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作者:长歌画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二章其叶蓁蓁

      “夫人啊,夫人,”荀夫子面上满是讨好之色,双手想要去扶自家夫人的肩膀。
      
      “哼,你过去,不要碰我!”仪蓁双臂环胸,嫌弃地闪躲。
      
      “阿蓁。”荀夫子无可奈何地唤着仪蓁的闺名,又厚颜无耻地靠了过去,而仪蓁脸上似有缓和之色。
      
      “不就是纳吉吗?你却偏偏跟我过不去!”仪蓁没好气地说着。
      
      “我没有要跟你过不去,”荀夫子连声辩驳,生怕自家夫人又生气,“只是,想慎重些……”
      
      “就是慎重才要纳吉!”
      
      “是我多虑了……”
      
      “去帮我拿龟甲和蓍草。”
      
      *********
      
      张良二人随着婉若来到后堂,婉若便去烧水煮茶了。
      
      望着婉若远去的背影,盖毓终是憋不住笑出声来,张良也是满眼堆笑地望着女子.
      
      “子房,你,你让我再笑一会儿。”盖毓笑得连话都说不完整了,“堂堂的,堂堂的儒家荀夫子,居然,居然惧内,哈哈!而且为了怕我们听见,硬生生地,把偏厅改成了后堂!”
      
      “师叔脾气执拗,小圣贤庄上下无人敢忤逆他的意思,就连师父在世时都要让他三分,可是师叔却独独只怕一人,那就是师叔母。”张良笑着摇摇头。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盖毓摇头晃脑地说道,“对了,荀夫人会占卜?”
      
      “正是。”
      
      远远地瞧见婉若端着茶盘回来,盖毓连忙正身,敛住笑意。婉若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却并未把茶盘置下,将二人请去正堂。
      
      回到正堂,盖毓便看到仪蓁笑意盈盈,荀夫子却是面无表情,正襟危坐,面前却多了一卷竹简。二人刚要施礼,仪蓁却制止道:“不用了,过来坐吧。”
      
      “唯。”这次盖毓却没有丝毫犹豫,坐在了仪蓁身旁。
      
      仪蓁朝荀夫子伸出手:“拿来。”
      
      荀夫子无奈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夫人,轻叹一声把竹简递了过去。
      
      “庚帖你先收着,至于成婚,等我帮你挑个好日子,不过要从我这儿把人接走。”仪蓁接过庚帖放在张良面前,意味深长地笑着。
      
      盖毓、张良和荀夫子皆是一愣。原来仪蓁想认盖毓为义女。
      
      盖毓微微一怔,荀夫子却开口道:“夫人,你……”
      
      “我什么?我要认毓儿做义女。”
      
      “这……”
      
      “这什么?不行吗?”
      
      “……行。”
      
      “不过嘛,还是要问问毓儿的意思,”仪蓁望着盖毓笑道,“只要毓儿不嫌弃我这个年近五旬的老太婆就行了。”
      
      盖毓思绪千回百转,若是认了荀夫人作义母,不仅可以隐藏身份,而且在儒家行动更为方便,更何况这位荀夫人看上去是真心待她,百利而无一害,忙答道:“毓儿求之不得,怎么会嫌弃呢?”
      
      盖毓起身,下跪行礼道:“毓儿拜见义父义母。”盖毓端起桌上的茶碗,递给荀夫子:“义父请用茶。”荀夫子捋了捋胡须,淡淡应声,接过茶碗,抿了一口。盖毓接着端起另一只茶碗,递到仪蓁面前:“义母请用茶。”
      
      仪蓁笑着接过茶碗,抿了一口茶水:“毓儿,你也不用叫我义母了,听着怪难受的,就唤‘阿母’吧。”
      
      “阿母。”盖毓感慨颇多,这真是久违的称呼。她复又望向荀夫子,仪蓁认为她也该称荀夫子为阿父。
      
      “阿父。”这一声显得有些怯懦,盖毓原以为还是换来一句平平淡淡地应答,却不曾想荀夫子的嘴角微微扬起,苍老的声音中竟有一丝颤抖:“好。”
      
      “不过,”仪蓁敛住笑意,“毓儿为何总带着面纱?”
      
      盖毓低眸垂首,身旁的张良开口道:“师叔母可记得大半年前在咸阳,‘剑圣’盖聂的妹妹那件事?”
      
      仪蓁若有所思:“我记起来了,好像还是婉若跟我说的。”说着看了一眼立在一旁的婉若。
      
      “正是,”婉若点点头,“那位盖姑娘自毁容貌了。”
      
      “刚刚毓儿你是说你姓‘盖’?难道……”
      
      盖毓淡淡颌首,不发一语。
      
      仪蓁见女儿这副模样,面上掩饰不住的吃惊,却又忿忿不平道:“又是嬴政!”继而过来搂住盖毓的肩膀,安慰道:“不过以后不用怕了,待在阿母身边,没人敢欺负你的。”盖毓轻轻靠在仪蓁怀中,感受着她身上的丝丝温暖,心间一片暖然。
      
      盖毓缓缓拿下面纱,荀夫子和婉若见到她的容貌之后,面上显出惊讶之色,又立刻掩饰过去,仪蓁却是不胜欣喜:“毓儿果真是人如其名,钟灵毓秀,子房当真是好福气。”
      
      “其实只是用面具将疤痕遮盖起来。”盖毓缓缓道出实情,将面具撕开一处角落,又贴了回去。
      荀夫子和婉若脸上的表情一窒,不明所以,仪蓁却说:“恢不恢复容貌你都是我的女儿。”
      
