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女配

作者:一叶星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蔷薇纪元(三)

      平底锅开始散发出香甜的奶酪味,褐色小蘑菇漂浮在汤面,冒出轻微咕噜声,在金黄色火苗的映衬下格外诱人。
      
      “我以奥兰威尔王室之名,向各位致以真诚的祝福,你们将会是帝国未来辉煌的缔造者···”
      
      克丽丝慵懒地趴在松软的羊毛地毯上,一手啃咬着西瓜,一手捧着演讲稿含糊不清地背诵着,下个月她将代表王室出席学院毕业典礼并发言致辞。
      
      华丽冗长的辞藻令她逐渐变得心浮气躁,眼角的余光不由飘向正在火边煮东西的男人。
      
      “小姐,请集中注意力。”希伯特用汤勺搅拌着锅底,感受着来自背后两道强烈的目光,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由回想起刚才发生的插曲。
      
      “殿下,这个时间,你应该休息。”如何教育三更半夜不睡觉的调皮鬼,青年瞬间头痛了。
      
      “兰斯,我饿啦。” 克丽丝的语气十分真诚,然而眼底却盛满了笑意,一点掩饰的意味都没有。
      
      希伯特平静地与她对视,内心闪过无数个念头。
      
      王储殿下大多数和普通孩童一样,本质上是个调皮大胆的孩子。此时此刻,她本该躺在自己温暖的被窝里,做着独属于小女孩儿的香甜美梦,为即将到来的学院生活养精蓄锐,而不是只穿着一条单薄的睡裙站在窗台下瑟瑟发抖。
      
      作为一名恪尽职守的秘书官,他必须立刻带王储回去宫殿。
      
      在克丽丝盈盈的目光中,我们有原则的忠诚的秘书官终于缓缓开口道:“甜心,一碗蘑菇汤够吗?”
      
      她有撒娇卖萌的策略,他有无尽的耐心和妥协。
      
      【系统:呵呵,就让原则这种东西见鬼去吧。】
      
      克丽丝啃了最后一口瓜,起身伸了伸懒腰,“兰斯,常务处那帮老头叫你去做什么?”
      
      她低头看着自己干瘪得如同四季豆的身材,对比了一下女主玲珑剔透的身姿,不由感到一丝心酸惆怅。
      
      忽然,她眼尖地发现花瓶里不知何时插了几株优美的郁金香,线条灵动,清丽雅致,在暗夜里绽放秀美。这个季节并非郁金香开放的时节,待贴近细看,才发现原来是保存极好的干花。
      
      “并无特别的事,只是例行报告而已。”希伯特回答道,白净修长的手往锅里撒了一些培根条,用汤勺轻轻搅拌两下,“你呢,甜心?今天的茶会好玩吗?”
      
      “还不错,认识了很多新贵族。” 克丽丝轻轻触碰晶状流苏花边,聪明的小脑袋瓜里瞬间回忆起好几张陌生的面孔。
      
      “唔,朱瑞克男爵,他在西部新买了两座矿山,今天就敞着大嗓门到处炫耀,迪克子爵和迪瑞子爵是对双胞胎,总是喜欢跟其他人争论土地投资问题。至于科林子爵,那是个沉默寡言的家伙,他的妻子倒是很喜欢交际,像只色彩斑斓的孔雀一样高昂着头颅说话,笑起来全身上下的肥肉都在颤抖,噢,天哪,她身上喷着至少四种香水······”
      
      “和这些人打交道对您很有帮助。”听着小姑娘绘声绘色的描述,希伯特发出低沉的笑声,补充道,“下次我会记得替你准备好两个小棉球。”他将沸腾的奶油汤倒入瓷碗中,开始耐心地挑出罗勒叶。
      
      王储殿下发育不良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在于她挑食。
      
      克丽丝单手托着下巴,愁苦地叹了口气:“也只能如此了。”
      
