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帝凰后对话录

作者:霜雪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琴心无双

      大业八年春
      那是个富贵人家的院子。
      那是个少年,手中握着一卷书,边走边看,阅读沉思的模样却似乎天下间什么事情,也比不及他眼中一卷书籍。
      少年一身浅蓝衣衫,眉宇顾盼之间,犀利如剑,那双眼睛也带有着年少未脱的轻狂飞扬,仿佛天下尽在其中,而即便是沉浸在书中,也是凌厉的,带有探寻味道的在读。少年姿容端丽自是不必多言,整个人若是不笑,生生便是一尊杀神。但只需有那嘴角轻轻挑起,世间温柔,便尽在其中。
      少年本是走着自己最为熟悉的道路,去访自己熟悉的老友,今日这书却格外精彩些,他一时只顾着看书,没留神脚下,一时竟然走岔了,府中建筑复杂,更不是在自己家中,最后竟然迷了路。
      似乎是一卷书读完,他也就抬头,看了看身边不熟悉的景物,终于反应过来,慢慢把手中翻开的那卷书放下,觉得自己应该好好思考一下,怎么走出这个院子。
      少年咬定了一个方向,慢慢走着——
      一缕飘逸琴声从另外一个方向逸出,少年止了步,驻足聆听。
      他剑眉一挑,满脸诧异——
      不是没听过有人弹琴,但这个声音,着实不像是男子所奏:
      有远见之男子,便看得出如今虽然是承平天下,但微有乱象,正是男子建功立业之机;
      若是稍微浅见些,即便是贵族儿郎,也应好生读书,趁着家族恩荫,有一番作为也好名垂青史;
      最不济,即便是个贫寒子弟,亦有孝廉之制度可有一个机会,好生侍奉父母研读诗书,便是最后只是个小吏,也有个一展才华的机会。
      简而言之,无论是个什么身份的儿郎,这天下一统的世道,又怎是先人为避祸乱空谈玄学之时?男儿于世,当有一番抱负,寄情山水之擅琴者虽有,却不过是以寄情山水之名,希望君王好雅乐,召之侍奉左右,还是为功名而已。
      少年自己没有发现,其实上面所有理由都可以算得上是强词夺理,他之所以判断那人不像是男子,其实仅仅是自己更希望是个贵族小娘子,在闲暇之时,抚琴而歌,潇洒悠游,曲罢回首,一笑倾城。
      简单说,其实他就是希望那是个小娘子,没有来由的。
      少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觉得既然迷路了注定了丢人,如果那人是个女子,过去问问路,也挺好。
      他放轻了脚步,似乎怕惊扰那抚琴之人,循声朝着那个方向走过去。
      庭院深深,料峭春寒。
      今日虽然薄薄有些阳光,却毕竟开春还不久,院子虽然富丽,却还没有显出来,而琴声带了些许寂寥,刚好符合这万物将生未生之态。
      果然是个少女——
      还不是一个人,华贵穿着的娘子(注:隋唐的女孩们不叫小姐,不叫姑娘,叫娘子,有问题请自行度娘知网知乎)们正规规矩矩的坐着,上位是教授娘子们琴艺的乐师,而那乐师考究的表情,眼睛盯着的,便是那正在抚琴的少女。
      少年也知道不宜在别人弹琴的时候打扰,也便驻足下来,打算少女弹完了再上前问路。
      这么一想,那琴声声声入耳——
      少年是个正常的贵族青年,但家中宠溺,也非长子,不必当做继承人培养,也就由着他的野性子,由着他混迹民间,自然见多识广,却不曾听过这么一种琴声。
      不能说天籁,那少女毕竟年纪也还轻,和经年的乐师自然没得比,但略有些生涩的曲子之中,他却听出来,其中隐藏极深的感情。
      有——
      有怀念?用上了怀念——这女孩,是亲人去世了么?
      有忧虑?这少女正是豆蔻年华,正是人生好风景,有什么好忧虑的。
      有迷茫?女子无才便是德,这个年代女孩们不过是长大之后嫁人相夫教子,有什么迷茫可言?
