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桃花酒

作者:洛安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回天昌街,双侠夜论百毒门

      二人对视、目光灼灼如月色。
      
      倒是想一块儿去了,他俩不由得心想道,却莫名地谁也没提这茬。
      
      “那长顺镖队才是被卷进白骨案的无辜之人。”展昭正色道,转眼就和白玉堂说起案子来,“是展某先入为主了。”
      
      先在密林发现的镖队白骨,然后才得知陈家村成了骷髅村,再加上昨夜里所见的黑衣人,都叫展昭误了方向。且一边是平头百姓、一边是江湖人士,怎么看都是江湖人惹来的麻烦,祸及了满村的无辜百姓,做下这等杀人灭口之事。
      
      “果真是与陷空岛、长顺镖局皆无干系。”白玉堂冷声道,他也曾怀疑这几车草药出事和前几次陷空岛的草药被人截了是同一批人所为,便是草药半点未动,也徒生波折,进了官府难以夺回,极有可能害了他四哥的命。
      
      然而二人白日里在长乐馆猜测犯案者的动机之时,展昭却猜此事与陷空岛无关。若非在安平镇碰上了白玉堂,谁能想到长顺镖局所送之物是陷空岛的货物。
      
      那时他二人心中便还隐隐有个怀疑难以道破。
      
      “天色渐晚,不知白兄可有时间作陪,同展某走一趟?”展昭心里尚且挂念着去寻石老头问问卷宗所录之案,“路上也正好谈谈今日所得。”
      
      “有何不可。”白玉堂稍稍挑起眉,口中畅快应答。
      
      “还是白兄另有打算?”展昭见白玉堂话是这么说,人却没从马上下来,便出言猜测道。
      
      “先往那后巷的客栈走一趟。”白玉堂轻轻一抬下巴,示意展昭看向拐角,那后面便是长乐馆后的客栈。他欲先去探探小乞丐所说虚实,弄明白那领头的女子和那几个留宿客栈之人可是百毒门的弟子。
      
      闻言,展昭的面上闪过一瞬的尴尬。
      
      “白兄也得到消息,那冒名顶替的杨姑娘就住在长乐馆后头的客栈里?”
      
      白玉堂这才侧过头瞧着展昭的面色,忽而意味不明地笑起来,“展南侠的消息倒是快白五一步,可是先去探过了?”
      
      这脸色可有趣。
      
      “展某去晚了,那几人已经先一步离开客栈。”展昭轻咳一声说道,还是忍不住隐去了他大意叫“杨忆瑶”从他面前就这么跑掉的事。
      
      “去晚了?展南侠该不会是因为领头的是个姑娘,就生了仁慈,放松警惕叫人给跑了吧?”可白玉堂却一语道破,面上似笑非笑。
      
      展昭一时语塞,摸了摸鼻子,难以辩驳。
      
      倒不是他真如白玉堂所说生了妇人之仁,叫那“杨忆瑶”跑了也半点不恼,而是展昭本就没打算这一次直接将“杨忆瑶”和那几人逮住。虽然展昭心知那几人定有古怪,十有八、九就是昨夜里的那些黑衣人,而今儿一早“杨忆瑶”也是刻意从天昌镇骑马出行,为的不是那铺了一地的白骨、便是跟在展昭身后的陈文聂。
      
      见展昭没有回话,心知自己猜准了,白玉堂反倒不冷嘲热讽地刺他了。
      
      “你可知那几人是谁?”白玉堂的声线似有少年的张扬与明亮,也有冰冷的硬朗,眉宇间当真是带上了些愠色,“可记得那遍地白骨又是谁?”
      
      那是祭人拜妖、叫人顷刻化作白骨的百毒门。
      
      那是大宋一村子的平民百姓!
      
      街道寂静、月光沉寂。
      
      “白兄。”展昭立于夜色中,月光落在他的面容上,语气沉静平缓,“那位杨姑娘今日一早在天昌镇打听乱葬岗。”
      
      白玉堂微微一怔,愠色稍减,转个心思就明白展昭的未尽之语。
      
      “你是说,这几人并未想……?”
      
