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作者脑抽兼负面情绪爆发的产物。


一个被小攻逼疯的小受回忆过去的故事。
内容标签: 相爱相杀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清越 ┃ 配角:张凯瑞 ┃ 其它:精神病

  总点击数: 564   总书评数:2 当前被收藏数:3 文章积分:423,529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主受
  • 作品风格:暗黑
  • 所属系列: 短篇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5425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把心放下

作者:彼行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他就坐在我身边,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想,这不重要,因为我暂时不想思考。
      
      虽然他好像在哭,而我的心有点麻麻的痛。
      
      他好像发现我醒了,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捂在自己脸上。
      
      对了,他穿着很笔挺的西装,身材很好,也很帅,手帕叠成一个漂亮的小三角——现在散开了。
      
      总之,他是我喜欢的类型。
      
      但我发现自己不喜欢他,或者说是讨厌,因为心口越来越疼了。
      
      我还是不想讲话,哪怕是赶他出去。他不会听我的,我很清晰的知道这一点。
      
      想多了,脑子都有些犯疼。我转开目光,打量四周。这里很干净,白色的墙壁,灰色的地板,除了边上的仪器有些碍眼。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在那个男人吃惊的目光中推翻了那些仪器——有些针头一样的东西接在我身上,扯开了有些疼,但好像又不那么疼。
      
      朦朦胧胧的像疼在别人身上。
      
      红色的血从手臂上滑下来,说真的,很漂亮。这大摡是我身上最漂亮的东西了。
      
      “漂亮吗?”我举着手臂这样问他,血一滴一滴溅在白色的床单上,像冬天的梅花。
      
      我想,我以前一定是一个很有诗意的人。
      
      虽然他点头肯定了我,但他肯定觉得不漂亮,因为他又哭了。他不敢碰我,我知道,只是我突然觉得有些没意思。
      
      有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进来,都是老头子,而且对他很恭敬。我讨厌老头,也讨厌他,但我不敢反抗,因为他们会把我绑起来。
      
      对了,他们说我疯了。虽然我觉得自己很好,我只是忘记了一些事,也不想说话而已。
      
      他们在我手臂上扎了一针,然后和男人絮絮叨叨一些我听不懂的词——当然听不懂的,那大概是英语,或者随便什么,总之不是中文。
      
      心口越来越疼了,我扒开衣服看了看,原来包着绷带,可能受伤了,怪不得会疼。
      
      那男人一直紧张兮兮的看着我,好像生怕我把自己的心挖出来。这不太可能,不说绷带这么厚,就算我有精神病,我也还是会怕疼的。
      
      对了,我只能感觉到心口的疼,如果是往自己身上捅几刀,也不是不可能。
      
      我坐的有些累了,就往枕头上靠了靠。那些老头们趁我不注意,又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插在我身上,然后围在一起叽里咕噜的说话,但我还是听不懂。
      
      我的眼皮有些沉,我决定睡一觉。
      
      醒过来的时候,他还在。说真的,我有些吃惊。
      
      他坐了很久,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久到我以为他才是疯子的时候,他忽然对我说:“清越,我们回家,好不好?”
      
      回家?当然不好,只是想想都觉得很讨厌,很像尖叫。我觉得我的表情一定很狰狞,但他忽然笑起来了。
      
      “有反应就好。”他好像很开心又有点难过。
      
      真是奇怪的情绪。
      
      他很快叫了人过来,那些讨人厌的机器都被搬走了,我应该开心的,但我觉得很烦躁。我打了离我最近的那个人,那个人很害怕,连看都不敢看我一眼,扛着东西就跑走了。
      
      我觉得,那男人一定是因为我没办法拒绝,才会那样问我。
      
      他大约是想把我抱起来,也许是公主抱,或着其他什么浪漫的方式,但我不想妥协,即便他是一个帅哥。所以我打了他一顿,打到后来,手都有些疼了,他还是杵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想,我打他他一定很开心,因为他是这么对我说的:“我们先回家,回家了我们住在一起,你想什么时候打都可以,好不好?”
      
