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囚仙

作者:水图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们的地雷~】
    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5-05 10:36:52
    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5-05 10:53:25
    朵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5-05 12:26:37
    只只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5-05 13:03:53
    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5-05 13:07:40
    sevensong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5-05 20:46:18
    vivi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5-05-05 21:17:23
    vivi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5-05-05 21:18:17
    vivi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5-05-05 21:18:36
    →_→一直在前面很多章里的绯闻大师兄正式出场了,嘛,这里才是正式出场。
      裴练云半点也不计较阿珠那的态度,答道:“醉是醉了,刚醒。”
      
      她说着,探出小巧的舌尖给阿珠那看,上面一颗残余的丹药正化为最后一点丹液。她吞咽下去后,面无表情地看着阿珠那:“拼酒那么多次,我难道还学不会炼制些解酒丹?”
      
      阿珠那:“我可以打你吗?”
      
      裴练云一脸平淡:“做人要知恩图报。”
      
      阿珠那指着头顶上方还悬着的卷轴,满脸怒色:“恩个屁!又把我当诱饵了是不是?你敢不敢提前跟我通个气。我日你个鬼啊!刚才还以为老子真的快死了,金丹都差点吓裂了好不好!”
      
      裴练云瞟她一眼:“我不是救你了么?”
      
      阿珠那无法反驳。
      
      因此,阿珠那更为郁闷了,默默地蹲在一边穿衣服,心里把裴练云诅咒个百八十遍。
      
      裴练云这才望向还悬浮着的卷轴。
      
      上面魔气纵横,对仙修来说,有如鸠毒。
      
      宗主让她来调查的,应该就是这个东西了,夺了无数魔修的性命,形成了一种阴毒的引魂阵法。
      
      集阴煞之气,逆天引魂,复活的只能是九幽黄泉的死物。
      
      “你是要让什么东西复活?”裴练云头也没回地说。
      
      美艳的城主夫人秋宛彤从竹楼禁制中缓步走出,身后跟着方大山。
      
      “自然是我的主上。”秋宛彤冷笑一声,“小丫头,你一个元婴期不到的修士,太自恃甚高了吧?难道你以为就凭你,还能阻止我?”
      
      裴练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单凭我肯定不能阻止你。”
      
      就在秋宛彤得意而笑时,裴练云伸手指了指其身后的方大山:“所以我找人帮忙。”
      
      秋宛彤猛地回头,只见方大山微微一笑,双指并拢,突然隔空一道真元打在了其身。
      
      “方大山!”
      
      身上闪着禁制符咒的秋宛彤动弹不得,咬牙恨声道:“你竟敢偷袭我!日后休想让我带你入秘境!”
      
      方大山浅笑:“不去便是了。”
      
      秋宛彤一怔:“两个月前你为了进秘境屠的那村庄人算什么?”
      
      方大山摊手:“如果没有意外,他们现在应该比之前身体更好,曾今他们受自己国度的酷吏压迫,太多先天不足,我的丹药没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却可以重塑身体。”
      
      “你当初就打了主意和这女人来对付我?”
      
      方大山摇头:“你别误会,当初因为巧合,见有魔修被你所俘,我一时好奇跟你过来,至于裴师妹,则是我传讯回宗门之后才与我联系,正巧她也要到这处来查探魔修失踪一事,我们就正好合作一番,由我向城主提出奇宝会,引得附近修士前来,你必然会忍不住动手。”
      
      秋宛彤更是愤恨:“你骗我?什么非要进秘境寻找资源提升实力,都是假话!”
      