      原著是一篇架空西曼文,作者将伯爵夫妇谈情说爱的背景设定为社会大变革时期。随着资本的积累,圈地运动正逐渐兴盛,这个庞大的帝国结构正在悄然发生改变。
      
      无数凭借金钱跻身上流阶层的人,抱着骄傲且自卑的隐秘心理参与到传统贵族的生活中去,企图用最快的时间洗去自己身上暴发户的味道。小说的大结局里,维克能够帮助戴恩王子赢得王位,跟新贵族的坚定支持密不可分。
      
      思及此处,克丽丝忽然有点郁闷。人家男女主和和美美过日子,而她却只能勤勤恳恳地在人家的小言文里杀出一条宫斗的血路。
      
      一碗热腾腾的浓汤递到了克丽丝面前,唤回了她的注意力。
      
      “小心烫,殿下。”
      
      女孩吹开热气,慢慢喝着蘑菇奶油汤,丝丝顺滑的汤汁缓缓流入喉咙,只觉口感醇厚,回味无穷。
      
      正打算好好赞美秘书官的手艺,她突然碧眸一闪,希伯特顺着她的目光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一向整整齐齐的白色衬衫领口开了三颗纽扣,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估计是刚才将她从窗口提进来时不小心崩开的。
      
      头上突然轻轻挨了一下,克丽丝嗷嗷一声,反射性地捂住自己的小脑袋。
      
      “小淑女,吃饭的时候可不能三心二意。”青年转身背对着她,将自己散开的纽扣重新扣好。
      
      男人的身形挺拔,肩膀宽而阔,昏黄的炉火映着他的背影,使人产生强烈厚实的安全感。
      
      即使远远地望着,都会觉得心动,甜蜜,宁静。
      
      一碗汤很快见了底,克丽丝的脸蛋被热气熏得有些潮红,她心满意足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懒懒地趴在软垫上休息。
      
      希伯特盘腿坐在一侧,轻轻拨弄着一把琉特琴,清丽的叮咚声如流水浮动,一波波扩散开。
      
      一室温暖如春,壁炉里的火苗欢快地跳跃着,孩子困倦地打了个哈欠,思绪开始有些恍惚。
      
      朦胧中,仿佛有人在她耳畔轻叹。
      
      睡吧,睡吧,我的宝贝。
      
      小小的孩子安静地躺在被子里,随着摇篮微微晃动。
      
      头顶上方有个女人朝着她微笑,温柔地哼着歌谣。
      
      快快睡觉,
      我的心肝宝贝,
      我是如此爱你,
      我的小薇拉睡着了,
      一束百合,一束玫瑰,
      等你醒来,妈妈都给你。
      我的宝贝睡着了,
      爸爸的烦恼,
      妈妈的心事,
      有些事情你不懂,
      妈妈的手臂永远保护你,
      你是我的甜蜜儿·······
      
      女人的眼眸盛满爱意,声音爱怜而忧伤。
      
      这简直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小姑娘昏昏沉沉地想。
      
      迷迷糊糊间,身上渐渐冷了下来,她有些不适应地蜷缩着,直到寻觅到一个温暖的怀抱。
      
      曼妙的黑色音符围绕着小小的摇篮上下旋转着,忽而化为一群美丽的白天鹅,朝着时间尽头飞去。
      
      嘿,兰斯,快看,音符居然飞起来了。
      
      “小姐,是你在做梦。”
      
      眼前的女人逐渐和一张俊朗的面容重叠,脸上传来毛巾温热的触感,克丽丝一个激灵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希伯特怀里,他正仔细地替她擦拭干净脸蛋和手。
      
      他刚沐浴过的墨发蓬松,额前垂下几缕碎发,身旁放着巨大的琉特琴,多了几分洒脱不羁。
      
      “嘻嘻嘻嘻,兰斯,你这样真像广场上的流浪歌手。”克丽丝忍不住取笑道。
      
      “听起来不错。”希伯特勾起一弯笑意,“也许有一天,我会流浪到远方去寻找诗歌呢。”
      
