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苗疆蛊事》的女性向推广同人本,CP是萧克明x陆左。
最终版权归小佛大大所有,大家看个开心就好!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克明,陆左 ┃ 配角: ┃ 其它:苗疆蛊事

  总点击数: 269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5 文章积分:95,06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近代现代-小说
  • 作品视角:主受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511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苗疆蛊事/道左-面条与膏药

作者:破颜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全一章】

      上.
      
      北上之前,我和杂毛小道在东官吃吃喝喝呆了些日子。那段时候我因为阿根的事情有些闷闷不乐,虽然会跟黄菲两人电话里腻歪一下,但时不时的还是要感叹一下爱情的不可靠。那天刚撂下黄菲的电话,我直愣愣的倒到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真长长地叹着气,杂毛小道就揣着个手进了屋子。
      他看着我前一秒对着电话我爱你你爱我,后一秒又悲秋伤感的精分样子,咧开嘴笑了一声坐到我身边拍拍我的肩膀说:“陆左,不是我说你,处对象这种事情你不能多想,想多了反而不好。你看看我,想当年有那么些个姑娘围在我身边我都不当回事,唯独只有一个……”他摆了摆手,眼看着就要开始长篇大论,我立马一个鲤鱼打挺坐起了身子捂住他的嘴巴。
      “哥哥我不想听,你别说了。”开玩笑,就凭着杂毛小道一直都在花丛中畅游的光辉历史,现在不让他止住话头,恐怕我得一刻不停的听他念叨一个星期。
      杂毛小道看我不愿意搭理他,倒也没恼,笑着拍了拍手站起身子说:“行行行,我不说了。”
      我瞪了他一眼,扭头站起身子走到窗户边上看着外面。临近下午饭点的时间,宾馆外面的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多了起来。我心里盘算着一会儿喊上阿根一起去吃些什么,怎么说都是多年的好朋友了,虽然可能没多大用,但是出了事多少也是需要好兄弟安慰一下的吧。
      杂毛小道凑到我跟前,摸着下巴自言自语般说道:“唉,怎么回事,我肚子有点儿饿了。是不是到了吃饭的时候了?”
      得了,这小子哪是说给自己听,分明是说给我听的。我扭过头去看了他一眼,掏出了手机。
      “我给阿根打个电话,喊他一起出来吃吧。”
      “别别别。”杂毛小道连忙摆手,臭不要脸地笑着说:“咱们俩好久没单独一起吃饭了,给个面子请我吃个饭呗。”
      虽然是恬着脸要我请他吃饭,但是他一脸的情真意切,搞得反而是我不好意思了起来。我点了点头,大手一挥:“走,我请你吃好东西去。”
      这小子听了我的话,两眼一下子亮了,拍着肚皮说:“赶紧的,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我冷笑了两声,带着他下楼,走进了对街卖河粉的小铺子。
      杂毛小道原本以为我会带着他吃什么山珍海味,跟着我进粉铺的一瞬间脸色就有点沉了下去。店里人很多,我拉着他随便找了个桌子坐了下来,点了两碗炒牛河。
      金蚕蛊这时候还在我的身体里沉睡,胸口的朵朵更是悄无声息。面对面坐着的杂毛小道也不搭理我只顾着东张西望,一时间我也不好开口再说什么,只好抽了方便筷递到杂毛小道手里。
      “拿着,别不高兴了。”
      杂毛小道瞪了我一眼,说:“说好的带我吃好东西呢?”
      “这就是啊。”我冲他扬了扬下巴。“我看了好几天了,这条路上就只有这家店生意特别好,所以肯定很好吃。”
      杂毛小道嘟囔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服务员就端着两碗炒牛河放到了我们面前。
