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桃花酒

作者:洛安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回松江府,一桩红事成白事

      展昭握着筷子停了好一会儿,也不知是在想什么,又仿佛仅仅只是在出神,但筷子稳稳地停在半空,半点都不抖动。
      
      等到那边小声说陷空岛的两个汉子会账离去,他才面色如常地放下筷子,倒了杯酒。这店里嘈杂,多是平头百姓,先头能听见俩汉子闲话的不多,只是多没有当回事。
      
      陷空岛的翻江鼠蒋四爷一向形如病夫,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这几日传出病入膏肓,仿佛命不久矣的消息虽是叫人惋惜,却也并不意外,毕竟是翻江倒海的本事,天天在水里头泡着哪里能好。
      
      都说陷空岛五义情同手足,说是穿一条裤子的亲兄弟也不为过了,这番心焦不理世事也在情理之中。
      
      可展昭却生了狐疑。
      
      蒋平确是生了重病不假,展昭从白玉堂口中所知不多也能猜出一二。白玉堂几次念念不忘那些药材,就差没上门和官府直接抢了,总不可能是拿他义兄说笑。
      
      只是蒋平再如何病重,陷空岛也不至于到了自顾不暇的地步,竟是连家门口发生的事都不管不顾了。那毕竟是陷空岛的地界,回头蒋四爷的病一好,还是该如何便是如何。若是真闹出大事,陷空岛在众人心里头可真就没什么威信可言了,又哪里能立足于松江府。
      
      陷空岛当家的又不是只有一位。
      
      且半个多月前白玉堂也能在外行走,再十万火急也不是人人都腾不出手来。
      
      展昭不动声色地扫过酒楼厅里的众人,不知为何觉得眼皮微跳,他偏过头,隐含忧虑地远望着窗外。
      
      正是这时,窗外的大街上传来一阵锣响,又急又乱,远远地有人大喊:“出事啦!打死人啦!”
      
      展昭捡了手边的巨阙便跳出了窗子,身影快的叫人眨眼不及。
      
      “快去报官!”紧接着街上又是一声传来。
      
      星雨楼跑堂的小二一呆,正要喊有人赖账,就被那粉衣公子拍了拍肩膀,指了指展昭桌上放着的银钱。
      
      “那位少侠就住这店里,银子不会少了店家的。且他还没来得及动筷,我看你还是莫要收了,这一去一回不过一会儿工夫,但多半是饥肠辘辘。”粉衣公子笑起来的时候,双眼微弯,叫人忍不住都盯着他眼角的小痣看,虽然没有脂粉气,也当真是一点英气都无。
      
      跑堂小二只觉得晃眼,连连哎了几声。
      
      厅里好些人都跑出去瞧热闹了,唯有粉衣公子和那个小姑娘还好好地坐着。
      
      粉衣公子在位子上一杯一杯倒着酒喝,偶尔夹一口菜也不往自个儿嘴里送,而是放到小姑娘饭碗前的空碗里,免得小姑娘抬手不方便。小姑娘就更乖了,好似一点都不好奇外头发生了何事,只低头扒着碗里的饭。
      
      连跑堂的忍不住凑着窗外瞧了一眼,好些人围在街那头,他也一时瞧不清楚。虽是好奇也没有往外伸着脖子看了,他要是甩手跑去瞧热闹回头就是掌柜的一顿鸡毛掸子。
      
      先头叫那么响,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打死人了。
      
      跑堂小二还在心里嘀咕着,展昭倒是踩着瓦片第一个赶到了闹事的地方。他的身姿轻巧得当真如燕过塘,单手一把抓住打人那个男人的手,脚下横着一撇,将周围几个大汉都轻松撂倒在地,便是连剑都未曾拔出。
      
      而地上被按着打的人也露出了真容,竟是个近四十岁的胖妇人。她穿着花哨的红装,脸上被打的那叫一个鼻青脸肿、惨不忍睹,手里抓着帕子,坐在地上撒泼般大哭大叫,却嘶哑地不成句,“打、打死人啦、救救命啊——”
      
      展昭一愣,这妇人怎么好似个媒婆?
      
