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囚仙

作者:水图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五章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天使的地雷~么么】
    朵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5-08 12:31:01
    只只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5-08 16:05:01
    只只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5-08 16:15:46
    琉璃C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5-08 21:37:31
    不知不觉,就发完了存了两个月的存稿,后面的我得加紧写了,这篇文我写得很慢,希望能被大家喜欢。跟看到这里的亲若是喜欢我的文,看完留个言撒个花吧~
      白星瑜脸色颇为不好,惊惧地望着眼前的一切:“师父,这处邪气怎么会强成这样?”
      
      墨浔晚到几日,自然做好了万全准备。他不急不缓地从乾坤袋中取出途中找与昆仑交好的仙修借来的法器,面色略有些犹豫。
      
      白星瑜本想等墨浔操控这些法器,累的没有精神后,自然对裴练云的事情知难而退。
      
      可是女人的心思,往往是自己都猜不透的。
      
      她对他又爱又恨,却舍不得见他半点为难。因此没等墨浔开口,她就主动抢了事情过去。
      
      “师父,还是我来吧。”
      
      墨浔看着白星瑜:“你的修为不到分神期,开启不了这法器上的真正威力。”
      
      白星瑜心里发狠,面上对墨浔柔柔一笑:“这些事情弟子会解决,师父留着实力对付那些魔修。师父,弟子要是没了自保能力,您会保护弟子的吧?”
      
      “当然。”
      
      得了墨浔的保证,白星瑜用了珍藏的丹药,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一个高度,然后才艰难地掐诀,以专门的手法打入法器中。古蘭城四周几道金光交织而起,将里面的阴气完全地封锁。
      
      白星瑜实力不够,胜在见多识广,行事却有条不紊,一一布置好。做完一切后,丹药反噬,让她瞬间呕出几大口血,原本苍白的脸色又更加惨白了。
      
      可是为了墨浔,她心里半点后悔也没有。
      
      她这一刻只想看墨浔夸赞的目光,可惜当她抬眸期待地望过去的时候,墨浔的视线并不在她身上,哪怕她明显看起来身体状态更差了。
      
      墨浔的眉眼中也稍有焦虑,但不是为了她。
      
      似乎感应到白星瑜的视线,墨浔才转头问道:“你可知古蘭城的人为何较之其他地方的普通人,寿命更为长久?”
      
      他没有一句宽慰她辛苦,白星瑜心里酸涩,哪里听得进去他问什么,直接心不在焉地摇头。
      
      墨浔遥望古蘭城的方向,眸中闪过一丝久远的怀念,转瞬即逝。
      
      白星瑜观他神色,立刻知他所想,当年他就是从这里将裴练云带回了昆仑,现在一瞬的沉默怀念,怕是又想起了那个可人娇小的女童当初粘着他的光景。
      
      她心里恨意丛生,却又无法说出半句话来,习惯在人前示弱的她,生生地将又要溢出唇角的鲜血给憋了回去。满口血腥,满心酸涩,在不注意你的人面前,再柔弱,也无法留住对方半点关切的目光。
      
      “师父可是担心裴师妹?”白星瑜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唤回走神的墨浔。
      
      墨浔愣了一瞬,缓缓开口:“我有些担心此处的传闻为真。”
      
      白星瑜上前一步,软软地靠在墨浔肩头:“什么传闻?”
      
      墨浔身体稍微一僵,并没有推开她,淡淡地道:“异处必有宝,修真界相传已久,这里乃上界某位仙君的墓地,受其秘境溢出的微弱仙灵之气滋养,普通人也可长寿。”
      
      白星瑜不明白,问道:“既然有那样的秘境传闻,这么多年难道没有人探寻?”
      
      墨浔摇头:“的确,仙君墓地比魔君墓地少了许多危险,但这里不是普通的仙君墓地。”
      
      他凝视自家徒弟,问:“你可听说过堕仙?”
      
