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作者:长歌画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二八章日月同辉

      盖毓给小布喂完药,就哄着它睡觉。张良上完课回到木屋之中已是哺食之时,他从外面买了些食物。此时季布也回来了,几人一起用膳。
      
      “言索,你查到子聪的事情了?”盖毓给每人都盛了一碗汤。
      
      “表面看来他只是儒家的普通弟子,但是有一件事有些奇怪,”季布拿出了一块绢帛,上面密密麻麻地排列着约几百字,“就是两年前。”
      
      盖毓接过绢帛,与张良一同查看。
      
      “两年前,”盖毓指着其中一行,“子聪曾在火灾中逃生……”
      
      张良凝眸思索一番,略略颔首:“那次火灾我记得,只烧了三省屋舍,有几个弟子昏迷了几日,子聪也在其中。子聪的成绩原本并不出彩,但醒来之后成绩渐佳,成为庄中前三甲的弟子。”
      
      “只是成绩变好了?性格容貌方面呢?”
      
      “皆无。”
      
      “成绩变好的确有些奇怪,但也不能以此为证据问询,怕打草惊蛇。”
      
      “他确有嫌疑,我会让两位师兄留心。”张良道。
      
      “影虎军团,见微知著的本事果然名不虚传,这么多信息,竟一下子发现两年前的端倪。”盖毓夸赞道。
      
      张良也难得的没有吃醋,赞同盖毓的看法:“的确,而且季先生获取消息的速度也令人震惊,只小半日便查到了这么多。”
      
      “我之前说过,消息也是有价钱的,”顿了顿,“世上卖消息的地方不少,最为准确的却只有一处。”
      
      “愿闻其详。”张良道。
      
      “有一处名为玄机阁的地方,无人知其所在,却在各处设有据点。将想问的问题写好,放进玄机阁特制的盒子中,之后自然会有人拿走。”顿了顿,“待再看到盒子时,里面会出现这个问题的报价,若觉得价钱合适,便将银两放入盒子中,自会有人将答案送到你手中。”
      
      “这么厉害的地方,我竟都没听说过。”盖毓道。
      
      “昔日在韩国之时,我听说过此处,确实是天下消息最为灵通之处,”张良眉心稍拢,思索片顷,“只是在帝国统一之后就销声匿迹了。”
      
      “销声匿迹倒也能理解,我若是嬴政,自然不想世上有这样一处地方,就如同墨家机关城一般。”盖毓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他得到的消息远远不如玄机阁,那玄机阁便随时可以威胁到他了。”
      
      “逸灵所言有理,”季布道,“据闻玄机阁开创于上古五帝时期,存世两千余年,想必是有一套避世的方法。”
      
      “现在玄机阁又出世,恐怕是看准了天下大势了。”张良眯了眯眸子,“不知季先生可否告知联系玄机阁的方法。”
      
      “暂时不可,如今时机特殊,玄机阁对顾客筛选相当严格,联络方式也不能随意告知别人,否则以后就不做此人的生意了。”季布解释道。
      
      “无妨,有季先生帮我们打听消息足够。”
      
      “明日我要与筱筱出去玩,朝食与哺食都在外面吃,估计要到很迟,你们的饭自己解决。”
      张良与季布相视一眼,又别开了视线。
      
      “喵!”小布不知道何时醒了,喝了药精神也恢复了不少,一跃上桌。见到肉干就想伸爪,被盖毓轻轻一拍就缩了回来。
      
      “身体还没好就吃肉,只许喝粥。”盖毓舀了一小碟粥放在小布面前。
      
      “喵……”小布伸舌头舔了舔就不愿意喝了。
      
      “知不知道错了,以后还敢不敢乱吃东西了?”盖毓严肃道。
      
      “喵……”小布蜷缩在桌角,用爪子捂住脸。
      
      “以后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管你了。”
      
      小布把爪子挪开了一点,偷偷瞄了一眼盖毓,又捂了回去。
      
      盖毓将肉干撕成细细的丝,洒在了粥面上。
      
      “只许吃一点,以后看你表现。”
      
      “喵!”小布跳到盖毓怀中蹭着她的脖颈,又跃回桌上,趴在碟子前欢快地吃了起来。
      
      张良和季布看着这一人一猫的相处模式,唇角都溢满笑意。
      
      哺食之后,盖毓准备沐浴舒缓一下筋骨,这几日奔波劳碌,着实把她累坏了。
      
      小布粘着她,非要跟她一起洗。在道家之时盖毓偶尔会带它沐浴,现在大病初愈,撒个娇盖毓也只能妥协。
      
      盖毓进了盛了大半水的木桶,将一只小木盆放在水面上,里面也装了半盆水。她把小布抱进盆中,洒了点药粉。
      
      药粉是之前白筱给的,有助于小布的恢复。小布沐浴时相当乖巧,任由盖毓给它按摩也不乱动。
      
      盖毓洗发之时,小布就自己在木盆里玩水。木盆在水面上飘来飘去,小布就在盆中打滚。
      
      洗完之后,盖毓披了件浴袍出桶,又将小布抱出拿了块布巾给它擦拭身体,等擦得差不多时便将它抱回它自己的小木屋中睡觉。
      
      张良推门而入,见女子穿着宽大的浴袍,衣襟松散,胸前露出一片雪白。他一把揽过她的腰肢,抱上了床榻,整个人压了下来。
      
      盖毓轻阖双眸,唇瓣正欲触碰之时,张良却偏过头去,在她耳畔调侃道:“毓儿在想什么呢?良只是想帮你擦拭头发……”
      
