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枝灯

作者:南山有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剑魄(八)

      “韩深!”凄厉的声音正是来自桥上的谢小卿。雨有些急,撑在谢小卿头上将她护得极好的油纸伞,此时已经滚落在地上。
      
      “不要看!”韩深捂着脸退了好几步。他的手开始渐渐的白骨化,好似刚刚抽芽儿的柳树在慢慢地枯萎。
      
      即便是那般的骇人,谢小卿还是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抱住了韩深。鬼魂的戾气开始灼着谢小卿的手和衣衫。
      
      “韩深,你怎么了?韩深!”那样的疼,谢小卿都没有放手。
      
      楼轻知其不妙,提枪三步跨两步地冲了上去,将韩深的鬼魂从谢小卿的怀中拉了出来。楼轻现在是个凡人,虽不老不死,但她并不能阻挡韩深身上的戾气,她拉着韩深的手被灼得生疼,可她还是咬着牙将韩深拉到一边,转了个身,挡在了谢小卿和韩深之间。
      
      她以枪挡住了谢小卿,道:“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谢小卿被戾气灼伤,现下听了楼轻的话,腿一软便跌在了地上。
      韩深撑着最后一口气道:“不能带你回青州了,卿卿,不要怨我…”
      
      “韩深!”谢小卿唤他的名字,看着一道一道黑色的云气从韩深体内窜出,消失在眼前,谢小卿放声痛哭。
      步黎暗使仙法将韩深的魂魄稳住,黑白无常见势即用索魂锁将韩深锁了起来。韩深渐渐平静了下来,他已是鬼魂的状态,不再是孤魂野鬼,于是便恢复了生前的样貌。
      在谢小卿眼里,韩深已凭空消失了。
      
      步黎跟了上来,赶紧抓住楼轻的手,看见她的手上的肉已经被灼烂了一大块,又心疼又怨恨:“你逞什么强!不要命了是不是!”
      说完步黎就有些后悔,觉得自己把话说太重了,只能放软了口吻说:“你…这样多让人担心啊。” 步黎小心翼翼地替她吹着伤口,又不敢当着楼轻的面动用仙术给她疗伤,心里急得不行。
      稍稍思索了一下,步黎从袖中变出来一方手帕,施了些法力在上面,小心翼翼地给楼轻包扎上。
      
      楼轻却出乎意料地没把他推开,看着步黎的神情有些恍惚,似乎想到了什么。
      韩深看着坐在地上失声痛哭的谢小卿,面露凄然。
      到最后,他都没能跟谢小卿好好道别。
      
      楼轻恍然间回神,迅速抽离了手,离步黎远了几分,神情有些不自然。步黎看着自己落空的手有些愣,即刻放下,小声道:“一时情急,失礼了,失礼了。”
      
      “没事。”楼轻说话的语气有些怪。
      
      黑白无常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了不起的八卦,但又觉得知道这个八卦实在有些危险,搞不好分分钟被灭口,即刻就装作若无其事见过世面的样子,神色淡定。
      黑无常说:“既然已锁了韩深,那我兄弟二人便回地府复命了。”
      
      韩深离谢小卿不过几步的距离,他却不能再碰碰她,看着她这样哭,哪怕是安慰一句也做不到。韩深对步黎说:“步大人,最后韩深求您,请代我转告卿卿,让她把我…忘了吧…”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比往常行兵打仗都要艰难。
      
      步黎点了点头。黑白无常对楼轻和步黎二人行了礼,便带着韩深的魂魄消失在牡丹镇的蒙蒙微雨中。
      
      步黎看着地上已经哭得没声的谢小卿,弯身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韩深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他在这里游荡了那么久而不肯转世投胎,皆因放不下你。谢小卿,他很爱你,希望你以后能活得好好的。”
      
      像让谢小卿把韩深忘了这样的话,步黎说不出口,即使是说了也没有用。若谢小卿能忘,她就不会将一生中最美的韶华都付于等待之中。
      正如谢小卿所说,人生没有几个二十年能用来等待。
      
      步黎和楼轻一起讲谢小卿送至家中,谢小卿一路上魂不守舍,似乎跟着韩深的魂魄一起被带走了。楼轻拙于言辞,不会宽慰人,在谢小卿的家中踌躇良久,也不知该如何劝她。
      实际上,在楼轻看来,除非谢小卿自己能想开,否则任何人的劝慰都不管用。
      
