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女配

作者:一叶星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秘书官篇番外

      夕阳的余晖照耀在热闹的水镜广场上,微风带着温和潮湿的气息。
      
      这里是阿莫格拉城,国境之南,四季如春,鲜花永远绽放,被称作金色音乐之都。
      
      因为前不久刚下过雨,广场中央蓄满了雨水,倒映着湛蓝的天空,如同一面清澈明亮的镜子,这也是水镜广场得名的由来。不少游客头戴花环,穿着热情奔放的泳装,与孩童一起在水中玩闹,你推我挡,尖叫声、嬉笑声,此起彼伏,不绝如缕。
      
      广场一隅,开着一间花店,架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朵,争奇斗艳。门口的木板上歪歪扭扭地写着“贝尔的花店”,字体圆乎乎的,煞是可爱。
      
      门口坐着一名中年男子,满面胡渣,轻轻哼唱着不知名的小调,随手记录着什么。七岁的贝尔手托腮,紧紧挨着男人坐着,百无聊赖地对着广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发呆。
      
      作为著名的音乐之城,这里汇聚了来自许多周边小国的游客。在肤色各异的游客中,贝尔的黑发紫眸并不引人注目。
      
      一个老绅士走到他们面前,彬彬有礼地朝他们问候,声音清冽好听,:“日安,麻烦帮我拿一个花环,我想要送给我的妻子。”
      
      贝尔漫不经心抬头,瞬间看直了眼。面前的男人穿着一件及膝的黑色风衣,背着小巧的琉特琴。虽然满头银发,却相貌清癯,气度非凡,依稀看得出年轻时候的绝佳风采。
      
      中年男人他上下打量了老绅士一眼,露出一口白牙,笑得十分狡黠:“日安,先生。我的花从来不用金钱估价。”
      
      “汤姆!”贝尔不满地叫了起来。
      
      老绅士讶异了一下,随即轻笑起来:“哦?”
      
      中年男子安抚性地摸了摸贝尔的脑袋,转而对老绅士道:“先生,我是个作家,需要从众生百态中获取灵感。随便您告诉我一个有趣的故事,作为小说素材,我就免费赠送给您最美丽的花环。要知道,我的花可是城里出了名的。”他眼里包含期待,十分真诚。
      
      老绅士回头看了一眼,思索了几秒,点点头,同意了这个交易。他清清嗓子,开口道:
      
      “先生,我是个普通的流浪歌手。这些年走南闯北,见识过不少人和事。我听到过一个小故事,不知为何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真实性不做考据。
      
      很久以前,在一方富庶的土地上,有个出身普通的青年管家,他负责照顾一座庄园和他的小主人,一个八岁的小女孩。从衣食起居,到读书教育,他如同一位勤勤恳恳的老父亲,一直陪伴着女孩成长。”贝尔听得津津有味,汤姆坐在一旁奋笔疾书。
      
      “渐渐地,她从懵懂无知的小女孩,出落得如同玫瑰般优雅高贵。直到有一天,青年发现,小姑娘望着他的目光中除了依赖,更多了些其他东西。
      
      “不用猜了,那就是爱。”贝尔插嘴道。她被老绅士和蔼的目光看了一眼,闹了个大红脸,小声地道了歉。
      
      老绅士笑了笑,继续道:“他无法忍受一手带大的孩子,生来高贵,最终却被卑微的尘埃沾染。于是,为了小姑娘的幸福,他做了一个决定。他在小姑娘成长到独当一面的时候,毅然离开了她,头也不回地踏上了一个人的旅程。
      
      “这个大笨蛋!”贝尔心潮起伏,义愤填膺地握紧了拳头,“这对小姑娘不公平。”
      
      老人的神情有些惆怅,点点头,“你说得对。他去了全国各地旅行,不停地变换城市流浪。
      
      或许人就是这样一种矛盾的生物,越得不到,越想要靠近。
      
      漂泊多年,最后,他回家了。
      
      夕阳下,他一个人站在码头,等着心爱的姑娘驾车来接。
      
      当时,天边的云彩很美。”
      
      故事戛然而止,贝尔有些意犹未尽地追问道:“后来呢,他们在一起了吗?”
      
      老绅士微微一笑,“我不知道,或许这正是故事的美妙之处。我们可以想象无数个结局。”
      
      汤姆合上笔记本,从花架上挑选出最为美丽动人的花环,递给对方。“这个故事非常动听,喏,作为交换的礼物。祝你好运,先生。”
      
      老绅士礼貌地道谢后,转身离开。
      
      出于好奇,贝尔悄悄地跟在他身后,她看着老绅士向广场中央的水池走去,那里站着一位女士。
      
      夕阳将老绅士的背影拉长,他如同一叶孤舟向久违的陆地靠近,他为女士戴上了花环,然后两人手牵着手离开。
      
      “啧啧,那位夫人年轻时必定是位风姿绰约的美人。”汤姆不知何时站在了贝尔的身旁,摸着自己满脸胡须,神情笃定。
      
      贝尔羡慕地盯着他们的背影一会儿,突然回过神来,啪叽一声拍掉了汤姆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冷冷道:“你死心吧,死变态,我是不会让你玩养成游戏的。”然后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汤姆呆呆地看着她突然发飙的模样,万分无辜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一不小心揪下两条未粘贴好的胡须。
      
      湛蓝的天空下,两个年迈的身躯慢悠悠地逛着。
      
      “好看吗?”老妇人喜滋滋地把玩着手里头的花环,娇憨地问道。
      
      老绅士宠溺地将她额间的银色碎发撩了上去,“很美。”
      
      “等兰斯下周接我下课,我要戴着花环来找他。”她碎碎念叨着。
      
      希伯特紧紧牵着她的手,轻轻地应和着她的话语。
      
      故事的往往比现实要美好。
      
      执政多年后,女王的记忆力大幅度衰退,她将王位传给了私生子。渐渐地,她不再记得人和事,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深爱的国家,甚至也不认识希伯特本人了,意识沉浸在零碎的片段里头。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希伯特搂紧了身边的人,莞尔一笑。
      
      她还在他身边,而他会用余下的岁月,许她一生的挚爱。
      
      爱她的灵魂。
      
      “西历一六八、九年,克丽丝一世加冕为王,以雷霆手段清洗议会,并发动自上而下的改革运动,确立了议会制和内阁制,终身未婚,史称“血腥蔷薇花。”
      
      对女王和第一任首相兰斯希伯特的关系,历史上世说纷纭,大多都是些捕风捉影的猜测。
      
      “维克,离开帝都的那天,薇拉究竟和你说了什么?”索菲亚好奇地问。他们俩浑身一副花哨浪漫的热带装扮,两人甩掉了随从,偷偷从西北溜出来,打算在海滨之南度过整个夏天。”维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没什么。”实际上,为了顺利将她娶到手,自己几乎大半个家底和发明都被腹黑冷酷的女王掏光了,还要费尽心思为她的情人打造军中威望,简直堪称是史上最苦逼穿越者。不过这些,他的小妻子,永远不需要知道。
      
      ——摘自《蔷薇纪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