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桃花酒

作者:洛安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回县衙院,花叶毒似西南来

      展昭眸中闪过异色,上前去扶那老汉,口中只问:“可曾摔着了?”
      
      小衙役却心道这位少侠果然是一顶一的好人,就连他都从爷爷的反应中察觉到了些什么,展昭却半句不问,耐心十足,只待老汉自个儿提起。
      
      未等老头儿说话,远远的就听见一人喊道:“展爷可在此?”
      
      正是那跟随包拯的土龙岗四兄弟之一,排行老三的张龙。
      
      展昭转身迎上,面上也带了些久见故人的笑意,“张兄竟是寻来了,展某未曾拜见,还请张兄多有见谅。”
      
      “展爷说的什么话,”张龙说道,“展爷行走江湖素来潇洒,所谓英雄多有忙碌,哪里须要顾得这些小节。先头大哥叫我在公孙先生门口等着,说是公孙先生那儿一有结果就来跟展爷说个明白,省的耽误了展爷的事。我还怕展爷先一步走了,在公孙先生门口转悠了几十圈都没见公孙先生出来,急得很。”
      
      展昭心知这是王朝沉稳且心细,遂不在多言,只问:“公孙先生如何说的?”
      
      “水中无毒,但似乎另有蹊跷,还未能解开。”张龙逐字逐句地重复从公孙先生那儿听来的话,“倒是花瓣之上确实沾了毒,公孙先生说不是剧毒,不过非中原之物。”
      
      “非中原之物?”
      
      “公孙先生说仿佛是西南那边才有的毒物。”张龙点头,公孙先生博学多闻,张龙几个兄弟都十分信服,既然公孙先生说仿佛是西南才有,那便十有七八是西南才有,半点不疑。
      
      展昭微微一愣。
      
      西南可不仅仅指大宋西南方,而是那边疆之外的大理段氏之地。
      
      与大宋不同,大理乃南诏之后,虽举国传扬佛法,百姓却对毒物深有研究……尤其是女子。展昭想到那个模样姣好的姑娘,似乎并不像是外族女子,又想到他叫王朝同赵虎去探听,心中难免有些不安。
      
      中原江湖每当有未曾见过的毒物多是来自大理。
      
      可这花瓣是展昭那匹马叫展昭发现,从庙外捡来的。早上雨过天晴,庙外草叶茂盛,唯独那一处花叶俱腐,展昭猜测是昨夜那几个黑衣人欲杀陈文聂灭口遗落了什么毒物,没想到真叫他给猜中了。这么说来那几个黑衣人竟是来自大理的外族人,这牵涉可就太广了,若是查出大理之人于大宋行凶,还屠了一村的平民百姓,那此事可不得善了了。
      
      展昭这一瞬便想清了其中的干系,背后难免惊出些冷汗,他连忙拉住张龙,“张兄千万告知公孙先生莫要声张此事。”
      
      张龙干咳一声竟笑出声来,“展爷这话跟公孙先生说的竟是一模一样,叫我莫与他人说,也叫展爷暂时莫要与人提起。”虽然他不曾想明白公孙先生和展昭缘何如此紧张,但两人叮嘱的神态倒是出奇的相似了。
      
      展昭心下一宽,心道自己多虑。那公孙先生博学多识,自然是比他更能想通透其中的联系,何须他一介草民来提醒。
      
      不过眼前要紧的还是查清此案,两国之事自有朝堂处理。
      
      正这般想着,展昭侧过头,瞧了那被小衙役带来的、六神无主的老汉一眼。而那小衙役也抓着老汉的手臂,低声问:“爷爷你不是说来县衙有事儿要问吗?”
      
      展昭自然是听见了,心里却奇怪小衙役带来的不是天昌镇的更夫而是小衙役的爷爷。
      
      老头儿一下晃神,冲着小衙役低声凶道:“胡说什么!没瞧见几位大人正忙吗,我们打扰他们做什么,回去!”说着就要把小衙役拖走。
      
      “哎哎爷爷爷您您慢点!”小衙役被扯了一把手,差点没站稳。
      
      不过展昭拦住了他们,“小兄弟可曾见到更夫了?”他对小衙役笑道。
      
      “见、见着了。”小衙役一下就想起大侠掏银子叫他跑腿的正事,“不过叫更夫给赶出来了,什么也没说。”
      
