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桃花酒

作者:洛安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回陈家村,岭中寂静无活物

      展昭正要起身追上,却听身后喊了一声,“展大哥。”
      
      他一晃神,单手接住了一个东西,这触感似乎是一块玉石,温温凉凉,正细看呢,展昭嘴角挑了起来。“什么事?”展昭顺手将那东西往钱袋里一塞,也不管那道一闪而过的虚影了,起身对陈文聂问道。
      
      “不是说要去天昌镇办事吗?”陈文聂小声地问,双手握着马缰绳极为紧张的模样。
      
      展昭点头,“是要去一趟。”他这么说着,远远望了一眼三星镇方向。便是包拯出巡队伍一大早出发,也得晌午才能经过此地抵达天昌镇。项福意欲刺杀包拯,唯有过了掌灯之时才好动手。这般想着,展昭的念头又转回了最初所想,拍着陈文聂的肩膀与他往密林里走去。
      
      “小兄弟,我有一事想问你,”展昭的声音压得极低,大约是怕吓到陈文聂,他扶着陈文聂肩膀的手劲不轻也不重,却极稳,“你若是知晓便说,若是不知便罢了。”他的目光紧盯着陈文聂,面上和往日一般是温温沉沉的笑容,叫人打从心底的放松和欢喜。
      
      “你昨日遭人追杀,从这条道上来,可是瞧见了什么?”
      
      闻言陈文聂整个人一僵。
      
      “小兄弟你莫怕。”展昭扶住踩着泥差点滑一跤的陈文聂,语气温和沉静,“要是在这里瞧见了什么,便点点头。”那破庙大门所对正是天昌镇方向,陈文聂昨夜里从这条道来,必是正巧看见了什么才被人追杀,遭人灭口。
      
      陈文聂犹豫了许久,终于拽着展昭的袖子微不可闻地问:“展大哥能护我周全吗?”
      
      展昭只是对陈文聂一笑。
      
      陈文聂终于颤抖着点了点头,他们踩着泥进了密林,林叶丛生、近乎隐天蔽日,先头那个虚影早已不见,而衙役们虽在四处搜索也没注意展昭二人,再往前是挡路的山头,远望只觉得层峦叠嶂,密林里黑压压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他们有很多人,围在这里不知道在做什么,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
      
      展昭微微皱眉,“没有点火把?”他问了一句,但随即想起昨夜里雨势极大,便是举着火把也没多大用。然若是有很多人在夜里没有照明条件难免混乱,更何况大雨磅礴难以视物。
      
      “有、有火的。”陈文聂咕隆咽了咽口水,却又闭口不言了。
      
      他的神色看上去极其古怪,欲言又止,三番两次地抬头瞧展昭又低下头。
      
      展昭也没逼他,反倒和前几次一般拍着陈文聂的肩膀,一点不着急地说道:“你也饿了吧?我们先去天昌镇吃些东西,然后找个地方住下。”他说着便往回走。
      
      陈文聂连忙追上他,“展、展大哥?”
      
      “怎么?”展昭瞧了陈文聂一眼,那神色叫陈文聂吃惊。因为展昭太平静了,一点没有先前的肃穆,说不出到底是遇事镇定、淡然自若还是心太宽。
      
      “展大哥不追查了吗?”陈文聂小心地瞄了瞄那些把白骨纷纷装上车运走的衙役。
      
      “查案这种事有官府。”展昭将陈文聂又拎上了马,他那匹枣骝色的大马大概有些撒脾气,马蹄在地上蹭了蹭,仿佛随时打算将陈文聂甩下马背。展昭一掌拍马头上,并不重,反而有些亲昵,一下就唬住了它。随即展昭翻身上马,和那急得满嘴冒泡的县官打了声招呼便骑着马朝着天昌镇去了。
      
      尘土飞扬,空气里却只有潮湿的青草味。
      
      展昭果真带陈文聂去了天昌镇的酒楼,还是最大的酒楼、长乐馆,虽说是一大早,大堂里坐着的人可不少。酒楼里跑堂的见展昭面相不俗,迎着展昭挑了个好位置坐下了,收下了展昭甩给他的裸子,倒也没问他身后跟着的小乞丐。
      
      “客官要来点什么?”跑堂的将银裸子塞好,笑眯眯地问展昭,“前几天我们东家收留了个厨子,陈州来的,做的胡辣汤味道极好,唇齿留香,引了不少客官来呢。”大约是瞧出了展昭是外乡来的侠客,他张口就热情介绍起来。
      
      展昭一挑眉,“那便它了,来两份。”
      
      他说着将缩手缩脚地站在一旁的陈文聂往长凳上一按,“你可有什么想吃的?”陈文聂当然没说话,展昭想了想,又冲着跑堂小二竖起一根手指,“再来份糍糕。”
      
      “好嘞,客官您稍等。”跑堂小二笑眯眯地点头,跑开了。
      
      陈文聂局促地坐着,偷偷地瞄展昭,脸色像是有些意外。
      
      展昭也没在意,自己就着桌上的茶壶倒了杯茶,递给陈文聂,微微一笑道:“昨儿问了你,你也没答,小兄弟打哪儿来?”
      