      方大山满脸不在乎:“对,我骗你了。”
      
      这边裴练云突然插白:“他最爱骗别人东西,刚才还骗了我的丹药。”
      
      方大山有些哭笑不得地说:“裴师妹,我可从没骗你东西,都是你自己跟我换的。”
      
      裴练云摊手,面无表情地勾了勾手指。
      
      方大山无奈,只得将东方叙的乾坤袋还了回去。
      
      裴练云抓了乾坤袋,立刻往自己怀里塞。
      
      半路一双手拦住了她。
      
      东方叙一副才醒来的模样,眼帘微垂,视线落在她纤纤玉手上:“若弟子没有记错,这东西是弟子的。”
      
      裴练云才不管那么多,视线微移:“我拿到就是我的。”
      
      东方叙心知她大概想留着再去换那方大山的酒,然她少有这般耍赖娇嗔姿态,别有一番风情,他望之若醉,眼底也不免沉溺了更多的宠。
      
      “师父说的没错。”他不再索要那乾坤袋。
      
      见他真的不要了,裴练云又不免疑惑:“当真不要?”
      
      “弟子说过,只要师父想要,弟子什么都给。”他闭眼一瞬,掩了眸中万般情绪。
      
      裴练云隐约还记得她醉酒时听到的这句话,现在听来,心里划过一丝异样的甜,同时,作为师父的责任感如雨后春笋,不断往上涌。
      
      她一脸严肃地看向东方叙:“什么都给怎么行?如果我哪天被敌人操纵,要你的脏衣服拿去洗,你必须要学会拒绝!”
      
      东方叙:“弟子认为……”
      
      他顿了顿,还是说道:“应该没有操纵对手去洗衣服的敌人。”
      
      裴练云面不改色:“这是比喻。”
      
      这边方大山已经拿法宝捆了秋宛彤,剩下那卷轴没人拿取。
      
      裴练云教导过东方叙后,直接不客气地使唤阿珠那:“你来拿。”
      
      “你!”阿珠那气得直咬牙。
      
      裴练云的目光略微在阿珠那身上转了一圈。
      
      阿珠那心里一抖,想起这仙修最喜欢暗中做小动作,呼吸一滞,心想身上除了那法印,难道真的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手段?
      
      她不敢惹裴练云,只能对方大山骂道:“格老子的,你干嘛不让她拿!里面那么多脑袋再钻出来割我脖子怎么办?”
      
      那个“她”自然是指的秋宛彤。
      
      方大山一副“你傻啊”的表情,未说话已经让阿珠那挫败。那表情实在太熟悉,和裴练云如出一辙。
      
      阿珠那摆手:“算了,你不用解释了。”
      
      她嘀嘀咕咕:“果然是师兄妹……”
      
      方大山闻言,骤然眼中迸射出奇异的光彩,收起周身伪装的儒雅姿态,满脸自豪,指着自己说:“岂止师兄妹,我和裴师妹的关系可不一般。”
      
      哟?关系不一般啊……尊上。
      
      阿珠那扫了一眼东方叙,心里升腾起幸灾乐祸的情绪,挑了挑眉头,声调上扬:“哦?怎样的不一般啊?莫非你们……呵呵。”
      
      方大山一脸回忆:“与其说我是她师兄,不如说我是她的……”
      
      他声调渐低,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阿珠那非要追问:“是什么啊?”
      
      方大山满脸正色,语气肯定地说:“爹。”
      
      阿珠那:“……滚!”
      
      考虑到眼前这个男仙修的实力明显比裴练云高多了,阿珠那才勉强忍住没有动手。
      
      方大山不以为然地摸了摸下巴,上面没有留须,让他觉得自己似乎的确是有那么几分看起来太年轻的感觉。他压低声音,说:“你别不信,我有证据。”
      
      阿珠那根本不想再理他,理他自己就真的蠢。
      
      方大山却已经冲裴练云喊道:“裴师妹,你刚到玉清宗的时候,怎么喊我的?”
      
      裴练云扫他一眼,淡淡地吐出一个词:“叔叔。”
      
      方大山对阿珠那眨眼,自豪感满溢:“你看吧。当年她经常见不到她师父,功法、修炼、生活常识都是我亲自教导,个性十足的像我,所以才能如此出色啊!”
      