      天地两极,仙魔共存。
      
      修真者,与天道争命,成仙入魔,一念之间。执念生魔,放下成仙。
      
      堕者,毁灭也。但凡上界仙人心生魔念,自毁仙骨,即为堕仙。堕仙半仙半魔,天道不容,必以责罚之力毁之。
      
      墨浔缓缓地给白星瑜解释,末了,说道:“堕仙墓地,谁也不知会否有天道之罚隐藏其中,我们的修为尚未能渡劫飞升,就怕受不起天道之罚的力量。”
      
      白星瑜赶紧劝墨浔:“师父,我们在这里等他们出来吧,如果真的是堕仙墓地,您也会有危险。”
      
      墨浔平日温雅,此刻却异常坚定地摇头:“你师妹在里面。”
      
      话很简单,只有一句。
      
      可白星瑜知道,自己或许一辈子都无法获得这样的关心。
      
      她红了眼眶,泪眼婆娑。
      
      墨浔轻叹一声,抚上她的脑袋,拥她入怀,语调温和:“师父既对你犯了错,自然会全力承担。对你的责任,师父不会忘记,更不会轻易丢下你。”
      
      他只当白星瑜是担心自己安危,忧思哭泣,却不知白星瑜此刻心里魔念疯狂滋长,恨意丛生。
      
      明明已经和自己有了肌肤之亲,墨浔却只当那是责任。
      
      明明前路危险,却偏偏要去寻那裴练云。
      
      他满心是她,自己又算什么?
      
      白星瑜轻轻地拉紧了墨浔的衣袖,一张清秀绝丽的小脸更为苍白。她低声问:“师父,非去不可吗?可是如果真的是堕仙之墓,您进去也无济于事。”
      
      墨浔用拇指轻拭她的泪水,摇头:“若是如此,更要进去。当年从这里带阿绯上昆仑时,师父答应过她,会护她周全,如今岂能食言?”
      
      阿绯,阿绯!白星瑜心里苦涩,这么多年,墨浔可没这样亲切地叫过自己的乳名。
      
      古蘭城城门渐渐开启了一条由金光隔离开的通道,墨浔见状,不再和白星瑜细说,让她留在原地控制那些法宝,自己纵身而入。
      
      白星瑜站在原地,半晌不语。
      
      突然她呵呵地笑了起来,双眼布满了死气般的阴霾,看也没看那些法宝,跟着墨浔的方向追了过去。
      
      古蘭城的上空已经看不见太阳。
      
      到处阴气弥漫,无所知的古蘭城内普通人,此刻一个个形如僵尸,机械地游荡。
      
      他们的魂魄,好像一团棉花絮,若隐若现地缠绕在他们的头顶,好像随时会分离出体。
      
      只要嗅到有活人的气息,他们就会突然扑上前去。
      
      裴练云一路行来,用火焰烫跑了好几个对她张牙舞爪的僵尸。
      
      阿珠那偷懒,直接躲在裴练云身后,什么也不做。
      
      走在最前面的奚皓轩回头,目光落在阿珠那身上一顿,突然笑了:“裴师妹,每个都动手,你不累吗?”
      
      裴练云比较坦然:“还行。”
      
      奚皓轩眨眼道:“我们还没找到阵眼所在,现在消耗太多真元是为不妥。当然,不解决这些普通人变的僵尸也是个麻烦。”
      
      裴练云不愧是奚皓轩自诩“养大的”,他一眨眼就大约猜到其想法,她面无表情地转头,盯着阿珠那。
      
      阿珠那正偷懒得舒心,吓了一跳,指着那些游荡的僵尸:“你都知道只用火焰吓跑他们,想来也看见了,他们三魂七魄还未离体,只要阵法消失,他们还能恢复原状。如果要是我用控尸术,这些人就成真的死人了!”
      
      裴练云扫了一眼周围,漠声道:“无妨。”
      
      阿珠那不死心:“你既然有同情心,犯不着这样吧?”
      
      裴练云淡淡地道:“再耽误下去,谁也活不了。”
      
      阿珠那也是知道这个理的,时间越久,普通人受到的影响越大,三魂七魄真的离体后,便活不了了。不过古蘭城就算全城死光了,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最好这两个仙修消耗真元赶走那些半死不活的普通人,再和谢锦衣再打起来,阿珠那就有机会自己溜了。
      
      思及此处,阿珠那讪笑:“我动手可是会死很多人哦,真的没关系?”
      