      陈文聂仰头瞄了展昭一眼,又低下头去。
      
      “我原猜想你是安平镇陈家村人氏,不过想来是我想差了,从安平镇到那破庙有些脚程,且途径天昌镇,你那般呼救必是引人注目。”展昭给自己倒了杯茶,语气平缓地陈述道。
      
      陈文聂又瞄了展昭一眼,没能从展昭那温和的笑面上瞧出什么意味来。
      
      他犹犹豫豫了半天没答上话来,像是还有些害怕。
      
      展昭没催促,跑堂的倒是先端着托盘上来了,两碗热腾腾的胡辣汤,一碟冒着热气的糍糕,叫人食指大动。展昭取了筷子,似是一点儿不在意被打断的谈话,神色自然地端着碗吃了起来。他的吃相不能说是优雅,但就是叫人觉得好看,没什么大动静、斯斯文文的,那一只手将筷子握得挺高,好似没怎么着力,轻轻巧巧。陈文聂瞧着瞧着忍不住咽着口水也端起另一碗胡辣汤开动起来。
      
      约莫大半碗胡辣汤下肚,展昭的神色更加轻快了些,伸手招呼了一下跑堂小二。
      
      “客官您还想来点什么?”跑堂小二立即就凑上前来了。
      
      展昭出手不算阔绰,但人都喜欢看个笑脸么,尤其是展昭给人印象极好,温和谦逊又干净有礼。
      
      “想跟你打听个事儿。”展昭说道,在跑堂的点头之后才继续问了下去,“这天昌镇附近可有乱葬岗?”
      
      听到展昭问话,陈文聂猛地一声咳,显然是吃呛到了。
      
      抱着托盘的跑堂小二也是傻眼,上酒楼打听什么都有,他头一回见打听乱葬岗的。不过看在银子的份上他还是摆了摆手,小声说道:“这位爷,您若是打听那坟头山,这出了天昌镇往东北拐有座山,这天昌镇没了人都埋那儿。至于乱葬岗这镇子附近可没有,得再往三星镇走,那儿隔了座山确实是有个乱葬岗。”
      
      坟头山都是家里没了人才去立的坟头,乱葬岗上多是无人认领的尸首、白骨遍地,这差得远着呢。
      
      “三星镇?那离这儿可远着。”展昭说道。
      
      “可不是么,客官,谁愿意附近有个乱葬岗啊,那多晦气。早些年官府下令把乱葬岗给填了,在这天昌镇便是窑姐儿没了都有人给堆个坟头,乞丐若是死了就报官,县衙的县太爷会叫衙役们去坟头山找块地儿好好埋了。”跑堂小二说道。
      
      展昭挑起眉,那位背后骂他傻子的县官倒是挺好的么。
      
      既然没有乱葬岗,那些白骨总不可能是从三星镇大老远运来的,途径破庙,那么大动静展昭不可能没有发现。可若说密林白骨是从天昌镇的坟头山挖来的,那可是大忌讳,要遭雷劈的,可没什么人愿意做这样的事,而且也容易被人发现。
      
      展昭想了一会,也觉得撞了死墙,想不通透。
      
      密林的白骨确实不少,行凶之人这么大费周章弄一堆白骨究竟是何意图?就是留一地尸体也好过这样装神弄鬼,官府至多算作江湖仇杀案,报给长顺镖局的知晓便不了了之了。毕竟江湖混乱、犯案无数,官府向来难以管束。难不成真如杨忆瑶所说,是拐了人拉了一车白骨糊弄人?那为何不干脆连货物一并带走,神不知鬼不觉,待到长顺镖局报个失踪案都已是猴年马月了,连什么时候丢了人也弄不清,更无从查起。
      
      这些说法漏洞太多,都不能解释。
      
      是他多虑了,还是这里头的古怪太多?
      
      展昭用筷子夹了一块糍糕,不紧不慢地咬了一口,心道味道还不错,目光却掠过埋头安静喝胡辣汤的陈文聂。
      
      “展大哥。”恰好陈文聂猛地一抬头,好似下定决心要说什么了,却见一个白影朝着他的眼睛直溜溜地砸了过来,吓得他傻在当场。
      
      展昭手一伸,将那个小玩意儿逮了过来。
      
      他一扭头,街上人来人往,有挑着扁担的老人、有抱着孩子的妇人,当然更多的是年轻力壮的男人,不过没一个能有这般功底。展昭摊开手,手中是一个纸团,不过里面裹着块墨玉,和他钱袋里的那块几乎没有差别。他眉梢微挑,心说这家伙还玩上瘾了,倒也没生气。
      
      这一手功夫将力道把握的极稳,便是那裹着墨玉的纸团砸中了陈文聂的脑门,也顶多掉碗里让一碗胡辣汤遭殃。
      
      不过展昭有些哭笑不得,怎么觉得那人在逗他玩呢。
      
      酒楼正门所对北侧一个小巷里开着一道门,门口放着一个硕大的酒缸,院里一个老头笑吟吟地在舀酒往一个小酒壶里装,一边还念着歌谣。
      
      而门口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身月白长衫,分明颜色素净,那眉眼却叫人觉得艳得挪不开眼,只是浑身煞气,手里还抱着把裹布的长刀,没人敢仔细打量。他靠在门边,嘴角微微翘起,手掌里玩着一块黑漆漆的飞蝗石,正是用墨玉逗展昭的白玉堂。
      
