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枝灯

作者:南山有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剑魄(五)

      艳丽的小香阁缠绵情深,却起了阵阵的阴风。
      娇莺儿现出了原形,竟是一个白斑黑毛的小猫妖,绒绒的模样十分可爱,却伸出了尖锐的猫爪里冲着吴郎扑了过去。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我看见吴郎的身上突然冒出了什么东西,他即刻就晕了过去。我有些疑惑,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吓得魂都飞了”?
      
      娇莺儿还没扑到他身上,银光一闪,似乎迸发出千朵万朵的梨花。那把银梨穿云枪将娇莺儿挑出去几丈远,娇莺儿化成人形倒在了地上。朱红色的身影就像矫落的鹰,那把穿云枪已经抵到了娇莺儿的玉颈之间,再深一分就能要了她的命。
      
      “姑娘,手下留情!”清亮的声音蓦地响起,从门外闪出来一个大红袍男子,面如冠玉,斐然出众,周身气度全是个儒雅翩翩的书生。
      
      擒住娇莺儿的正是楼轻。楼轻冷眸道:“你是谁?”
      
      只见那男子拿着一个乾坤袋,袋中有什么不安分的东西在乱窜,男子拱手道:“小生不才,正是今朝的新科状元步黎,与这位吴启兄弟是同窗。”
      
      这话说得可一点都不谦虚。
      
      步黎将乾坤袋举到楼轻面前,道:“吴启是中了鬼邪才负心于这位娘子,请姑娘念在他们夫妻情深意重的份儿上手下留情。”
      
      楼轻挑眉,看向乾坤袋,道:“鬼邪?是鬼上身了?”
      
      步黎确然地点了点头。楼轻将穿云枪收在了身后,娇莺儿显然有些措手不及,看见晕过去的吴启,冒着可能会被楼轻扎一个大窟窿的危险爬了过去,哭着说:“吴郎,吴郎他怎么了?”
      
      步黎对娇莺儿解释道:“吴启勤学多才,淳朴清正,因游荡在人间的恶魂得了吴启的□□,才会性情大变。”
      
      娇莺儿哭得更厉害。想她一个修炼多年的猫妖居然被一个小鬼给骗了,差点害死自己的夫君,是要哭一哭的。
      
      步黎劝慰道:“你对吴启的深情虽令人感动,可毕竟人妖殊途,有你多年相伴,他的身子日益不济,阳寿折损。不过这些,他定是苦心瞒着你的。”
      
      娇莺儿抚着吴启的头,哭声道:“我该怎么办?怎么才能救我相公?”
      
      楼轻利落道:“离开。”
      
      步黎面露为难之色,也是迟疑地点点头,道:“吴启受鬼魂侵扰,现在那只小鬼已经被我抓住,如今他无性命之忧。若要保他一世无忧,吴夫人唯一能做的便是离开。”
      
      楼轻将枪负于身后,在娇莺儿和吴启身上逡巡了一周。她原意是降妖伏魔,没想到竟是恶魂作乱,她决定再去细查一番,将那群小恶魂收拾个干净。
      楼轻确认了娇莺儿不会伤害吴启,不愿多作停留,抬脚便走了出去。
      
      刚离开香阁没几步,新科状元步黎就从屋内追了出来,口中居然喊出了楼轻的名字。楼轻回头眸色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变得极其警惕和防备。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楼轻冷声问。
      
      步黎被问愣了,许久才吞吞吐吐道:“在下受高人指点前来捉鬼,高人说楼姑娘能助在下一臂之力。如今京城中还有几只恶魂附在人体中作恶多端,在下想请姑娘…”
      
      楼轻扬眉,直接吐出一句话:“没空。”
      
      步黎见状,急急忙忙上前扯住了她的袖子,根本没有一点方才书生的儒雅模样,猴急道:“楼姑娘,楼姑娘,万事好商量,万事好商量。”
      
      楼轻皱着眉再重复了一遍:“没空。”眼睛瞟过步黎攥着她衣袖的手,有些嫌恶。她不是没空,她只是嫌有一个人跟着碍手碍脚的,麻烦。
      
      步黎不死心,低声哀求道:“楼姑娘,若没有了你,我定要死在那恶魂手下了。楼姑娘一定不要抛弃我,不要放弃我啊。”
      
      我闷了一口老血。
      如此坚忍不拔死皮赖脸,简直太熟悉。我起神识看了一下步黎的魂魄,确是秋离无误。但这也太丢人了些,好好的书生装得不行,还死矫情。明明和书生气质一点都不搭,为何非要扮成书生呢?
      
      我又想了想,瞬时恍然大悟。
      以前我在莲泽宫闲暇无聊时便会读一些人间的志异传奇故事。
      像娇莺儿和吴启的桥段就比较老,美艳的妖和怀才不遇的书生相恋,情意绵绵,辗转悱恻。
      我看什么,秋离也跟着看什么。那几本志怪传奇,他看得津津有味,并且还用发散性的思维问了我一个异常深奥的问题,他问是不是所有的女子都喜欢儒雅翩翩的书生。
      
      我当时觉得秋离风流倜傥不学无术招惹桃花的个性实在太烂,便糊弄他说:没错,所有的女子都喜欢书生,满腹的才华,又专一又痴情。
      
      自此秋离就开始往书生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刚才在香阁内的步黎还那般凛然正气,而现在相貌堂堂的红袍状元郎死扯着楼轻的袖子不放,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知道还以为这少年是神经错乱。
      
      想来也是我的错,我当初对他撒了谎,书中所有女子喜欢书生的原因是这些书都是书生写的。
      
      香艳的小曲儿荡开绵绵的情意,而这边的楼轻极为无情地将步黎的手拂开,冷冷道:“不要跟着我。”
      
      步黎一咬牙,横心将腰间的钦差令牌举给楼轻看,道:“我是奉皇上之命来查京城最近几桩命案,楼姑娘如果不肯合作,我就只能将你以嫌犯的身份抓入大牢审讯了。你带我还是不带我?”
      
