问安。虽说颜莹是庶出,但颜路对她十分疼爱,从未嫌弃她的身份,教她读书识字,还有医术和武功,她勤奋努力,这些年也小有所成。
      
      颜路父母早逝,年少时就来小圣贤庄求学,颜莹除了在家中照顾自己的母亲,每年就只有这一个月能见到自己的兄长,自然十分珍惜。
      
      “听闻荀夫子收了一名义子?”颜莹有意无意地向众弟子打听。几人七嘴八舌地说着盖毓的情况,听到她与张良关系要好之时,眉心微不可见地蹙了蹙。
      
      “不知道这位公子好不好相处?婉若姐姐对他如何?”
      
      “他们也没怎么接触,就是那次我看见师叔公替婉若姑娘去藏书楼拿书了,但是后来什么书也没拿出来,就跟着三师公回去了。”子由疑惑道。
      
      颜莹的唇角稍稍扬起,又掩饰了过去。
      
      “也不知我兄长何时回来。”
      
      “他们三人去玉山游玩了,过几天就回来了吧,要不姑娘去问问掌门师公?”子聪出了主意。
      
      “多谢了。”
      
      颜莹找到婉若,旁敲侧击地问着盖毓的情况。婉若与她平日里也不算交好,但面子上还过得去,随意应了她几句,就岔开了话题。
      
      经过这几日的明察暗访,颜莹对盖毓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心中也有些猜测。这时却闻听有衙役找上门来,见伏念招去了婉若,颜莹也想去一探究竟。
      
      小厮通传之后,颜莹便来到正厅,向伏念行礼。
      
      “不知大当家可有我兄长的消息?”
      
      “他们二人在玉山耽搁了些时日,我会让婉若过去找他们。”
      
      “兄长与三当家可是遇到什么麻烦了?”语气里有些急迫,“颜莹可否随婉若姐姐同去?”
      
      “也罢,你们二人同去,也好有个照应。”颜莹的要求在情理之中,伏念也未觉得不妥。
      
      婉若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颜莹,便离开了。
      
      ********
      
      “景澜,你身上怎么会有冰蚕丝?!莫非纵火之人是你?”
      
      盖毓早就怀疑景澜是纵火之人,只是没想到他会将冰蚕丝带在身上。以他的智谋,怎么会如此大意?
      
      景澜则显得有些莫名其妙,望了一眼冰蚕丝,疑惑道:“这是冰蚕丝?我从未见过,也不知道怎么会在我身上。”
      
      众人闻言也是一怔,县丞继而问道:“这冰蚕丝你真的从未见过?”
      
      “咦?这不是我盒子里的那根线吗?”堂下一名叫天巧的妓子倏然反应过来。
      
      “你盒子里的东西怎么会在他身上?”县丞走到堂下。
      
      “夫人,我错了!”景澜拉住盖毓的手,苦苦哀求,“我不该跟师兄们去飞云阁,去了也只该聊天看舞,不该喝酒的……
      
      “我酒量差,喝了点酒就站不稳,天巧姑娘就扶了我一下……”
      
      “你们去飞云阁了?”
      
      明明是疑惑的语气,在县丞听来却是质问。
      
      “我真的是被逼的……”景澜拉着盖毓的衣袖,可怜兮兮道。盖毓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所谓的伪证,就是他们几人昨晚去了飞云阁。
      
      看景澜的态度,以及她目前的身份,她正常的反应应该是……
      
      “看我回去不好好收拾你!”盖毓故作凶悍地放了狠话。
      
      景澜赶紧配合:“夫人,我不敢了……”
      
      “天巧,本官问你,这根冰蚕丝真的是你的?如此珍贵之物,你是如何得来的?”
      
      “这根冰蚕丝是之前金少君送给奴一个妆奁盒,里面掺了这个,奴不知这东西珍贵,就随意放的。”天巧吓得跪伏在地,身子瑟瑟发抖,“金府纵火的案子,真的跟我没有关系!”
      
      “那个妆奁盒什么样子?现在在何处?”
      
      “那盒子是用红木做的,上面有一弯新月,月里有枝梅花……”
      
      “什么?”冯县长不知为何有些激动,“那个盒子底下,是不是还有个五瓣梅花的印记?”
      
