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花小姐暖男季

作者:泠善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花遇情

      因为昨夜关于红色曼陀罗慌乱的梦境,她一宿都没怎么睡好。靠着床沿呆坐了好一阵,过了三点半钟头才入睡。第二天,天一亮,她便醒了。
      拉开深绿色的厚重窗帘,再推开普锈钢窗户,阳光和蔼地洒进来,又是个晴朗的日子。
      脱下可爱的小白兔睡袍,换上一件有漂亮领口的白色丝绸汗衫,一条嫩色牛仔短裤,并佩戴上学长送给她的乳白色珍珠项链,站在镜子前,她轻轻梳着长长的发丝,左瞧右看。自己有没有变漂亮啊!有没有懂事明理再加成熟一点啊!这样想着,发丝一缕一缕被她梳展开来,散落在肩头,如黑天鹅的绒毛一样乌黑发亮。
      然后她拍上爽肤水,抹上保湿霜。便去医院陪小朋友们玩耍。
      早晨的空气真新鲜,走在柏油马路上,可以闻到玉兰花的味道。这个小区可种满了玉兰花树呢!不错,玉兰花真好看,像精致的白玉灯托,就是香味有点太浓,鼻子不好的人,怕是有点过敏。
      心中念想着今天可能是最后一天呆医院,希望彻底摆脱厄运,好运来临。
      果然,就在这个十八岁的夏天,她就在医院在儿科中心的草坪中央认识了衷一情。
      性情多好静的一情,富于理智的一情,温厚中带有华丽气质且具有不屈不挠精神的一情……
      总之,他是她的神,是她这个灰姑娘心目中的王子。她的小精灵妹妹晏小妹就常常称赞这位大哥哥是一个阳光开朗、温和如玉的优秀男生。
      衷一情心肠很好。每天都会对人微笑,而且笑容灿烂,如冬日里的阳光,温暖的让人感觉不到隔阂。那招牌式的笑容比拟蒙娜丽莎的微笑相差不远,而且好像没有任何烦心事能够难倒他。
      的确,他经常来医院做义工,是一个热于助人的人。
      那时衷一情因为打篮球,扭伤了脚在医院康复。那时候花朵正在儿童康复中心的游乐场上给小朋友们讲故事。
      呆在医院的几天,她闲的无聊,就来陪小孩子们玩耍,认识衷一情前她已经给小朋友讲了十来个童话,比如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灰姑娘与水晶鞋、小红帽等等。在那天午饭后,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当她讲到武松打虎的时候,一个高个子男生拐着脚走了进来。
      “哥哥,你受伤了。”一个小男孩忙走过来扶着他。他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样子与她完美的外表很不协调。
      他看见了小巧玲珑,长发及腰的她。
      “你好,我叫衷一情,你叫什么?”他朝她打招呼,眉眼间全是笑意。
      “哦,”她愣了一下,随后恢复常态,微笑着说:“我叫花朵。”
      “花朵,真好听。”他向她伸出手,“你好,我是衷一情。”
      他侧着脸去看窗外的风景。侧脸的弧线十分好看,挺直的鼻梁,薄而并不薄幸的嘴唇,泛着淡淡光泽,皮肤白皙,却不像那种软弱无力骗吃骗喝的小白,而是充满着自强不息,特别是长长剑眉下他狭长的眼睛,有一种不同于黑夜的深邃,有着当下男孩子特有的忧郁与闪亮。看着看着,花朵不禁呆了。
      他朝她走来,向她问好,有着浓厚的书香气息,仿佛从书中走出来的绝世公子,让人想起“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句韵味非凡的古诗。
      也就是那个并不算炎热的夏天,衷一情和她一起庆祝了她的十八岁生日。
      他说,十八岁是成年典礼的日子,应该好好庆祝。
      他们在KTV开了一个中包厢,衷一情请来了众多朋友,但基本上都是衷一情的朋友。听完衷一情介绍,令花朵映像最深的有一个富家公子,和一个打流的穷小子,他们分别是叶明峻和向飞。
      叶明峻是华城首富叶天涯之子,实乃天之骄子,磅了个富款老爸,名衣名车,要什么有什么。特别是那一张俊脸,不知迷死多少华城少女。
      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容。实在太让人嫉妒了。
      而向飞黝黑的皮肤,破旧的葛黄色衣服,一脸落魄相。只有那双大大的双眼皮眼睛还有点英气。两斯形成鲜明对比,给花朵留下巨大映像。
      去KTV消费,花朵当然没有钱请客,请客的钱是衷一情出的。看得出,他十分喜欢她,这个刚认识不久的小妹妹。
      花朵羞涩的说:“我生日怎么好意思让学长请客?”
      衷一情说:“我有一个朋友很喜欢唱歌,但她要出远门,我必须请客送送她,所以就也在这一天请你过你的十八岁生日,大家热闹热闹也好。”
      “哦!原来是这样。”花朵有些小小的失落。
      他的朋友中,只有一位漂亮的小姐——燕紫婧。
      她有着大大的眼睛,浓密的睫毛,高挑的眉毛,微卷的披肩头发。她画着清爽的淡妆,画了深紫色的烟熏眼影,眼睛低垂的时候,有一股慑人的温柔与神秘气息。
      和燕紫婧比较起来,花朵简直土爆了,唯一比不上花朵的是她没有花朵那么长的头发。花朵的长发及腰。花朵问衷一情:“你们是男女朋友吗?”
      衷一情没有回答她,只悄悄对花朵说:“我喜欢你的及腰长发,真的很美丽。”
      花朵觉得衷一情的回答有些莫名其妙。
      他肯定是觉得燕紫婧太漂亮,觉得花朵在她面前有些自卑,所以他才这样安慰她的。肯定是,她悲哀地想。其实她挺在乎自己的长发。每隔一天都要用飘柔洗发露洗一次,并用蜂蜜护发膏润一遍,擦干后揉上护发发膜。这样的保养也挺费劲的,但爱美的她乐此不疲。
      喜欢她的长发代表喜欢她么?
      她有些出神地想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