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囚仙

作者:水图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章十二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也是谢谢萌主们的地雷,么么哒】
    只只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4-25 12:26:39
    fat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4-25 12:29:43
    fat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4-25 12:42:07
    fat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4-25 12:51:00
    →_→大家是不是以为墨师叔是男配呀,这文男配还没出场呢,现在篇幅还早,男配在后面呀。
    不过师叔的确是重要的剧情人物,具体他在后文会扮演什么角色,我暂时不剧透啦~
    有部分读者亲亲对白姑娘推了师叔觉得好可惜,但是我还是想坚持按照原定计划写,这一点请大家原谅我的任性了,大概是我觉得不是每个帅哥都要在文里喜欢女主一心一意默默无悔,也有打着喜欢旗号不顾人意愿的。
      衣衫凌乱地散落在地,幔帐飘荡,掩不住其中骤然升腾的温度。
      
      墨浔明明神识有些混乱,压住白星瑜,触摸到她美丽的身躯时,他禁不住想起了那埋藏在内心深处的遗憾。
      
      “阿绯,你应该属于我的,那个人是谁?是谁夺了你的清白!”他心中突然涌出一股暴戾之气,抬手狠狠地掐住了白星瑜的脖子,“与其便宜别人,当年我就该杀了你!”
      
      “师……师父……”白星瑜从没见过墨浔这一面,实质的杀气和他平时的温和判若两人,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她艰难开口,“我是白星瑜……不是裴练云啊……”
      
      可是墨浔听不见。
      
      那丹药的效力非常可怕,不伤体魄,只激发人内心最深处的黑暗。
      
      墨浔眼中能看见的,只有他心中所想。
      
      就在白星瑜以为自己要死在墨浔手上的时候,他又突然松开了她,抚摸着她的脸,语气变得轻柔:“阿绯,第一次就算了,以后你要乖,我会一直疼你,知道吗?”
      
      在白星瑜的尖叫声中,墨浔狠狠地刺进了她的身体,用与他平日里温雅风度完全不同的狂风骤雨般的动作,占有她的全部,一遍遍地用动作惩罚着她,根本无法理会她的感受,也无力思考她体内是否润滑,是否没有经历过男人。
      
      白星瑜本来是初次,哪里受得住他如此对待,可惜身体内部摩擦的疼痛,比不上被魔印折磨的痛苦和内心失望的痛。
      
      明明是自己和他欢好,可墨浔张口闭口都是裴练云。
      
      白星瑜心里的魔气蔓藤一样疯涨,望着墨浔的脸,她双目都隐约带起了赤红:“为何还要想着那个不洁的小贱人!为何你看不见我!师父!我一直爱你敬你,对你一心一意,若你还是看不见我,不要逼我……”
      
      她被粗鲁地翻身推跪着,无力反抗修为高深的墨浔,只能被动迎合,起伏中紧紧抓住了□□的床单,承受着一切,将唇都咬出了血。
      
      “恨你!”
      
      若不能爱,她宁愿恨!
      
      刘克端坐在静室蒲团之上,等待墨浔返回。
      
      以他的修为,墨浔不在,就无法镇压他体内不断上窜的魔气。
      
      就在墨浔久候不至的时候,刘克终于听到了静室开启的声音。他双目紧闭,艰难开口:“师叔,帮帮我。”
      
      来者没有说话,只是缓步走近。
      
      刘克又问:“师叔,我还有救吗?我不想死啊……”
      
      他神智清明时,心里悔意不断,若是就此入魔,日后便真的成为仙道公敌,永世不得翻身了。好不容易境界提升到元婴期,好不容易一步步拉近了和大师兄的实力差距,也好不容易越发得到宗主的看重,他不想也不愿在这个时候,前功尽弃。
      
      突然,一股可怕的戾气冲入他的体内,瞬间击垮了他全部理智。
      
      陷入疯狂前,他隐约看见一双血色的眸子,那样的森寒如冰,如看蝼蚁般蔑视自己,低低的冷笑回荡他的耳边。
      
      “随意伤了我的心肝宝贝,你还想活?”
      
      那晚,玉清宗宗门上下,都清楚听到了刘克疯狂又狰狞的恨声,久久没有平息。
      
      “裴练云!你不得好死!我要杀了你!”
      
      内门外门的玉清宗众弟子,心颤难安,一夜未眠。
      
      玉清宗内,一处□□无限,数处如坠寒窖。
      
      清晨的阳光静悄悄地洒入房屋中。
      
      裴练云半睁开眼,第一个看见的便是东方叙。
      
      他撑手在她身侧,正与她对视,因为两人距离极近,她能看见他眼中的自己,表情淡漠凉薄。
      
      而晨光中的他,凤眸中光华氤氲,注视她的目光无比柔和,好像在看世间最美的珍宝,裴练云心里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酥|痒软麻。但她身体的行动却快过了想法,眨眼间,她就飞起一脚,把东方叙给踢下床。
      
      “你又爬我的床。”她起身,盯着东方叙,语气疏淡。
      
      东方叙懒懒地抬眸,坐在地上望着她不说话。
      
      裴练云嗅到他身上干净清爽的味道,似才沐浴不久。她摸了摸下巴,回忆起昨晚她要求他泡够两个时辰,而自己好像趴在浴桶边昏睡过去。
      
      按照现在的天色,他定是才泡完,刚抱了她回床上来。
      
      一时间,屋内沉寂一片。
      
      裴练云双手抱膝,坐在床上,长发垂满了锦被,如丝如瀑。
      
      她盯着自己扭动的脚趾,主动开口问东方叙:“你昨日就没吃什么东西,饿不饿?”
      