      不过有这些也便有吧,少年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人间百态,谁规定了一个女孩就不能怀念忧虑迷茫的。
      只是他始料不及的,是曲调一转,之后怀念忧虑迷茫统统不见,余下的只有过尽千帆的平淡从容,和属于少女由内而外的悠远淡定,清远高旷。
      少年暗暗赞叹——这是谁家女儿,竟有如此心胸!
      突然琴弦断了,琴声一乱,便再难续起。
      少女抹去余音,看了看琴弦,微微有些苦笑,却还是慢慢起身,跪到了乐师前面。
      少年没看明白这是闹哪出。
      “开始之时尚可,为何却突然手重,琴弦都断了?”那乐师神色有些阴沉,似有不悦。
      少女低头,轻声道:“是学生的不是。”
      在一边的一个小娘子轻轻抬手掩唇,吃吃笑道:“自己手笨罢了。”
      身边又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平日疏于练习,这曲子若是能勉勉强强成调也就罢了,却弹都未曾弹完,先生可要好好罚一罚这丫头的怠惰之罪。”
      少年本便是豪门出身,哪里还会看不明白这么一出是个什么情况——
      那女孩本来弹完一曲毫无问题,虽有些生涩但是这个年纪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难得,出了这种事情,也只能是她身边的那些姐妹们使了绊子,非要她被罚上一罚才好。
      他只是不明白,那少女听琴声也是个心有七窍的玲珑之人,如何这些妇人把戏,都不能从容应对?
      本来难得为妇人动一动心,只在乎天下大势的少年,忽然对这女孩,有些恨铁不成钢起来。
      少年不过这想一想的功夫,坐席上的先生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戒尺,慢慢道:“既是你这丫头懒怠,罢了——过来,打一打便是。”
      那少女不敢违拗,只得起身走到了先生面前,跪坐而下。
      即便是这要被罚的状态,却还保持了仪态,至少没有哭求先生饶恕。
      少年又觉得,这丫头,也算是个硬骨头。
      “啪!”
      “啪!”
      “啪!”
      每一戒尺落下,少女必定瑟缩一下肩头,却没有听到她哭。
      少年还觉得,这丫头,软弱太过。
      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年轻男子:“世民,我在书房等你,你久久不来,我便估摸着来寻你,谁知你居然在这里。”声音很轻,似乎也怕惊扰了那边学琴的女孩们。
      李二郎,世民。
      李世民对那年轻男子笑:“无忌莫要笑我——我这是贪看那卷策论,没留神便走错了路,本是为问路而来,却不曾想,看到了这么一出。”
      那被称作无忌的年轻男子这才看了看那边的女孩们,只是淡淡的评论了一句:“她们又在为难她了。”神色有些郁郁。
      李世民如何不懂得这好友的神色,这么一个状态摆出来,是不愿意说话了。
      虽然他很好奇那些女孩们到底和那小娘子有什么恩恩怨怨,但是到底也是别人家事,他打听别人家未嫁女儿,也怪难为情的。
      算了。
      以后有缘自然会知道的。
      “也罢,今日尽兴而来,我自你舅父处拿出了这么一卷书,你顺手帮我还回去。既然败兴了,我便回去了。”
      长孙无忌呆呆的接过了那卷书,淡淡指了一个方向就算是给李世民指了路,眼睛还在看着那场女孩们间的斗争。
      李世民轻叹一口气,自己觉得——
      无忌早年丧父,连带着自己母亲和妹妹一起被异母兄弟赶出家门,投奔了舅舅高士廉,这里并不是他家,那些小娘子多半也就是他舅舅的女儿,今日看来只怕是看上了那丫头他看上了,不忍心她被姐妹们如此捉弄。
      这女孩虽然软弱无能了些,但是那琴声之中的心胸,也配得上自己这位好友了。
      不管怎样,这琴声,永远的留在了年轻的李世民心中。
      唔……虽然连那个女孩的正脸都没看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7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