      “打的就是你——”那被展昭抓住手的男人疯了般大叫,拿脚踹那胖妇人,充红了一双眼,可真叫一个往死里打,“我好好的儿子——你——你做的什么媒——我——”
      
      “你你你——”胖妇人拿手指着那个男人,说了半天才把口舌捋直了,“我我我我家——他他他可是在陷空岛当差的,你、你敢打死我——?!你敢!!”
      
      发疯的男人气得噎住了,“你——你——”
      
      展昭一愣,先是听到宅子里头有人哭着“我的儿啊……”,才回过神来。
      
      他仰头环顾了一眼,四周竟多是穿着红衣、敲锣鸣鼓的,可不就是刚刚在城门口瞧见的那一队迎亲之人吗,怎的好好的喜事闹成这样。而他手里按住的那个男人身着锦衣,蓄了胡子,虽是散了头发,也可看出是常年养尊处优惯了,仿佛是诗书礼仪之家的书生老爷,又怎会亲自动手打起个妇人来。
      
      围着的百姓有两三人大抵是知道发生了何事,相互间小声说起来。
      
      “……哎唷造孽哎,好好的喜事变丧事。”有人摇头直叹。
      
      “老王你可是看见了?”
      
      “可不,那张家公子多灵多俊的一个小伙子,才刚刚踢了花娇将新娘子迎出来,竟一头栽倒在地,半晌没个动静。”
      
      “这是死……”接话的人瞧了一眼发疯的张员外,生了恻隐之心,话头一转。“病了?”
      
      “谁知道呢。”老王话是这么说,但是神色里的意味谁都瞧的明白,“那新娘子也是,盖头都没掀呢,踩着门槛和抬新郎官一起进去,也没人扶一把,竟是一头撞在地上一下就没气儿了。苏家的人这会儿还没来,要来了还不得拼命。”
      
      “那苏家女可是百家求,活生生的好女儿进门第一日就没了……这、这好好的亲家真成冤家了,怎会如此……”
      
      “哎!我跟你说,冲八字了!”老王跺了跺脚,“刚刚我们对街那许媒婆跑来,也不知是哪儿得来的消息,大老远的就嚷嚷八字相冲,这亲事结不得,结果那苏家姑娘正巧一脚踏进门槛,人多眼杂的,直挺挺地就跌了一跤,脑门对着地砸下去的。”
      
      “这就没气儿了?!”好几人大惊出声。
      
      人群里自然另外有人也听见了,只问:“冲八字媒人怎的不知?这不是做死媒吗!难不成叫狼狗吞了心!”
      
      “那徐媒婆怎晓得张家公子和苏家小姐的生辰八字?”
      
      “这事儿我听说了一些,那许媒婆原是给苏家小姐牵桥搭线的,张家公子早给她排了出去,不知怎么的慢了一步,叫别人给牵上了。”
      
      “都到成亲这日了,竟是才发现,造孽哦。”
      
      “可怜那张员外,就这么个独子,生来聪敏又孝顺,今年说是要下场试试的……”说着又是满含惋惜的叹息。
      
      大约是这话也叫张员外听见了,又是一阵刺激,便是被展昭紧紧扣住了手,也发了疯地一脚脚往胖妇人身上踹,每一脚都狠绝得很,痛得那媒婆哇哇大叫。展昭不欲伤人,险些拉不住,只好使了内劲将张员外提溜到一边去。
      
      不然恐是又要闹出人命来。
      
      “依我看是媒人瞧着张苏两家若是做成,给的银钱多,就暗地里掩下了此事,当真是钻到钱眼里去了,连人命也不顾。”有人猜测,也是说的有板有眼,叫多人都信服了,不然还能有什么叫她做出这番丧天害理之事。
      
      “难怪张员外都亲自上手打人,要我我也往死里打。”
      
      展昭听着听着也将这事儿的来龙去脉弄了个清楚,低头瞧着那个不做解释、只撒泼大哭大叫的胖妇人,眉头高高隆起,心道莫非真给猜着了?
      