      东方叙装作没发现她在转移话题,和昨日一样,偏头不理她。
      
      裴练云只当他在气被自己踢下床,叹了口气,从床上爬起来,坐到他对面,晃了晃指缝间夹着的青丝:“我还没梳头。”
      
      东方叙冷冷一笑,全然没了往日的亲近,也不会主动拿了梳子给她梳。
      
      裴练云本来就不是个擅长言辞的人,望着自家气鼓鼓的弟子,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居然还敢甩脸色,这小子果然欠收拾!
      
      东方叙见她眉头紧蹙,突然捂着受伤的经脉处轻咳,他终于开口,盯着她,缓缓地说:“师父时常对弟子说,遇强便逃,面对比自己更高境界的前辈,不准对抗,要永远记桩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裴练云不着痕迹地移开了视线。
      
      东方叙却没打算放过她,起身跪于床沿边,偏头迎向她的目光,凤眸微敛:“但师父的做法,似乎和说法完全不一致。弟子日后到底该如何行事,望师父解答。”
      
      在某些时候,裴练云装聋作哑的功底是不错,面对不想回答的问题,她可以立刻转身装作不知道。
      
      可惜她的一举一动早就被他熟悉,刚要回避,一只手臂突然从她身侧伸出,啪的一声按在床铺内侧的墙上。
      
      裴练云后背猛地撞上墙壁。
      
      她被圈在他手臂和墙壁之间,如落入困境的小兽。
      
      “师父,你还没回答我。”东方叙淡淡地道。
      
      抬起眼皮看他一眼,裴练云从怔愣到额角青筋冒起,突然一把扯住东方叙的衣襟:“坐了地上你居然敢爬我的床!”
      
      一道身影被扔出了屋子,空中划出了完美的抛物线。
      
      断崖的清晨上演过的无数次场景,再次重现。
      
      裴练云起身,扭了扭脖子和手腕,心中暗想,看来平日还是不够严厉,这小子顶撞师父的胆子是越发的大了!今天非得给他教训不可!
      
      站在摔在地上的东方叙面前,裴练云用神识认真检查了一遍他的身体,才说:“还不起来,装死么?”
      
      东方叙静静地躺着,直到这时才视线偏了偏:“师父真悠闲。”
      
      “嗯?”
      
      “昨日入魔都要杀你,今日他清醒后不会报复?”他眼底闪过一道阴霾。
      
      裴练云在他身边坐下,用手托腮:“你当师父是傻的?”
      
      东方叙一愣。
      
      “硬拼我虽不惧他,但二师兄毕竟已经进入元婴期,着魔后实力再不稳定,始终也是麻烦。不过既然我动手了,自然想好了怎么对付他。
      
      裴练云翻手拿出一个玉瓶,打开瓶塞放到东方叙鼻前,让他嗅了嗅。
      
      “我教过你,说说这是什么。”
      
      这东西……
      
      这样看来,她并不打算取他性命?
      
      东方叙目光微闪:“弟子总是小看了师父的狡猾。”
      
      裴练云把他的话直接当做夸奖,受了,拍了拍他的脑袋,说:“如果都有人要取你性命了,就千万不要留手客气。”
      
      “偷窥的人呢?”东方叙视线扫过旁边。
      
      裴练云神识一动,探了过去,冷声道:“谁?”
      
      一个娇俏的身影立刻从屋后的草丛里跌出,卓雅竹一张脸涨得通红,话都说不利索:“是我,裴道友,我……我……”
      
      她天没亮就悄悄跑了过来,结果看见亲密相拥,睡在一起的师徒两人,一时间进也不是,退又有些对不住她询问了一晚上才得到的裴练云所在地的消息。
      
      现在被发现,她顿时有种探知了别人秘密的心虚紧张感。
      
      虽然在她看来,裴练云那么美,肯定和奚皓轩才配,那个弟子实在是……太普通了。
      
      裴练云没有料到竟是卓雅竹,问道:“你躲在我屋外干什么?”
      
      卓雅竹连忙摆手:“我不是故意看见的!”
      
      裴练云:“看见什么?”
      
      卓雅竹抬眸悄声问:“你觉得奚道友和你徒弟,谁比较好?”
      