      就像楼轻以前一样,即使受了再重的伤,她也只会躲起来自己修养,不肯接受别人一丝一毫的怜悯,哪怕是出于担忧的关心也不行。
      
      步黎见此事已了,宽慰了谢小卿几句便同楼轻一起离开了。
      临走前给谢小卿留了五锭金子,看得我有些眼直。
      
      没想到秋离出手,还是如此大方。
      以前我虽然贵为魔族统领,但在理财方面实在有些缺陷,但好在有个名为千沉的狐妖是我的手下,极会敛财,将生意铺子开到了人间去。
      有一次,千沉来天上的莲泽宫找我,恰好碰见了秋离,这两人见了面就打了起来,原因是千沉和秋离是人间生意上的死对头。
      
      我那时才知道秋离居然偷偷在人间敛财,势力早已雄霸一方。
      
      千沉修为不够,跟秋离过招吃了大亏,修养了好久才恢复元气。
      事后我问秋离为何会想着在人界敛财,其实我是想劝他不要跟我抢地盘。
      
      哪知秋离得意洋洋地说:“我不仅要在人界敛财,我还要在天界魔界敛财,让每个地方都有我的行宫,以后阿轻带着我出去游山玩水,住得也舒坦。她在天界的宫殿寒酸得不行,平时就那些俸禄,都被她分给了底下的仙娥天兵,她没有钱,身为她未来夫婿的我必须有钱。”
      
      我知他对楼轻是脑残一样的痴迷,让他不在人界敛财实在无望,但千沉被他打了,这口气不能不出。
      我让千沉选了秋离开在人间的酒楼,请了魔宫中全部的魔族成员一起吃个饭,也算犒劳他们跟随我那么多年。
      然后,我拉上了楼轻秋离一起去。
      
      我知我手下那群人的德性,吃一顿便能赶上人吃一年,狼吞虎咽,绝不含糊。宴席开了三天三夜,我一直坐在主位上微笑着看我魔族人在底下狂欢行酒。
      秋离还看不出什么,同那些人玩得极其开心,在台上唱歌跳舞不亦乐乎。千沉向来做事沉稳,但那几日他也非常愉悦,时常扬着唇角。
      
      舜苍不喜这些热闹的场合,故我没有让他跟来。这宴会本想再持续几天,没想到舜苍竟会下界来寻我。
      纵然舜苍是神,魔族人对他也是十分敬仰,他一出现在酒楼的门口,掀了帘子进来,众魔妖纷纷低头行礼。
      
      舜苍移到我的面前,坐在我的身侧。他看着我笑,但是眼睛里却没有笑意,看了看正为我斟酒的千沉,又将目光凝在我身上,道:“好玩吗?”
      我将满了酒水的杯子递到他面前,讨好道:“好玩,夫君要不要一起?”
      
      他将酒杯接过,然后仰头喝下去,随即将我的身子捞起来,让我坐在他的腿上。他在我耳边厮磨,丝毫不在乎有这么多人在场,说:“你玩了太久了。”
      我知他这样说话定是生气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何生气,但这场宴会似乎是不能再进行下去了。
      
      我唤了掌柜的来给我看了看账目明细,看见最后的数字,我心里跳了一下。乖乖,我魔族人的战斗力就是强。
      
      但身为魔族的领袖,我必然在这危机关头展现本尊的英姿。我淡了淡神色,
      正身,容色严肃道:“这几日的宴会便由本尊来结账吧,也算犒赏弟兄们鞍前马后,为我魔族尽心尽力!”
      
      千沉率先垂范,说:“不,怎么能让尊上结账呢,我来。” 真不枉我善待他多年,太有眼色了。
      我等族人受到本尊的鼓舞,纷纷都坐不住了。而后是此起彼伏的争抢声。
      
      “不,让我来。”
      
      “让我来结账。”
      
      “还有我。”
      
      “加上我。”
      
      ……
      
      你一言我一语,原本好好坐着吃饭的众人纷纷站了起来,振臂握拳,一副铁了心要抢着付钱的样子。
      
      秋离也被这般壮阔之景鼓舞,嚯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扯着喉咙大喊了一声:
      
      “我来!”
      
      几乎是在下一秒,魔族众人举杯高呼,声声如山河奔腾,将秋离淹没。
      
      “多谢!”
      
