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桃花酒

作者:洛安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回梨园廊,事事矛头指陷空

      与展昭而言,这天下消息来往的地方也就那么几个。
      
      但是叫他较为困扰的是,其中几个地方他总是敬而远之,比如眼前的风尘之地。
      
      展昭骑着马瞧了瞧街巷附近来往的人群和那倚栏笑闹、花枝招展的姑娘们,下意识地牵着马向后退了一步。
      
      也不知是哪个窑姐儿眼尖,望见了骑着马立于阴影里头的展昭,朝他摇起了手帕、送起了秋波。这身形提拔的气度可不是常人家能养的出来的,见多了世面的风尘女子对此最有眼力,说不定就跟院里的头牌姑娘似的傍上了大爷,天天往屋子里送美酒金饰,连妈妈都好声好气的说话。想到这些,那些个窑姐儿的手中的帕子就挥得更起劲了。
      
      展昭一概装作充耳不闻,却也忍不住搔了搔下巴。
      
      若是平日里,展昭定然是绕着走,可偏生他瞧着一个穿着浅青色的身影在这大白日里跟个鬼影似得,一晃而过,手里还提着刀,窜进了小楼的窗口。
      
      展昭没认错,那是白玉堂。
      
      这事儿得从他出了张宅、拐道去了一趟松江府府衙说起。
      
      许是先头看够了热闹,府衙门口竟是一人都没有,便是有打听消息的也被几个衙役拦的远了些。
      
      府衙大堂里张员外和那胖妇人媒婆一块儿候着,鼻青脸肿的媒婆将嘴里头塞着的布扯出来,一脸趾高气昂,像是自己才是占理之人。她这番作态更是让张员外气的浑身发抖,得亏张员外牢记这是个什么地儿,扭过头一个眼不见为净,没跟胖妇人在公堂上又打起来。
      
      不然到时候甭管他有没有理,都是先一顿板子伺候。
      
      而刚刚带头的衙役先将张家之事同知府三言两语先说个明白,好叫知府理清堂下所站之人的关系。
      
      展昭来得不慢,刚刚掀起府衙公堂的屋顶瓦片,就听那知府一拍桌案。
      
      他连忙捧住瓦片,一边听知府问话,一边想着大半月前所见的白玉堂。那时白玉堂话是说的急,却显然是有把握的紧。可见大半个月前的松江府陷空岛并无异状,又或者换句话说,按展昭的猜测,蒋四爷所谓的病和陷空岛闭门谢客怕是一切的开端。
      
      随即展昭又想起白福曾说有人来截陷空岛的草药,还是白玉堂及时赶到才没出意外,难不成这其中也有干系?哪波江湖势力给陷空岛下套叫他们无暇理事?那么所求为何呢?
      
      陷空岛五义行侠仗义、积善除恶,声名远扬,但应该没结下什么深仇大怨要这般算计。且因为借着松江府这地界做起了生意,五鼠已经只能算半个江湖人了,那些人下黑手总不可能是为了陷空岛那万贯积财。
      
      展昭暗自摇摇头。
      
      这时公堂内正是知府拍板质问胖妇人为何牵了八字相冲的亲事。
      
      那媒婆却是扭着身体起来,对着知府鞠了一躬,满是乌青的脸堆起笑来有些寒碜,口中直说:“大人,请我做媒的是张员外,挑的又是松江府都有名的苏家小姐,也是张夫人亲自相看后点头应了的,这出了事儿可怪我了,老婆子承受不起。”
      
      口气轻蔑,且字字戳心,叫张员外指着她半晌只能说出一个“你”字。
      
      “且张员外只听那许媒婆嚷嚷什么八字相冲,就信了她的话,当日拿着苏小姐生辰八字来的是我可不是她。”胖妇人说到这里又转头对知府跪下了,“大人,当真是冤枉大了!”
      
      屋顶上听着的展昭眉头一皱,心道这媒婆当真是没个顾忌,这番说话作态,就算她是冤枉的……才刚想到这儿,公堂里的张员外就指着媒婆大骂:“若不是那陷空岛的给你做保,我如何能信了你一个外来的媒人,我看你就是居心不轨,掉钱眼里去了!”
      
      公堂上的知府一愣,疑道:“又关陷空岛何事?”
      