      “白兄以为他们为何大费周章挪动尸骨?”展昭却问。
      
      无非是镖队葬身之地另有蹊跷之类缘由。
      
      白玉堂心中这般想着,然未说出口,反倒仔细地端详着展昭的神色。
      
      月光温凉、照的眼前的人仿佛画上添霜雪,格外别致地好看。白日里总是瞧着温和沉稳、思虑周到的展南侠,在夜幕中竟显出几分少年的心性来。
      
      展昭身旁的大马抖了抖毛,垂头蹭了蹭展昭,发出轻微的嘶鸣。
      
      白玉堂见着展昭伸手拂了一把马头,不知怎么的,终于在沉默中偏头下了马。他的声音依旧是不冷不热,却终是没有负气、合了往日脾性那般直接调头离去,“百毒门门下弟子俱是善毒,缘何一夜化作白骨唯有他们知晓。虽是先有的陈家村之案,再祸及长顺镖局的镖队,这事跟江湖、和百毒门也脱不了干系。”
      
      “白兄所说百毒门可是来自西南大理?”展昭听白玉堂提到个陌生门派,便知他是打听全了今日长乐馆商量之事。
      
      白玉堂瞧了展昭一眼,虽多少有些置了气,但还是不得不佩服南侠展昭的手段,心道便是没有他去探听这些消息,展昭也自有办法弄清,“百毒门是中原门派,但掌门人确实是西南大理的女子。”
      
      也就是说,此事算不上牵扯外族。
      
      展昭心下稍安。
      
      “可确认是百毒门的毒物?”展昭同白玉堂问的直接。
      
      “江湖传言百毒门门内众徒皆拜妖魔,以人做祭祀,顷刻便能叫供品化作白骨。”白玉堂的语气半是针尖半是麦芒,刺的很, “这江湖能有一个百毒门有这等本事足以骇人听闻,南侠还想要几个百毒门?就在你眼前,都能叫你就这么放跑了,南侠好本事。”他还想将与此案有关的百毒门弟子一个个都揪出来,也好早些结了案子。
      
      两人又陷入沉默。
      
      “白兄当真认定了此案是百毒门所为?”展昭终于开口,他的声音极轻,落在夜色里仿佛用手轻轻抚开水面的温凉质感。他并未看向白玉堂,而是盯着南方,陈家村就在那个方向。
      
      白玉堂率先的反应竟不是反驳,而是柳眉的话。
      
      百毒门的掌门人因丈夫死于匪徒之手而一手建立了门派,专杀匪徒。
      
      虽名为百毒门,除了那骇人听闻、江湖人多是不信的妖吃人传闻,确实未在江湖上传出什么险恶的声名来。
      
      白玉堂微微蹙眉,口中却不服输,“是与不是,你都应当将她逮住问个明白。”
      
      现在倒好,人都不知跑哪儿去了。
      
      “展南侠不如先说说究竟是何心思?”白玉堂瞥过展昭。
      
      展昭又摸了摸鼻子,心知此事绕不过去,白玉堂定是要追根究底了。若是没个解释,指不定白玉堂就心急直接提刀奔县衙偷草药去了,展昭转而开口道:“白兄可记得今日为何去了陈家村?”
      
      “展昭你何必明知故问。”白玉堂道。
      
      他寻去陈家村是为还那陈老头的——
      
      白玉堂猝然停下了,神情微妙。
      
      “原先展某并未多想,还是今日再去寻小衙役问话的时候,他的一句话点醒了展某。”展昭温温和和地说,“展某竟是如此巧,前脚接后脚,碰上了两件白骨案。”
      
      那小衙役逮着前来问询的展昭,出言谢道,若非他两次及时报案,那些死去的冤魂怕是难以瞑目。
      
      “因为你巧在破庙避雨,长顺镖局的镖队才没投至三星乱葬岗消声灭迹了。”白玉堂眯起眼,神色难辨。
      
      “而白兄若不是碰巧在潘家楼遇上了苗员外一事,可会跑一趟那深山中的陈家村?”展昭接着白玉堂的话继续说。
      
      白玉堂不语。
      
      展昭自是明白逮住“杨忆瑶”或许就能破了案子,虽然当时确实是展昭太过大意,但以他的本事怎么也不可能什么也不做,真就眼睁睁地叫一个大活人从眼前溜走了。
      
      然而他瞧着那杨姑娘的反应却是生出了其他的怀疑来,心里更是翻来覆去地想着公孙先生所说那花叶所沾之毒来自西南,长乐馆小二所说的“杨忆瑶”探听乱葬岗,还有一大早刻意骑着马与展昭一行人碰上一事。
      