      若是真如此,这媒婆便是被活活打死也多的是叫好之声。
      
      展昭眼底微微闪烁,见张员外面若癫狂却掩不住眼底的凄色,而宅子里头还有妇人哽得几次噎住气,竟是泣不成声。
      
      张员外被展昭拦下一口气无处泄更是堵在胸口,展昭心里难免不忍,伸手为张员外拂了一把背,将他那口噎在心口的气给顺缓了些。到底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展昭早年丧父自知一日至亲死离之痛,心中一叹,轻声道:“张员外保重身体,莫叫张公子心忧,不能瞑目。”
      
      张员外闻言老泪纵横,神智一清,这口气总算是缓了下来。
      
      展昭也暗自松了口气。
      
      正在这当口,府衙的衙役排着队急匆匆地跑来了,老远就口中嚷着:“干什么呢!大街上不许闹事!”
      
      展昭松开了手,往人群里退了一步,余光瞥过那坐在地上撒泼的胖妇人,轻轻一踢脚边的小石子。
      
      那小石子击中了胖妇人的腰,叫她吃痛地拗了个奇怪姿势,摔倒在地发出一声哎唷。她扭头是那眼里都是气恼和怨毒,可却对上了一双笑眯眯的眼睛,明亮又通透,和气得叫她竟也发不出火来。
      
      也就这么会儿功夫,衙役拦开人群,将媒婆和张员外都架住了,宅子也里里外外都包了起来。带头的衙役给张员外拱手半鞠了个躬,这要才问起话来。
      
      可他还没开口呢,那胖妇人一把扑倒在衙役面前,抱住他的腿大声哭道:“差爷啊你可算来了,这张员外不讲理啊青天白日的就差点活活将老婆子打死在此地啊,你看看我这脸哪里还能见人啊……”
      
      众生哗然。
      
      更是有好几人连呸了几口气,怒骂那媒婆不要脸,竟是恶人先告状。
      
      领头的衙役半天扯不出自己被胖妇人牢牢抱紧的腿,就差没抬腿踹人了,好险给忍住了。不过他见媒婆死活不撒手,鼻青脸肿的面上哭得鼻涕眼泪一把一把的都抹在他裤子上,竟然也面不改色,直接扭头和张员外说起话来,将底下那胖妇人给生生的无视了。
      
      张员外这会儿神志清醒了,所说之事也与先头围观百姓所议无二。
      
      只是张员外也明白他的儿子是当真咽气了,他亲自摸了脉,请来的大夫也说是回天乏术,他虽是说不出口也没有糊弄衙役。
      
      带头的衙役低头瞧了一眼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媒婆,冲他带来的衙役们一招手,将媒婆终于车开了,“先带回去,和大人回禀清楚了,看大人如何定夺。”端的叫一个干脆利落,行事如风,理都不理那媒婆几番又哭又闹、大嚷大叫,难怪是个领头的。
      
      那头媒婆还是不死心,一个胖妇人力气也不小,几番挣扎。
      
      “你们敢动我——我——我——陷空岛不会——”她因为被两个衙役生拉硬拽地往衙门方向拖,叫喊的话一断一续,终于叫忍无可忍的衙役用布塞了一嘴。
      
      人群里还有人笑那媒婆,陷空岛的几位爷是什么人,远近驰名的大善人,还会理她这种作恶之人。
      
      带头的衙役却拧着眉毛嘀咕了一句。
      
      不过很好他便转头又对张员外行了一礼,口中道:“本该让张员外先料理家事要紧,但毕竟是闹了人命,大人那边肯定是要问问清楚的,还望张员外体谅,能随我们走一趟。”
      
      张员外到底是个读书人,怒极的那口气叫展昭给顺了,倒是默然地点头,“有劳差爷了。”
      