      说着知府还瞧了那领头的衙役一眼,他可没说这事。
      
      领头的衙役站直着身,绷着脸不回应知府,像是一点不知道张员外所谓何事。
      
      展昭则是将手中的瓦片放下,没打算再听一遍先头的争执了。他扭头瞧了一眼府衙里来来往往衙役,想着再逮一个衙役上来问问。还没等他动手,展昭抓着巨阙向后一退,整个人腾身而起,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度,落在对面衙门大门的顶上。
      
      而同时,公堂的屋顶猛然被掀开了一个洞,瓦片零零散散地掉了一地,知府在里头气急败坏地大喊:“老潘你不知道修屋顶贵啊!”
      
      展昭还没来得及笑,便瞧见那个带头的衙役提着刀从里头跳了出来,正是知府口中喊得老潘。展昭眉梢一挑,这松江府的衙役功夫还成,他不过泄了一口气便被发现了。
      
      老潘一抬头看见是个少年人也是一怔,他这一下来的又急又凶,竟没逮着人也是惭愧。且就这会功夫少年便跳开这么远的距离,轻功底子怕是上乘,若是真想躲了他,他恐是连个影子也摸不着。
      
      思及此,老潘双手一拱似是有礼,口中问道:“不知这位少侠来府衙有何要事?”
      
      展昭一偏头,目光瞥过周围,不等公堂里的几位被动静引出来,同是拱手还礼,“展某初到松江府,捡着一玉腰佩,瞧成色挺贵重,便想来官府问问。”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成色极好的玉腰佩,从指间垂挂了下来,是个贵公子的玩意儿,而展昭所着衣衫却是与这玉腰佩不搭的,可见不是他的。
      
      “不想府衙的诸位忙碌,没在门口见找个衙役,此番是展某唐突了。”展昭脸上是和和气气的笑容,叫人觉得纯良可信。
      
      老潘盯着摇摇晃晃的玉腰佩瞧了半晌,仿佛是隔着老远终于看到那玉腰佩上刻的是什么,眉头动了动,像是想说什么又闭了口。
      
      衙役们现在不是在吃饭就是在公堂里站着,还有几个在巡街,不然就是将那些想凑到公堂看热闹的百姓稍微拦开些,免得人挤人回头出事儿。正如展昭所说,府衙大门口还真是一人都没有。
      
      展昭一笑,单手一揽将玉腰佩抓进手心,“不过是展某想差了,松江府富饶,这种腰佩自然算不得什么。”
      
      他瞧了老潘一眼,转身跃下屋顶,也没急着跑,轻轻松松地往星雨楼走去了。
      
      他刚刚拐了两个街角,还没到星雨楼,有人拦下了展昭。
      
      “你可认得陷空岛的白五爷?”一句话劈头盖脸而来。
      
      那握着刀拦下展昭的正是府衙里头当差的老潘,话说的也直。
      
      展昭挑眉,却不说话,只是打量着这个被成为老潘的衙役,这可能算是他俩第三照面了。老潘脸上有两撇小胡子,眼神黑亮,说是老潘其实年纪是说大了,至多三十多岁,人也精壮,瞧着可精神,不过脖子侧边有三条血痕,像是被利爪挠出来的。
      
      “少侠捡到的那玉腰佩,潘某可能见过。”见展昭不说话,老潘又说道,“若是潘某没认错,那腰佩上刻得并非龙凤貔貅。”
      
      展昭又伸出手,那玉腰佩从掌间垂下来,“潘兄可是说这个?”正是展昭大半个月前在天昌镇从白玉堂身上顺来的玉腰佩。
      
      正如老潘所说,那玉腰佩上刻着的既不是龙、凤或者蝙蝠,也不是貔貅,而是一只惟妙惟肖的小老鼠。平常人家哪里会用这么好的玉刻这种动物,定是希望寓意吉祥、多财多福,便是富贵商贾也不会这般浪费好东西,可偏生白玉堂以锦毛鼠的名头为傲,弄这些东西也不奇怪。
      
      展昭面上带着和气的笑容,语气却笃定,“你果真是与陷空岛有旧。”
      
      若非如此,老潘先头在公堂无须隐瞒媒婆与陷空岛的干系,且认出了展昭手里头的玉腰佩却欲言又止。
      
      “少侠是特意等潘某的。”老潘说。
      
      展昭先前在府衙所说除了应付被动静吸引来的其他人,更重要的还有试探这衙役老潘。
      
      展昭一笑,“展某初来松江府不假,正欲往陷空岛去,却遇到了张府一事,想跟潘兄打听打听,这几日陷空岛可卷入了什么事?”
      