      “正是,正是!”天巧慌忙点头。
      
      “难道,难道……”
      
      冯县长将县丞招来,低声吩咐了几句,县丞只扣下了天巧,让其余众人到后堂休息。
      
      景澜与盖毓是“夫妻”,便被分在了一间房,颜路与张良一间,其余几人一间。
      
      “新月梅花,莫非是冯梅?”盖毓笑道。
      
      “若纵火的是县长之女,而她又在火中被烧死,这案子也没法再追究了。”景澜得意道。
      
      “这样的话,子房与二师兄的嫌疑就完全洗清了。”
      
      “我是为了你才帮他们洗清嫌疑的,不然我可不管他们,”顿了顿,“这个证据是为了洗清我自己的嫌疑,毕竟我才是纵火之人。”
      
      “你,你承认了?”盖毓虽然心中有所怀疑,但却没想到他如此直白地说出口。
      
      “我说过,我不愿对你说谎,”墨眸中流溢的光彩,如星坠渊,“此事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盖毓稍稍别过视线,语中讷讷:“那你为何要烧金府?”
      
      “我见你的衣服在金宝房里,知道肯定是他对你不敬,但若是他真对你做了什么,张良不会留下他的命。”顿了顿,“可我还是气不过,这种人留在世上也没什么用,还不如死了干净。”
      
      盖毓这才想起,她一时大意,忘了将衣服拿回来。她更没想到的是,景澜竟会为了她做这件事。
      
      “谢谢……”虽然杀人纵火于法不合,但盖毓心中对他只有愧疚。
      
      “我说过你我之间不必言谢,杀金宝的确是为你,但纵火只是顺便,”顿了顿,“玉山这些年的县志你也看了,生不出男孩的原因其实在金府。
      
      “金府之中怨气太重,不烧了的话玉山会一直受影响。我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没坏到这个地步。”景澜调侃着自己。
      
      “我从没觉得你是坏人。”盖毓心中五味杂陈,半晌也只说出这么一句。
      
      张良与颜路的房间就在景澜与盖毓的隔壁,两人耳力极佳,景澜又没有刻意掩饰,他的每句话都听得一清二楚。
      
      “原来是金府之中有怨气,”颜路似有所悟,“看来这个景澜果然与林青有联系。”
      
      “师兄,你不觉得此事是景澜刻意为之的吗?”
      
      “你是说纵火机关?”
      
      “以他的能力,直接放把火烧了就行,他与金府没有恩怨,也查不到他头上,但是却故意做了起火机关,分明就是想留下证据。”
      
      “莫非是想故意嫁祸我们?”
      
      “普通人不会发现这起纵火案的端倪,更不会发现机关,但是玉山的这位县丞能力出众,却偏偏发现了,想必他之前已经调查清楚。”顿了顿,“他为我们开脱,无疑是为了卖个人情给毓儿。此番设计,恐怕还有试探我们之意,只是不知他到底想做什么。”
      
      “景澜应该是冲着瑜而来,恐怕以前有些渊源,你需小心谨慎。”颜路叮嘱道。
      
      “今日之事若是凭借我们自己之力,定然也可以出狱,只是景澜早先准备就绪,强行帮忙,这个人情我们不接也得接。”
      
      “不知他还有何后招,这样不明底细之人,相当危险。”顿了顿,“景澜处心积虑,此事你打算告诉瑜吗?”
      
      “毓儿不必知道,”深邃的蓝眸里浮出一抹柔情,“此事我会解决的。”
      
      县丞还在盘问天巧,盖毓等得有些无聊,倏然想到了一件事。
      
      “冯梅的盒子,是你放火之前从金府顺出来的吧,金宝那么好色,常去这些声色之地,将夫人的盒子拿出来讨好娼女,也是稀松平常。”
      
      “安陵聪慧。”眼角满是笑意。
      
      “我这点小聪明,可及不上你的十分之一。”顿了顿,“但是那日我见到金宝的魂魄,他为什么好像对我有很大仇怨似的,非要置我于死地?”
      
      “这个问题嘛……”景澜示意盖毓附耳过来,悄声道,“今晚你去我房中,我就告诉你,如何?”
      
      “你,你……”盖毓一把推开他,又羞又恼。景澜只是得意地扬了扬眉梢,自顾自地饮着矮几上的茶水。
      
      县丞听完天巧的证词,派人取来了木盒,冯县长过目之后,果然是冯梅之物。冯梅是县长千金,要找个武艺高强之人上树并不难,只是她为何纵火之后,自己也被烧死了?
      
      难道其中另有蹊跷?
      
      ==========================
      
      本文独家首发于晋江,盗文必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秦时明月]伏生一梦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青霄酌墨




    [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