      这小子居然还敢威胁楼轻了!我搓了搓手,点了点书案上的宣纸,对舜苍说:“记,秋离!”
      
      舜苍轻挑眉,提笔写下“秋离”二字。
      
      楼轻从不是好拿捏的人物。她笑着抬眸,往步黎的方向逼近了一步,吓得步黎赶紧退后了一步,抱着自家的令牌,小心肝儿颤颤巍巍,怯怯地看着楼轻。
      
      楼轻伸脚轻轻一拌,步黎惊呼着向后仰去,砰地一声实实地摔在地上,我都替他肉疼。楼轻的穿云枪死死地钉在他的耳畔,步黎整个人都缩了一下。
      
      楼轻稍稍俯下身子,英气的眉宇起一丝嘲弄,抬脚踩在了步黎的胸膛上,道:“那得看大人有没有这个本事。”
      
      步黎被她踩得胸口疼,险些喘不过来气。楼轻收回了脚,步黎猛地咳出一口气,呼吸才变得舒畅。楼轻将穿云枪纳入手中,看着一脸怂样的步黎,极为不屑地笑了声,转身离去。
      
      我楼轻就是如此霸气威武。
      
      步黎半晌没起来,一脸地垂头丧气。系在腰间的乾坤袋鼓鼓囊囊,他狠狠地拍了一下乾坤袋,道:“都怪你!都怪你!”
      
      乾坤袋里的传来小鬼的痛呼声和啜泣声,道:“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自己泡不到姑娘,还赖我!”
      
      步黎正窝着火呢,这个小鬼还敢挑衅他。这场闹剧,以步黎将小鬼打得叫“爷爷”而结束。
      
      秋离化名步黎,下凡界之时正好赶上殊月国的科举,他此番下来便是为帮助楼轻成仙而来,如今楼轻已成凡人,他就琢磨着自己找个官儿当当,在人界的权力大一点,也好帮楼轻办事。故他在科举中十分凶残地一举拿下状元之位。
      
      不得不说,若是有一人寒窗苦读数十载,终金榜题名得了状元袍,那也算是理所应当苦尽甘来。可若是有一人不学无术抽科打诨,每天就知道调戏姑娘吃喝玩乐,却依旧得了状元,这样的人,真的十分凶残。
      
      秋离就是这样的人。
      
      以前我在莲泽宫时,舜苍传我上古仙法,那些咒语当真要了我的老命,秋离觉得我有些惨,便提出同我一起学习,当个小伴读。我当时觉得上古咒语那么长,秋离肯定记不住,但秋离是舜苍的佩剑,如此一来,就算我记不住,舜苍应该也不会让我太难堪,遂就答应了秋离的提议。
      
      我真是太年轻。
      每逢舜苍考察前,我一遍一遍又一遍地记着咒语,秋离在一旁一边抚着小灵虎的毛一边吃着紫晶葡萄,闲漫地吐了葡萄籽,极为熟练地复述着咒语,还一脸疑惑地问我:“这么简单的咒语,尊上怎么就记不住呢?”
      
      霸之将考,其言也婊。
      
      即使是下了凡间,一干书生才子住在皇城望月楼待考,各自都在房中温习功课,唯步黎一人隔天差五地就往青楼跑,全身的脂粉气。
      那些才子都对其嗤之以鼻,更有甚者,死活要店掌柜把步黎赶出去,在大堂里大吼大叫地指着步黎说:“我们一干人等虽称不上清流公子,但也是知书达理之人,怎能容忍一颗老鼠屎混于其间,白白脏我们的名声!这让圣上如何看我们?”
      
      被称为“老鼠屎”的步黎很无辜地印着娇莺儿名字的粉帕子塞在袖子里,道:“我…也是知书达理的人。”
      
      “多番出入烟花之地,与那青楼的头牌打得火热,你居然还敢说自己知书达理!”
      
      步黎道:“是娇莺儿姑娘心中烦闷,我为之排解忧郁,怎得就不对了?”
      
      “你…”
      
      那书生被步黎气得捂胸口,脸色发青,指着他说:“书生君子的名声都被你给毁了!”
      
      步黎说:“我又没打砸抢烧奸/淫掳掠,我也是书生!”他顿了顿,撩了撩自己的长衫,一分君子姿态,道:“一个…善解人意的书生。”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秋离曾问过我楼轻喜欢怎样的男子。
      我想象不出楼轻会喜欢一个人的样子,好像谁都降不住她,但猜测着人近不易的楼轻应该也很寂寞,大概需要一个能懂她的人相伴。
      我告诉秋离,“楼轻内里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但一般人常惧于她的威严,不常看到这些。我觉得她应该喜欢善解人意的男子。”
      
      秋离在善解人意的书生道路上越走越远。
      
      我歪倒在舜苍的肩膀上,一时头疼得厉害,说:“舜苍,看看你这把善解人意的剑。”
      
      舜苍敛眉低眸,拒不承认:“这不是我的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雏鹰起飞!时代在召唤! 小天使的收藏和评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