      “那安平镇……”展昭又问。
      
      小衙役没说话,神色有些尴尬,瞧了他爷爷一眼。展昭一下就明白了小衙役怕是中途因为什么事被他爷爷给拦了,又拖回了县衙,只是不知老汉为何到了这县衙反而闭口不言,嚷嚷着要回去了。
      
      老头儿立马就推了小衙役一把,虎着脸催促道:“事儿还没干完你回来作甚,还不快去。”
      
      小衙役脖子一缩,嘟囔着这不是您叫我回来的嘛,什么怎么又怪到我头上来了。他终究是没还口,跑了出去,边跑还边喊:“大侠您再等等,我去去就回。”
      
      张龙瞧着小衙役的神态也是一乐,只觉得从没在官府里见到这么有趣的人。
      
      “我还当那孩子不务正业,大白日里在街上瞎晃悠,就给提溜回来了,没成想误了您的事儿,真当是该打。”老头儿也不管那穿着一身官服的张龙,对展昭十分有礼地赔不是,两句话就把他拦下小衙役的事儿讲的清楚,半分不能叫人怪罪。
      
      展昭一挑眉,伸手了老头儿的手臂一把,“还是展某思虑不周,误了小兄弟的公事。”他的面容带笑,叫人不由得心下一松,“不过小兄弟年纪轻轻就在县衙当差,懂得倒不少,大爷这路引得叫人佩服。”展昭夸得真心实意,那小衙役不仅会做人、还会做衙役,懂事的很。
      
      老头儿却一点不自得,反倒心里微微一颤,直说不敢当,说罢便道家中还有事,不待展昭说话就匆忙离去了。
      
      展昭盯着老头儿的背影,直到他从院落里往县衙外走得不见了踪影,张龙凑了上来,“展爷可是觉得他有古怪?”
      
      隔了一会儿见展昭没说话,张龙又道,“我也觉得老头儿古怪得很,分明是自己带着那衙役回来的,竟又矢口否认。”
      
      “只是天昌镇的老衙役罢了。”展昭终于笑道。
      
      “展爷怎知老头儿是天昌镇的老衙役?”张龙疑惑道。
      
      “世人皆道官大于民,遇而双膝着地、俯而拜之,可你这官服加身老头半点瞧不见,反倒对我一个江湖草民礼待有加。”展昭低语了一句,面上带着笑,却没有再说下去。
      
      老汉分明是知晓这日包拯来了天昌镇,又瞧出张龙对展昭的态度,心里有些胡乱的猜想,只道和展昭结个善缘必是能叫小衙役得好处。
      
      这份眼力劲寻常百姓不多见,倒是在官府混两口饭吃的人懂的多,老汉估摸着早年也是在县衙里当衙役的。
      
      不过张龙所说的古怪也未必没有,便是那老汉的孙子都一头雾水,就差没把懵字写脸上了。老汉如今不再县衙当差,哪里就敢肯定小衙役是偷懒摸鱼在街上晃悠而不是领了差事,还拖着小衙役特意回了趟县衙,必然是心底揣着事。
      
      展昭瞥过屋里站着的陈文聂,打从他说完什么啃东西的声音,吓得老汉摔坐在地上后,就一直沉默不语。
      
      陈文聂不知何时低下了头,盯着自己的鞋面,神色有些晦涩难辨。
      
      说实话展昭也是被陈文聂所描述的场景所惊,满地白骨再加上啃食之声,只觉得大半夜里在满村骷髅里听到这种声音确实叫人惊骇非常,但也不至于像那老汉一般吓成那样,甚至也没真的当回事。陈文聂只说是像那种声音,夜里的林子什么古怪的声音都有,展昭闯荡江湖几年也知最可怕的往往不是林中野兽而是风灌过树叶的声音,像极了不知名的妖魔鬼怪。
      
      且山有恶虎,夜中难辨认,指不定就是恶虎正在捕食。
      
      原先展昭是这般想的,可见着那老汉的反应却有了些其他怀疑。
      
      “那……”张龙还想说什么。
      
      “县太爷可是在拜见包公?”展昭问道。
      
      “公孙先生前去见包大人了,我瞧着县官从包大人屋里出来了。”张龙立刻回道。
      
      展昭颔首,双手一拱客气道:“展某有些疑惑欲请教县太爷,此番麻烦张兄了,若是王兄同赵兄归来,而展某不在县衙内,还请到长乐馆寻一寻,告知展某一声。”
      
