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桃花酒

作者:洛安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回骷髅村,一夜惊变遭横祸

      快及晌午,天昌镇的百姓远远瞧见了有人高举着“公正”“廉明”的牌子走近了,紧随着是排列得整整齐齐的衙役和官兵,还有出巡的幡旗和马车轿子,正是奉旨出巡从三星镇前来天昌镇的开封府包拯。
      
      凑在路边看热闹的人不少,倒也没起什么乱子。
      
      本该火急火燎赶来迎接出巡队伍的县官此刻却没有出现,只有天昌镇县衙的衙役凑上前来,和领头的官兵说了几句,将包拯的出巡队伍迎向县衙。
      
      不仅县官没来,那心系包拯安危的展昭也不在天昌镇。
      
      县衙内院,陈文聂正局促不安地坐在椅子上,还有个小丫鬟端了杯茶上来给他。不过他没敢喝,埋着头谁叫都不说话,倒是让好几个小丫鬟笑眯眯地在窗外打量这个小乞丐。
      
      他在等展昭回来。
      
      展昭和县官带着几个衙役赶去陈家村了,那陈家村处于深山之中,因地界划的古怪,走大路必须要从安平镇绕道而入,当然翻山而入更快一些,所以展昭作为报案人直接拎着县官走了,也不方便带着陈文聂。天昌镇的几个衙役跟在后面跑,纷纷惊叹这报案的年轻人看上去挺瘦,力气还真不小,而且还会飞,几下就窜没影了,不愧是跑江湖的。
      
      被整个拎走的县官也不见恼,只是满头大汗,一心想着两个字:完了。
      
      天昌镇这些年风调雨顺,大事不多、小事不少,家家户户安居乐业,逢年过节时他上街还能收到些瓜果蔬菜什么的。虽说小小县官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政绩,平常也稀里糊涂的,但也好歹受这镇子百姓喜爱,过着找找鸡、逗逗小孩儿的寻常日子。可万万没想到,这刚听说开封府的出巡队伍要来天昌镇,他这管辖区域内就出了天大的事。
      
      县官正在心里念阿弥陀佛,也不敢说那少侠是吓唬他的,毕竟先头才有密林白骨案,但他又满心希望是哪里弄错了。
      
      念了不知道多少句菩萨保佑佛祖保佑,县官突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等好不容易才从晕头转向里回过神,发现自个儿已经到了陈家村。炊烟袅袅、四下寂静,便是一阵风也没有,村落里并没有遍地的骷髅骸骨,但是有人点了点县官的肩膀,给他指了个方向。
      
      他顺着望了过去,吓得打了个寒噤。
      
      陈家村各家各户的门都开着,一些骷髅骸骨正扒在门口,像是要往外爬,空洞洞的眼眶死死地盯着天,那模样分外叫人心惊。要是大半夜来这儿,非得吓出病来。
      
      展昭的双眉紧紧蹙起,上前去好几个院子里仔细检查了两圈。
      
      他心里头想的刚好和县官是同一件事。
      
      这可不是什么江湖仇杀或者拐了人装神弄鬼的说法能糊弄过去的事了。
      
      展昭用手中的剑挑了挑那些骷髅骸骨身上穿的好好的衣服,白骨上干净得就跟人死了好些年一样。随后他又在屋内屋外转了好几圈,蹲在地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这这……”
      
      展昭瞧了一眼正来回走动、不知所措得连半句话都说不清楚的县官。
      
      密林白骨虽说古怪、叫人猜不透个中目的,但说是突如其来的江湖恩怨也好歹对包拯有个交代,可这一村子的人无端端地都在不知何时成了一堆白骨,还全都是些平头百姓,包拯若想要问罪县官还真是一点不冤枉。
      
