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送浮冰

作者:覃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肆】庭院深

      三月,山寺桃花始盛开,凌晔在重华寺见到了沈风微。
      
      此时的沈风微一袭白衣,撑着竹伞伫立在朦朦细雨中,苍白如纸的脸上神情淡漠,看见了一心想要杀死的凌晔也是漠然的表情。那一双灵动的眼已全然失去了灵韵,空洞而麻木,仿佛整个人的灵魂已被抽走。
      
      她远远的站在大殿之外,白的衣黑的发宛若融入烟雨中的水墨画。
      
      “我来看我夫君。”她淡淡道,“凌晔,我已是个死人。不能进寺,你可愿意替我去想苏寒敬一柱香?”
      
      凌晔看着她,点点头。修长的身姿白衣不染,穿过沈风微的身旁时,那一种悲伤的神情,让她恍惚间想起了已故的苏寒。
      
      她看着他向着苏寒的牌位重重的磕了一个头,仿佛释然一样轻轻笑了。
      
      “我同他的第一次相见是在九曲石桥上,那一次他打着伞走过我的身旁,对我说:‘姑娘,大明寺怎么走?’那时我尚年少,见到清新俊逸温尔尔雅的苏寒,便倾了心。”
      
      之后,她拗着他让她一同去了大明寺。明媚的少女,豆蔻一般的年纪。春风一般温暖的话语,悄然融化了少年的心。他用玉雕了她的模样,她未及笄,便深夜□□进去给她,披了一夜的寒露与庭院的木樨香。她未曾想到一向沉稳的他会做这样的事情,比之惊讶更多的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心思,悄然的在心中疯狂生长。
      
      那一年,春风正好,阳光正暖。塞上有成双的北燕飞过,她于那一年的冬日嫁给了他。那年之后的春天,是她十六年来觉得最温暖的日子,她与他居住的云阁开满了大片大片的海棠花,她在庭院的里静静的看着下她的夫君的闭目小憩,那时日光温暖,是她最美好的一段时光,美好的仿佛是人生的一场梦境。
      本以为琴瑟在御,便能白头偕老,可是第二年冬日苏寒便开始咳血,苏老爷子摇头叹息说是自娘胎里带来的寒症,说约莫熬不过今年冬天了。她不信,发了疯的四处求医问药,最终还是药石无效,也是在那年冬天她怀上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腹中小小的生命给了苏寒活下去的莫大意念。恰在此时,苏家搜出与叛党余孽来往的书信,本有起色的苏寒闻言怒急攻心一口血咳出来,终是不治。
      
      “我同他约定好,等他好起来,等我们的孩子生下来。他就辞去官职,离开这宦海是非,去过安稳的日子。”沈风微静静的看着他,手里的伞骨却被她捏的变形,没有人知道她心里的痛,就像没有人知道失去最爱的人心里是什么感觉,“就算新政失败,最多被贬出洛阳。可是苏寒究竟与你有什么仇,你要这样害他!”
      
      凌晔忽然心里像开了一个大口一般的剧痛,那伤口正在潺潺的留着无形的血,让他痛得说不出话来,甚至踉跄的退后好几步。他不知道这一种悲伤源自何处,或许是对苏寒的愧疚,或许是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痛恨,又或许是为了某种他也不知道的原因。
      眼前的沈风微眼里带泪,面容悲戚又决绝。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透出的浓浓杀意,可是不知为什么却被生生压抑着。
      
      “三年来我一直在那石桥上等着他,一直一直等,我以为我就算死了,哪怕看不见他的人,也至少会看见他的魂,却没想到我会等到你!”
      
      “对不起,我不记得以前的往事了。要怎样去偿还这一份罪孽,我都愿意接受。包括你杀了我。”凌晔苍凉一笑,捂住心口,脸上是什么表情他已不知,就算是忘记,这一双手里沾染的鲜血也是洗不掉了。只一份罪孽,他想是他还的时候了。
      
      他喜欢的女子就算是杀了他又怎样了,只要她不再恨他......
      
