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枝灯

作者:南山有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剑魄(十九)

      楼轻性格孤僻怪异,那些同门弟子多对她敬而远之,就算有几个对她甚好的,不过也是出于同情和怜悯。那些弟子跟楼轻比武向来留有余地,每逢同门比试,楼轻皆能拔得头筹。
      
      但这一切,楼轻又怎看不出来?她不感激,反而更加厌恶。
      
      我来了之后就不同了,对待楼轻,我丝毫不会手软。
      
      因为楼轻她爹,我一个月都没吃到肉,本就算一笔旧账。如今又因为她,我莫名其妙地被发配过来学习这些不入流的仙法,还要装成一副柔弱无骨的样子,事事居于人下,这口气我已经忍了很久了,简直是忍无可忍。
      
      遂我与楼轻第一次入门比试,便把她撂倒了。
      
      我原本都准备好接受父君的惩罚了,可是父君非但没有惩罚我,还特意在我的晚饭中加了几道我爱吃的小菜,直夸赞我做得很好。这让我一度怀疑父君让我去帮助楼轻是次,让我去天界耀武扬威才是他最主要的目的。
      
      后来我父君陪我吃饭时,语重心长地夸赞我:“雀儿,你以后也会明白,有些近乎施舍的同情和怜悯太过廉价,在他们眼中,楼轻不是和他们一样的人,而是矮他们一等。你能把楼轻当成真正的对手,对于楼轻来说,可能更重要。”
      
      夸得我心虚地低头扒饭吃,不敢多说一句话。其实我当时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是想着报复她。
      
      我第一次出现在建武神宫的时候,楼轻就对我充满了敌意,而且让我十分确然地感觉到这种敌意,似乎是在提醒我要多加防范她一样。
      
      这比那些笑脸相迎而背后插刀的阴私手段光明磊落太多了,我便多瞧了她几眼。那双如寂潭般眼睛里全是愤怒和憎恶,可面上依旧平淡无痕。
      
      这让我起了一点恶趣味的小心思,想要撩拨起她隐忍的所有愤怒,所以在后来的比试中,我才没有对她手下留情。
      
      事实证明,惹怒楼轻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她被我单手撂倒之后,拍了拍身上的土,也不管他人嘲笑的眼光,也不管自己是丢了多大的脸,头也不回地就走开了。
      
      过了一段时间,她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木着脸恭恭敬敬地给我递上了战帖。我当时错愕着就接下了,楼轻又恭恭敬敬冲我行了个礼,然后身影如鹰一样冲了过来,极为干脆利落地把我单手撂翻了。
      
      当时我摔得全身都疼,但看见楼轻拍拍手上的灰尘,睥睨了我一眼,然后冲我伸出了手,我便忍不住地笑出声来。
      
      我那时在想,这大概是我见过的天界中最有趣的姑娘。
      
      当然,这些事,秋离是打听不到的。
      
      他只是知道楼轻父母双亡,后在建武神君座下学习仙法。但建武神君给她的特殊待遇让她非常反感,她隐姓埋名成为建武神君座下的一名小兵。
      
      楼轻私自入伍的事自是瞒不过建武神君,但他早就看出楼轻强硬的性子,便只当不知道,以后也未出手帮过她。
      
      楼轻久历沙场,屡立战功,靠着自己的力量一步一步走上了将军之位。
      
      她在凌霄宝殿上接受册封的时候,天帝才想起来楼轻是弘德神君的女儿,对楼轻愈发欣赏,遂力排众议,执意册立楼轻为天界第一女将军。
      
      回想楼轻的过往,若楼轻是个男子,这简直就是一部可歌可泣的血泪奋斗史,可楼轻是个女子,所谓的可歌可泣到秋离的耳中全都化成了寸寸心疼。
      
      后来我和舜苍从人界回到莲泽宫,因好久不见楼轻,便以比武之名邀她来莲泽宫喝酒。
      我和楼轻比武之时,他就见到了楼轻。
      
      他请都请不来的人就这样凭空出现了,秋离整个人紧张得都不知道如何是好,踌躇了好久。他专门去换了一套衣服,又将自己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头带玉冠,脚蹬云靴,确定自己看上去爽朗清举,才肯出来与楼轻相见。
      
      回想那日,秋离的确要比以往俊美上许多。
      
      他促狭地坐到楼轻身边,摩挲自己的膝盖,正愁找不到话搭讪,见楼轻灰头土脸,便想拿出自己的手帕要给楼轻擦一擦,结果以被楼轻扔到树上撞晕了脑袋而告终。
      
      秋离向来愈挫愈勇,神伤许久之后又燃起了熊熊斗志。
      
      他得知楼轻是我的故友,在我面前似成了哈儿狗一样,日日摇着尾巴在我身后跟着,逮住我就问东问西,誓死要把楼轻的喜好摸得清清楚楚。
      
      他为了讨楼轻欢心,特意养了只小灵虎。楼轻对其极为喜欢,时常来莲泽宫探望它,一来二去也与秋离熟稔起来,秋离便真正成了楼轻的朋友。
      
      可他想做的可不仅仅是朋友那么简单。
      
      曾经有一段时间,天界一直忙着举办朝夕宴。这操办朝夕宴的事原本也落不到楼轻的头上,但当时的天帝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以女子心细为由,将此事全部都推给了楼轻。
      