      东方叙也是头一次听说,他哼了一声,用那双漂亮的凤眼斜斜地瞥了方大山一眼:“原来师父从小受他照顾。”
      
      裴练云转头,静静地看着东方叙,突然叹了口气。
      
      东方叙不明所以。
      
      裴练云:“他说的话你也信?”
      
      她又默默地摇头,一副我没把徒弟教好的悲叹表情。
      
      东方叙:“……”
      
      方大山还沉浸在这么多年的教育成果中,脸上好像笼罩了一圈闪亮的光圈,除了自豪就是得意,硬生生闪瞎别人的眼。突然听闻裴练云的话,顿时一笑,坦言道:“我当然是骗你们的。”
      
      他颇为遗憾地摇头:“裴师妹现在已经不会再上当,真可惜,还是小时候可爱。”
      
      阿珠那不再和人废话,默默上前去把卷轴收了起来,她总算知道仙修也能这么贱的来源了。
      
      原来是因为你啊!她心想。
      
      方大山看着无比沉默的东方叙,反而来了兴致:“哈哈,小徒弟,还是你比你师父可爱,知道要信任师伯。下次师伯一定找你喝酒!话说和你师父喝酒没什么意思,她那个酒量,也就哄哄自己。”
      
      东方叙现在和阿珠那有一样的心情。
      
      他懒得理方大山。  
      
      裴练云正站在秋宛彤面前打量,许久方问道:“奚皓轩,她不是修士?”
      
      秋宛彤一瞪眼:“奚皓轩?玉清宗的奚皓轩!”
      
      奚皓轩的名字,在整个修真界还是很响亮的。
      
      只用两百年就修到分神期,奚皓轩的天资虽在整个修真界数一数二,但数万年来昆仑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天才。这个玉清宗大师兄的响亮名号,多半来源于他当年还是元婴期的时候就敢独自跑到哀牢山偷大魔头的酒。
      
      作为仙修他没有做到和魔修势不两立就罢了,这厮偷了酒还大张旗鼓在昆仑卖!
      
      一次也就算了,问题是他时不时都会兜售别人的东西换好的给自己。整个修真界都知道,奚皓轩身上总会有乱七八糟各种修士的东西,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从哪里顺来的,而且他还非常厚脸皮的到处卖,走到哪里兜售到哪里,简直就是一个流动珍宝铺!
      
      不少修士给奚皓轩起了个外号——“贼宝上人”。
      
      如果裴练云知道这个外号的话,大概会直接称呼他为贼宝贱人……
      
      阿珠那默默地用神识打量自己,一副千万别被这家伙偷了好东西去的表情。
      
      方大山的表情则显得有些苦恼:“什么称谓不重要,你看我就不喜欢她叫我大师兄。其实叫我名字也不喜欢,要是如当初那样,尊敬我,叫我声爹……”
      
      裴练云的声音直接打断了他想要个女儿的怪癖:“她身上残留的气味就是我昨晚留下的,是她没错,可昨晚的人修为应该在我之上。”
      
      而且秋宛彤不是修士的话,就太多不合理了。
      
      这个卷轴里抓住的都是比阿珠那更强的魔修,凭普通人之力,根本是不可能让这些魔修乖乖献出脑袋的。
      
      之前她以为奚皓轩是对秋宛彤暗中做了什么手脚,才能一击制住。
      
      可她认真用神识打量,却极为惊讶,秋宛彤身上没有真元波动,甚至身体,都柔弱不堪,和普通人没有两样。
      
      别说奚皓轩用禁制,就算轻轻拍一下,秋宛彤都会晕过去。
      
      奚皓轩点头:“没错,她只是普通人。”
      
      他上前,不顾秋宛彤挣扎,托起她的手指:“你看这上面。”
      
      裴练云仔细打量,原来奚皓轩的禁制大部分都集中在这个地方,密密麻麻地束缚了无数层。
      
      阿珠那也好奇地探头来看,她也是第一次听说普通人还可以对付修士的。
      
      “好多咒术!”阿珠那炼制尸体本就需要精通魔修的咒术,一看之下,忍不住赞道,“是高手,绝对的!”
      
