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花小姐暖男季

作者:泠善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那些伤,落花成海

      “花朵小姐果然语出惊人啊!我敬你一杯。”
      一身黒亮色西装,笔挺矫健的叶明峻从玻璃矮桌上端起一杯白兰地,并一干为尽。
      “谢谢。”
      花朵也从桌上拿起一杯酒,准备喝光尽兴。
      酒水正欲进口,突然衷一情抢了过来——面容苦涩道:“她不会喝酒,我帮她喝。”
      “可是一情你……“站在一旁木讷的一直沉默的农村男孩向飞突然开口。
      “这威士忌酒烈。”
      “没事。小case。”衷一情举杯一饮而尽。顿时双靥绯红,如打肿了脸,是起了一身红疙瘩。
      燕紫婧看着有轻微伤心和及嫉妒。但撇过头,懒得去看这两人。
      “你真没事吗?学长。”花朵有些担心地问。
      真是的,自己可能连酒都不沾一滴的,就为她逞强,现在不知有没有酒精过敏。不过她还是有些窃喜,因为那代表他在乎她啊!他肯为她拼命,肯为她不守自己的原则。
      “咳咳!好辣。”衷一情却笑了,笑着咳了两声,便和叶明峻猜他们拳去了。
      花朵无视燕紫婧的存在,光明正大递给他一杯白开水,或许那能缓解他的酒精过敏。衷一情接过水杯,说了声谢谢,便没有再说话理她。
      后来才知道,衷一情不仅滴酒不沾而且不吸烟不嚼槟榔,是三好男人。回忆起当时那晚,那一杯威士忌下肚,他够难受的。
      大家唱得正酣,叶明峻跑到点歌台前,忽然想点王力宏的《龙的传人》。可能是大脑一时缺氧,我那会儿怎么也想不起这首歌的歌名,可是旋律和歌词却一直往我嘴边撞。想必大家都有过这种瞬间失忆的感觉吧,明明知道自己是知道的,却怎么也记不起来,很让人恼火。
      包房里音浪太强,叶明峻大声地问旁边的向飞:“遥远的东方有一条龙,那首歌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向飞没有听清,叶明峻不得不又大声地问了一遍,朋友二话没说,也是用近乎喊的口气斩钉截铁般地回答说:“它的名字叫中国!”
      叶明峻哭笑不得,连连摇头说不是。向飞认真地想了想,肯定地说:“那就叫《大中国》!”
      全场差点晕倒!
      一般去KTV唱歌,上半段还正儿八经地好生唱,下半时大多都胡乱唱了,点歌也不亲自点了,看谁坐在点歌台前就大喊歌名让其一并点上了。即便是第一次见面的朋友,在KTV里唱上几轮也会很快变得不那么客气了。
      叶明峻一向以花花公子自居,这时正好又有两位第一次见面的美女同来,便也殷勤了许多,倒酒取饮料的忙得不亦乐乎。
      忘记是谁唱的什么了,反正大家那时都很High,叶明峻其时正坐在靠近点歌台的位置,其中一位美女突然冲着叶明峻大喊道:“今天我要嫁给你!”叶明峻一愣,似乎没有听清楚,心想这美女怎么第一次见面就说要嫁给自己呢,便大声喊道:“你刚说的什么?我没有听清楚。”叶明峻的脸上却分明挂着一份羞涩。
      美女依然故我地大喊:“今天我要嫁给你!”
      这下叶明峻应该是听到了,闪烁的灯光下还是能看出他的脸上有些微的红晕。当然,我们也都听到了,也明白美女的意思是想让叶明峻帮她点那首《今天我要嫁给你》。
      全场爆笑。
      暗夜。KTV里的人很多。
      在舞池中间里形形色色的妖媚少女不停的在随着震耳的的士高音乐,疯狂的晃动自己的身躯。白皙的躯体在摇曳的灯光里格外的引人注目,长长的头发在左右上下的来回摆动。霎时间暧昧的气息笼罩着整个包厢。
      “花朵,我请你跳一支舞。”
      “太好了,我也想拥抱学长。”和衷学长起舞一定很美妙。花朵俏皮地眨着双眸。
      于是呼两人拥抱在了一起,衷一情搂着花朵在人群中缓缓跳起舞。
      “花朵,如果今后你有什么不愉快的事都可以跟我说,我会为你分担,并为你提建议,总之,我人很好的啦!“拥抱着玲珑小巧的花朵,衷一情悄悄伏在她耳边说。
      “真的可以吗?那我十分愿意和你分享秘密。”望着衷一情沉静的眼眸,花朵有些羞涩,忙别过头去。
      “嗯,俗话说一份快乐两个人分享就成了两份快乐,一份痛苦两个人分享就只剩半分了,我觉得那说的很对。”衷一情又微笑着对他说。又是他那招牌似得微笑,把蒙娜丽莎都比下去了。
      “嗯嗯,学长说的好。”
      突然——
      灯红酒绿的玻璃橱窗外,忽而闪过——
      一件黑底暗红玫瑰花丝质衬衫。那是谁?
      华美的外衣,精致的绣花,秀巧的手工。那件令人醉心的衬衫映入眼帘。
      那个人……花醉情……颀长的背影,矫健的身躯。修剪精致的帅发,耳朵上有一颗红痣,闪着光呢,不然深夜里哪会看到。似乎眼熟。但却不曾有过熟识。
      她的心砰砰直跳。为什么?为什么?她简直不敢相信,那似乎是网络上的花醉情。
      她害怕遇见他,她畏惧他的出现。
      熟话说,好奇心害死猫。他就像一朵暗红的熟透了的滴血的带刺玫瑰,花香浓郁,而且夕开朝谢,只在黑暗的夜间开放,吸取了足够的月华,对未成年少女有着巨大的诱惑力。
      他只应该在黑暗的网络空间里存在,不应该打扰她的生命。而她只是一朵涉世未深的开在溪水边的白玫瑰,清纯秀丽,懵懵懂懂的。打个比方,就像是彼岸花的花与叶,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的缘分吧!
      “小姐,是你想多了。”
      黑暗中似乎有个调侃的声音向她说。声音那么邪魅,如暗夜里的勾魂使者。
      但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还真真是自己想多了。
      激荡的音乐唤醒了她,她从幻觉中回到现实。
      衷一情的舞步很娴熟。
      房间中央,他搂着她,轻轻地搂着她,她感觉很舒服,像进入了与刚才完全不同的温馨幻梦。
      “花朵,你好像有些闷闷不乐,怎么了?是不是累了?”
      衷一情停下舞步,牵起花朵的小手。
      他竟然主动牵她的手,真是美呆了自己。他的手那么修长,白皙,就好像切葱般。握着她特别的舒服柔软。
      闷闷不乐是因为精神不好,花朵她每晚都做同一个梦,时而激烈,时而朦胧。梦境中有一个穿着白色广袖长裙的美丽少女,不,应该说是尊贵美丽的公主,因为她的气质如同神话中最纯洁高傲的公主,高贵、神秘、纯情。她总是在冬季飘着大雪的白色曼陀罗花海里奔跑,神情悲凉,好像有无数伤心往事,不可释怀。那些伤,落花成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