      展昭心想着和白玉堂约定了回头在长乐馆碰头再议所惑,叫他们来长乐馆寻他应当也能碰上。
      
      “展爷说哪里话。”张龙连忙摆手,“若是展爷还有什么需要我兄弟几人做的,尽管吩咐,听候差遣。”他拍拍自己的胸膛,一脸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的神色,“我们兄弟四人没服过几个人,展爷您怎么说也是头一个。”
      
      展昭一笑,转头对陈文聂道:“陈小兄弟且在县衙多等上一会儿,展某去去便回。”说着他轻身跃上屋檐,就跟燕子在檐上划了个影,就消失不见了。
      
      不过几个闪身,展昭在走廊上逮住了抹着满头冷汗念佛的县太爷,吓得县官差点惊叫出声,“少、少侠?!”
      
      “县太爷头上的帽子可是保住了?”展昭笑眯眯地说。
      
      县官干巴巴地笑了笑,“少侠说笑了。”
      
      “县太爷在任天昌镇几年了?”展昭也不逗这胆小的县官,径直问起了事。
      
      县官显然是想训斥展昭问这个干嘛,但是一对上展昭那笑眯眯的面容,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他抱着个白骨骷髅头蹲在屋檐上报案的模样,立马比划着手、转口道:“三、有两三年了,承蒙圣上厚爱,明道二年任的天昌镇县官。”
      
      明道二年。
      
      展昭想了想,又问了一句:“县太爷可认得你们县衙……?”
      
      县官等了半天也没见展昭问出一句完整的话,“少侠欲问何事?”
      
      展昭的眉毛微微扭动,实在找不到形容的词,他也不晓得那个小衙役的名字,终于带着笑容问了句:“你可认得那个随着他爷爷当了衙役的小衙役他爷爷?”
      
      “……”县官瞪着展昭,半天没能转过弯来。
      
      展昭却半点不见尴尬,面上的笑容更是叫人没法说半句不是。
      
      过了好半晌,县官终于一拍脑门,“少侠说的可是当了几十年衙役的石老头儿?两年前他孙儿突然跑来说想跟他爷爷一样当个衙役,当时是另一人看在他爷爷的面儿上给我举荐的,而他爷爷七八年前就不当衙役了。”
      
      展昭神色微动,“七八年前……”
      
      说到石老头县官突然就打开了话匣子,“石老头儿可有点本事,几十年的老衙役了,鸡皮蒜毛的事找他妥妥的。这两年我没少请石老头回衙门办事,他死活不肯,说什么人老了没胆子了,我也没听明白。倒是他那孙儿干脆爽快,年纪瞧着轻,办事却利落的很,石老头教得好。但是奇怪的是石老头不太高兴他孙儿自个儿跑来县衙当衙役,头一天就拿藤条揍了他一顿。”
      
      展昭一边听,心底想着另外的事。
      
      他并不是从院落里直接来寻县官的,与张龙道别后展昭先是去把小衙役给拎了回来,仔细问了小衙役为何带来的是他爷爷而不是更夫。
      
      “我也不知道,我猜是爷爷想打听今儿早上的案子。”小衙役答的实诚,两句就把他爷爷给卖了,“我还小的时候爷爷就是衙役了,这两年县衙里有什么案子爷爷都会问问,他懂得比我多,好多事儿都是爷爷跟我讲明白的,隔壁的鸡丢了爷爷都能找回来。”
      
      但这不足以叫他惊慌成那样,展昭这般想着,却没说出口。
      
      “你爷爷听了早上的案子可有说什么?”展昭又问。
      
      “只是一个劲的重复什么白骨骷髅、陈家村的,没别的。”小衙役说。
      
      展昭只觉得小衙役的话、县官的话还有那石老头的反应串联起来,有什么念头呼之欲出,半晌他忽的逮住县官的肩膀,“天昌镇这些年,县太爷可曾记得,”展昭停顿了一下,改口道,“七八年前可曾发生过什么案子?”
      
      县官先是对展昭莫名其妙地问题想要发出嗤笑,“若不是这白骨案这两年最大的案子就是丢了个孩……”他的表情古怪的停顿了下来,仿佛是想到什么扭成了一个奇怪的角度,惊恐得双腿一软,就跟石老头儿一样差点摔坐在地上,“八、八年前——卷、卷宗写着——”
      
      展昭扶了县官一把,只见县官六神无主道:“妖、吃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你可认得那个随着他爷爷当了衙役的小衙役他爷爷?
    昭昭,你知道你再说绕口令么?
    昭昭一脸无辜地看着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