      奚皓轩正色道:“她本就是古蘭城的城主夫人,不是魔修,我观察了她好几个月,这点可以肯定。锁定她的手指,还是靠裴师妹的异香丹。我得了裴师妹的传讯玉牌,调查异香丹的气味,才真正肯定了秋宛彤不是魔修。”
      
      异香丹会随着真元运转轨迹,扩散全身,留下独特味道。
      
      而秋宛彤只有手指有味道,换句话说,她体内根本没有真元流转。
      
      “那她又是怎么操纵那个卷轴的?”裴练云问。
      
      奚皓轩想了想,说:“应该是在她手指上留下咒术的人,让她和卷轴建立了某种联系,这样就算是普通人也能以意念驱动卷轴上的力量。如果知道方法,我们或许可以查出下咒之人。”
      
      他说着,看向秋宛彤。
      
      秋宛彤却冷笑一声:“我不会说的,主上早就下好了禁制,如果你们要强行搜魂了解方法,关于卷轴的一切信息会自动消失。”
      
      奚皓轩道:“你的意思,就算你被我们抓住,对我们来说,一个普通人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秋宛彤不否认奚皓轩的话,冷笑:“是啊,我是普通人,你们不是仙修么?仙魔势不两立,死了多少魔修与你们何干,多管闲事!”
      
      裴练云居然很认真地考虑一番,答:“确实。”
      
      “既然知道还不放了我,修仙之人贵生,何况我不是妖魔而是人,大不了我不捉你们身边的这个魔奴。”
      
      阿珠那首先暴躁了:“你说谁是魔奴?”
      
      秋宛彤冷哼一声。
      
      奚皓轩转头看向裴练云:“她说的也没错,我们除魔卫道乃是替天行事,但对付普通人似乎不符道义。”
      
      裴练云点头:“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要动手了。”
      
      秋宛彤还没松口气,就见裴练云拍了拍阿珠那的肩头:“交给你了。”
      
      阿珠那努力让自己扯出一个微笑:“除了诱饵、护卫之外,额外做拷问的工作,这是有什么好处的意思?”
      
      裴练云回答得干脆:“没有。”
      
      阿珠那觉得她真的很想打人。
      
      格老子真把自己当魔奴使唤啊!
      
      裴练云却说:“刚才你用那个抽魂法术,不是笑得很开心?再送你一个人玩难道不高兴?”
      
      “呃……”阿珠那哑然。
      
      在虐人方面,她的确颇有兴致。刚才出了一顿闷气,心情也的确不错。
      
      可她怎么总有种被裴练云算计了的感觉?
      
      奚皓轩突然背转过身。
      
      阿珠那疑惑道:“怎么了?”
      
      奚皓轩面色一凛:“你不用介意我在场。”
      
      阿珠那抖了抖嘴唇,没人介意你好吗?
      
      总之,她最后蹲在了秋宛彤面前,掰着手指,心不在焉地说道:“你也看见了,那两个仙修都是没心没肺的,至于我么,反正也是无聊,无聊的人会有很多想法,一一在你身上尝试如何?”
      
      秋宛彤眼底终于闪过一抹惧色,强打精神喝道:“你这是找死!”
      
      阿珠那笑了:“刚才差点死了,不过还活着。”
      
      秋宛彤脸上露出狰狞之色:“我主上复活后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不是说需要复活吗?还没活过来的家伙,我有什么好怕的?”阿珠那不以为然。
      
      秋宛彤冷笑:“我主上血轮法王虽然需要复活分体,但他的本体……”
      
      她话还没说完,只听她突然惨叫一声,全身爆体而亡。
      
      飞溅的鲜血喷了阿珠那一脸。
    插入书签 



    魔囚仙
    小狼狗徒弟推到高冷呆萌师父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