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囚仙

作者:水图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三章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也收到很多小天使的地雷,谢谢大家O(∩_∩)O~】
    朵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5-06 12:16:50
    fat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5-06 13:15:58
    只只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5-06 13:55:33
    迷倒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5-05-06 15:15:30
    卿本佳人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5-06 20:00:30
    卿本佳人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5-06 20:01:52
    ~(@^_^@)~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5-06 23:20:50
    →_→最近章节的点击递减。是不太好看的原因么?
      “她的话太多了。”
      
      低沉颇具磁性的男声从竹楼顶端幽幽飘来。
      
      裴练云往上望去。
      
      只见红衫飘飞,墨发垂顺,谢锦衣一脸悠闲肆意地俯看着他们,唇角虽挂着笑,眼底却没有半分温度。
      
      那谢锦衣从来自诩风流神秘,说话的也并不是他的本体。
      
      奚皓轩一道法术打过去,穿透了谢锦衣的身体,消散在空中。
      
      “坏了主上的事,你们会后悔的。”
      
      留下这么一句话,谢锦衣就渐渐淡了身影。
      
      奚皓轩扫了一眼地上秋宛彤的血肉残渣,双手合十,念了句善哉。
      
      阿珠那抽了抽嘴角,问他:“你不是仙家修道么,念什么大和尚的口头禅?”
      
      奚皓轩一脸正色:“因为我不会超度。”
      
      阿珠那一脸不屑:“她神形俱灭,魂都没了,永远消失在世间,超度也没用。”
      
      奚皓轩闻言,又默默地合手念了几声善哉。
      
      阿珠那微怔,有时候完全不理解这个仙修到底在想什么。
      
      这边裴练云还望着谢锦衣离去的方向,久久没有言语。
      
      阿珠那伸手在裴练云面前晃了晃,扭着腰,娇笑道:“怎么,看入迷了?”
      
      裴练云面色严肃,修眉微微蹙起。
      
      东方叙知道她性子,她不怎么记得陌生人的长相,偏谢锦衣看着眼熟,她大概又在苦恼是否和此人见过面。他上前一步,脸上挂着不屑:“想不起来无需勉强,左右不过是个真身都不敢露面的胆小鼠辈。”
      
      裴练云顿觉有理,点点头,这才收回视线,看向那满地的血迹。
      
      或许在魔修的观念中,工具坏了便没有再存在的必要。
      
      只可怜了这一缕幽魂,连飘荡与天地间的机会都没有,就此消散。
      
      秋宛彤一死,奚皓轩就解除了竹楼上的禁制。
      
      参加奇宝会的普通人渐渐醒来。
      
      楼下场地早被奚皓轩打扫干净,血迹和魔气残留皆被清除。奇宝会继续,奚皓轩对众人解释,修士们得了丹药,返回修炼,有缘再会。
      
      古蘭城的管事们都是普通人,对那些如仙人般厉害的上师存了许多敬畏,哪里还敢追问别人的去处,皆面露微笑,表示随时欢迎他们回来。
      
      城主醒来时,问奚皓轩,夫人去了哪里。
      
      奚皓轩笑而不答,纤长优美的手指直接抚上城主的脑袋,真元催动,一道道法印打入了城主的意识,形成了道道强力的封印禁制,消除了城主所有关于秋宛彤的记忆。
      
      裴练云不明所以:“她夫人自甘堕落,相助魔道身亡,为何不告诉他?”
      
      奚皓轩浅笑:“按理应当如此,论情,遗忘却是最好的结果。”
      
      裴练云:“就算他不记得,总会有别人提起。”
      
      奚皓轩笑而摇头:“别人提起也罢,记得也罢,倘若不是留存在本人心中,都没有意义。”
      
      他说着,与裴练云一道取了秋宛彤房间里的鎏金黄铜雕花香炉,悄悄地替换了城主身边的香炉。
      
      闻着那似曾相似的气味,还在兴致勃勃看奇宝会的城主,突然神色一僵,鼻子发酸,不由自主地垂下两行清泪。
      
      裴练云更是不解:“他都不知道自家夫人死了没有,哭什么。”
      
      奚皓轩却摇头:“毕竟百年夫妻,不管秋宛彤心性如何,他们也曾感情深厚,痛苦的可能并非生离死别,只因忘却。”
      
      裴练云对这些似懂非懂,望着城主,有所感,又不知感从何来。
      
      没了幕后黑手的奇宝会,阿珠那和裴练云都不再有兴趣留下。
      
      只有奚皓轩还认真地做完他作为城主“义子”的一切工作,和裴练云约定明日带阿珠那一起返回昆仑。
      
      阿珠那自然各种反对,仙魔不两立,去昆仑自己还不被那些傲貌道然的仙修给杀得渣渣都不剩。
      
      但在奚皓轩关于自己走还是由他绑着走的选项下,阿珠那没再多话。
      
      回到休息处,阿珠那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守着魔气四溢的卷轴,眼珠子咕噜噜地转,满腹心事。
      
