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枝灯

作者:南山有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寂魂(十五)

      海岛上仅有一处人家,家中是一个年迈的渔夫和他的小女。钱财尽失的一行人受到这两人的帮助,安全赶到了同州。
      
      行船将近同州地界时,渔民突发急症一命呜呼,留下一个孤女,无家可归。
      
      此孤女自言名为绾姬。
      
      从此,跟着赫连成的便多了一个姑娘。
      
      伏音一眼就看出绾姬是水妖,但她并未戳破。如果绾姬要害赫连成,她没有理由如此大费周章地帮助赫连成回到同州。
      
      比起绾姬,伏音心中一直担忧的是她的哥哥归邪。归邪放了狠话,要置赫连成于死地,他有这个能力。心中有忧,感官都会变得迟钝,迟钝得让伏音看不出赫连成的忧虑。
      
      赫连成是那种就算被逼入了绝境还会提刀笑着杀到最后一刻的人,可在伏音面前,他平生第一次觉得有些东西是不受他控制的。
      
      伏音在他面前清冷得不沾染凡尘,让赫连成觉得她如天上飘忽不定的云朵,指不定一阵清风便能吹走。
      
      伏音喜欢赫连成喜欢得极其矜持,在他面前依然保持自己的傲骨,所以她能为赫连成舍弃一切,却又傻得让赫连成感受不到这份喜欢。
      
      海岛上的吻让两人的距离近了很多,也近得让他们开始看不清对方。
      
      同州的仙来客栈。
      花开香满庭,夜深风入堂,盈盈翠翠竹影绰约,交错成斑驳婆娑的影。
      
      赫连成坐在廊中的青石栏上,手中斜斜提着酒壶,满满醉意却还仰头灌下了一口酒,不醉不休。深色的衣袍在竹影下如波如云幽绝,英俊的眉目被笼上浓浓如墨的深影。
      
      我不得不由衷佩服此少年的胆量。
      此时的他已与同州的反叛势力取得了联络,眼看就有一场硬仗要打,他居然还能在此悠闲地喝酒,似乎什么事都不放在心里。
      
      若非要说有什么事能让他记挂的,大概就是他今日醉酒的原因了吧。
      
      落落疏帘,月影抵不过伏音的身姿,簌簌落花堆乱,伏音从屋中出来,皓腕敛开珠帘,纵然离赫连成很远,但那双淡淡的清眸一直凝在他的身上。
      翩然蓝衣在这醉意满园中显得尤为清醒。
      
      良久,待看到酒壶从他手中滑落在地,清脆且不客气地摔成了碎片,伏音终是迈出了一小步。就这一小步,却也停住了。
      
      一钩明月淡如霜。那细细柔柔的手扶住了赫连成欲倒的身体,皎皎美眸在这夜色中楚楚可怜,将赫连成扶起来时,绾姬的眼中充满了爱慕和心疼。
      
      清辉入地,修竹摇曳。赫连成迷离的眸看向了绾姬,微微皱起了眉头。
      
      “我扶你进去可好?”绾姬长得确实不俗,那时的月光正好,绣面芙蓉,幽怀带香,花影重重。能得这般美人关怀,我着实担忧赫连成会把持不住。
      
      伏音的眸结了暗冰,可她却没有任何行动。
      她看见绾姬将赫连成扶起来,他晃晃欲倒的身躯倚上了红漆柱子,冷星明灭,芳菲清风扬起他凌乱的墨发,伏音正好能看见赫连成的醉容。
      
      赫连成低眸看了一眼面前身着薄纱藕裙的绾姬,不知为何竟有了一丝疑惑,短短一瞬,很难让人察觉。
      
      随之,他的眸色如夜沉。
      
      绾姬脸上嫣然红透,这是她第一次离赫连成这般近。纱袖扬起,她的脚崴了一下,娇呼着跌入了赫连成的怀中,一时如花盈衣。
      
      我的手不自觉颤然,转眼看向伏音时,生死卷宗上仅仅留下了她的背影。
      
      薄红的蜡烛将她的身影拉得很长,她的背挺得极直,走路时不疾不徐,然后隐没于重重烛影中。
      
      月斜,平生起凉意,竹愁花瘦。
      
      我现在恨得牙根痒痒,对伏音,我哀其不幸,却怒其不争。
      
      这点小手段算得了什么?
      想当初天界的琅花仙子都衣衫半褪地扑到舜苍身上了,我心觉舜苍可能要被其引诱,伸手掂起琅花仙子没褪到底的领子就给扔了出去。
      
      等我回去准备向舜苍兴师问罪的时候,他容色冷清地理了理方才被琅花仙子弄皱的衣袖,用责怪的口吻道:“阿九,你就这样把她扔出去了?”
      
      我仰起下巴恶气冲冲地说:“老子就把她扔出去了!怎么了!”
      
      舜苍声音变得极冷极冷:“莫不是你还不够喜欢本君,所以才会这样就放过她?”
      
      我:“……”
      
      而后他徐步走到我的面前,蹁跹的衣袖荡漾出杂乱的浮纹,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了我的脸,伏在我耳边说:“换作本君,若有人敢碰你一下,本君会把他打得魂飞魄散元神寂灭。阿九,你会像本君喜欢你一样喜欢本君吗?”
      