      “杨忆瑶”分明是善毒之人,趁着展昭去报案时夺了陈文聂性命不过是眨眼的事,便是展昭那时想拦也拦不住。
      
      最重要的是,再遇“杨忆瑶”时,她分明是意识到展昭寻得就是他们,展昭也亲眼瞧着“杨忆瑶”动了手指仿佛是打算动武,却在瞧见满街巷的人而大喊大叫着躲开了。
      
      展昭确实是故意放走了她。
      
      那些黑衣人夜里拉着几车的白骨,从安平镇一路往三星镇去,若是展昭没有猜错,目的地当是三星镇的乱葬岗。可半途却叫陈家村山上下来的陈文聂碰巧瞧见了,又碰上了郊外破庙歇息的展昭等人,这才放弃了最初的打算,直接将那几车尸骨都撒在地上了。
      
      展昭同白玉堂原是怎么也想不通为何大半夜里要将尸骨挪了两个镇,还猜测其中有什么奥妙,现在看来却是想着将尸骨都丢进乱葬岗了事,神不知鬼不觉。
      
      而若不是白玉堂为陈老头的私债一事走了趟陈家村,那满村的骷髅谁知道猴年马月才会被发现,到时哪来的一夜白骨妖吃人;展昭若没有半夜走了几个来回的三星,这么巧碰上了被追杀的陈文聂,那镖队的白骨恐怕也被丢进了乱葬岗,成了无疾而终的失踪案更别说联想到什么妖吃人上去了。
      
      白玉堂忽的想起那自称庞安的泥球少年所言,“从安平镇南边镇口的官道上确有路通往陈家村。”
      
      二人相视一眼,从对方的眼底各自瞧出了一样的答案。
      
      那些黑衣人移尸一是为了不叫人联想所谓的妖吃人、或者说是不叫人发现一夜白骨之事,更没打算装神弄鬼;二是为了不被太快发现那骷髅陈家村。
      
      要是与百毒门无关谁都不信,否则他们何苦这么费尽周折去掩盖此事。
      
      只是他们运道不太好,偏偏给白玉堂和展昭碰上了。
      
      这会儿白玉堂是明白展昭究竟在疑虑什么了。
      
      费尽周折地掩盖此事还可以说是想要杀人之后想要毁尸灭迹,那么一大早自投罗网又算是怎么回事?还大大咧咧地在天昌镇的客栈住下了,难不成是人傻了等他们来抓吗?
      
      白玉堂眯着眼睛,打量了好一会展昭,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你可是叫人传出天昌镇又江湖人以毒物伤害百姓之事了?”
      
      展昭只笑不语,端的是一个光明磊落。
      
      白玉堂眼皮一跳,竟是瞧着展昭半晌未语,最终问了个完全无关的问题:“江湖百晓生可曾见过南侠?”
      
      “未曾谋面。”展昭微微笑着,如实答道。
      
      “将你传成那样,他这名声恐怕是要败了。”白玉堂扬眉笑道。
      
      虎背熊腰、老实忠厚、泥菩萨脾气的展南侠?
      
      “江湖传言中的锦毛鼠不也不尽实吗?”展昭亦道,神色仿佛是谦恭有礼,眼角却是少年意气,都说白玉堂狠厉毒辣、一言不合就拔刀砍人,除了白日里展昭先动手引来了一场比试,锦毛鼠几番恼怒都未曾真的翻脸走人。
      
      “你还留了什么后手?”话是问句,白玉堂的语气是笃定的。
      
      展昭牵着马往东北方向的巷子拐去,却笑笑不回答,只是问白玉堂:“白兄可知百毒门是何年所立门派?”
      