      这人真的有毛病,说得好像我很喜欢打他似的,我不想看见他,难道他看不出来?
      
      对了,重点是我不想回‘家’。
      
      不过我没法拒绝,因为我被绑起来了。我很讨厌被绑起来,这个感觉就像是要被送到屠宰场的小鸡崽子,或者随便什么。
      
      被绑上车的时候,我还在想着逃走。一想到以后每天都要看见这个人,心口就更疼了。
      
      医院门口人很多,每个人都看着我,就像在看一个精神病……不过我本来就是一个精神病,想看就看吧,反正不会少块肉。
      
      那人把我塞进车之后很快也上了车。我还看见好几道闪光,像是照相机的闪光。不过我是一个精神病,管那么多做什么?车上的司机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很快就开车了。
      
      对了,车子前后还跟着好几辆车。开在路上有一种很霸气的感觉。
      
      路两边的树长得很好,嫩绿嫩绿的,只不过每一颗都长得差不多,我看得头晕。
      
      “困了就睡一会吧?”他问的时候很小心,而且动作很快的拿出了被子。
      
      说真的,我是有些困了,毕竟被绑起来要挣扎,之前还废那么大力气打他。他的领带都被我扯歪了,脸上还有些红。
      
      皮真厚,这样打都没有肿……应该肿成什么样来着?对了,肿成猪头一样。
      
      醒过来的时候,我看见外面的树很漂亮,床也很软,很舒服,但是心很酸。脸上湿漉漉的,枕头也很快湿了。
      
      然后?然后他就进来了,也没干别的事,就坐那陪我哭。
      
      有点好笑来着。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他抱着一个女人,就在这张床上……对了,我是个男人。梦里,我好像很喜欢他。
      
      我想,我以前一定很爱他,他确实是我喜欢的所有类型的集合,高大,帅气,漂亮,连穿的衣服都那么和我心意。即使我现在只想让他去死,我也不能否认,我爱过他,很爱很爱。
      
      “你为什么不去死?”就这样,我问出来了。好像也没什么难的,虽然我以前很怕他。
      
      不过,一个精神病,还怕什么呢?
      
      他的表情好像死了爹娘,他说他不死,他要和我一起活着。
      
      我才不想和他一起活着,这世上没有比看见他更痛苦的事了。
      
      我每天看着窗外那棵树,有时候做梦就会梦见些奇怪的东西。有时候我是小孩,有时候我穿着校服。大概是我的过去,只不过每次都能看见他。
      
      我以前一定很爱他。
      
      有时候我就会想从窗口跳下去,不过……这是一楼,我跳了好几次,连脚都没扭过,挺无聊的。
      
      后来,他就派了好几个佣人在窗户外面转来转去,把我看风景的心情都打搅了。
      
      昨天我又做梦了,梦见他让我去死。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手里还拿着只领带夹子,水晶的,很漂亮,只不过他说完话就把领带夹摔地上了,摔了一地碎片。
      
      我还在回忆那个梦,他就进来了,午后的阳光照在他身上,照得他的领带夹闪闪发亮。然后我就认出来了,是那枚被摔得粉碎的领带夹。
      
      挺无聊的,摔碎了还捡起来,真不要脸。
      
      他一定是发现我的目光了,献宝一样的把领带夹递给我,眼睛亮晶晶的。
      
      但我不想看他高兴的样子,所以我又把领带夹摔地上了,四分五裂。
      
      他的表情有些可怜,我的心更疼了。
      
      后来,我渐渐记起来很多事,但记得最深的,还是那句“你为什么不去死。” 
      
      原来这句话是他最早对我说的。
      
      这一天,我醒过来的时候是半夜,他就睡在我旁边,窗帘没拉,白惨惨的月光照在他身上。
      
      我忍不住就想,如果他死了,我一定不会这么讨厌他。所以,我把手箍在他脖子上。
      
      然后他就醒了,我力气没有他大,所以他很快就挣脱了。我以为他会打我来着,但他没有,他就一遍一遍的摸着我胸口,他说:“我不死,我要活着照顾你。”
      