      这会儿喘着气、一个个累成死狗的衙役们终于跑来了,也是盯着这一村的白骨骇住了。
      
      “这怎么可能,前几日我还来过陈家村。”一个衙役喃喃道。
      
      “哪一日?”展昭突然就拍了拍那衙役的肩膀问道,谁也没瞧见他是怎么从那一头一下子到这一头的,这一手吓得衙役们纷纷觉得见鬼。
      
      那衙役板着手指数了数,“应是五日前。”
      
      “就是五日前,有人报案说陈家村附近的山上有恶虎伤人,说是想要官府派人把那恶虎逮住。我和他一块儿来的,当时有个老头上山打柴差点被咬了,好险被人救了。”另一个衙役也凑上来说,他辨了辨方位,指着一户人家,“就是那一家,那老头还请我吃饼来着。”
      
      展昭顺着望了过去,那户人家大门也开着,不过没有扒着门的骷髅白骨。
      
      “不过后来我们在附近搜寻了两日,没瞧见恶虎的踪影。”率先说话的那个衙役说。
      
      “而且我们也逮不住一只老虎,所以大人就发布通告叫天昌镇和附近村子的百姓知晓别上那座山,免得误入虎穴。”
      
      “这难不成真的见了鬼了吗?”
      
      “别胡说……”
      
      展昭听那几个衙役小声说着,在原地站了一会,又走进了一户人家。
      
      县官已经吩咐衙役们前后探查起来。“这太平盛世一下死了那么多百姓,这不造孽么。”县官暗自叹气,本以为弄得陈州民不聊生的陈州府尹已经够倒霉了,一定会被包拯给办了,没想到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
      
      一个衙役跑上前对县官说道:“大人,十八户人家,一百零七具尸骨,人数和衙内所登记的对的上。”
      
      县官满头冷汗,心里直叹气。
      
      短短五日也不足以让一村子成了这般白骨骷髅地。难不成也是拐了人,然后用哪里挖来的白骨充人头装神弄鬼?并不是没有可能,只是这说法也太荒谬了。何必这般麻烦,而且一村子老少妇孺皆拐走了,连人骨都特地一一找好对应。
      
      站在屋内的展昭用手摸了一把桌上的油灯,已经烧干了,桌上还摆着饭菜和四副碗筷,至多不超过三日,再加上进村时瞧见炊烟袅袅大约是昨夜里还有人生火做饭,因而未来得及灭火。展昭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而且并不是什么值得愉快的结论,恐怕门外那瞧着稀里糊涂的县官也是同样的结论。
      
      这陈家村和密林里长顺镖局的白骨都不是乱葬岗上挖来装神弄鬼的,而是他们本人真的死了,而且极可能飞来横祸突然致死、一夜之间化为白骨。
      
      展昭偏着头,盯了那桌子边上的白骨许久。
      
      那骷髅人骨穿着寻常的粗布衣衫,不过瞧得出是年轻姑娘家的衣衫,想来是未出阁的十三四岁小姑娘。她的动作像是扬着头在努力挣扎向外爬,不过这都是展昭的想象,毕竟一具白骨上既瞧不出她当时的神情也猜不到她到底遭遇了什么。
      
      最令展昭困惑的问题无非是他们都是怎么死的,如何会这般变成一堆白骨?展昭蹲在那个姑娘的白骨边上,心里排列着几种可能。江湖上能人异士众多,研制出这样一种可怕的□□也不是不可能,他这般想着又自己推翻了这种猜测。
      
      白骨倒下的方向有些古怪。
      
      展昭站起身,随后整个人转过身子,只瞧见了一面墙,上面是纸糊的窗户。每家每户的骷髅都是朝外倒下的,都在挣扎往外跑,中毒的话会有这样的反应吗?毒应当下在哪里才会让这一村的人和那一镖队的人就这样死去呢?而且这感觉怎么像是凶手是在屋内,而不是从屋外来的?
      