      领头衙役见张员外这回连衣冠都忘了正,这么大年纪还红了一双眼,只能微微叹气,“张员外节哀。”若是能叫张家公子和那苏家小姐一块儿送去府衙那是更好的,也叫仵作能弄弄清楚是因何就众目睽睽之下暴毙,但这话确实说不出口了。
      
      大多人家都是不愿至亲死后还叫人动手动脚,更别说验尸一事指不定就死无全尸,哪里能忍。
      
      不多时,苏家二老也是匆匆赶来,还未进屋,只见张员外的面色便知消息不假,登时痛哭口中亦呼:“我的儿啊……”当真叫闻者心酸不已,苏夫人更是一口气没提上来厥了过去,四周的仆人连忙大呼夫人,围了上去。
      
      幸好张家请来的宾客中有大夫,忙上前将人推开,一掐人中将苏夫人这口气先缓了回来。
      
      张宅门口一通混乱。
      
      张员外闭了闭眼,听着屋内他夫人痛哭,心中一痛,却记着那句莫叫张公子死不瞑目,这媒婆干出这等事,他绝不会放过。思及此,张员外扭头寻起了先头叫他神智一清的少年人,不过人群拥挤他也没能寻着。
      
      这时的展昭却是离了人群,轻巧上了屋檐,蹙着眉沉思。
      
      那胖媒婆已经被架走了,虽说张员外打人不对,但邻里邻外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便是衙役也明白张员外可怜。
      
      此案若是查不出个源头,估摸着胖媒婆牵了八字相冲的亲事头一个被当做居心不轨处置了,毕竟众目睽睽之下新郎新娘莫名其妙双双暴毙,便是相克之说虚无缥缈、不可尽信,也只能如此。
      
      展昭盯着带头的衙役,街上的人群渐渐散去。
      
      他心想自己可曾听错了,那媒婆确实几番提到了陷空岛,而那领头衙役的嘀咕声音虽小,展昭也听了个全。
      
      展昭搔了搔下巴,翻身进了张宅。
      
      宅子里到处都是正红色的布料,可屋里头的躺着两具尸首,皆着红装。张夫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苏家二老也是在厅里抱着自家穿着嫁衣的姑娘。
      
      到底是陌不相识,展昭不便进厅,便在前院走廊上拦下了一个小厮。
      
      那小厮满脸写着懵,好好走着呢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被提溜到了老高的地方,迎面就是一张笑眯眯的脸。
      
      “小兄弟莫慌,展某只是跟你打听点事,绝不会害你性命。”展昭在小厮惊呼前安抚道。
      
      大概是瞧着展昭面善,小厮连连点头。
      
      “给你们公子做媒的那个媒人可是松江府人?没听见有人提起她的姓氏,可是不太相熟?”展昭问。
      
      小厮听展昭问得这事,立马就愤愤道:“那媒人不是本地的,一般都找许媒婆,只是我们老爷听了人举荐,说是陷空岛作保,这才信了她,没想到竟——”
      
      他鲠了口气,也是当真伤心,声音也低了下去,“竟害了我们公子。”
      
      展昭看人准,这一抓逮来的正是张公子身旁的伴当小厮,对这事儿知晓的甚多。
      
      “按理说成亲一事不可草率,可偏生苏家小姐在松江府是鼎鼎有名的才女,长得好看不说,性子据说也是温柔小意,夫人见了几面很是满意这才定下了,没想到这八字上出了差错,叫我们被瞒了这么久……这可恶的婆子——”到最后小厮只剩恨恨之声。
      
      展昭心道果然,远远望了一眼陷空岛的方向,在将小厮放下去前,又问了一句:“近日松江府可是不□□宁?可有发生其他与陷空岛有关的事?”
      
      小厮想了想却摇头,“这些日子我们都在筹备亲事,没听说什么。”
      
      话音未落,展昭已将小厮放下,一翻身就窜了出去,心里还想的是那领头的衙役小声嘀咕的那句话。
      
      “又是陷空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姨妈上脑了,瘫软无力的我今天一点都不萌QAQ
    我还有榜单没完成,明天晚上还有一更
    QUQ宝宝要很多很多的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