      老潘还在打量展昭,并不正面回答展昭,反倒是问起话来:“五爷未回两月有余,少侠可曾见到?”
      
      “若是没错,今日白兄刚回陷空岛,展某有事慢了他一步。”展昭说。
      
      “果真?”老潘脱口而出,脸上露出喜色。
      
      他在原地转了两圈,口中直道:“好极好极,五爷回来便好。”
      
      还是展昭打断了他,神色恳切,“可白兄今日才归,怕是对陷空岛之事一无所知,还望潘兄能据实相告,也好叫白兄早做打算。”
      
      “少侠所言极是。”老潘终于卸下心防,瞧着四周的人又压低了些声音,“不瞒少侠,说是说的陷空岛,其实这几日传来传去的事儿都不该算到那五位爷头上,只是这几日五位爷不知怎的不出来给个说法,而这些边边角角的事儿越惹越大,还都跟陷空岛沾亲带故。”
      
      展昭眼底微闪,没有说话,但瞧着街巷来往的百姓,神色却是隐隐带忧。
      
      “大约四日前有个姓郭的老儿带着他女儿来松江府探亲,却被几个混混生生逮回去了。那郭老儿来报官,说是那混混声称他们五爷尚未成亲,又见郭姑娘长得好看,硬是拖去给他们五爷当夫人。大人问起五爷何人,说的正是陷空岛的白五爷,那几个混混好像确实有在陷空岛接了差事,郭姑娘也被带去陷空岛了。”老潘说着还跺了跺脚,“五爷哪里是这种人,还需要他们几个混混分忧,竟是什么盆子都往五爷身上扣。”
      
      展昭闻言一愣,“那姑娘后来可曾带回来了?”
      
      “还没呢。”老潘恨恨道,“好好一闺女儿,愣是被留在陷空岛上好几日,也不知是如何了。你说这算怎么个道理,偏偏官府不好直接往陷空岛去。”
      
      这可麻烦大了。
      
      展昭心头一跳,姑娘家名节要紧,那良家女子被掳走几日,不清不白地留在陷空岛上,这回头便是回来了也是被明里暗里指着骂。这世间对女子想来不宽容,白玉堂这下当真是顶锅了,都说锦毛鼠白玉堂风流天下该不会顶的都是这些锅罢。
      
      但要说白玉堂会干这种事,有几人能信?反正老潘是万万不信的。
      
      白五爷若真想要成亲,随意放个消息,怕是媒人都踏破了陷空岛的门槛。这松江府的哪个姑娘不想嫁给白五爷?
      
      何况这两月来白玉堂根本不在陷空岛,展昭也是清楚的。
      
      “可还有其他?”展昭想了想又问。
      
      老潘有些迟疑,还是点头了,这回不是压低了声音而是觉得有些难以启齿,“大约十日前,有两个牙婆在南市打起来了。”
      
      “牙婆?”展昭难得的有些吃惊。
      
      越是繁华的地方,这些又黑又灰的买卖越多,东京开封是如此,松江府也是如此。大户人家少不了干活的奴仆,走投无路的人家也总有将儿女买了的,牙婆做的就是这种买卖生意的中间人。但这些人狡诈的很,明明关系七通八达却装作谁都不认识,他们手里多是转手过身份不明不白的人,尤其是那些卖到大户人家的小孩儿,指不定就是哪儿拐来的。
      
      也正因为他们手里头沾染的未必干净,做事儿都是背地里,不敢明面上闹事,生怕惹上官府。若是叫官府查个首尾,他们岂止是家宅难安,怕是祸及全家、难逃罪责。
      
      “因何闹事?”展昭继续问。
      
      “利字当头。”老潘言简意赅地说。
      
      “此事与陷空岛……?”展昭话未尽,但意思却明白得很。
      
      “后来闹到明面上,被押进大牢,所以百姓知晓的不多。大人一问话竟得知那两个牙婆一直一同做买卖,只是这两人前些日子分别傍上了陷空岛这艘大船,俱是心怀鬼胎,想独吞了手里的路子,好从陷空岛手里多得点好处。结果二人谁也没害成谁,反倒是伤了家里人的性命,第二日在南市遇上了,扭打在地,两个女人打架当真是谁都拉不开。”说到这里,老潘忍不住捂了一把自己的脖子。
      
      展昭这下知道那三道痕迹是怎么来的了。
      
      不过引他注意的却是老潘的话,“那两牙婆的意思是,这买卖里头有陷空岛的手笔?”
      