      仪蓁想留盖毓住在竹园,可是盖毓舍不得张良,便推说想去小圣贤庄看看。仪蓁当然一眼看破,只说让她女扮男装前去。虽说盖毓是他们的义女,又与张良有婚约,可是着女装总是不便。
      
      “婉若,你待会儿跟子房,毓儿一起去小圣贤庄,找掌门人交代一声,要他们好好照看我的‘儿子’。”
      
      荀夫子要婉若帮他带几卷竹简,仪蓁便吩咐她先去藏书楼,再与张良二人汇合,最后一同去见掌门人,婉若颌首,转身离去了。
      
      盖毓扶着仪蓁来到寝室,仪蓁从衣柜里取出一件男子服饰,放到盖毓手中。男子衣着不似女子繁复,盖毓穿戴得很快。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及腰的长发被蓝色发带束成高高的马尾,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上面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整个人俊俏不凡。
      
      仪蓁带着盖毓回到正堂,张良见她一身男装,眼中有些许惊艳之色,而荀夫子望了望夫人,又望了望盖毓,神情说不出的古怪,若有所思起来。
      
      终于走出了竹园的大门,盖毓轻舒了一口气。
      
      “夫人为何叹气?”清越的嗓音传来,落在女子耳畔。
      
      “还不是因为……你,你刚刚叫我什么?”女子偏过头,澄澈的眸中映出男子的身影。
      
      “夫,人。”某人故意加重了读音。
      
      盖毓嗤之以鼻,别过头去:“真是臭美,谁是你夫人了?”
      
      “是吗?”张良用手中的竹简轻敲女子的头,“庚帖可都在我手上了,六礼已完成了四礼。”说着挥了挥竹简。
      
      “庚帖算什么?又不是不能悔婚,”盖毓不以为然,“我这就跟父母说,我不嫁给你了。”说着转身回去,话音未落,腰肢一疼,便被张良圈在怀中,男子灼热的气息在耳边滑过,叫人痒痒的,俊颜上满是宠溺的笑意:“夫人,我错了。”
      
      “好了,别闹了。”盖毓笑道,张良轻轻松开女子,拉着她朝小圣贤庄方向走去。
      
      瞥了一眼男子手中的庚帖,心中的最后一分疑虑也已消除。张良一夜之间就办好四礼,可见是极其重视她,她又是住在竹园,留下来也未尝不可。
      
      事实上,她并不想回到墨家据点,现在顺势留下,也是一件好事。
      
      “子房,你之前与阿父说了什么?他怎么就答应了呢?”
      
      “自然是说我二人有婚约在身,可是我双亲皆已亡故,只能由师叔代写。”
      
      “我何时与你有婚约了?”盖毓顿觉奇怪,“这不是欺骗你师叔吗?”
      
      张良笑而不语,盖毓也无可奈何。
      
      “第一次扮男装,倒是好玩的很,”盖毓恭敬地对张良作揖道,“三师兄,有礼了。”
      
      张良只是笑着摇摇头,实在拿女子没办法,也只好作揖道:“小师弟有礼。”
      
      “不过阿父看我的神色有些古怪,这身装扮没问题吧?”盖毓仔细打量着自己。
      
      “估计是因为此套衣物乃是师叔母的。”张良解释道。
      
      “阿母的?她难道……”
      
      “据说师叔母当年也是女扮男装进小圣贤庄读书,才认识了师叔。”
      
      “原来如此,”盖毓微微颌首,轻笑道,“阿母认了我做女儿,如今又将衣服给了我,我觉得阿父应该是想到当年怎么被阿母欺负的吧。”
      
      “可能吧,原本就是想让你住在竹园,却没想到师叔母这般喜欢你,认了你作义女。”张良也轻笑道,却不知想到了什么,面上略带悲伤之色,“其实师叔与师叔母曾经有一个女儿,小字琼华。”
      
      “琼华?既如此,那便是我的姐姐了?”盖毓仔细思忖着这个名字,“俟我于著乎而,充耳以素乎而,尚之以琼华乎而。真是好字呢!”
      
      “据说琼华师姐知书达理,大方得体,很得庄中弟子的喜爱,更是师叔和师叔母的掌上明珠,还与掌门师兄定下婚约,刚刚你见到的那位婉若姑娘,就曾是琼华师姐的婢女。”
      
      “原来如此,”盖毓点点头,“琼华姐姐名字取得好,婉若姐姐名字也取得好,清扬婉兮,抑若扬兮,美目清兮。而且她的眼睛,也像这诗里说的一般。”
      
      “不错,据说婉若姑娘家境贫寒,幼时几欲饿死街头,幸而掌门师兄与琼华师姐把她捡回,她的名字也是琼华师姐取的。”
      
      “琼华姐姐当真是心地善良,”盖毓赞赏道,“既然是‘小的时候’,那么掌门师兄和琼华姐姐就是总角之交了?”
      
      “不错,‘总角之宴,言笑晏晏’,又定下婚约,自然该是一段佳话了,不过天妒红颜……”
      
      “天妒红颜?”盖毓有些讶异,“你刚刚说父母‘曾经’有一个女儿,难道……”
      
      “不错,琼华师姐已经过世十三年了。”
      
      “那她是病逝还是……”
      
      张良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眸中几分惋惜之色:“琼华师姐,是被人谋害致死的。”
      
      
    插入书签 



    [秦时明月]伏生一梦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青霄酌墨




    [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