      “无论如何,你到任何地方都要记得带上我。”克丽丝补充道。
      
      唔,希伯特认真思索着这个可能性,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为难,只好实话实说:“小姐,如果你开口唱歌的话,估计我们会饿死。”
      
      五音不全的某人有些委屈地嘟着嘴道:“我可以兼职卖花呀。”
      
      两人脑袋里想象这那副画面,不约而同地笑了。
      
      流浪歌手和卖花女,一大一小,真是个奇怪的组合。
      
      “时间过得真快,我舍不得离开你。”孩子耍赖般地伏在秘书官的膝头,嘟着嘴道:“真希望明天的太阳不要升起。”
      
      希伯特失笑,。
      
      “殿下,你会认识很多新朋友。”他安慰道,低头望着怀里的人,“你决定好选课了吗?”
      
      “当然。我打算学习历史和射击。”孩子坐直了身体,有些兴奋,“听说罗恩那个家伙和我选了同样的课程,那个体弱多病的家伙,满脑子都是古怪的数学符号,居然会选择射击课,我真替他感到不可思议。还有海伦,她上次写信给我说,为了给罗恩这个弱鸡一点颜色看看,她决定选择所有跟数理化相关的课程,噢,可怜的女孩儿,我估计她一整年都会泡在图书馆里。”
      
      “我很肯定,他们俩的故事绝对是相爱相杀类型。” 克丽丝眼底闪过一道犀利的锋芒,仿佛看透了事情的本质。
      
      希伯特挑了挑眉,轻声笑道,“殿下,你会和他们一同成长,成为帝国未来最出色的君主。”
      
      “······但愿吧。”克丽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色瞬间黯淡了下来。
      
      一只手扣住了她的肩膀,她抬头,撞见他认真的黑眸,“薇拉,发生了什么事情?”
      
      “今天下午,我遇到了索菲亚。她看上去落落大方,举止得体,十分迷人,大家都很喜欢她。但是,我永远没办法原谅她,还有她那位母亲。”
      
      克丽丝脑海里浮现出索菲亚那张清秀干净的面孔,还有那一家子和睦相处的刺眼画面,不自觉眉心皱起,目光里是毫不掩饰的失落,“爸爸的宠爱,妈妈的玫瑰,我什么都抓不住。”
      
      “现在,我只是个外人。”
      
      气氛一时有些沉闷。
      
      半天没有得到回应,孩子垂下眼睑,自嘲道:“祖父常常教育我,一个贤明的君主应该心胸开阔,博爱民众,我大概要让他失望了,我就是这么小肚鸡肠。”
      
      希伯特凝视了她许久,突然伸手大力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瓜,一头柔顺的金发瞬间成了小鸡窝。“薇拉,你这个傻瓜。”
      
      “嘿,兰斯,我的头发!”克丽丝好不容易梳理好打结的头发,转身抗议他的莫名举动,不由呆愣住。
      
      “殿下,您是帝国的继承人,西顿未来的主人,万民伟大的君主。” 秘书官望着她的目光是从未有过的虔诚,声音平稳,带着一种淡淡的诱惑。
      
      “所有高贵的,卑微的,或贫穷,或富裕,都属于您所拥有。”
      
      “一切都将匍匐于您的脚下,包括索菲亚。”
      
      克丽丝被他幽深的黑眸深深吸引住,那里仿佛容纳了无尽星光,“即使您厌恶她们,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神赋予了我们爱人的能力,但并没有限制我们的喜恶。更何况——”
      
      “其实我也不喜欢她们。”在一连串近乎诗歌的赞颂后,青年冷不丁冒出这句话。
      
      克丽丝呆愣了两秒,所有的不安和焦躁都一扫而空,顿时露出了明媚灿烂的笑容。
      
      【系统:警告,您的嘴巴再咧下去就快到耳后根,颜值将下降百分之五十】
      
      经过秘书官发自肺腑的一番礼赞,某人开始变得趾高气扬:“没错,我才是王座的主人,我要让索菲亚感受一下,什么叫权力的游戏。”
      
