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作者:长歌画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六二章盲棋天元

      一袭蓝衣翩翩而入,正是张良。
      
      张良向嬴高行礼,自然而然地坐到颜路身旁。他转身时眸光落在盖毓身上,女子眨了眨眼,取下了面纱。盖毓早就知道张良必定不在,故而没有多问。
      
      盖毓请晓梦去竹园为天明诊断,此事早已告知过张良。张良今日应承逸生在外等候,不过是为了遮掩晓梦与盖毓的真实行踪。原本盖毓也无法肯定晓梦会愿意帮助天明,但又觉得她的师父秋水大师与仪蓁相熟,也许晓梦也认识仪蓁。果不其然,她稍微一提此事,晓梦就应允了。
      
      “你是儒家,我是道家,别总是前辈前辈的,我也没那么老。”晓梦语气中有几分不耐。
      
      “令师兄赤松子与我师叔荀子乃是同辈,大师是赤松子前辈的师妹,辈分自然比伏念高。”伏念不疾不徐地应答着。
      
      晓梦十五岁之时,就击败了除掌门赤松子之外的六位天宗长老,因此,被已四十年不收徒的北冥子录为关门弟子。之后闭关五年,在二十岁之时从秋水大师手中接下了天宗掌门之位,盖毓也是在那段时间成为了秋水大师的入室弟子。秋水大师行踪神秘,盖毓的道术多由晓梦传授,故而两人关系更为亲近。
      
      “公子,既然人都到齐了,可否现在就开始?”章邯低声询问道。
      嬴高点了点头。
      
      盖毓对嬴高的到来本是有些意外的,但仔细一想,可能是章邯所请,又明白了几分。此次名义上是探讨学问,实则必会分出个高低。章邯虽是帝国将领,但若是两家辩论起来,互相不服,他也没有更多的立场来判别。现在有了公子嬴高,说得话分量足够,到时即便有了些争执,也有人能镇得住。到底是影密卫首领,做事果然考虑周全,滴水不漏。
      
      “姐姐,为什么只有你和逸尘道长的道服样式相似?”白筱凑到盖毓身边,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让人能听见。
      
      原本季布的容貌在道家弟子之中最为出众,此言一出,多数人就将注意力放在了他身上。
      
      “你忘了,只有我与他是师父的入室弟子。”
      
      “对对,你跟我说过的,”白筱压低了音量,“那我觉得姐姐的道服更好看,嘻嘻!”
      
      “第一场比试不知双方由谁出场?”章邯朗声问道。
      
      “我来打个头阵,就跟你比,”逸生当仁不让,眸光瞥向了张良,“我知道你棋艺还算不错,就比这个了,怎么样?”
      
      “却之不恭。”
      
      “你可不许让我,否则……”神色之中却丝毫没有示弱。
      
      “逸生道长多虑了,良才疏学浅。”张良恭恭敬敬地作揖。
      
      听着两人的对话,儒家弟子议论纷纷。张良的棋艺绝顶,在小圣贤庄之中无人能出其右。逸生一下子就选了张良最擅长的技艺,言语态度极度嚣张,简直是目中无人。
      
      “普通的棋局太麻烦,就下盲棋吧,省得我手酸。”
      
      此言一出又是一番震惊,盲棋比一般围棋的难度高出不止十倍,不仅仅要求惊人的记忆力,还要有准确的判断,精确的计算,严谨的逻辑和策略。逸生随口就说出这样的要求,恐怕他的棋力之高,世所罕见。
      
      当初盖毓在怀沙镇时下盲棋,棋局是早已摆好一半的,所要记忆的步骤就少了一半,当然也就简单很多,现在却是要从头开始。
      
      盖毓稍稍叹了口气,逸生之前就询问过她张良最擅长的技艺,她据实以告,以为他是想避其锋芒,没想到却是迎难而上。她知道逸生心中气不过,觉得她跟着张良在小圣贤庄受了委屈,想要帮她出口气。但现在此事关乎道家声誉,可不能意气用事。
      
      逸生的棋力略逊于她,这一点盖毓非常清楚,而张良的棋力比她高,但到底高多少,她也无从判断。她现在唯一觉得有胜算的地方,反而是以盲棋的形式。普通的棋局,逸生几乎没赢过她,但盲棋却多胜于她。
      
      张良与逸生皆是她至亲至爱之人,谁输谁赢她都无所谓,只是怕逸生输了会不高兴。
      
      “刚刚我来的时候,看到外面的凉亭景色不错,不如就在那儿下吧。”白筱提议道。
      
      嬴高自然赞同女子的说法,让众人移步至学思湖旁的回廊之上。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接下来紧张的棋局之上,却没人发现晓梦不见了踪影。
      
      回廊绕着学思湖三面而环,九曲通幽,在东南与东北方向各有两处凉亭,距离不远不近,刚好可以听见对面的人说话。
      
      逸生与张良坐在东南角的茵席之上,背对着东北,婢女奉上茶水。东北处摆上一方棋盘,由儒家与道家各出一名弟子,按照两人所述摆上棋子。
      
      为了公平起见,两人猜先。张良运气极佳,得了先手,儒家弟子便取了白棋盒放在面前。两人摆上四方座子,张良慢悠悠地下了第一步:“天元。”
      