      其实她就算动手,为了减少真元消耗,也不会控制太多尸体,说出来的话只是吓唬那两人,却不料那两个仙修真是半点同情心都没有,竟然什么也不说,直接把她给推到了最前面挡着那些张牙舞爪的“僵尸”们。
      
      见那两个是真的铁了心不愿意动手,僵尸又源源不断地往他们的方向涌来,阿珠那没办法,只得用了秘术。
      
      她摇晃着手里的铃铛,嘴里叨叨念着不知名的咒语。转眼间,他们周围原本包围的那十多个僵尸就调转了脑袋,对付自己同伴去了。
      
      阿珠那控制着十多个僵尸,将他们几人的位置圈起来,隔离着其他僵尸,往前快速移动。
      
      奚皓轩摸了摸下巴,赞道:“早知道这样速度会提升,之前就叫你帮忙了。”
      
      阿珠那心里恨恨,这完全会消耗她很多真元好吗!谁没事用僵尸墙啊!
      
      裴练云则瞟了阿珠那一眼:“你不是说,会死很多人?”
      
      阿珠那怒目:“你这个仙修有没有同情心!十多人的命不是命,还不够多?”
      
      当然,这句话从她这种动辄杀人全村数百人的魔修嘴里说出来,无比怪异。
      
      裴练云倒是神色认真地回她:“既然如此,记得杀人偿命。”
      
      阿珠那抽了抽嘴角。
      
      她突然变得义正言辞,快步往前而去:“十多人和全城的人数相比,自然不算多的。你们慢腾腾干什么,再不抓紧人都死了可别怪我!”
      
      裴练云跟在后面,不紧不慢地道:“你有心,顺便把谢金玉对付了吧。”
      
      阿珠那转头,满目凶光,若不是有所顾忌,她真想把裴练云做成个艳尸得了!
      
      相比之下,裴练云倒是没什么表情,不管什么目光,坦而受之。
      
      一旁奚皓轩悄声纠正:“人家叫谢锦衣,不是金玉,裴师妹你记不住人的毛病什么时候能好?”
      
      “谁说我记不住,你不是奚皓轩?”
      
      裴练云此话一出,奚皓轩竟然无力反驳……
      
      闽才良家中。
      
      正在真实反映裴练云一行人状况的水镜抖了抖,波纹翻涌,模糊了水面倒映的一切景象。
      
      双手持水镜的影子赶紧半跪在地:“请尊上恕罪!”
      
      影子吓坏了。
      
      虽说中断了水镜是东方叙突然伸手的原因,但是他不敢这么说啊!
      
      东方叙收回点在水镜上那修长好看的手指,唇角慢慢弯起一个弧度。
      
      明明指尖触碰的是裴练云的影像,他轻舔之下,却仿佛沾染了蜜桃汁水,香腻甘甜。
      
      多亏那奚皓轩的提醒,让东方叙想起了一件事。
      
      师父记不住别人,记住他,可只用了一次。
      
      “你若打算一直跪着,就不要起来了。”他的目光突然冷冷扫过影子。
      
      影子赶紧爬起来,继续操纵水镜。
      
      东方叙则继续抬手,任由指尖精血滴滴落入跟前一个粗糙的黑色泥塑之中,鲜红的血在黑色的泥塑外壳上绽出诡异的纹路。随着纹路逐渐布满泥塑,他的手也开始缓慢地结印,动作晦涩,每一点小弧度都会让他脸色苍白几分。
      
      影子看在眼里,却不敢劝。
      
      这割魂裂魄的术法施展起来有多痛苦,他很明白,但尊上说了,不怕老僵尸也要小心天罚之力。
      
      不想那仙修受半点伤害,这可不是嘴里说说的敷衍话。
      
      为了裴练云的安危,这一点点痛苦的施术过程,对东方叙来说,或许根本算不了什么。
      
      渐渐的,那泥塑竟然开始慢慢有些清晰的人脸模样。
      
      水镜里的景象,红线尽头,是一口古井边。
      
      裴练云的表情稍有些犹豫。
      
      三人刚一走近古井周围,突然之间,身后的一切都消失了。
      
      前面原先隐约可见的城墙没了踪影,身后咿呀乱叫的僵尸也不见了。暗红色的天幕和青黑色的大地不知什么时候连在一起,其他的东西都隐而不见,人就像跌入井中,天地仿佛浑然一体,没了方向。
      
      奚皓轩退至裴练云身边:“应该是阵眼附近的幻阵。”
      
      他话音未落,周围突然凭空荡起层层巨浪,汹涌澎湃。
      
      阿珠那眼眸骤然一紧:“是蛊潮!”
      
