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作者:长歌画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二九章不期而遇

      “少卿,你去依雷那里找草药真是只是为了帮她吗?”钟离眛倏然问道。
      
      “依雷是西瓯王子,帝国才镇压了西瓯的叛乱,他们就来到了桑海,相当可疑,我也是想去他的住处查探一番。”顿了顿,“有件事我很奇怪,既然这把匕首象征着太子之位,那他的仆从为何不唤他太子,还是二王子?”
      
      “这是西瓯的风俗,在没有通过太子仪式考验之前,不能称太子的。”钟离眛解释道。
      
      “太子仪式考验?”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他们说起过,依雷应该还没通过考验……”
      
      “原来如此,”章邯颔首,“昭正,你早些去休息吧,你的伤还没痊愈。”
      
      “我今晚在你这里睡吧。”钟离眛一本正经道。
      
      “为何?”
      
      “白姑娘方才帮我行针,有些劳累,就在我的床榻上睡着了……”钟离眛吞吞吐吐,“我,我不方便回去。”
      
      “你该不会是怕自己忍不住吧。”章邯笑道。
      
      “别胡说。”
      
      “既然忍得住,那你就回去睡吧。”章邯淡淡瞥了他一眼。
      
      “少卿……”
      
      章邯笑出声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再逗他:“一起睡吧。”
      
      翌日清晨,章邯与钟离眛起身准备去迷林中的木屋。临行之前,钟离眛回屋取弓箭,一推门却发现白筱还未起身。他记得白筱昨日睡得迷迷糊糊时,告知他今日她与盖毓相约。算算时辰,她也该起床了,否则她定会懊恼不已。
      
      “白姑娘,你还不起来吗?”钟离眛轻轻推了推她。
      
      白筱“哼哼”了两声,翻了个身继续睡。
      
      “白姑娘?”钟离眛稍稍提高了音量。
      
      “你这么喊她没用的,”门口蓦然传来熟悉的声音。钟离眛侧首一看,景澜正倚靠在门边,看着他们二人,攸宁端着一盆水立在一旁。
      
      景澜悠然自得地走到床榻边,拉开了钟离眛,清了清嗓子。
      
      “再不起来,鹿脯獐豝都被我吃光了……”
      
      “起起起!”白筱蓦然睁眼,一下子来了精神,拿过衣服就往身上套,胡乱地系着衣带。
      
      景澜慢悠悠道:“约了辰时去李记用朝食,你自己算时辰吧。”
      
      “我,我很快的,保证不会迟到!”白筱抓过袜套穿在脚上。
      
      “我在将军府门口等你,迟了我就和安陵先吃了。”
      
      “别,别!”白筱抓过攸宁递来的布巾,放进盆中沾湿,往脸上胡乱抹了两把。
      
      钟离眛被这一幕震惊地说不出话来,愣愣地看着白筱的动作。
      
      “怎么?破灭了?”景澜用臂弯戳了戳钟离眛。
      
      “什么,什么破灭?”
      
      “小白的美好形象。”
      
      “我,我觉得,挺可爱的……”钟离眛越说越小声,最后几乎都听不见了。
      
      白筱梳着头发,攸宁帮她带上发饰,最后一步也完成了。她向钟离眛摆摆手,就要跟景澜出门。
      
      “等一下。”钟离眛唤住了白筱。
      
      “怎么了?”
      
      “你,你的……”钟离眛指了指白筱胸前纵横交错的衣带,“系错了……”
      
      “哎呀,我都没发现,”白筱将所有衣带都解开重新系,可是却越系越乱,不悦地嘟着唇。
      
      钟离眛见她着急,伸手帮她一根一根系好,细心温柔。
      
      “钟钟,你真好,晚上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之后就蹦蹦跳跳地跟着景澜出去了。攸宁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钟离眛,也走了出去。
      
      景澜带着白筱来到李记客栈,盖毓抱着小布也正好走到门口。小布见到白筱,兴奋地扑进她怀中。原本只是盖毓与白筱相约,可是白筱强烈建议逛街带上景澜。
      
      “怎么一见到我就撒娇?”白筱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它指望着你给它做主,昨日我让它吃了素,可不愿意了。”盖毓解释道。
      
      “喵!”
      
      “毓姐姐做得对,你还没痊愈,不能吃肉。”
      
      盖毓知道,白筱身为大夫,对不遵医嘱的病人是绝对不会妥协的,小布的如意算盘当然打不响。
      
      “喵,喵……”小布又委屈地看向景澜。
      
      “别找我,”景澜赶紧摆手,“她们两个,我一个都惹不起。”
      
      “喵……”小布彻底蔫了下去。
      
      “姐姐穿女装果然好看。”白筱将小布放进景澜怀中,过去拉住了盖毓的手。
      
      “就数你嘴甜,”盖毓点了点她的唇,“与你一起自然是穿女装。”
      
      几人一边吃着朝食,景澜一边说着今日的行程。听完之后,盖毓才了解白筱要带景澜过来的用意。有这样一个将所有行程都规划完满,买东西付账,陪吃陪玩的人,谁都想跟他一起。
      
      景澜结了账,三人就走出了客栈。远远地发现县衙门前有不少黔首吵闹,白筱爱看热闹,拉着盖毓凑了过去。
      
      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由儿媳搀扶,在县衙门口哭诉着。
      
      “县令答应过,会帮我找回我儿的,”老妇声泪俱下,“可是这都多少天了,我儿,我儿连尸首也没有啊……”
      
      “就是,”一个小伙子嚷着,“我兄长不见十几天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县令公务繁忙,答应帮你们找人一定会找的,”衙役拦住了想要冲进县衙的人群,“你们回家耐心等着!”
      