      展昭凑到窗户边看了看,窗户纸倒是有缝,透着风,但没有任何破窗而入的迹象。
      
      或者说,除了风,大约也没什么能从窗户缝进来了。
      
      是他妄加推测了还是说受到这些白骨的影响了?
      
      此外,若是将人丢进高热的炼炉里,可能也能一瞬间融了血肉徒留白骨,但若如此,又是刻意穿好衣服摆成这样,多此一举。展昭觉得有些头疼,若是有人刻意给白骨摆成这样混淆视线,那么这两种方法都可以杀死这一村的人,下毒更是神不知鬼不觉。事实上,展昭自认没有仵作的本事,不能从尸体上得出更多线索,更别说眼前这一堆白骨了。
      
      不过若是尸体还好办一些,起码展昭看得出是刀伤还是剑伤。
      
      果然追查断案这种事还是得由官府来,他确实是有心无力。
      
      展昭暗叹了口气,提起剑向外走,他宁可去抓悬赏的土匪大盗马贼之类的。还有这天昌镇的县官瞧起来稀里糊涂的,似乎没有什么破案经验的样子。
      
      想到这里,展昭又暗叹了口气。
      
      与展昭同样在想这满地骷髅的还有刚刚走到安平镇的白玉堂。
      
      不过他在想的并非作案手法,而是动机。
      
      或者说,有什么理由让陈家村满村被屠,不过是些平头百姓,竟是这样无声无息地只留一村白骨。先不说展昭发现的密林白骨,单说陈家村一村老幼妇孺的骷髅,若是叫白爷爷逮住了这猖狂的凶手,必是将他剁碎了了喂狗。
      
      白玉堂轻身跃上墙,拎着刀就顺着窗棂熟门熟路地进去了,一双眼睛恰巧对上站在墙外写满一脸目瞪口呆的少年。
      
      白玉堂对着那个跟了他一路的泥球少年一笑,双目冷光凛凛,吓得那少年直哆嗦。
      
      还没等少年反应过来,有什么朝着他的脸丢了过来。他吓得一闭眼,却发现头发微动,伸手一摸摸着了一颗银裸子,显然是楼上的人随手赏他的。
      
      少年面带吃惊地仰起头,那白玉堂依旧坐在窗户上,从唇线到鼻梁似乎都是绷直的,眼角也跟刚才似的带着煞气和锐利,不过有些漫不经心。白玉堂走得不快,所以他跟了白玉堂一路,也被白玉堂一身煞气吓得哆嗦了一路。不过不知为何他觉得相比起那一村的骸骨,白玉堂反倒不怎么让人害怕了,他不认识白玉堂,但他知晓白玉堂绝对是个武功高强的江湖人。
      
      泥球似得少年搔了搔耳朵又抓了抓头发,瞧起来很不自在,那圆溜溜的眼睛里写满了打算。
      
      他正满肚子心思,却见白玉堂侧过头和屋内人搭起话。
      
      “爷记得你昨日说是最迟今日正午。”白玉堂瞧了一眼推门而入的柳眉。
      
      柳眉一惊,大抵是没想到白玉堂来的这么悄无声息,但立即又抚着心口娇嗔道:“五爷您倒是来去吱个声呀,我胆子小,得亏没吓出毛病来。”
      
      白玉堂只是看着她,也不说话。
      
      柳眉瞧着白玉堂眼角狠戾,手中又抱着长刀也未曾放下,心道着白日里出去心情还不错,这会儿怎么像是恼的很,这位爷的心思真当是难捉摸。她连忙关上门走进来,笑吟吟地讨好道:“五爷莫急,这不还未及晌午么?刚吩咐了个小兄弟前去路上探探,没准这会儿已经迎上了。要不给您开坛女贞陈绍,五爷边饮边等着?”
      
