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枝灯

作者:南山有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寂魂(十九)

      现如今君禹被册封为神尊,他的法力深不可测,我和舜苍又不抵从前,从一开始我就打算跑路来着,但就怕舜苍纠缠不休。
      
      以前我要打架的时候,他总拉着我,我不要打架的时候,他最爱挑事儿。可这次我们的意见居然出奇得一致。
      
      腾云飞了很久,确定君禹没有跟上来,我才散了云朵歇息一下。
      
      不知道是来了哪个仙道,四下无人,唯有路两边的云中雀开得极好,欣欣欲燃。云织玉锦,隐隐听见灵霄宝殿方向传来喧嚷声,我远远看过去,耸在云深出的宝殿唯能见凤瓦龙檐,朱翠相应,不似往常平静。
      
      “舜苍,刚才你去灵霄宝殿发生什么事了?”我又仰头探了探灵霄宝殿,确定自己是看不见了,便只能问舜苍。
      
      许久没有得到回应,我转头看向了他。舜苍的脸色极其苍白,握着我的手很冰凉,俊眉微微皱着,容色冷得可凝结流云。
      
      “你怎么了?”
      
      舜苍转眸看了灵霄宝殿一眼,墨色的眼睛不起涟漪,唇角却染上笑意:“阿九,我们得跑快一点儿了。”
      
      “为什么?”我竟不知他也学会了这跑路的本事。
      
      舜苍握着我的手紧了紧,低声道:“方才我把灵霄宝殿给砸了。”
      
      我僵了僵身体,哑口无言地看着舜苍,腿一软差点磕了下去。我说他怎么没有纠缠君禹,没想到…这会心一击敲得我脑袋晕晕的。
      我靠着舜苍肩膀,无力道:“你怎么能砸了灵霄宝殿?”
      
      舜苍吻了吻我的额头,用几乎能蛊惑人心的声音低低道:“任性。”
      
      我:“……”
      
      他没有同我解释原因,我也乖巧地不问。他从不伤害我,所以无论他做什么都没有关系。
      
      云风雾流,穿入我的袖口。天界的玉阶道微凉,穹末霞光悠悠镀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俊逸不凡的剪影。
      我执起了他的手,一副“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模样,道:“那我们确实得快点跑了。”
      
      舜苍低笑出声来,“阿九,你这是要带我私奔吗?”
      
      “以前我们也私奔过的,不过是你带着我。”我扬了扬头,颇为得意道,“这次换我带你好了。”
      
      舜苍眉角的笑意更深。恍然间,脚下的云越聚越多,我下意识地靠向了舜苍,云朵将我们两个人都托了起来,缓缓地飞往下界。
      
      云中雀在我的脚下摇曳多姿,花攀香蕊叶,折风如兰。天界层楼沉彩飞光,落云的仙鹤,关关嘤嘤。
      
      我有些诧异,至今我都不知道舜苍的法力究竟恢复了多少。他能有本事砸了灵霄宝殿,也有本事驱散君禹的沧风诀。
      
      我抬头看向舜苍,他的目光一直凝在我的身上,笑意未减。我缓缓地伸手抱住了舜苍的腰,觉得脸上起了些许热意,便将脸埋在他的胸膛中,避开他灼热却不凌人的目光。
      
      我小声嘟囔道:“以后砸东西打人这种事让我去做好了,我最在行了。”
      
      三千年前的天罚依旧历历在目,离怨界内,他的身体一点一点地瓦解,零落成碎片散入人界。将魂魄生生撕裂绞落,那一定很疼。可即便是那样的疼,他还是笑着唤了我一声“阿九”。
      
      舜苍轻轻挑起我的下巴,眼眸深得好似有风云江涛,“你不喜欢我做这些?转冥王说,他们一直欺负你。”
      
      竟为了这样的小事?我闻言鼻尖一酸,泪水盈满了眼眶。颤着呼吸,我踮起脚尖儿亲上了他的唇,而后说:“除了你,没有人能欺负我。”
      
      “阿九。”舜苍的指腹摩挲着我的下巴,问道,“你讲讲,我以前怎么欺负你的?”
      
      这问题压根就不用想,我张口就能说出来:“你又不喜欢吃桃,我洗好了之后,你又要跟我抢着吃。我好心好意给你送你香包,你总是说不喜欢让我再…”
      
      我看着他笑得愈发坏,忽觉他的问题有些不对劲。
      本尊被他将了那么多次军,自不能再输给他,哼了一声道:“我只是说着玩,你还当真了。本尊哪能会被你欺负?以前我都是欺负你来着。”
      
      他也不恼,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你讲讲你是如何欺负我的?”
      