      直到晚上,东方叙正解了衣衫准备沐浴,裴练云突然闯了进来。
      
      他平日黑色弟子服穿的较多,极少像现在这样,穿一身素白中衣。都说要想俏,一身孝。对男子而言,亦然。清素的白,越发衬得他头发墨黑,色相诱惑。
      
      裴练云的目光却只在他身上停了一瞬,并没有多在意。
      
      东方叙垂着眼睛,习惯了她平静的目光,心中的挫败感倒不至于太多。
      
      “师父有何吩咐?”他问。
      
      “跟我来。”裴练云不由分说地拉他的手,拖他出门。
      
      东方叙凤眸微微眯起,凝视两人交握的双手,他修长的五指略紧地扣住了她的,紧密不可分。
      
      裴练云侧脸,秀眉微挑,看他:“阿叙。”
      
      东方叙哪里不了解她,不用她问,就主动答:“弟子早洗过手了。”
      
      裴练云这才没有用嫌弃的目光打量他。
      
      灯影夜幕下,她没发觉,不管何时起,自己看他的视线,哪怕再平静,也早不复昆仑之上的那种疏淡清冷。
      
      古蘭城的夜晚不似中原的安静。
      
      今夜云厚无月,在一些场地较为宽阔的地方,堆堆篝火燃起,烤肉飘香。女子跳舞,男子唱歌,火光相映,言笑晏晏。
      
      裴练云辟谷,连素食米饭都极少吃,更别论这些肉食。
      
      可她就在这些有火光的地方穿梭,如花间蝴蝶,引一片惊艳的目光。
      
      若不是她身边有个散发着生人勿近寒气的东方叙,早就有当地男子忍不住提了美酒前来相邀。
      
      一路上裴练云无话,东方叙也不主动出声。
      
      湿润夜风中,她肌肤莹润,双颊粉嫩,如盛开在午夜的花朵,绝美清香的花瓣上滚动了晶莹的水珠,引人采撷。
      
      他满眼满心中全是她,目光深沉痴迷,哪里还有周围的风景。
      
      两人渐行渐偏,来到了古蘭城临近山涧的城墙边。
      
      这里数处民居之间,有大片残垣断壁,静立在原处,石砌的残墙上留着岁月斑驳的痕迹。
      
      裴练云来到此处后就站定,眸色深如潭水,好像飘至极远的过去。
      
      东方叙俯身捡起一片瓦砾碎片,在双指间□□,一股极淡的魔气钻出,消散在空中。
      
      以他的见识推断,此处至少百年前曾被魔修袭击过,因为杀戮太重,以至于世俗的人都不敢在原址重新建造房屋,至今留下的遗址中,魔气都未完全消散。
      
      裴练云好像是无意识走到这里,又好像是循着记忆中的道路而来,东方叙再看向她的时候,只见她正在揉自己的眼睛。
      
      她揉完还摊手,看自己的指尖。
      
      “阿叙,奚皓轩说,忘却是件痛苦的事,所以会有泪水,为何我没有?”
      
      东方叙眉头微皱,看向那些断壁残垣:“这里是?”
      
      “他们都不在了,”裴练云缓步行进,走过每一处残墙时,都会将目光停留在上面一瞬,“只留下我。”
      
      “师父是古蘭城的人?”
      
      裴练云眼底闪过一丝疑惑,美目中光华黯淡,摇头:“不记得了。”
      
      她说着,突然转头,定定地看着东方叙。
      
      空中的云层缓缓分开,露出满天幕的璀璨星光,静静地落在她的身上。
      
      这一刻,她就像一个飘渺的幻影,朦胧美好得仿佛不真实。
      
      东方叙的心里没由来一紧,猛地伸手,略显焦躁地将她拥入怀中。
      
      裴练云身体略微一僵,不知道为何,并没有推开他。
      
      十年前养他的时候,就像是养个人形的灵宠,甚至还为了他吃坏肚子怕他死去,把玉清宗外门弟子打了一遍才搜刮到不少好东西来滋养他。或许山中无岁月,她似乎忘记了人类成长数年,也会由孩童变成不一样的存在。
      
      宽阔而单薄的胸膛,熟悉清爽的味道,她第一次觉得在这种时候用脸贴在某人怀里,会有说不出的安心。
      
      虽然她眼中、心中是少有的迷茫。
      
      “阿叙,”她用手指绕着他如墨长发,“你若忘记我时,会感觉到痛苦吗?”
      