      “快吃快吃。”我动了筷子,递了一口河粉到嘴里。
      杂毛小道颇为夸张地叹了口气,耷拉着脸说:“我为了你把压箱底的符纸都用了,你却只请我吃炒牛河……”
      “你再啰嗦我把你那一碗也给吃了啊。”我一边威胁他,一边毫不客气地往嘴里招呼着。杂毛小道摇了摇头,演技浮夸的端起了自己的碗。
      不得不说,这家店生意好的确有道理。炒牛河口感极好,肉也给的多。我暗自催动沉睡着的金蚕蛊,想要它也能分享一下这难得的美味,可谁知道它在我身体里睡的鼾是鼾屁是屁,一点儿反应都不给。
      杂毛小道吃了两口,突然停下筷子问我:“诶陆左,你那个肥虫子,什么时候才钻我肚子里啊?”
      没想到他也在打我肥虫子的主意,我吓了一跳也撂了筷子看着他:“你瘾又来了?”
      “还没。”杂毛小道摇头。“哪儿那么快啊,我就问问。”
      我哦了一声,摇摇头:“我不知道,它现在还睡着呢,可能要等你真不舒服了它才出来吧。”
      杂毛小道点点头,应了一声提起筷子也跟着继续吃了起来。他这个人,虽然有的时候嘴上不饶人,但是心却还是好的。自从我跟他莫名其妙的搅合在一起,不止一次因为他的嘴贱想要一拳揍飞他,但他要真出了什么事,我倒也是担心的不得了。
      我们两个呼呼啦啦的把炒牛河吃完,推了盘子结完账后,杂毛小道突然跟我说想要去街上转悠一会儿。我有点担心他鸦片瘾会随时犯,扯了他的手狂摇头表示不同意,一定要让他回宾馆休息。杂毛小道被我折腾的有点儿招架不住,最后跟我谈条件,说是只晃悠半小时就回去,权当消食。
      我想了想,看着杂毛小道的样子也算正常,也只好答应了下来。
      我一路跟在杂毛小道屁股后面,嘴里把害他吸食鸦片的巴颂骂了个狗血淋头。杂毛小道只是听着我的嘟囔声,一个人在前边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我们俩一前一后走了好一会儿,杂毛小道才转过身来拍了拍肚子说:“回去吧,我又饿了。”
      “……靠。”我瞪着他。“你怎么比我的金蚕蛊还能吃!”
      杂毛小道笑着,不说话。他直勾勾地盯着我看,搞得我又不好意思了起来。
      “得得得,我服了你了。走,我们买点儿吃的,回去看电视去。”我摆了摆手,扯了他胳膊顺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
      提着一袋从超市里买的零食回到宾馆房间后,杂毛小道说了声要上厕所便一个闪身霸占了茅坑。我看着他关上厕所的门,叹了口气。
      就在我坐在床边上把零食从大塑料袋里一袋一袋往外拿的时候,厕所里突然传出了重物落地的声音,接着就是杂毛小道“啊!”的大叫了一声。我吓了一跳,丢了手里的东西一个锛子就冲到了厕所门口。
      “喂,你怎么了?”我敲了敲门,里面没反应。我赶紧拧了拧门把手,结果发现这小王八蛋上厕所居然把门反锁了。我拧了两下拧不开,于是就捶起门来,可是里面还是没有反应。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但是又没什么其他办法,只好冲着里面大声喊:“喂!萧克明!你没事吧!快给老子开门!”
      我一边喊,一边对着门拳打脚踢。杂毛小道在里面还是没有声音,甚至连一点儿□□的声音都没有。我越来越焦躁,抬起腿来冲着门一脚就蹬了过去。
      厕所门本来就是木头门,被我用力踹了几下之后门锁那一块儿立马松了不少。我又用力撞了好几下,肩膀都疼得不行了,这扇门终于是被我给踹开了。
      杂毛小道脱了一半的裤子躺在地上浑身抽搐着,我一眼看过去就明白他的毒瘾又犯了。只不过这一次比前几次厉害个好几倍,还没来得及等他入定,就彻底击垮了他。
      “萧克明!萧克明!”我把他的脑袋抱起来,狠命掐他的人中。“你清醒一点,清醒一点啊!”杂毛小道没反应,就连屁股碰着冰凉的地砖都没让他清醒哪怕一秒钟。
      “你忍着点,我先把你搬到床上去。”我拍了怕他的脸,拉着他的胳膊站起了身子。老实说我这时候有点害怕了,真的开始担心他会不会熬不过去。可就在我拖着杂毛小道往床上搬的时候,我突然感受到金蚕蛊在我的身体里轻轻动了一下,它醒了。
      我拖着杂毛小道的动作顿了顿,紧接着便有一阵诡异的感觉传到了我的下腹。
      ——靠,这肥虫子每次出来的时候就不能不走后门吗!
      