      我:“…”
      
      这个问题,真有点儿不对劲。好像,这个这个“欺负”另有他意。
      
      真是,耐人寻觅…
      
      冥界地府。
      
      棱棱霜气浮,簌簌风威。渡川畔曼珠沙华妖冶生姿,妍丽殊绝,细如毛的微雨落在花瓣上,水珠中有翠棠树浮影交横。
      
      我和舜苍到达地府的时候,转冥王在奈何桥边上走了一圈又一圈,踌躇不安。他去参加朝会,定是看到舜苍是如何砸了灵霄宝殿,故此时的脸色不甚好。
      
      看我走近,转冥王的脸色愈发得沉,看来这次舜苍给他惹了不小的麻烦。
      我将怀中的生死卷宗恭恭敬敬地奉到他面前,说:“转冥王,这是我从你那里借来的生死卷宗,如今完璧归赵。”
      
      转冥王偷偷拿眼瞧了一下舜苍,随后又停留在我身上,哼声道:“你这哪儿是借?分明就是偷!”
      
      我极为不好意思地笑了声:“哎呀,不要污人清白嘛!我这叫借,不算偷。本尊会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吗?”
      
      转冥王睥睨了我一眼:“哼,以前跑到广神宫偷了山叶仙君一树杏的人,也不知道是谁?你是个不省心的,还带着帝君也不省心,瞧瞧你们今天干得好事。”兴许还在气头上,他没有要接过生死卷宗的意思。
      
      我默然握着卷宗让到了一边,侧了侧身说:“跟我无关,都是舜苍干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举起双手,以示清白。
      
      转冥王哼唧了几声,看了舜苍几眼就不说话了。我心中暗暗叹息,这个霸权与强势横行的世界,真是让人看不到半点光明。庆幸的是,我处在霸权与强势的这一方。
      
      我雀跃地跳到了舜苍的身边,仰头看着他深眸中有笑意弥漫开来,似乎不把我的指责放在心上,我便更加肆无忌惮地抱住了他的胳膊。
      
      转冥王看我得意的样子又气又恼,气得吹胡子瞪眼,却拿我无可奈何。
      
      舜苍将我耳畔的发丝理了理,轻声说:“我们回去吧。”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格外的低沉好听,如脉脉情语。
      
      我恍惚间想起多年前在双金馆听的那个没有结局的故事了。
      女子路遇奇珍嘉木,枝上繁花灿然,姑娘提着裙攀枝,去折了一串最好看的树花,以寄相思。淡香盈袖,她执花踌躇了很久,可是如此漫漫长路,却无可寄之,她又只能将那花埋在了树下。
      
      我不知书中的姑娘最终有没有等到她的情郎,只是那个让我愿将世上最美的花枝寄予的人就在我眼前,他说要跟我一起回去。
      
      我微微点了点头。
      与转冥王道辞,他看我时欲言又止,张口结舌,似乎在迟疑些什么不该说的话。这世上不该说的话,往往才是重要的话。我侧头看了他一眼,准备等他告知。
      
      转冥王咬了咬牙,压低了声音道:“那个…舟卿神尊可曾难为你?”
      
      我下意识地去摸了摸耳垂儿,心虚得瞄了一眼舜苍,却发现他也正看着我。我赶紧低下了头,小声道:“没有。”
      
      “帝君来殿之前,我便见舟卿神尊急匆匆地走开了,后来帝君出现,我料想到你一定来了天界。”转冥王顿了顿,又捋了捋他捋不到头的胡子,语重心长地提醒我:“他的手中还留着你的孔雀翎。”
      
      我心跳了一下。怪不得君禹会出现在司命神君的宫殿,我以前送过他一支孔雀翎,只要我踏足天界,他一定能找到我。
      
      转冥王又补了一句:“舟卿的法力要比以前高深很多。”
      
      我了然地轻轻点头,能被封为神尊,他绝不会差到哪儿去。想来我躲了他那么多年,最终还是逃不了。
      
      舜苍的手指掠过我的耳廓,我本能地缩了缩身子,嗔了他一眼。他挑眉道:“舟卿?便是刚才的那个人?”
      
      我不会骗他,便点了点头,他的眸色深得厉害。
      千年前,舜苍曾废了君禹一身的修为,只是那次君禹是因祸得福,但他们之间的梁子就此结下。千年后,他们依旧看不对眼。
      
      我靠着他紧了紧,小心翼翼地解释道:“我跟他不熟的。”
      
      转冥王也看出气氛不对,赶紧打了马虎,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记得还有些公务没有处理,对,还有公务没有处理。这怎么能有公务还没处理呢?我要尽职尽责,尽职尽责…”
      诌着满口胡话就脚下生烟地溜走了。
      
      舜苍不说话,我也不说话,半晌,沉默的气氛慢慢变得尴尬起来。
      我有些不自在,看着还被我握在手中的生死卷宗,干笑了几声:“他连生死卷宗都没有拿走,也不知道他怎么处理公务,我去给他送去。”说着也想开溜。
      
      渡川岸上的曼珠沙华花影交错,流水声渐渐安静了下来,三生莲翠减丽深,盈盈玲珑。微风摇,细雨如酥,沾在脸上有微微凉意。
      那双冷如寒冰的手扯住了我的手腕,如琼珠玉碎,我的心咯噔跳了一下。我听见舜苍说:
      
      “阿九,有些事情,我不是不想知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
    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
    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
    此物何足贵,但感别经时。
    今天上火。携铁皮石斛银耳羹红豆小圆子和山楂白糖拌藕丝藕粉桂糖糕一起求收藏求评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