      “未曾问过,倒是白福在松江府布善施粥时听闻一些门派在收留小乞丐、流浪儿,百毒门也在其中,且偏爱收些女童。”白玉堂亦是牵着马随展昭沿道走。
      
      这是常有的事,江湖小门小派众多,指不定传出声名的时候,都已经成立了十几年了,没什么人来拜入,为扩大门派难免会去收些小乞丐、流浪儿当弟子。不过偏好收女童倒是少见些,除非是门派心法更适合女弟子或者本就是女子组成的门派。百毒门收女童也算不上奇怪,掌门人来自西南,又多研制奇毒,好似大理也是女子更擅长与这些毒物打交道。
      
      “那怕是有几年了。”展昭低声自语。
      
      “你刚才且说要去何处?”白玉堂见着展昭拐进小巷子里,而他的马就随手丢在路边,才出口问道。
      
      太窄的巷子总不好牵着马往里走。
      
      白玉堂也是随手就将他那匹白马丢路边了,一点儿也不担心这马就这么跑得没影了。两匹高头大马也是灵,一点儿不在意,凑在一起安安静静的,一扭头、一甩着尾巴就好像在给他二人甩白眼似得。
      
      展昭在小巷尽头停下脚步,转头问白玉堂,“白兄以为展某缘何猜到镖队人马才是被卷进来的?”
      
      还未等白玉堂回话,他抬眼略过白玉堂和白玉堂身后的那面墙,“百毒门是不是凶手,展某说不清,但八年前的有妖吃人白骨案八成和昨夜之案有关系。”展昭说着,冲白玉堂招了招手,一提劲,也不知怎么做到的,眨眼间、直直地沿着墙面就上了屋檐,轻手轻脚地踩着瓦片往一户人家屋顶上钻。
      
      白玉堂差点晃了神,一点没听清展昭在说什么。
      
      只见着展昭身形灵巧地贴在屋顶上,一抬手就揭开了一片瓦,心道这展昭怎么招呼人跟猫甩爪子似得,上房揭瓦地手劲恰到好处一点儿声都没有,说他熟手可真是一点都不冤枉,也不知道这大江南北有多少院子的瓦片叫温润如玉、正气凛然的展南侠给掀了。
      
      他忍不住嘴角一歪,立马就想起昨夜里苗家集展昭盘柱而上时也是这般轻巧,像极了一到晚上就现出原形的猫,比白日里那样温和稳重、周全又正经、实则话里藏话的模样还要有趣。
      
      就这么一会功夫,白玉堂当真是愠色尽消了。
      
      白玉堂正站在墙边想着,展昭又冲他招了招手。
      
      一双通亮的眼睛瞧着他,大而有形、不偏不斜,黑白分明、坦坦荡荡,犹如深潭泉水在月色下微光粼粼。
      
      江湖上有一件事倒是没传错,南侠虽不是泥菩萨脾气却也当真爽快,哪像白五爷向来睚眦必报。刚刚还叫白玉堂一通质问,就差没刀剑相向,转头展昭就忘个干净,叫他一起听墙角来了。
      
      这到底是该算是大度还是心太宽,白玉堂不知,只道是一码归一码、论事不翻脸的展昭确实可交。
      
      白玉堂也不多言,更没打算就展昭放跑“杨忆瑶”一事闹得不痛快,且展昭又不是真没半点成算。他踩着影子就上了屋檐,落在展昭的左侧,同样是抬手一掀一接,一片瓦落在他的手心。
      
      这会儿他想起展昭同他讲了什么了。
      
      “八年前?”他挑起眉梢,声音倒是自然而然地压低了。
      
      展昭还未回话,屋子里传来了声响。
      
      “老头子你不能消停点?”坐在床上看布料的老婆婆忍不住出口,“你都在屋内瞎转悠十来圈了,看的我眼晕。”
      
      屋内的老头儿正是今日拉着小衙役会县衙的石老头,他的脸色在灯火闪烁下依旧显得不太好,显然是心事重重。
      
      “大郎都来问五六回了,你真要瞒着他。”
      
      “这事哪里能跟他讲。”石老头铁青着一张脸,“我说过多少回了,知道的越少越好,这孩子就是不听。”
      