      楼轻向来不做便罢,做便要做的最好。
      
      尽管不熟悉宴会事宜,她也硬着头皮接下了这桩事。以往朝夕宴全由衡芜仙君南玉一手操持,楼轻便多番请教南玉,得他指点后,回去便差人置办事宜。
      
      楼轻忙着朝夕宴的事,自然不会再来莲泽宫找秋离。秋离见她多日不来,思念得心焦,又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去找她,于是他便死活拉着我一起去,让我来当挡箭牌。
      
      我怕楼轻累坏了自己,也就答应去了。我和秋离一同去了枕云宫,却被告知楼轻不在宫中,而是在南玉的孤竹小筑议事。
      
      当时秋离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又赶紧催着我去孤竹小筑拜访。
      
      孤竹小筑是南玉的居所。
      
      衡芜仙君南玉成仙前曾是个天煞孤星的命格,凡是跟他有交集的人或多或少都很倒霉,亲则死,疏则祸。南玉在相继克死自己近身之人后,于人间清风山入了道,修了七生七世的仙,方才化去自己命中煞气。
      
      成仙之后的南玉依旧觉得自己是个扫把星,所以这孤竹小筑中并没有什么服侍的仙娥,唯他孤身一人。他身边常伴一条九尾灵狐,前些日子刚刚化成了人形,唤作千冢。
      
      我和秋离赶到的时候,天界已入夜。宫门大敞,无人通报,我们便自行进去。
      
      南玉在花园中摆了一桌小酒席宴请楼轻,虽不盛大,菜品却极其精致。
      南玉正将自己以往操办宴席时的错事当玩笑讲给楼轻听,楼轻把着酒杯听得极为认真。
      
      南玉将此事讲完之后,随即温柔一笑,低声嘱咐楼轻:“笼统不过几项要事需你把关,剩下的全交给其他人去做好了。你不必如此拼命,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
      
      楼轻点头算是应下了。南玉笑得愈发温润,周身白色仙袍环绕的光晕比那天上的月亮都要柔和。
      
      “别动。”南玉似乎看到了什么,倾身靠近了楼轻,手也缓缓伸了出来。
      
      由于楼轻是背对我们,南玉这样的动作,在我们这个角度看来,有点像南玉要去摸什么,姿势暧昧得过分。但当时只要稍微再观察一下便能看出,南玉与楼轻之间隔了一张阔桌,就算南玉整个人都趴在桌子上也够不到楼轻。
      
      可那时的秋离已然没有冷静的神智去仔细观察了。
      
      秋离瞬移了过去,以迅雷之势抓住楼轻的手腕就将她整个人往后扯了三四步,楼轻躲闪不及,被突如其来的拉力扯得撞入了秋离的怀中。
      
      秋离哪管他什么三七二十一,对着南玉就骂道:“说话就说话,你他妈想摸哪儿呢!你信不信小爷砍了你这双手!”
      
      我连忙过去,便看见南玉的手心中躺着一只小蛐蛐儿。
      
      南玉一脸茫然地看着秋离和楼轻二人。
      
      我这才醒悟南玉刚才想抓的其实是这只蛐蛐儿,我极为尴尬懊恼地扶上了眉骨,恨不得即刻钻到地底下去。
      
      秋离显然也发现了实情,整个人都僵住了:“呃…我…那个…”
      
      楼轻脸都黑了,可能是顾忌有南玉在场,也不好发作。她深深呼了一口气,扯出笑容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秋离觉得这下真的完蛋了,脑子一片空白,却也不敢不答楼轻的话,胡诌道:“我…我来赏月…”
      
      “赏月啊…”楼轻眯着眼,伸手就拧住了秋离的腰,疼得他面容扭曲倒吸冷气却死活憋着不敢喊疼。
      
      南玉似乎对秋离的辱骂并未放在心上,他站起身,将蛐蛐拢在手中,依旧是风轻云淡的微笑,从容不迫地温文道:“想来我孤竹小筑的月亮更好看罢。”
      
      正值说话的空档,从殿内娉婷走出一个簪花小仙,虽是素色仙袍,但姿容绝色,已经是天界难求的好样貌。纤弱无骨的手捧着一盘杨桃蜜饯,美眸流连在众人间,微微生了笑意,让身后的桂殿兰宫都失了朱翠颜色。
      
      她冲我轻轻点了点头,旁人难以察觉,我心神意会,只笑不语。
      南玉走过去,笑吟吟地展开手心,将蛐蛐儿呈在小仙的面前,道:“瞧,前些日子你抓不到的蛐蛐儿,今日叫我给逮着了。”
      
      秋离眼见着南玉家这位如花似玉的小仙,脸色愈发难堪。
      
      “今日多有得罪,告辞了。”楼轻自知不能再待下去,就向南玉请了辞,转身就离开了孤竹小筑,秋离赶紧追了上去。
      
      我本就是稀里糊涂跟来的,扯了几句没用的话便也离开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恩,我大南玉和千冢狐狸精又来刷一下存在感。
    剑魄篇马上就要进入倒计时了,泥萌是想看楼轻的番外还是秋离的番外的。
    飞身旋转360度劈腿交叉跳鞠躬求评论和收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