      苍劫帝君的脑回路实在非常人能理解。可他让我清清楚楚地知道,他是真得待我好。
      
      有如此对比,赫连成果然是个渣渣。
      
      我正忿忿地想着,便见书册上的赫连成狠狠地将绾姬推倒在地,不带一点怜惜甚至有些厌弃。
      
      我感觉自己被狠狠打了脸,愣愣地看着赫连成英眉紧锁,容色变得凌厉。
      
      他的眼睛看向了伏音离开的方向,脸色沉得愈发厉害。夜色卷着冷风,好似他铺天盖地的怒气,席满了整个庭院。
      
      绾姬倒在地上,满是错愕和羞愤。
      
      赫连成对绾姬仅仅吐了一个字,将她震得失魂落魄。
      
      “滚。”
      
      他离去的身影歪歪斜斜,可他的意识却无比的清醒,暗沉的眸在这剪剪轻风中浮出阵阵寒意。
      
      可惜,伏音却未看到这一幕。
      
      他方才一定是看到了伏音,却想等伏音过来。
      
      赫连成这个男人真是幼稚得让人心疼。
      
      我原以为这道嫌隙就在二人心中种下,可我始终低估了赫连成。他从未学过如何爱人,所以处理手段异常的幼稚,却也…异常的莽撞。
      
      赫连成在庭院徘徊了很久,风拂走些他的醉意。他暗沉如夜的眸泛出寒意,抿着唇走到了伏音的房门前。
      
      他这一生都未曾如此无礼和粗鲁地闯进一个女子的闺房,一脚踹开了房门,然后“嘭”地一声将其关上。
      
      我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一个醉酒的人三更半夜闯进心爱女子的闺房又关死了门是想做些什么,心下有些雀跃,更加有兴致地端详卷宗。
      现下我最担忧的是伏音会把赫连成给打晕,白白没了这场好戏。
      
      彼时的伏音便坐在书案旁抄写经文,她的手极其漂亮,连同她的字一样漂亮。娟秀的字迹还残留着淡淡的墨香,笔锋轻盈,终被这一声惊天动地的踹门声断了尾锋,氤氲了一片。
      
      伏音轻轻地放下了笔,清眸抬起,淡淡看了赫连成一眼,道:“怎么了?”
      
      赫连成连同她解释的想法都没有,与之前对待伏音的态度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他闪身过去,抓起伏音的手腕便将她狠狠按到在书案上。
      
      伏音的背撞在书案上,闷声的痛从背脊蔓延开来,她整个人被赫连成欺在身下,动弹不得,可她却没有任何恼怒的迹象。
      
      伏音缓声说:“放开。”声音冰冷中夹杂着命令。
      
      墨汁染上了伏音的衣角,出云净的水袖上墨迹斑斑。
      
      赫连成知道弄疼了她时便已经后悔了。可即便是后悔了,却还是没有松手的意思。他吻了一下伏音的唇,却没有再深入探寻,哑着声音说:
      “阿音,你喜不喜欢我?”
      
      伏音是画舫上的歌女,赫连成是花价钱把她买下来的。虽然他当初问过伏音的意见,可这个姑娘好像只有点头的份儿。
      
      面对这个问题,伏音没有说话。兴许她只是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伏音总喜欢保持沉默,寡言少语,即使跟赫连成在一起,也并未见她真正同赫连成表达过自己的心意。
      
      得不到伏音的回答,赫连成终被激怒了,酒意催走了他最后一丝理智,让他任由情绪主宰。
      
      铺天盖地袭来的是他如狂风骤雨般的吻,夹着怒气和粗暴。
      
      伏音没有推开他,如方才般默然,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
      
      他粗糙的手指撩开她的裙带,褪去了她的外衫,沿着玲珑而妙曼的曲线一路向下。寂静的房中红烛摇曳,耳边充斥着的全是赫连成浑浊而粗重的气息。
      
      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目不转睛地盯着身影叠合在一起的两人。果然还是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最得我心。
      
      伏音娇软的手攀上了赫连成的肩颈,而赫连成却猛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他幽深的眸望着伏音已经绯红的脸,他的声音又轻又缓:
      
      “阿音,你愿意么?”
      
      伏音眼神怯怯,而后就像小鹿饮水一样青涩地亲了亲赫连成的唇,身子在赫连成手中已经软得不像话。
      
      赫连成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随即就扶住她的楚楚纤腰将她整个人都抱起来,惹得伏音一阵惊呼,方才褪下的衣衫顺着香肩滑下,露出光洁的美背,细腻如玉。
      
      我鼻头一热,不知为何竟有些心虚,偷偷摸摸地环顾了四周,确定无人才又将视线移到卷宗上,虚晃的心沉了下去,随之而升的是勃勃兴致。
      
      赫连成将伏音轻轻放在软榻之中,生死卷宗上的画面便停留在摇曳的红烛烛心之中,渐盛的烛光将画面衬得模糊不清,我踮起脚尖儿仰着脖子想看得再仔细些,却只能透过烛光看到影影绰绰的景象。
      
      我:“……”
      
      生死卷宗这个东西,真他爷爷的缺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四级考试,好忐忑QAQ
    明日加更一章,攒攒人品,这应该是有用的吧?
    携清炖排骨拔丝香蕉佛跳墙,剁椒蒸鱼文思豆腐芙蓉鸡以及南山烤的小土豆一起求收藏求评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