      “你便是不说,他也能看得出来你有心事。”老婆婆撇嘴。
      
      “他个孩子懂什么!大郎来问的是什么你不知道吗?你竟也糊涂起来。”石老头等了老婆婆一眼。
      
      “都隔了七八年的事了,还能有联系?”老婆婆看着石老头的面色差的很,卷着衣料问他,神色也是担忧不已,“大郎现在在衙门里当差,可别被卷进什么事儿里去。”
      
      屋檐上的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没说话。
      
      “我早说别让他去当衙役,你非护着他。”屋内石老头又转头对老婆婆说。
      
      “他还不是学的你,成日里跟他讲什么衙役、什么给百姓办事儿、什么家国大义。而且大郎那是出息了,才多大的孩子就知道谋个差事,拿俸禄补贴家里,你怪他做什么。”老婆婆还口道,“我可就他这么一个孙儿,你就晓得拿藤条抽他,一点不心疼。”
      
      石老头似是语塞,叹了口气。
      
      老婆婆知是石老头心有郁结,出口安慰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连县太爷都换人了,你也早就不干衙役了,瞎操心又有什么用。”
      
      “你那是没见到陈家村满村的骷髅!”也不知被那句话刺激,石老头怒道。
      
      老婆婆一时骇住,抓着手中的布料没说出话来。
      
      他在屋内又走了两圈,紧皱的眉头仿佛能夹死苍蝇,语速飞快。
      
      “陈家村的骷髅是何模样我虽未见,但是八年前的程家满门白骨,我可是瞧得清清楚楚!那屋子里的血就跟染红布的缸倒了一样,到处都是,有多骇人,你不知,可我日日夜夜做梦都能瞧见。还有那条道,那年大旱,地都干的裂开了,家家户户颗粒无收,天昌镇、安平镇都在闹饥荒,半点水都没,也没地动,你道是怎么可能走山?便是真的走山,又怎么会塌成那副样子。说什么有妖吃人,谁不知道里头有问题,那些陈家村的村民还各个咬死了说是大半夜里听见啃东西的声音,偏偏县太爷还真就那么结案了!”
      
      “那也是县太爷结的案子!你提那陈年旧案做什么,吓不吓人!”老婆婆高声道。
      
      惊得屋顶上专心听墙角的两位少侠差点把手里的瓦片扔飞出去。
      
      石老头上前连忙捂住老婆婆的嘴巴,“唉哟祖宗哎,你嚷什么!生怕没人知道啊!”他跺了跺脚,面色急切,“话到这份上你还不明白吗?”
      
      “前几日老何家那个在衙门当差的孩子来送东西说了什么你忘了?”石老头说。
      
      老婆婆一时没能领会石老头的意思。
      
      “他被县太爷派去陈家村附近看看有没有恶虎,回来时却被个姑娘拦下问起陈家村的程家。他哪里知道什么程家,这才跑来问我。”石老头停了一会,神色又是慌张又是惊惧,下意识地来回扫视了一眼,才跟老婆婆小声说了一句:“你可还记得八年前,在程家案子发生之前,程家的程先生报案说丢了个孩子?”
      
      “你是说被拐走的那个——”老婆婆吓得差点一下子跳起来,却被石老头摁了回去。
      
      石老头的面色在阴影中难以辨别。
      
      “那个女娃娃怕是回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少年郎就是应该充满朝气的吵架【咦】
    好吧也没吵架啦,他们俩怎么会吵架呢对吧~
    不过!白五爷你今日和昭昭这么讲话迟早有一天会后悔的!【来自预言大师阿洛终端】
    不过我总觉得交朋友也好谈恋爱(?)也好,就应该,你我有默契能共情,也可能有分歧,虽有分歧,但就事论事,不会一言不合就翻脸,转头还是一起友好听墙脚的好朋友【大误】!
    昨日看到宝贝儿说到倾盖如故,突然有种久违的感动。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这辈子我们都想要遇到倾盖如故的人,哪怕遇到之后会因为生活中的各种事情产生分歧和争论,都能一辈子这样一起走下去。
    昨天本来有更新的,出了点意外,我实在没空闲双更,只好今日的字数涨一涨
    =3=算是给妹纸们道歉了,不好意思,我还是爱你们的
    明天容我休息一天,争取周末更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