      “你觉得把索菲亚发配到西北行省怎么样,那里风沙漫天,水资源短缺,十天半个月才能洗一次澡,我要把她养成一个皮糙肉厚的女汉子。”
      
      希伯特看着她如花的笑颜,心里陡然一松,嘴角微挑,“或许乌克城更好,听说那里的居民身上普遍有体味,并且喜欢熏染浓香。”
      
      “真是个好主意······”克丽丝兴致勃勃地和希伯特讨论起如何折磨女主的阴谋细节。
      
      浓浓的睡意袭来,她的声音越说越小,眼皮开始下垂,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指着桌上的花瓶睡意朦胧问道:“兰斯,你为什么喜欢郁金香呢?“”
      
      “这是个漫长的故事。”秘书官压低了声音,一脸神秘的样子,“要留到下次再告诉你”。
      
      孩子骤然两眼一黑,被一条毛毯从头到脚裹住。
      
      夜间秋风凛冽,穿过曲折的白色回廊,秘书官抱着她稳步朝宫殿走去。
      
      “兰斯,你一定是尼古拉哥哥派来拯救我的天使。” 一句极细微的声音从毛毯里闷闷地传来。
      
      回应她的只有男人胸口沉稳的心跳声。
      
      半晌,依稀有低沉的声音响起,很快消散于风中。
      
      翌日,一辆华丽宽敞的马车从王宫驶出,经过漫长的颠簸后,停在了郊外一座古建筑群外。
      
      帝国皇家军事学院坐落于奥托郊外的贝尔湖畔,这座古老的哥特式建筑群雄浑壮丽,高耸入云的尖顶在日光照耀下闪耀着炫目的银白色光芒,灰白色的墙砖上尽是历史斑驳的痕迹。
      
      克丽丝身着学院统一规定的黑色制服,肩上的校徽熠熠生辉,此刻却低着头闷闷不乐。
      
      秘书官整理好她的着装,体贴地拥抱了她一下:“我该离开了,甜心。”
      
      小姑娘终于抬起头,一脸沮丧的模样,依依不舍地盯着希伯特。
      
      呜呜呜,有谁能告诉她,系统这种玩意儿居然会出故障?
      
      【请求查看人物好感度】
      
      【系统:功能升级中·······】
      
      噗,这坑爹的系统,凡事果然还是要靠自己。
      
      “殿下,你怎么了?”希伯特被她哀怨的眼神盯得有些头皮发麻。
      
      克丽丝欲哭无泪,我想问你对我的好感度有几分,偏偏无法说出口。
      
      “嗨,克丽丝,好久不见。”迎面走来一对少男少女,男孩体型瘦小,背脊挺直,抱着一叠书本,苍白的脸上带着一副黑框眼镜,露出淡淡的笑容。矮了他半个头的女孩背着巨大的书包,青春飞扬的脸上充满活力,双眼弯弯如同月牙。
      
      这是格林顿家族的次子罗恩和昆汀家族的幺女海伦,他们俩在学校里一向与王储形影不离。
      
      “罗恩,海伦,早。”克丽丝热情地与他们打招呼,低落的情绪瞬间高涨不少。
      
      从秘书官手中接过行李,小姑娘在他脸颊上留下一个湿润的吻,挥挥手不舍道:“兰斯,下个月记得早点来接我。”
      
      得到秘书官肯定的答复后,她才拉着行李杆和朋友们离开,假期刚结束,大家都迫不及待想要分享彼此的故事。
      
      脸颊还残留着女孩细腻的触感,希伯特静静凝视着孩子渐行渐远的背影,心里忽然有种莫名的情绪在滋生。
      
      云雀终将离开温暖的巢穴,蓝天才是它自由翱翔的所在。
      
      女孩高束的长马尾在背后悠悠晃荡,柔顺的金发闪耀着阳光般耀眼的色泽,令希伯特恍惚想起另外一个人。
      
      “殿下。”希伯特低低出声道,神色晦暗不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我肥来了,表打我,人家很爱你们哒,人品保证,永远不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