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渣化之路

作者:哀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清汤与寡水(十八)


      说实在的,粗鲁的一推门进来,结果入目的是这样一位贵气俊美的玄衣公子,吴苗苗感觉自己的春天到了。这凉州城就是再给一百年,也寻不出这样天人一般的美男子啊!

      原本安静的包厢里呼啦啦挤进来一堆人,元狩帝心情很不好,后果很严重。

      他身上自带的贵气和霸气,足以让进来的人不敢喧哗。最后还是吴父率先开口道:“这位公子,我们——”

      “谁允许你们进来的?”他淡淡地问。

      胡威二话不说抽出腰刀砍过来,吴苗苗见状,也立刻还手,吴父却是没有,那白衣公子也没有,因为他们知道孰是孰非。先用剑惊了人家的是他们,后来不请自来连门都没敲的也是他们,说实在的,人家要砍他们也正常。

      “喂!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我们是来道歉,不是来寻仇的!你叫你的手下直接动手是什么意思?!”吴苗苗在打斗中艰难质问。这黑铁塔一样的男人好厉害的功夫!可以看出他并无杀意,若是起了杀心,她怀疑自己能否在他手下走上十招!

      终于,胡威将人赶了出去,门却没关。吴苗苗心有不忿,她从小娇生惯养,父亲兄长做什么都惯着,早养成了一副你不顺着我我就要你好看的骄纵性子。第一眼见元狩帝生得俊美无俦,她心生好感,可那人对自己却视而不见,连她的问话都不理会,她心中气恼,又忍不住想要生气。见那人自打说了一句话就看着窗外,怀里却抱着个身段纤细的少女,顿时恶从心头起,从袖子里甩出几枚梅花镖!

      胡威大惊!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恶女子竟敢如此大胆!想去挡已是来不及,他只能一掌打在吴苗苗肩上,吴苗苗那功夫,在大内统领面前根本不够看的,若非有那白衣公子眼疾手快扶住,怕是整个人要摔下二楼了。但即便如此,也吐了口血出来。

      元狩帝何等身手,他连头都没回便以手中折扇将梅花镖打落,一双黑眸深沉无比。清欢窝在他怀里也暗自咋舌,这女子好恶毒的心肠!

      得了,这下歉没来得及道,梁子却是结大了。

      饶是吴父脾气再好,女儿受伤吐血,他又惯疼爱这老来子,当下变了脸色:“出如此重手,你我莫非有仇不成?!”

      梅行之最擅打嘴炮,他将手中扇子刷的一声展开,轻笑道:“当真是稀奇古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朝元狩皇帝早颁下法典,要严惩为恶伤人之徒。令爱脱手长剑在先,无礼闯入在后,又以暗器伤我家主子及夫人,侍从护主心切出手保护,有何不对?倒是搁下的行径让在下好生佩服。”

      吴父并非不讲理之人,只是爱女心切,被梅行之这么明里暗里一损,脸色十分难看,吴苗苗却恨得要死,她活到十八岁,何曾有人敢这样对她!“爹!爹你要给我报仇!一定要给我报仇!女儿咽不下这口气!”说着便强撑着起身,那白衣公子扶了她一把,她便嫌弃地一把打开:“滚!不用你帮我!”

      胡威出手很重,那一下还是白衣公子为吴苗苗减了力道,否则此刻别说说话了,能不能活着都还是个问题。别人瞧不出,胡威还瞧不出么?白衣公子脸色如金,明显也受了内伤。这世上能承他一掌的人不多,这是他们自找的。

      “苗苗……”

      吴苗苗见父亲面有难色,仍然不服,她不过是来道歉的,若非那玄衣男子目中无人,她也不会冲动放出暗器:“这本来就不是我的错!他们又没受伤,我可是扎扎实实受伤了呀!爹!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再也不叫你作爹了!”

      这任性骄纵的程度,真是令人长见识。清欢偎在元狩帝怀里,讨好地问:“爷,还是猫儿乖吧?”

      爱讨巧的小家伙。元狩帝宠溺一笑,揉揉她软软的发:“嗯,猫儿最乖。”

      两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更是刺激到了十八岁都还没嫁出去,悍名远播无人敢娶的吴苗苗。要不是没了力气,她指定再放点暗器给这两人!

      “呵……”清欢打了个呵欠,揉了揉因为睡意冒出泪花的眼,趴在元狩帝怀里:“爷,困。”

      “困便睡吧,为夫打发了这些人便抱你回去。”

      清欢听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待到她醒来,外头天色都黑了,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元狩帝则坐在桌前读书。清欢娇气地下床,从背后搂住元狩帝的脖子:“爷在看什么?比猫儿还好看吗?”

      “打发时间而已。”元狩帝轻笑,“晚上要乖乖跟在我身边,听说最近凉州夜里有采花大盗,专门抓那些十四五岁的姑娘,你要乖,知道不知道?”

      清欢歪脑袋:“采花大盗?”

      “就是会欺负你的人。”元狩帝想了想,怕她听不懂,就用了比较浅显的解释。“不仅不给你吃的,还会抢你吃的。”

      这下她吓坏了,连忙抱紧元狩帝:“猫儿乖!”

      “乖?”元狩帝挑起一边剑眉,这个动作他做起来格外好看。“那还不穿鞋子?”

      低头一瞧,圆滚滚白嫩嫩的小脚丫已经沾了土,清欢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笑了。元狩帝见她这娇憨的模样,也舍不得斥责她,将她抱回床上,亲自拧布巾给她擦脚。“如今在外头,没有人伺候,你要爱干净,知不知道?”

      以前还是猫的时候就特别爱钻些小空间,桌子下面啊床缝啊花瓶之类的,变成人形后也没什么改变,仍然爱到处乱钻,经常弄得脸上东一道西一道的,怎么这么不让他省心呢。

      清欢嘻嘻一笑,抱着元狩帝的脖子道:“有爷在嘛。”

      两人腻歪了会儿,就该用晚膳了,各自叫到房里吃。凉州这边菜色普遍口味偏重,元狩帝没什么胃口,吃的不多,清欢反倒是胃口大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