      【伍】
      
      沈风微最终还是没有杀他,那一柄带着无尽恨意的剑在离他胸口只要一寸的地方停下了。
      
      她说“我要你活着,既然你已经感到后悔,那么我要你活在这永生永世的痛苦中。若我哪一天想杀你了,天涯海角你也逃不掉。”言罢,便收剑离去。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她离去时带泪的苍凉笑容。
      九珏终于从隐身的桃林里走出,手中的青玉瓶迎着日光折射出清冷的光。她眼神一敛,合目轻轻叹息良久,终是离开了那里。
      
      她不杀他,无疑是对他最大的残忍。他奉命来除她,岂料这一切的是非因果都是因他而起。若要说罪魁祸首是他才对......可是那十几条的人命确实实实在在是死在沈风微的手里。可这案子不结,如何向洛阳百姓交代,又如何对得起那些枉死的冤魂。
      
      三日之后的城里传出有人再次失踪的消息,醉倒在酒香客栈的凌晔酒醒了一大半。迷迷糊糊的拖着一个灰衣酒客厉声问道:“死的谁?哪里死的!”
      
      灰衣酒客大约是从未见过长相如此俊雅的的公子会这般狰狞的提着他的衣领,哆哆嗦嗦的道清:在城郊......落狐岭......死的是安家的三公子。
      
      凌晔将手中的酒客一把扔在地上,拿起桌上的剑,衣袖当风几乎是飞奔着离开的。风刮的脸上像刀刃划过一般生疼,然而凌晔却顾不了这么多,他只想前去落狐岭,去亲自问她一个明白!
      
      穿过落狐岭的时候,尽管已是白天。但林子里树木密集遮天,完全遮蔽了阳光,阴风怒号,幽深黑暗。寒风肆虐,除去风的声音,还有一丝丝尖细的嚎叫,听得人毛骨悚然。
      凌晔抬头看见沈风微抱着身子坐在树干上,小小单薄的身影显得孤独寂寞。风拂过林间,扬起了她的裙角。这时沈风微才看见站在树下一动不动望着她的凌晔。那目光的怜惜,透过幽暗的空间,她仍看的一清二楚,心里不免多了一丝憎恨。
      
      “为什么要杀人?”他问她,明明答案他早已知晓,却还是妄想是否会有其他的原因。
      
      沈风微眼里闪过一丝不解,随即被凌厉的冷光代替,她看着他明知故问的模样,冷笑道:“杀他们不就是引你出来么?我杀了那么多还会在乎这一个?”
      
      凌晔垂目,眼里带笑,心里却如刀割:“是么,我在这里,你杀了我罢。以后就不要再害人了!”
      她抬眉,微微冷笑:“我不想杀你,我现在就愿意杀人,杀一个,杀两双。反正我已是冤魂不能投胎,为何不做让自己开心的事?”
      
      她如愿的看到他皱眉,剑锋一般的眉皱起来也是那样好看,长身玉立的站在那里,忽然就让她想起了苏寒。三年前就已经去世的苏寒,本来以为死了就能相见的,可是她在九曲石桥上等了她三年,等来的却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她亦是这样说,她不能原谅他。她宁愿激怒他,看到他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她就觉得很开心。凌晔不过是个伪君子,既然忘记了前尘现在又后悔,因为自己做了错事更不能一错到底,所以,她笃定他纵是再恨她也不会杀她。
      
      凌晔手握成拳,暗自捏碎了手里的剑柄。然而眉目清雅,淡淡的看不出任何表情,沉声道:“即便我一错在错,可是我也不能任由你一直错下去。”
      
      她终究还是估算错了,她以为凌晔不会杀他,就好似以为当年苏寒不会死一样。
      不知是心里觉得眼前的仇人越来越像苏寒,以至于心里就将他错认。认为凌晔就是她要等的人,可是红尘茫茫,黄泉碧落相隔了三年,苏寒早就已经死了,三年前就死在了她的怀里,眼前的凌晔是个大活人,怎么可能是她的苏寒。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