      下.
      
      肥虫子在我眼前晃悠了几下,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是才睡醒的样子,精神极了。不过我这时候也没精力再去细想些别的,只觉得屁股后面那股凉嗖嗖的感觉怎么都散不去。
      我一把将杂毛小道丢到床上,他还是没有醒,脸色苍白软趴趴的躺在床上。金蚕蛊扭动着胖乎乎的身子,像是兴奋极了,扑扇着就往杂毛小道的身上爬。我先前见过金蚕蛊帮着杂毛小道压制毒瘾,所以看到它冲着他呼哧呼哧爬过去的时候多少还是放心了一些。
      金蚕蛊从杂毛小道的肚子一路爬到了他的胸口,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又抬起胖乎乎的身子,扭过来用豆大的眼睛盯着我看。我摆摆手让它动作赶紧的,它倒是不着急,悠闲的又顺着杂毛小道的脖子向上拱了拱,最后钻进了他的嘴里。
      一想到它方才从我身子里出来的方式,我觉得要是一会杂毛小道知道了,肯定会抽我的。
      金蚕蛊在杂毛小道的身子里游走着,让他时不时的□□出声来。巴颂个王八蛋真是把杂毛小道折磨的够狠,要不是因为这个畜生,杂毛小道现在指不定还在哪个夜总会呆着,辗转流连于温柔乡呢。
      我看着杂毛小道皱着眉头咿咿啊啊在床上翻滚的样子,不由得也有些心疼了起来。
      “萧克明我跟你说,等你好起来,我真的带你去吃好吃的。”我拍了拍杂毛小道的胳膊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也不管他现下能不能听到。
      在外面混的时间久了,人心什么的其实我一眼就看透了。萧克明这个杂毛小道,说他贪生怕死吧,他倒也勇猛,说他吊儿郎当吧,在某些事情上他倒也认真的厉害。算来算去,除了喜好女色游戏人间嘴上没个把门儿的这几个缺点外,他倒也真是对我比较实诚的人了。
      我想起来他先前打电话给我说了句我是他唯一认识的朋友,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要是这小子真的在我眼前在我身边挂掉的话,我恐怕还真的是没办法接受的。
      我越这么想,越觉得胸口沉重了不少。
      沉睡在胸口槐木牌子里的朵朵这时候突然有了点反应,像是跳着要出来。我吓了一跳,止住了心里冒出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念头,伸手捏住了槐木牌子。
      朵朵在我手中一下子老实了不少,只是隔着木头,我却感觉到了一阵安心的感觉。原来是这小丫头体会到了我刚才的心情,反过来安慰起我来。
      真是个好丫头。
      “朵朵没事儿,你干爹不会这么不经折腾的。”我捏着木牌,坐在床上看着杂毛小道。
      这时候金蚕蛊已经在他肚子里转悠了一会儿了,他脸上的惨白倒也是退下去了一些。我稍稍安心了一些,正准备把放在床头柜的餐巾纸抽几张出来给他擦擦汗,他就悠悠然地抬起了眼皮。
      “它又进来了?”
      “啥?金蚕蛊?”
      杂毛小道点点头。
      “嗯,这虫子怪得很,明明是我奶奶给我的,怎么你一出事儿它反而冲你跑得比兔子还快呢。”我嘴上虽然这么说着,手上的动作却还是没停下来。
      捏手里的纸巾在杂毛小道满是冷汗的脑门儿上擦了几下,他立马就露出了带着一点衰弱的猥琐笑容,揉了揉眼睛说:“那是,它这么喜欢我,肯定是知道你没了我不行。”