      盖毓知道,这些人口中所说的失踪之人,恐怕正是与那日他们看到的越人有关。倒也不能怪县令不作为,他们这样的普通人对上越人的蛊毒毫无胜算。更何况这些日子扶苏中毒,钟离眛和攸宁都被关押,蒙恬又在蜃楼之上,无人可以帮忙。
      
      景澜慧眸一动,拉了拉盖毓,在她耳畔道:“放心,查案子的人已经来了。”
      
      “你是说章邯?”
      
      “不错。”
      
      “你跟他熟悉吗?”
      
      “我与他素未谋面,那日他为何要帮我?”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她心头,却又找不到合适的人询问。
      
      “因为……他热心啊!”景澜煞有介事地说着。
      
      “是吗?”盖毓并不相信。
      
      “不然你觉得应该是什么理由?”
      
      “好像也没有了……”
      
      那日见到章邯帮盖毓,景澜就将以前的一些事情串了起来。若他的推断是真的,那事情倒没有他想得那么糟糕。
      
      白筱见衙役推搡老妇,握紧骨笛就准备冲上去理论,幸亏盖毓及时拉住了她。盖毓带她来到僻静处,跟她说了张良昨日嘱咐她的话。白筱似懂非懂,但还是有些不情愿。
      
      “有章邯将军和钟离郡司马查案,不会有问题的。”
      
      “我怎么忘了!”白筱用骨笛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他们来查,肯定会解决的。”
      
      “哎呦,好俊俏的公子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依旧是那般娇滴滴得让人起鸡皮疙瘩。
      
      盖毓与白筱相互一看,打扮得花枝招展,扭着完全不存在的腰,手中精致的面具遮不住圆润的脸颊,正是公孙玲珑。
      
      公孙玲珑口中的公子指得不是别人,正是景澜。景澜不像张良,对付女人无甚经验,每次见到都只有躲的份。
      
      景澜大大方方地回答她的问题:“在下郢城景澜,不知姑娘贵姓?”
      
      “小女子公孙玲珑,景公子有礼。”说着稍稍向他行礼,将面具挪动,只遮住下半张脸,“公子可是初到桑海?若是想游玩的话,我可以……”
      
      “嘻嘻嘻……”景澜身后传来细小却又恰好能够听见的嬉笑声,正是盖毓与白筱。
      
      公孙玲珑向他身后望去,发现是两个女子,顿时不悦了起来。
      
      “他可不是初到桑海,”白筱走到景澜身边,故意道,“他是带着我们游玩的。”
      
      公孙玲珑在将军府见过白筱几次,只是没有机会说话,今日一下子就认出了她。
      
      “我当是谁呢,是白姑娘啊……”语气里暗含嘲讽,“本以为咸阳四姝之首是什么倾国倾城的佳人,原来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只有胸看着还行。”
      
      “是吗?我看你全身上下都不行!”白筱气不过,回了一句。
      
      “你!”公孙玲珑正欲发作,又见景澜在此不能失了风度,“我不跟你计较,全身上下都不行的明明是你旁边的那个,尤其是胸。还有,人家哪里不行了,人家的脸这么小,腰这么细……”
      
      原本盖毓就不喜欢对人品头论足,现在被无缘无故说到自己身上就有些恼火了。
      
      “公孙姑娘还是把你的面具遮上吧。”景澜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
      
      “为何?”
      
      “这样你的脸显得不那么大……”
      
      “你,你……”
      
      “你全身上下最细的,不是你的头发丝吗?”
      
      景澜见公孙玲珑对盖毓无礼,当然要替她出头,只说了这两句,已经算是给李斯很大的面子了。
      
      “你,你们……”
      
      白筱早已乐得前仰后合,盖毓也低低笑出声。
      
      “本姑娘今天心情好,不跟你们计较,”公孙玲珑收起气急败坏的模样,看向了盖毓,“这位姑娘看着可真是眼熟啊……”
      
      盖毓心中冷哼,知道她终于进入了正题。
      
      公孙玲珑走到盖毓身边转了一圈,故作恍然大悟:“这不是瑜先生吗?怎么,原来是个姑娘啊……”
      
      “公孙先生别来无恙,”盖毓淡淡道,“小圣贤庄皆是男子,我穿男装也是为了在庄中行走方便罢了,有什么不妥吗?”
      
      “那倒没有,”公孙玲珑装作不经意地走到告示栏旁,上面贴满的正是墨家的通缉令。
      
      “只是我想起那日在小圣贤庄与我辩合的两个弟子,”她指了指天明和少羽的画像,“长得与这通缉令中之人颇为相似,不知是怎么回事?”
      
      “哦?是吗?”盖毓也走到画像前,“我看这些人画得都差不多,没什么区别,也难为公孙先生能认得这么准。”
      
      “是吗?也许是我记错了。”公孙玲珑瞥了盖毓一眼。
      
      “姐姐?”不远处传来一声呼唤,盖毓侧首一看,竟是颜莹。
      
      “姐姐是与白姑娘出来游玩吗?”
      
      “你有什么事吗?”盖毓冷冷道。
      
      “我知道那日是我记错了,差点害姐姐被人抓走,我想……”颜莹作出一副懊悔愧疚的模样。
      
      “道歉就不必了,”盖毓拉住白筱,“濯安,筱筱,我们走吧。”
      
      ==========================
      
      本文独家首发于晋江,盗文必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豝bā
    本文姐妹篇[秦时明月]青霄酌墨同步更新,两篇互有联系,可同时看,戳作者专栏就能看见



    [秦时明月]伏生一梦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青霄酌墨




    [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