      只见那巨浪不是别的东西,却是密密麻麻的青色小虫翻滚而至。
      
      南疆蛊术种类繁多,最常见的便是驱虫为蛊,每一只小虫看起来弱小无害,如果炼制得当,每一只都坚硬无比,哪怕是铜皮铁骨也可以给你撕破咬尽。
      
      阿珠那满眼不放心地望向旁边两人:“你们能对付蛊虫吗?这些东西很可能水火不惧,驱赶的药粉不够多的话,沾上一只就完了。”
      
      奚皓轩神色凝重,双手一合,正要祭出法宝,却被裴练云伸手阻止。
      
      “你比我强。留着真元别乱消耗。”
      
      裴练云说着,单手掐诀,掌心上方迅速升腾起一团颜色耀目的光焰。
      
      阿珠那摊手:“都说了用火不一定行啊……”
      
      裴练云没理她,伸手一弹,光焰直接冲入了已经扑向他们头顶的蛊潮。只是一瞬,红光猛地炸开,如一股狂风席卷,顷刻间将蛊潮包裹起来。
      
      燃烧的蛊潮行进方向和速度丝毫没变,冲着几人铺头盖脸而下。
      
      裴练云就那样直直站着,不避不躲。她双指并于唇前,目光坚定,默念法诀,控制着蛊潮中的火焰。
      
      阿珠那微微缩了缩脖子:“你的火行不行啊?”
      
      裴练云不答,蛊潮冲到几人上空数米处时,突然变成纷纷扬扬的灰烬飘洒下来,触之消失。
      
      阿珠那稍有些惊诧,她在南疆已久,自然知道刚才的蛊潮里都是些什么虫子。按理来说,火并不是解决它们的最好办法,因为它们本就是从火中诞生被炼制出的异种,天生不畏火焰。
      
      她不出声阻止警告,其实是想看这两个仙修手慌脚乱的样子,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那究竟是什么火?这么厉害!
      
      蛊潮刚消失,裴练云却没有停下。
      
      “奚皓轩你抓紧她!”她不耽误时间,双手翻转掐诀,灰烬里残存的火焰猛地冲出,如火蛇一般将三人缠绕包围。
      
      阿珠那尖叫一声:“别用这种火烧我啊!”
      
      转眼间,四周一黑,她再次看清周围环境时,已经到了陌生之处。
      
      奚皓轩这才松开拎着阿珠那衣带的手,有些感慨:“裴师妹可没烧你,她用了火遁之术。”
      
      五行遁法之中,属火遁最难。
      
      其他遁法,只需借用土木水等有利环境,隐于其中,瞬移百十余里都没有问题。
      
      唯有火遁必须修士本身对空间有所感悟,人为制造火系空间,方能隐遁。修习此法对修士天赋要求极高,非寻常资质能驾驭,然裴练云自学遁法起,修炼最为纯熟的反而是火遁,奚皓轩如何不感慨。
      
      如同当初在昆仑之上,裴练云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能带走卓雅竹。只要她想,且真元充足,锁定了某种气息,便能用火遁瞬间带人转移到目标位置。
      
      “瞬行千里的火遁?看不出你这样的小美人,还有点意思。从小小的蛊虫身上,都能追踪到我的气息。”
      
      慵懒好听的男声飘了过来。
      
      周围环境渐渐清晰,却是一座漆黑如墨的山头,密密麻麻的招魂幡之下,是横七竖八的各种尸体,阴气逼人,死气蔼蔼。
      
      这里没有日月星辉之光,昏暗一片,只有无数燃烧着诡异臭味的火把,照亮四周。
      
      说话的人红衫飘飞,墨发及腰,在一堆白森森的骸骨之中,他斜坐于最上方的黑底红纹的巨大棺木之上,妖艳阴森。
    插入书签 



    魔囚仙
    小狼狗徒弟推到高冷呆萌师父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