      在座的大多数人都懂些围棋,即使不懂的人也知道第一子不会下在天元之上,张良这一招让人有些措手不及。原本先手的优势,在第一子下在天元之后荡然无存。
      
      逸生以为是张良得了先手而故意让他,愤愤地看了他一眼,又无处发作,只能按照自己原本的想法开始下棋。下了十数手之后,逸生发现张良的第一子并非让他,其后每一招似乎都能与这一子相呼应,攻守有度,完完全全是全力相博,心里这才平衡了一些。
      
      多数人都围着棋盘,白筱凑在最前面,钟离眛就在她身边护着她。盖毓记忆力极佳,便坐在一旁听着二人下棋。景澜与季布坐在盖毓两侧,章邯在不远处保护着公子嬴高。嬴高对下棋毫无兴趣,偷偷地打着呵欠,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盖毓身上。
      
      白筱一直不让他见到盖毓,这次见了面,他的好奇心也愈盛,想去多说几句话,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师父,你跟我说得未来师母到底是谁?不会是筱筱那个丫头吧?”嬴高嘟囔着,“但我看你好像没有特别喜欢筱筱啊……难道是道家的?那个晓梦大师冷得可怕,我连话都不敢跟她说,还是那位逸灵姑娘好,娴静端庄,长得又漂亮,就是觉得她长得像一个人……
      
      “你要是成亲,就娶这位姑娘吧,她做我师母挺好的。”
      
      “公子慎言。”
      
      “放心,没人听见。”
      
      景澜与盖毓聊上两句,时不时地瞥两眼其他人。
      
      “安陵,张良在让你师兄吧。”景澜似是随口一言。
      
      盖毓一怔,旋即微微颌首。
      
      张良一开始这招“天元”,就是要扰乱逸生的思绪,之后再紧逼几步,让逸生觉得他是全力以赴。但盖毓与张良下过棋,知道他明明有几步可以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他却选择了一个相对温和的走法。逸生求胜心切,又被张良故意引导,自然发现不了。
      
      “那结果你也猜到了?”
      
      盖毓再次点头。
      
      季布不发一言,只是警惕地观察着四周。他总觉得有人在盯着他,却又发现不了是谁。
      
      不知过了多久,逸生抿了抿茶水,长舒一口气:“看来是我赢了,承认了。”
      
      嬴高一手撑着脑袋,臂弯抵在案几之上,困乏得几欲睡着。章邯推了推嬴高,嬴高这才打起精神。听到逸生的话,伸了伸懒腰,站了起来。
      
      “逸生师兄好厉害!”白筱第一个鼓掌,逸生挑了挑眉,眸中难掩得意之色。“钟钟,我以后要多跟逸生师兄学习棋艺,”白筱拉了拉钟离眛,“你也一起来?”
      
      钟离眛重重点头。
      
      女子凑到盖毓面前,一脸嫌弃地看着张良:“姐姐,你的眼光真是太差了,连下棋都输了。”
      
      “你呀,不懂。”盖毓点了点她的额。
      
      “我怎么不懂了?哪儿不懂了?”白筱颇为不服气。
      
      “没有没有,”盖毓哄道,“筱筱最懂了,说得都对。”
      
      盖毓自然不能说出真相,否则白筱告诉逸生,张良的苦心就功亏一篑了。逸生既然心中有气,那便让他出出气。等过了逸生这一关,之后也容易一些。盖毓向张良投去一个心有灵犀的目光,张良勾了勾唇,眉眼间的柔情犹如三月春风,荡得人心醉。
      
      “别跟我小师妹眉来眼去的,我的气还没消呢!”逸生大摇大摆地从张良面前走过。虽然他口中这么说,张良却知道这是气消得差不多了。
      
      晓梦不知何时出现在众人之间,张良却敏锐地发现她来时的方向,分明是藏书楼。
      
      “不错。”
      
      虽是冷冷清清的声音,但能从晓梦口中得到这两个字的评价,逸生还是相当高兴的。
      “多谢师尊。”
      
      “既然逸生道长赢了,那这第一局就是道家胜了,伏念掌门觉得如何?”嬴高又恢复了一国公子的气度。
      
      “公子所言甚是。”伏念也早已看出张良让了逸生,明白事出有因,也未觉得不妥。
      
      “那下一场比什么?”
      
      “禀公子,乐为六艺之一,下一场就比琴艺如何?”伏念作揖。
      
      “善。”
      
      “不知双方派出哪位上场?”章邯问道。
      
      “说到琴艺,我们整个道家谁不知道小师妹的琴艺最高,自然是小师妹。”逸生不由分说地就推举盖毓。
      
      颜路起身,温文尔雅地向盖毓行礼:“路请逸灵姑娘赐教。”
      
      ==========================
      
      本文独家首发于晋江,盗文必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秦时明月]伏生一梦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青霄酌墨




    [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