      但我不需要他照顾,如果不用看见他,我一定每天都很开心。
      
      后来我又睡着了,梦里我们在海边,一个女人坐在地上,然后他打了我一巴掌。怎么看都是我和那个女人在争男人。
      
      我觉得以前的自己有些可悲,满大街都是男人,就算他长得帅一点,好看一点,那又怎么样呢?明明我也很帅,很有钱。
      
      对了,我很有钱。
      
      不过我把钱都给他了,我记得。我们一起开公司……后来,公司就变成他的了。
      
      突然觉得以前的自己更可怜了。
      
      今天下雨了,我的胸口很疼,头很疼,膝盖也疼……对了,这应该叫全身都疼。 
      
      然后我又被带回医院了。一群医生围着我转,可是他不在。听说,他去法国谈生意了。
      
      我见到了那个女人,挺好笑的,因为她叫我哥哥。她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我原来不想搭理她,但是她说我不要脸,和她抢男人的时候,我生气了。
      
      明明是我先认识他,就算我现在不喜欢了,她也不能这样侮辱我。
      
      后来,她的爸妈就来了,一起来的还有一个男孩,十八九岁的样子。对了,她管那些人叫爸妈和弟弟,那也该是我的爸妈和弟弟。
      
      不过爸妈都用很嫌弃的目光看我,大概我是捡来的。反倒是那个弟弟用有点担心的眼光看我,然后走了。
      
      也对,和一个精神病有什么好说的。知道有人担心我,这也足够了。
      
      我又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我很没用,一直在哭,对了,因为他说我偷了结婚戒指……真好笑,我要戒指难道不会自己买吗?难道我没钱吗?那些所谓的亲人,连我最后的救赎都要夺走。
      
      胸口很疼,连气都喘不过来。
      
      我觉得我快死了,但是有个声音在我耳边,他一遍遍的喊:醒过来!醒过来!
      
      也许是寻求解脱,又或者是对自己的放纵,我如他所愿的醒了。我一直都是这样懦弱的人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当我这样问他的时候,他没有说话。但我忽然就明白了,就像我的父母一样,他们总觉得妹妹很娇弱,妹妹会被我欺负,因为妹妹有心脏病。
      
      我看着他,他的脸埋在阴影里,黑沉沉一片。也许,他除了‘对不起’和‘我爱你’,也没什么可以对我说的了。
      
      然后,我又忍不住要想,他现在依然在我身边,他每天这样子守着我,是因为爱我,还是因为愧疚,又或者是因为我现在比我那个娇弱的妹妹更娇弱?
      
      作为一个男人,我觉得可悲。但我是个精神病,娇弱就娇弱吧,反正也不会比精神病更可笑了。
      
      后来,他就把我带回了那个大屋,而我却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好像睡了很久,窗外的树叶都黄了,我记得上一次看还是绿油油的。他的脸上有一道指甲挠的疤,刚结痂,我很想问是不是我挠的,但我不敢想象自己像个女人一样用指甲抓人。
      
      最后我还是没有问,没办法,我就是这么懦弱,也一直这样的逃避现实。
      
      我又做了一个梦——我现在开始怀疑,这究竟是我在做梦,还是我精神错乱的记忆?我记得他说,他要娶我的妹妹。神色很坦荡荡,好像我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就好像是这屋子里的佣人,司机,或者随便什么人。
      
      真好笑,我的男人,要娶我的妹妹!我的妹妹啊!抢走了我的父母,又抢走了我的心脏,结果连我的爱人也要抢走吗?
      
      男人回来的时候,我又打了他一顿,不过没什么用。毕竟,我没什么力气。如果我还在医院里,我一定从窗户跳下去。活着为什么这么痛苦呢?
      