      正等着白玉堂回话呢,屋外有人敲了敲门。
      
      “柳姑娘。”
      
      白玉堂终于将长刀往墙上一搁,随手挥了挥。“哎,来了。”柳眉心下一松,笑吟吟地就接上话去开门,门口正是送饭菜来的阿文。
      
      “再去提壶上好的女贞陈绍来,就说五爷要的。”柳眉接过饭菜对阿文道。
      
      阿文埋着头胡乱点了点,耳朵上的耳坠也随之晃了晃,随即她转身出去了。
      
      柳眉瞧着阿文走出去老远,才回头瞄白玉堂的脸色,小声问道:“那耳坠子可是五爷还她的?”
      
      昨儿阿文耳朵上还干干净净的,今儿就戴起这样成色极好的耳坠。
      
      白玉堂抬起眼,就听柳眉提着裙子跑到白玉堂边上笑,“昨夜里去苗员外家里的果真是五爷?苗家的丫鬟说她们老爷丢了银子气的直摔杯子,却怎么也不肯报官。还有啊,听闻苗夫人的一双耳朵给鬼削了,隔壁的姐姐大半夜迎来了苗员外,听他说了一宿苗夫人现在的模样丑的紧,见不得人,他正念着要休了她。”
      
      这世上消息最灵通的不过就这么几个地方,比如茶楼、窑子,还有流浪乞丐的集聚地。
      
      白玉堂听着柳眉说着今日里刚打听到的消息,一个晃身却坐在桌子边上。
      
      “刚丢了银子就来逛窑子,这苗员外也是心宽。”他哂笑了一句。
      
      柳眉又笑了,转身就往白玉堂对面的凳子一坐,“五爷那捡来的一百五十两果真是苗员外丢的?”话虽是这么问,柳眉早就想明白里头的关系,只是没想到她只是随口和白玉堂提起新来的那个洗衣丫鬟,白五爷就给记心上了,还特地去苗员外家削了苗夫人一双耳朵。
      
      没过一会儿阿文就抱着一坛酒上来了。
      
      柳眉单手托着下巴,直直地打量着阿文,心里感慨阿文也不知拿来的运道,竟叫白五爷给她出了一次头。
      
      阿文将酒坛往桌上一放,都没敢抬头看看白玉堂,就急匆匆地退出去,带上门。
      
      果然良家女子更讨喜。
      
      柳眉叹了口气,阿文本是良家女子、身家清白,大约是陈州逃难而来的,她爹在路上没挨过去就这么去了,因而就在安平镇卖身葬父,签了卖身契进了大户人家做丫鬟去。而那大户人家就是苗秀苗员外家,将她买走的是恰巧出门在外的苗夫人,只是那阿文也未曾想到苗夫人转手就将她卖入了窑子,还夺了她亲母留给她的一对耳坠。
      
      像她这般红尘女子哪里能让白五爷出头一次,虽说阿文之事也是她告诉白玉堂的。柳眉又转去瞧白玉堂,见他手中握着杯子却没开酒坛,心里正奇怪。
      
      “叫人把楼下盯着的那个泥球洗干净了领上来。”白玉堂放下酒杯提起刀又走了。
      
      柳眉走到窗边瞧了一眼,果真有个泥球似的少年正扬着脸盯着这窗子看,对上她的眼睛也不怕反倒给了个天花乱坠的笑容,心说哪里来的小毛头尽盯着窑子,一脸小流氓样儿。她一扬眉,远远望见白玉堂轻身往安平镇南边去了,这方向正是往陈州境内的官道去的。
      
      卢夫人的那几车珍贵草药正是从陈州来的。
      
      照例说这会儿也该到安平镇了,怎会一点消息都没传来。柳眉蹙着眉头,她跟白玉堂说是正午还是宽限了些时辰的,这第一次给白玉堂做事可别出了纰漏。
      
      柳眉想了一会,还是起身叫人去逮楼下那小流氓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嚯!展少侠表示,破案果然应该包黑子来么,他只是南侠不是南神探呀~
    高考,应该结束了吧?
    快来爱我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