      老潘沉默半晌,点了点头,语气里也满是不可置信,“听闻是二爷。”
      
      “彻地鼠韩彰韩二爷?”展昭眼底掩不住的震惊。
      
      他不等老潘再点头,立即追问了一句,“你先头说有人将郭姑娘带上了陷空岛,你们官府却没上岛去寻?那岛上的另外几人竟是没有反应?”手底下的人干出这些事,那与乡邻和睦、为人和善的卢方怎能忍。
      
      “这事儿最是奇怪,蒋四爷生病大约是两月前的事,那时卢大爷几人虽是焦急但也未曾闭门谢客,卢大嫂还进城买药,我遇见了呢。可大约是半月前起,他们竟是再无声响了。韩二爷那事儿一出,大人就叫我们去陷空岛带韩二爷问问话,可松江以芦花荡为界,荡南方是陷空岛,我们叫了船却总不知不觉便往往荡北的茉花村去了。这些日子里,松江府的百姓也渐渐陷空岛多了些怨言……”
      
      老潘话未说完,展昭便心道一句糟了。
      
      错开老潘就往星雨楼去,竟是少有的显出了真本事,在来往庞杂的人群里仿佛当真是身轻如燕的闪回,几下就不见了踪影。叫留在原地的老潘瞠目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而展昭跃上屋顶,吹了一声口哨,他那匹枣骝色的大马从星雨楼的马厩里一跃而出,正好接住了仿佛鹞子般落下的展昭。他一扯缰绳就往东北方向疾驰,那边正是往陷空岛去的方向。
      
      然而还未等展昭行出两条街,他猝然扯住了缰绳,一扭头便瞧见不远处一个浅青色的身影仿佛鬼一般滑过,窜进了一小楼的窗子里,长刀并未出鞘,却在日光下有些晃眼。展昭想也未想便骑着马往那条小楼去了。
      
      若是展昭的眼力未有衰减,那绝对是白玉堂。
      
      然而展昭未曾想到,白玉堂青天白日里进的竟然是个窑子,叫展昭赶忙在阴影里扼住了自己的大马。
      
      虽早对锦毛鼠白玉堂才色双绝、风流倜傥的美名有所耳闻,但这十七八岁的少年就往窑子里跑的这么干脆利落还真是未曾见过。展昭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那些招摇的窑姐儿们,却是经不住又牵着缰绳往后退一步,心里想着白玉堂还要在里头呆多久。
      
      终于在几个窑姐儿凑近前,他还是轻身借力也往窗子里飞去了。
      
      徒留他的枣骝色大马用一双大眼瞪着那几个满是脂粉味的窑姐儿,脾气仿佛暴躁得很,一点不似温顺的马反倒像深山老林里出来的野兽,吓得几个窑姐儿连忙退了回去。
      
      展昭抱着剑在窗台刚刚落下脚,耳畔传来一声惊呼。
      
      他再也顾不得许多,探身进屋,却发现穿过这小楼的屋子后竟是一个回廊,而里头来往的不是窑姐儿,而是梨园戏班。随着那声惊呼,展昭扶着栏杆一抬头,所有吹拉弹唱的声音都在咚的一声中戛然而止。
      
      而白玉堂就站在对面的走廊上,冷眼瞧着下头。
      
      展昭的眉间紧蹙,老潘卸下心防说的第一句话他确实是听明白了。
      
      早些时候百姓听到与陷空岛有干系时,还会笑那些人跟陷空岛攀亲戚,因为心里头还信着陷空五鼠是远近闻名的好人;后来听到的多了,也便以为是陷空岛恶仆仗势欺人;再久些不见陷空岛五位爷出面解释便成了他们纵奴行凶。
      
      展昭一一扫过那些梨园戏班的人,终于在一声尖叫和“杀人啦”的喊话中,将视线停留在从楼上一坠而下、生死不知的那个戏子身上。
      
      终有一日,所有的矛头都会指向陷空岛的五位主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宝宝要炸了,姨妈我们来决一死战!!!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她根本不泥我……高冷地让我疼着……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