      他还是不生气,只是抱着我,一遍又一遍的说爱我,我却觉得那一声一声的像诅咒一样恐怖。 
      
      “是不是谎言说多了,你自己也会信?”我这样问他的时候,他很惊慌,一遍又一遍的解释,以前都是他说谎,都是他对不起我——就好像他曾经一遍又一遍说不爱我,一次又一次推开我一样。
      
      很多遍,很多次。
      
      不论他说这些是为了什么,我只知道,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像爱他一样爱一个人了。只不过现在我也不爱他了。
      
      他的脸色有些灰败,比我的脸色还难看,好像有精神病又有心脏病的是他而不是我。以前的我一定会心疼,因为哪怕现在我疯了,我也很想摸摸他的头,让他休息一下。但我不会说的,我很累了,真的。
      
      心口没以前那么疼了,绷带也拆掉了,但是疤还在那里,老长一条血肉模糊的疤,挺惨烈的。
      
      后来,我亲爱的妹妹又来了,她就站在窗外,用很怨毒的目光看着我。
      
      看就看吧,我一个精神病还怕什么呢?我觉得有些好笑,然后我就笑了。我亲爱的妹妹像见鬼一样,跑得飞快。
      
      我忽然觉得,当个精神病挺好的,至少,比以前要幸福得多。
      
      再次醒过来是在晚上,他睡着了,我忽然想起来,以前住的房间是在楼上。我想去看看,算是对过去回忆的吊唁。
      
      走廊上黑漆漆的,一个人也没有,楼梯很长,我走得有些辛苦,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好像要掉出来一样。毕竟不是我的心脏,掉出来我也不会稀奇。
      
      二楼所有房间都锁着,包括我们以前的卧室。他一定不知道,就算是精神病,我也是最聪明的精神病。打开门,屋子里很乱,积了一地的灰尘,灰尘上是凌乱的脚印。
      
      我打开灯,看着床上大片的血迹,暗褐色的,干硬的。
      
      这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不只是个精神病,我应该是徘徊在这屋子里的怨灵。流了这么多血,怎么可能活着呢?
      
      我坐在浸满鲜血的床上,等着他过来,我想,我们之间该有一个了结了。
      
      慌乱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回荡,然后灯一盏盏被打开,他第一个推门进来——刚刚,我忽然记起来,他叫张凯瑞。
      
      对了,我确实是父母捡来的,而且是为了他们可怜的,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妹妹。在我的记忆中,他们只负责给生活费,却很少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我一直住校。
      
      我记得我和张凯瑞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相遇,他躺在学校的大榕树下,细碎的阳光在他身边跳动,他就像天使一样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我一直以为他是我的天使,直到我爱上他。我的爱情那么卑微,我用了十年让他回应我的感情,但我亲爱的妹妹只用一个月就把他夺走。
      
      猜忌,误会,谎言,欺骗,还有他决绝离去的背影。
      
      我不爱他了,但我的心会疼。
      
      也许我更该恨我的妹妹,是她拿走了我的心脏,又夺走了我守护那么多年的爱情。但我对她没有付出过感情,以至于除了厌恶,连恨意都很难产生。
      
      我把我的心给她,我以为她会把我的爱情还给我。但结果,他们还是结婚了。
      
      我看见他站在门口,眼中满满的全是恐惧,我很想笑,我也笑了。
      
      对了,就在这张床上,在他婚礼的第二天,我把他绑在这张床上,然后剖开自己的胸膛,让他摸摸我的心,也让他摸摸我妹妹的心。现在想起来,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我居然有那样的勇气,用刀子割开自己的胸膛。
      
      他那溅满血的脸和眼前这张惨白的脸重合,我的灵魂在叫嚣着报复,我的肉体却如此脆弱。
      
      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跪在我面前,却一句话也不说。
      
      后来,他带我到了一个小庄园,房子在小山坡上,很漂亮,不像原来住的地方那样死气沉沉。不得不说,在这里我的心情会好一点,至少没有冤魂一样的过去不分昼夜的骚扰我。
      
      我可以安心当一个精神病,安心当一个傻子,安心当一个没有过去的人。
      
      但我不会原谅他,直到我死,直到永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写短篇好有成就感。原来我的拖延症也不是那么不可救药么。咩哈哈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slave redis connect error!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