      “滚一边玩儿去。”我瞪了他一眼。“我的宝贝虫子走到你身体哪儿了?差不多劲儿过了就该还给我了吧?”
      杂毛小道的脸登时红了红,他挪动了一下脖子,眼神朝着自己的下腹飘了过去,颇不好意地说:“不是我不愿还你,只是……在下面,它不愿走,我也没法儿赶它啊。”杂毛小道说着又瞪了我一眼。“你说你,就借我用这么一下,怨气不要这么大好不好。”
      “我靠,你抢了我虫子还不许我抱怨了啊!”我把手里的纸巾团成一团砸到了他的脸上。“算了,你先用着吧。你看你出了一身汗,我去给你倒杯水。”
      我说着就站起了身子,也不管杂毛小道在后面发出咯咯咯的笑声。烧水壶里还有一点儿凉白开,我找了个一次性杯子倒了一些,可还没来得及端给杂毛小道,他就躺在床上叫了一声:“陆左,它出来了!”
      我赶紧放下杯子转过了身,看到肥虫子这时候正趴在杂毛小道的肚皮上左右摇晃着脑袋,一脸满足的样子。看来它又吃了顿饱,也不急着往我这宿主的身体靠,光是打着滚儿蹭着杂毛小道的肚皮。
      它倒也不认生。
      我在心里抱怨了一句,顺手带了倒好的水走过去递给杂毛小道:“给给给,赶紧喝了,免得脱水。”
      杂毛小道哦了一声,坐了起来端过了杯子。
      看着他已经恢复正常的样子,我这时才放下了心来。谁知到等我转身伸手去捉金蚕蛊,这肥虫子却咯吱咯吱地绕着杂毛小道的肚子爬到了他的背后。
      “别闹,赶紧回来了。”我又伸手去捉,那肥虫子却又躲开了。
      我气得不行,捋起袖子弯下腰去两手并用要捉住它。可是这鬼东西这时候动作敏捷的像是突然被加了技能点,顺着杂毛小道的后背嗖嗖向上爬,躲开了我的手。
      而等到杂毛小道一口水喷我耳朵根上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这时候保持的动作正是弯下腰去双手抱着他的后背,脑袋却蹭着他的肩头。
      杂毛小道呵呵笑了起来,还极其不要脸臭流氓的伸手摸了一把我的屁股。
      “我这还虚弱的不行呢,陆左你就要投怀送抱啊,哎呀,搞得我怪难为情的。”他对着我的耳朵吹了口气,吓得我赶紧松开手一下子直起了身子。
      杂毛小道看着我,笑得更厉害了。可是我却明明白白听到了后背上传来的咔吧一声。
      我的脸登时就绿了。
      “……啊……”我大气都不敢出,只觉得这时候稍稍动一下后背都疼得厉害。
      杂毛小道笑了好一会儿才看出了我的不对劲,收了笑脸问我怎么了。
      “……刚才那一下,腰扭了。”我瞪着他,也瞪着趴在他肩头,露出绿豆眼一脸无辜看着我的金蚕蛊。这两个小王八蛋,闹的我腰扭了就装起事不关己了。
      
      这件事后来变成了杂毛小道买了瓶红花油和跌打膏药,让我脱了衣服趴在床上帮我一点一点推揉。他顺着我的脖子向下慢慢揉捏,肥虫子也顺着他的动作趴在我的背上翻滚着。一热一凉倒也的确是让我舒服了不少。
      最后杂毛小道拧好红花油的瓶盖,双手搭在我的腰侧一面推揉一面问:“诶,陆左,你刚说,我要是好了,你就带我去吃好吃的,这话作数吗?我这次可不吃河粉了啊!”
      “……我靠。”我被他揉的舒服的不行,只好把脑袋埋进枕头里小声骂道:“你个混账东西,搞了半天你那么早就清醒了,后来全是装的啊!”
      杂毛小道嘿嘿一笑,扯了膏药贴在我的伤处后,两只手不轻不重地捏了捏我腰上的肉。
      
      -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