      裴练云想都没想,答案肯定:“当然是阿叙。”
      
      得到回答的卓雅竹松了口气,但一想到自己的来意,立刻绷紧了身体。
      
      “对了,我赶着来找你,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她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神色严肃地看着裴练云:“你的二师兄刘克死了,昨晚自杀了。”
      
      刘克死了。
      
      而且死状非常可怖,明明是自杀,场面却异常血腥。
      
      据发现刘克异状的弟子所言,当时的刘克还没有死,还在拼命的自残身体,疯狂地大笑。那种癫狂的笑声,成为了可怖的阴影,留在了每一个听见笑声的人心间。
      
      得知这个消息的裴练云,怔愣了一瞬。向来讲究的她,没有护肤,没有梳洗,居然一言不发,直接就钻入了丹房。
      
      东方叙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坐在丹炉边,凝神盯着手里的东西。
      
      丹房内炉火旺盛,火焰的光芒忽明忽暗,衬着她红色的衣袂,更显得她容貌绝色妖冶。
      
      东方叙眼底沉淀着几近溢出的占有欲,最后却无声的将那抹疯狂给压下,沉默地在她身边忙碌,真元催动炉火,点燃凝神静气的莲灯,开启聚灵的阵法。
      
      直到裴练云抬手示意他停下,他才开口问:“师父不高兴?”
      
      裴练云摇头:“我想不通。”
      
      她看着手里的东西许久,自己下的毒她自己知道。融在本命火焰中,沾上刘克身体的就是她手里这瓶腐心丹。
      
      腐心丹的功效的确是让人迷失心智,沾染的时间一长,爱恨情仇所有的情绪都会消失。但它只是灵级丹药,哪里有让元婴期的修士一夜之间发疯的功效?
      
      东方叙不以为然,冷笑:“有何想不通?与其等他来索要师父性命,不如现在死了更好。”
      
      裴练云眼底的情绪从疑惑渐渐变得淡漠:“天道有眼,因果循环。今日所杀之人,日后渡劫的时候化成天杀劫,天杀劫越多,问鼎仙道越难。”
      
      所以在对付针对她的人时,裴练云会反击会把别人揍得没有还手之力,唯独留一条性命,不到万不得已,不除之。
      
      对刘克,裴练云也只是想让他失去辨认敌对目标的能力,而不是真的让他疯狂而亡。
      
      修真者一生追寻天道,然,未渡劫飞升者,连天道的尾巴都摸不到。如果她今日这话是上界的仙君所言,还有几分可信度。但裴练云一个元婴期不到的修士,无论如何也与天道沾不了边。
      
      东方叙当然不会相信她的说辞,可也没反驳她的话,只问她:“师父已勘破天道?”
      
      裴练云看他一眼,说:“没有。”
      
      她说着,顿了顿,又道:“但我知道就是这样的。”
      
      就好像她从小就能看懂修真界的古丹方,破解一些别人都不知道的古禁制。冥冥之中,她能感觉到有些东西就像是天赋一样,刻印在她骨血里,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抹去。
      
      东方叙冷哼一声:“果真有那样的因果,凡人界就不会有‘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的说法。”
      
      裴练云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底倒映着炉火的光焰,自语道:“是啊。”
      
      她极少有这样低郁失神的时候,东方叙眸色微敛,上前一步,抽出她头上随意斜插的碧玉发簪,她一头墨发顿时垂落,丝顺柔滑地飘散。
      
      他摸出怀里随身携带的她的木梳,插入她的发间,慢慢给她梳理。
      
      相处十年,他除了知道她极其讲究,还知道她最爱别人给她梳头。每当这种时候,她总会闭上双目,全身放松,面色极为舒服。
      
      东方叙凝视着她,仅仅看着,胸中就好像被什么东西一点点的填满。起初刻意为之的讨她欢心的动作,逐渐变得轻缓自然。
      
      裴练云闭眼享受,自从有了自家小徒弟,生活品质真是有了质的飞跃。
      
      待他重新给她插上碧玉发簪,她心里的烦闷情绪已经一扫而空。
      
      而她也利用这段空暇,运转功法疗伤。
      
      仔细用神识内视,裴练云发现在丹药的辅助下,受损的经脉已经逐渐愈合。
      
      不算最好状态,但也不至于再耽误她炼丹。
      
      裴练云开始交代东方叙一些准备工作。
      
      “我现在先给你炼筑基丹,你来控制聚灵阵。”
      
      她说着,手指飞快地掐动法诀,引导本命之火一点点地融入丹炉中。
      
      眼见丹炉之内火势渐旺,沉闷的钟声突然回荡在玉清宗山门内。
      
      这是宗主的召唤令。
      
      所有听到钟声的弟子,必须全部到内门大殿集合,不得有任何延误。
      
      裴练云颇为可惜地扫了一眼还未打开的玉盒,再耽误下去,她好不容易取得的七星狼毒草功效又要降低一成了。
      
      但宗主有令,门下弟子必须遵从。
      
      “我们先去大殿。”她随手掐了个避尘决,将身上的血迹尘埃一扫而空,然后立马御剑,直奔内门大殿。
    插入书签 



    魔囚仙
    小狼狗徒弟推到高冷呆萌师父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