      “公子瞧着心情不错?”装酒的老头将小酒壶丢给白玉堂。
      
      “投石问路。”白玉堂答非所问地说了一句,“挺有趣的。”他单手接过小酒壶往腰上一挂,摆摆手,轻身跃了出去。
      
      两次拿墨玉飞蝗石逗展昭自然是存了结交之意。
      
      墨玉色重质腻,纹理细致,漆黑如墨,尤为价值不菲,这江湖也就白玉堂连随身携带的飞蝗石都讲究地很,是用宝贵的墨玉做的。
      
      跑江湖的哪个像白五爷这般成日里散财,摆摆阔气的是不少,手头里有银子的江湖人也不只是白玉堂,不过这墨玉飞蝗石,江湖皆知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这一招倒是有点像投石问路,试探了一把那南侠展昭。
      
      那展昭也着实有趣,这般逗弄也不恼,难不成当真是江湖传言的好脾气?
      
      白玉堂挑着眉,眉宇间似乎都写着不信,却没往酒楼去,身形一晃便往另一头去了。
      
      他本就是瞧着时候尚早才跑一趟天昌镇,然而心里还记挂着事也没空在这闲晃,而结交展昭一事来日方长。白玉堂一边走,一边顺手将街上的偷儿单手一拧,脱了手肘关节,一把丢在那丢了钱袋的妇人面前,身形却已经往更远的地方去了,快得跟鬼影似的,吓得那偷儿忙给妇人跪下求饶。
      
      到了拐角,白玉堂停了脚步,瞧见那些衙役正把一箱箱东西往县衙运去,心说这县官想得挺周全,知道把那些白骨装好了不让百姓瞧见,免得引起骚动。
      
      他就瞧了一眼,往安平镇的方向去了。
      
      密林白骨听着挺唬人,但若是其中有干系,恐怕不是装神弄鬼的噱头那么简单。
      
      白玉堂拎着刀出了天昌镇,心里却想着早上在陈家村瞧见的场面,眉头微皱。
      
      按理说白玉堂在安平镇等着他大嫂走暗线的那几车草药,哪里会跑天昌镇再遇一次展昭。只是他一早想起手中还有张借条没给还回去,便提着刀出了安平镇。若是不知情的陈老儿今儿跑一趟苗家集苗员外的宅子,那吃了哑巴亏的苗秀必然会赖账叫陈老儿还银子,到时白玉堂这一遭可就白走了。
      
      白玉堂正想着事,蹙着眉头,一双眸子更是渗着冷光。
      
      他似乎是注意到什么,停下脚步。
      
      “救救命啊啊啊——”没过一会,一个声音从远至近、自上而下颤抖着滚了过来,白玉堂抬眼只见道旁密林里,一个泥球似的家伙从山上滚了下来,像个疯婆子一般落到白玉堂跟前,被他用鞋底抵住了脑门。
      
      “有有有妖怪啊——”他正对上白玉堂那冒着煞气的眼睛颤颤巍巍地大叫,然后被白玉堂一脚踹到一边,半天没个动静。
      
      白玉堂抬头遥望了一眼,只有满目的树叶,且天色晴朗连阵风都没有。
      
      他不紧不慢地走到那泥球边上蹲了下来,“什么妖怪?”
      
      那泥球一抬头,竟是个年纪比白玉堂还小的少年,“不、不是,杀、杀人了,都是白骨。”他用手指着他来的方向结结巴巴地和白玉堂说道,“全都是,我我没骗人,全都是白骨。”
      
      白玉堂眯起眼也没说他骗人,反倒辨了一眼那个泥球少年指的方向,嘴角一弯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你从陈家村来的?”
      
      那陈家村距安平镇□□里地,与这天昌镇却只隔了一座山,因而实则被划入了天昌镇的范畴,所以才有白玉堂的天昌镇一行。正如眼前这泥球似得少年所说,白玉堂一早前往陈家村还借条时也瞧见了。
      
      天昌镇长乐馆里,吃完糍糕的展昭终于打开了纸条,继而面色一凛,单手拎起陈文聂的后领,借力上屋顶,往县衙飞檐走壁而去,身影轻快几下就不见了踪迹。
      
      白玉堂站起身,也不管那泥球少年,径直往安平镇走去。只是他面带冷笑,不知是被谁惹怒了,途径之地风起树摇叫人惊骇。
      
      那纸条上只写了两行字。
      
      岭中寂静无活物,骷髅遍地陈家村。
      
      位于深山、地界偏僻、鲜少与人来往的陈家村不知何时只余一村的白骨。白玉堂是来天昌镇报案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嗯,来日方长呢。
    五爷你会后悔的【喂】
    =3=给萌阿焱和萌阿C爱的么么哒,今天辛苦了,明天也要加油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