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花小姐暖男季

作者:泠善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只是男人自私

      幸好,昨晚的梦很甜,梦见了憨憨的自己和温良的衷学长~
      还有,她终于鼓起勇气拿着一只玫瑰在野花漫布的原野向他表白。(这可是她自己亲手种的,每天施肥浇水,呵呵!花骨朵儿小样子还挺美。)他感染了她的快乐,接受并亲吻她的脸颊。
      祝福我吧,我是遗落人间的天使。
      瞧,我们接吻的样子像不像一对璧人。
      每个黎明,快乐总是触不及防的降临人间,你瞧,身材依旧伟岸的爸爸花语棠又在厨房里忙碌,为她和弟弟烹饪早餐,房间里充满着美食的香气。
      “做好了没,我赶着去上学。”调皮又有些冷酷的弟弟花木泽可按耐不住美味的诱惑了,一个蚱蜢从床上跳起,冲进洗手间洗脸漱口,简直神速。
      “好了,弟弟要上学了!你爱吃得绿豆清粥、香脆鸡腿和牛奶面包,做好了。”
      温润慈祥的爸爸花语棠一脸殷勤地端上桌,弟弟花木泽立马消灭掉,拉紧书包带子出门去了。
      “记得路上小心,过马路要看红绿灯。”爸爸的嘱咐。
      在房间里消停了一早晨的花朵,推开窗,在凉台上仰望苍白而灰蒙的蓝天,可以想象,这空旷如洗的天际,如此遥远深邃。而蓝天的神灵似乎长满洁白羽翼的天使也在高空中高歌,并向人类致以淡然微笑。谁说只有人类才懂感情,花草树木皆有情。远方的远方,在极北的广袤森林里,暗夜的精灵在星星的指引下朝着黎明跳舞,停滞悲伤的脚步。
      花朵披散着长长的发丝,穿着松弛的棉质睡衣在洗漱间徘徊、漱口、洗脸、涂抹保养品。
      长刘海倾泻而下,遮住了大半张脸,露出鹅蛋型小脸的一半,精致的脸上,素颜,不施粉黛,有着一双柔美灵气的眼睛,一个玉片修成的小鼻子,一张玲珑小嘴,并未涂抹唇彩,但血色充分,显见营养尚好。
      这多亏了爸爸的勤劳双手。他烹饪的早餐是全世界最好吃的,也最精致。从小,她就想,找男人呢一定要找爸爸这样的。当然,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憧憬,谁能料想以后的事呢?再说,爸爸这种不嗜酒吸烟不打牌赌博,不进娱乐场所,不花钱买这买那买奢侈品的绝世好男人在这个世上已经绝种了。
      突然想起了一情。
      想起他含笑的眼睛,走路的姿态。她觉得在她心中,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她。或许有人受不了他的客气,但她感觉那是亲切。
      遇到他之前,自己还从没有这么花痴过,但好想和他过一辈子,结婚,走向婚姻礼堂,然后生一个孩子,一家三口,圆圆满满、团团圆圆、健健康□□活一辈子。
      近在眼前的愿望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可离实现还有一段距离。
      机会不可失,介于目标出现,她便好想买一套化妆品,好好修饰自己。以前用的面霜不过五十块,都是用补水的,可最近觉得皮肤不打BB霜,好黄,所以想买一些美白的产品。
      她一定要把自己打扮地美美的,以最美的自己呈现在他面前。呵呵!
      铂金玫瑰园小区。
      疲惫了一晚并喝醉了的衷一情正在浴室沐浴。
      水哗啦啦的流着,流过他的额头。眼睛、鼻子、流进他的嘴巴,感觉好苦。不过因为是夏末,他把水温调到最低,真的好凉爽,但似乎调的有些冷冽了。
      卧室的床上坐着美丽妖娆的燕紫婧,她点起了一根烟,烟圈袅袅飘飘,在空房中飘荡。
      她真冷艳,清冷如月,艳比桃花。或者冷若冰霜形容也可。
      刚遇到她时,是在学校文学社。他是副社长。接纳她入社时,他问她,喜欢文学吗?她说,现在这段时间我正在欢宜音乐公司为喜欢的歌曲创作歌词,所以想来文学社提高一下文学素养。他问她,你最喜欢谁的诗?她说,喜欢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她轻轻地念了最后一段:
      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或许这首少女怀春的诗太过悲凉,所以他们的爱情再美也终会离散。
      最近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他应该离开她。不应该继续和她在一起。没为什么,就为自己和他的前程。他不敢说自己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就如温柔娴静如同童话中白雪公主的妈妈,在他儿时常对自己说的一句话:孩子,相信这个世间有好人,心善自然明。
      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缺点,这看你如何掩饰。正是因为现在这世道好人很少,妈妈才这样说啊!他世故地认为。
      所以,人在世间,无不自私。人人都以自身利益为重。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他还是想做一个好男人,成功暖男是他的标准,娶一个好女孩,安安稳稳过一世。
      关掉浴霸,走出浴室,他的身上仅穿一条裤衩,滑溜溜的古铜色皮肤上有细细密密的水珠。见到燕紫婧躺在床上盯着他看得出神,他蓦然有些害羞,身子还未完全擦干,便急忙穿上了衣服,是那件白色长T恤。
      “等候多时,你终于洗完出来了。”燕紫婧看到他腼腆的模样,不禁妖娆搔耳,撇嘴一笑,转头把烟头扔进烟灰缸。
      “你怎么又抽烟?!不是说不让吗?”一贯温和的衷一情走过来,眼神中透出有些微怒。
      “你管我。”燕紫婧挑衅地眼神中有丝不屑,即使是对这个曾今深爱的男人,也如此不敷衍,不是本性难移,而是不想妥协。
      一阵沉默。
      他的眉头拧了起了。一张脸很无奈。
      “你管过我吗,去维/也纳的事。”燕紫婧又旧事重提。
      “不是我不管你,而是没法管,你应该知道的,作为这一届资深美术生,我应该不能随你去,因为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并不是你不重要。”衷一情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淡淡的告诉她,低着头,眼神有些黯然。
      真的是因为自己的美术生涯重要一些吗?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雾气隐隐氤氲室内,蒙上一层说不出的落寞。
      “可是你不爱我了吗?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我?你舍得伤害我?以前你什么都随我的,无论我讲什么你只是听着不管对与错好与坏,你都不会打击我,你从来不抱怨我的任性我的糊涂,在我最迷茫的时候,你总会拉我一把。我还以为我终于碰到对的人了,高兴了整整一年。可是昨晚我明明就在你身边,可是你却如此冷淡,你连碰我一下都觉得难受吗?还是我的身体根本没有诱惑力,或者你对我失去了兴趣。你以前,不是很喜欢……”
      “别说了。”衷一情重重打断,突然很失落,脸上全是莫名的懊悔。
      又是一阵沉默,气氛很尴尬。
      “对不起。”
      他终于提起勇气朝她道歉。“我知道在我们还年少的时候,我睡了你,夺走了你,是我的不对,可你应该能感觉到我是爱过你的,可求你,不要再提,好吗?我真的无语。”他真不懂怎么表达了,只是希望她不要伤心,其实他不奢求她原谅。
      这一年,他20岁,她19岁。他们相爱在去年,那个秋天,香山红叶红遍漫山遍野的时候。
      他一直认为红叶代表的不只是“红叶传情”,而且代表分离。枫叶,分离,不是音很近。
      不是他不喜欢她了,不是他不眷恋她了,不是这个女孩不纯洁不美了,而是他自私了,世故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