      盖毓又羞又窘,睁眼一看,他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块布巾。推开他想要起身却被他搂过肩,亲了亲面颊。
      
      “不擦头发会染风寒的。”
      
      盖毓坐在床榻上,张良跪坐在她身后,拢起一束发丝擦了起来。
      
      “我当真羡慕小布。”张良忽然感叹起来。
      
      “为何?”
      
      “小布可与毓儿共浴,如此特权,良没有。”
      
      “那等你变成一只狸狌,我就……”顿了顿,“不对,你变成狸狌也不行,你太不老实了。”
      
      “良可不愿变成狸狌,那样可就……”张良凑近女子耳边低语了几句,盖毓面上羞得通红。
      
      “等你擦好头发我就睡,明日与筱筱约好了,可不能迟到,你去庄里之前要喊醒我。”
      
      “毓儿明日可是着女装?”
      
      “这是自然,筱筱是女孩子,我着女装与她在一起也方便。”
      
      “毓儿与白姑娘一处大概是日月同辉,恐怕宵小觊觎之徒会不少。”张良道。
      
      “你放心,濯安作陪,那些人也得有这个胆子才行。”顿了顿,“只是日月同辉何解?”
      “毓儿与白姑娘皆是才貌俱佳,性子上差别却大。白姑娘容色艳丽张扬,犹如朝日般引人注目,毓儿气质清华似皎月,细细品味便觉愈发醇美。阳光炽热明媚,似白姑娘性格直爽,月光清辉柔和,似毓儿对着外人时内敛沉静。”
      
      “什么叫对着外人时内敛沉静?”盖毓侧首看向他。
      
      “毓儿与熟悉之人才会多说几句,性子也会活泼些,口才远胜于良。”
      
      “只凭这句我的口才就敌不过你。”盖毓嗔了一句,“‘日月同辉’说完了?”
      
      “自然还有,”顿了顿,“太阳太过耀眼,就会有麻烦。慕名者甚多,纷至沓来,但多浮于表
      面,看上的是她的容貌家世,医术学识方面便不会在意。月华清冷,只重容貌者大多望而却步,才会更容易发现毓儿的学识智谋。”
      
      “我该称赞你分析准确还是称赞你拍马功夫了得?我可不敢自比月亮。还说自己口才不好,若是别人,定觉得你说得头头是道。”顿了顿,“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哦?”
      
      “因为筱筱是我看重的朋友,所以你才要借我的口告诫她吧。”顿了顿,“她的容貌家世,足以让多少人趋之若鹜,再加上性格,烂桃花大约会有不少。普通人也就罢了,像依雷之流真是难以应对,恐怕以后的麻烦事会不少。”
      
      “良方才说得没错,毓儿自是一点就透。”
      
      盖毓稍稍后仰,靠在张良怀中:“我也知道,你料到若是筱筱出了事,我定会去帮她,到时身处险境,你又要担忧我。你放心,我会看好她,也会照顾好自己。”
      
      张良将半湿的布巾扔到一旁,将她拥入怀中。偎依了一会儿,张良的手便不安分起来,盖毓一下子拍掉了他的手,就去方才拍小布那般。
      
      “说了要早睡的。”
      
      “喵喵……”小布不知何时醒了,跑过来找盖毓。
      
      盖毓将它抱进怀中,拉过锦被故意道:“子房,我睡了。”
      
      ********
      
      将军府,章邯房中。
      
      “少卿,这些就是黔首失踪一案的卷宗,还有一部分在赵高处。”顿了顿,“你是准备先查公子的案子还是这个?”
      
      “一起查。”
      
      钟离眛拿出了那日他从迷林木屋中取来的石头,叙述着盖毓引他过去的经过。
      
      “她必定是发现了什么,只是不肯明说。”钟离眛道。
      
      “她应该是有自己的打算,找个机会试探一次即可。”顿了顿,“这块石头上的图案为何如此眼熟?”
      
      “我也觉得,只是还没想到。”
      
      这时,章邯从怀中取出依雷的匕首,上面的花纹赫然与石头上一模一样。
      
      “看来与百越脱不了干系了。”
      
      “昭正,明日我们再去木屋中,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证据。”
      
      ==========================
      
      本文独家首发于晋江,盗文必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姐妹篇[秦时明月]青霄酌墨同步更新,两篇互有联系,可同时看,戳作者专栏就能看见



    [秦时明月]伏生一梦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青霄酌墨




    [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