      秋离:“…”
      
      这帮人跟我多日,在坑人方面有他人难以企及的默契。
      
      楼轻当时也在场,定眼看向了秋离。方才一脸难堪的秋离勉强打起精神,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样子豪壮道:“为了仙族和魔族的友谊,这顿饭我请了,愿我们两族以后永无战火和争端。”
      
      “好!为友谊干杯!”众人举杯敬酒。
      只要能吃饭,这群人什么场面话都会说。
      
      舜苍在场,秋离连瞪我都不行。见这亏是吃定了,他只能可怜巴巴地去楼轻面前邀功,他对楼轻说:“阿轻,你看我做得好不好?”
      
      楼轻挑了挑眉,拍了拍秋离的肩,颇有安慰的味道:“做得好。”
      
      秋离快哭了。
      
      舜苍拦着我的腰肢,亲了亲我的脸,说:“这下可满意了?”
      我得逞之心正在膨胀,当然是满心的高兴,搂着舜苍道:“当然满意。”
      “如此也算扯平了。”舜苍撩起了我的发,在手中把玩着,睥睨了一眼立在一边的千沉,道,“这只狐妖以后不准再踏足莲泽宫。”
      
      我有些好奇,我记得千沉只是跟秋离打架了,没有惹到舜苍,于是便问:“为…”可没等我问出来,就被舜苍以吻封了回去。
      
      酒楼中飘逸着极为醉人的酒香,但入我心房的唯有舜苍唇上的清香。
      
      我那时不明白,舜苍喜欢我,连带喜欢我所有的东西,但他自始至终就不喜欢我的那些手下,尤其是千沉。
      后来我以为他是看不起我魔族中人,问他好几遍他都不肯解释,为此我跟他置了好几天的气。
      
      我赌气不理他,自己跟自己下棋,其实我的心思压根不在棋盘上,故下得一局棋全然是乱的。舜苍坐在那里看着书卷,始终不肯搭理我,我憋得气闷,于是便想着出去走走,以此抑制住我跟他说话的欲望。
      
      “干什么去?”舜苍搁下书卷,盯住了我。
      我停下脚,侧身哼哼说:“怕了碍您帝君大人的眼,这就出去。”
      “不准。”他的声音有些冷。
      我示威性地踏出门槛一脚,回头挑衅地看他:“我就出去!”
      一眨眼的工夫,舜苍就瞬移到我的面前,将我从门外拉了回来,低声道:“你要为了那个狐妖跟我生气到什么时候?”
      
      我瞪了瞪眼:“不是狐妖!他有名字,叫千沉!我们魔族的每个人都有名字,跟你们天界的神仙都一样!”
      
      “阿九…”他几乎是叹息着唤出了我的名字,轻声道,“你费心思为千沉出恶气,但若那日动手的是我,你会怎么做?”
      我有些愣,一时不能明白舜苍话中所指。
      
      “本君只想你的好仅仅属于本君一个人。”
      我原只是想着戏弄一下秋离,也让他在楼轻面前逞一下英雄,却没想到舜苍在这件小事上会在意那么多。
      我觉得以后都不能跟他置气了。我扯住他的腰带,吻了吻他的下巴,小声说:“夫君,我是双标,而且偏心,胳膊肘总喜欢往里拐。若是你动手了,那我还能怎么办?”
      
      舜苍将我整个人抱了起来:“既然如此,你还为了千沉同我置气。”
      “明明是你自己在吃闷醋!”我轻捶了一下他的肩,惹得他嘴角的弧度勾得更大。他抱着我往床榻的方向走去,声音又低又沉,撩人心魂:“恩,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回想到这里,我脸烫得厉害,已经全然忘记要阐释秋离很有钱的初衷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已看到“楼主想静静”的评论,反复看了很久,昨天一直在针对你的意见着手改大纲,也没有想好怎么感谢你。
    觉得提的意见很好,今天才回是不是有点晚了?希望你能看到。
    这一次我已经尽量不让故事那么细碎,第一个故事写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回头自己看也发现了这个毛病,节奏掌握的不好,容易让人忘记以前的到底讲了什么。在情节切割上确实需要再练练火候,嘿嘿。
    另外,想想以下的几个故事,女主真得是柯南附体。QAQ 不过都不是巧合。
    千言万语在一躬,感激涕零,无以言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