      “不会。”东方叙答得干脆。
      
      裴练云仿佛释怀,从东方叙怀里溜出来,面无表情地望着周围的废墟:“嗯,应该是这样。”
      
      东方叙静静地看着她,也不答话。
      
      裴练云突然跃至残墙最高处,拂袖一个避尘决,坐下,晃着脚,露出一双小巧素色的绣花鞋,有一下没一下的搭在一起。
      
      她不知什么时候又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个冰玉酒壶,抬手施展了禁制,不让周围酒香四溢,然后给自己满了大杯的酒,仰望星空:“奚皓轩果然又在骗人。”
      
      东方叙凝视她的侧颜,沉默安静,满满的占有流转在他眼中,欲近执念。
      
      他不会痛苦,因为他根本不会忘记。
      
      无论世事变迁,时光流逝,无论他变成什么模样,她都只能存在于他的生命中,直至永远。
      
      这次从奚皓轩那里顺来的酒,不像在竹楼里时,含了解酒丹,裴练云尝了一口酒,脸颊就绯若红霞。
      
      “阿叙,当年你来昆仑求道,长老问你为何修仙,你说是为了活下去。”她目光盈盈地看他,声音却突然冷□□来,“我亦是如此。”
      
      东方叙跃至她身旁,就着她的手,抢过她杯中的甘露一饮而尽。
      
      “修炼本就是和天道争命,师父何需茫然?”
      
      裴练云瞪他一眼,干脆把杯子给了他,翻手间再拿出一个。
      
      “陪我喝酒!”
      
      她竟是不再提那些伤神之事。
      
      或许以她的思维方式,不耐思考那些和情感有关的复杂琐事,也或许是她不想在自家徒弟面前显露茫然之色。
      
      东方叙由着她,和她举杯对饮。废墟残垣上,红裙翻飞,白衫如玉,面容精致美好的两人,如画如景,相依而靠,任满城灯火尽收眼底,无数人声喧嚣从夜风中不时飘入耳中。
      
      奚皓轩或许擅长睁着眼睛满口瞎话,但至少有一点说的是实话。
      
      裴练云的酒量也就骗骗她自己。
      
      她喜欢烈酒那火辣的滋味,却承受不了。
      
      一壶酒未尽,她就全身贴到了他身上,双手水蛇般缠着他的脖颈,明明满脸神情淡然,偏又俯在他耳边说醉话。
      
      这世上她容许看到自己醉态的,大概也就东方叙了。
      
      她自幼上昆仑,修炼资质绝佳,受宗主重视,收为亲传弟子。因此见过不少事,防着许多人。可是对东方叙,她提不起提防之心。
      
      这是她当时冲撞宗主也要收下的徒弟。
      
      当年她卷入莫名的炉鼎事件,死了那么几个前途大好的内门精英弟子,她也受罚被关在外门杂物房。所有人都以为她会被宗主处死,落井下石的有,幸灾乐祸的有,暗地里使坏的也有。
      
      明着的迫害不会有,暗中的阴狠手段却常常在不经意间夺去人命。
      
      她修为被宗主封印,如同普通人,就算是一条“无意间”溜进房间的下级妖蛇都能轻易要了她的命。毫无反抗之力的时候,数次都是东方叙这个外门被分做杂役的孩童暗中维护。
      
      他明明那么小,又没有半点修为,可是抡起扫帚与那些畜生拼斗时,却丝毫没有惧色,哪怕被咬伤中毒,也有先咬死对方的狠劲。
      
      等到宗主放她出来时,东方叙的性命却有些奄奄一息。
      
      裴练云觉得他傻,自己都没实力偏偏多事来管她,他这样的孩童玉清宗每隔几十年都会从世俗国度捡回来一批,都是些没人要的孤儿,留在宗派里做一些杂役,死了也不会有人追究细查。
      
      但她还是要去救他。
      
      可惜她丹药全部被没收,宗门内灵药又不准给一个外门做杂役的使用。
      
      最后她才求了宗主收下东方叙,让东方叙有资格享受灵药。
      
      修真界实力为尊,资源有限,宗主哪里允许一个资质这么差的人享用玉清宗的正式弟子资源。本是不允的,后来由奚皓轩帮着多次求情,裴练云发誓十年为期,可以让东方叙这样的资质都成功筑基,这才应了裴练云的要求。
      
      “你怎么这么笨?”裴练云心里发闷,有点恨铁不成钢。
      
      她用了这么多丹药,随时监督他修炼,就算是卓雅竹那种从不修炼的,也该有所长进,偏他的修为总是上不去!
      
      东方叙顺着她的醉话,淡淡地答:“让师父费心了。”
      
      裴练云歪着脑袋看他许久,大度地挥了挥手,按着他的脑袋蹭了蹭:“你放心,师父不会嫌弃你,永远都不会……”
      
      她身体绵软,气息芬芳,凝脂般的肌肤□□着东方叙的脸颊,蹭起一股股热流。
      
      南疆之行一路而来,裴练云本就无数次挑起东方叙的欲,每每强压下去,反而对她的渴求更甚。如今她这般主动,简直就像一道珍馐佳肴自己完成后装盘放在面前,就等食用。
      
      她的呼吸、声音、反应,每一样都在□□他的意识。
      
      突然感觉到他身体的紧绷,裴练云动了动腰肢,更是觉得有硬物抵着自己的大腿,她不舒服地推开他,却被他一把捏住了手腕,重新拖回了他怀里。
      
      “师父,”他修长的手指缓缓抚摸她好看的轮廓,声音带着男人的暗沉沙哑,“我们先回房间,可好?”
    插入书签 



    魔囚仙
    小狼狗徒弟推到高冷呆萌师父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