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女配

作者:一叶星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俘获魔王心(六)

      “小师妹,我喜欢你。”清朗的男声在巍峨壮观的山门前突兀响起,霎时汇集所有人的视线。
      
      身着素色道袍的俊朗男子脸颊微红,深情款款地望着眼前人,直白地表明心意。周围路过的弟子一个个顿住脚步,眼观鼻鼻观心,实则竖起耳朵屏住呼吸聆听女子的回答。
      
      四周虎视眈眈,素衣女子毫无羞赧之色,她对着这男子微微一笑,宛如千树梨花粲然盛放,红唇轻启,口中吐露的话语却如十二月北风般冷漠无情:“抱歉,二师兄,我已经有婚约了,你死心吧。”
      
      围观弟子不约而同地唏嘘一声,向他报以同情的目光。可怜的掌门座下二弟子荆烈,第三百二十八次向他的小师妹林元淇求爱,再次以失败告终。
      
      男子眼里的光彩瞬间破灭,他苦笑一声道:“我早知这是你用来搪塞别人的话。”他怔怔望着她,目光犹有挣扎之色,语气低落,声音晦涩,带着一丝乞求意味:“师妹,就算你不喜欢我,看在我们师兄妹多年感情的份上,能不能给我一个守护你的机会?只要在你身边静静看着你,对我来说,这样就够了。”如此低声下气,痴情哀怨,真乃至情至性之人,引得周围一片怜惜的目光。
      
      说起来,荆烈着实是天启山嫡系中出类拔萃的弟子,无论长相亦或是修为都是上上之选,再加之性格开朗乐观,道心稳固,一直是所有女修垂涎的理想道侣。然而,众所周知,此钻石黄金单身汉只对他的小师妹情根深种,十年来一直锲而不舍地追求她,平日里除了修行就是钻研爱情宝典。只可惜遇上个铁石心肠的林元淇,一直不肯接受他。
      
      面对好男人的温情告白,冷血无情的女子并不买账,她双手抱臂好整以暇道:“师兄,别装了,这招在你上次生辰时已经用过了。”啊,露陷了?荆烈的苦情脸一垮,有些挫败地耷拉着脑袋,忧愁地叹了口气。不过他属于越挫越勇型,深吸一口气之后,他又重新热血沸腾起来,一扫哀怨颓废之势,望着她信誓旦旦道:“我不会放弃你的。元淇,我会一直等着你。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终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地成为我荆烈的道侣。”他这话掷地有声,豪气万千,活脱脱一个万年痴心不改的情种,围观群众纷纷鼓掌为其鼓励,呐喊助威。女修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异口同声大喊道:“师妹虐我千百遍,我待师妹如初恋。荆师兄,加油!”
      
      败给他了!元淇哭笑不得,礼貌地朝男子作了个揖礼后转身离去。只听得身后传来低沉的男声:“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声音温柔缱绻,情意绵绵,让她浑身起了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狠狠地打了个哆嗦,不由加快了步伐。
      
      远远站在树下看好戏的女子见她快步走来,及时收敛了脸上夸张的笑容,待元淇走近后,二人手挽手相携离去。
      
      “只要在你身边静静看着你,对我来说,这样就够了。”男子呷了一口酒,将荆烈告白的语气模仿得惟妙惟肖。“嗷呜~~”围成一圈坐在一起的众女修听到如此的话语,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狼嚎,随后芳心破碎了一地。
      
      除去部分修为高深的弟子在自己洞府内闭关修炼,大部分弟子都是按时定点上早课练功修行。大道漫漫,修行清苦,荆烈和林元淇这对师兄妹之间的持续十年的爱恨纠葛自然成了天启山最流行的八卦谈资,为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清苦无趣的修行生活增添了无限乐趣。
      
      听完清晨这则劲爆消息后,众弟子纷纷交头接耳,评头论足。突然,一女修愤愤不平道:“林师妹也真是的,既然不喜欢荆师兄,何苦霸占他如此之久?”另一女修轻笑一声接口道:“周师妹,你这话便不是了,林师妹一早便拒绝过荆师兄,只是他多年来都不肯放下而已。何来霸占之说呢?我看你是嫉妒林师妹吧。”“你!”两人狠狠地剜了对方一眼,一拍桌子站起身来。
      
      眼看气氛顿时拔剑弩张起来,另外几名男修赶忙出来打圆场。他们打了个哈哈后后及时转移话题:“你们说林师妹真的有未婚夫吗?”大家一下子来了兴致,众说纷纭讨论着这个可能性。七嘴八舌后,意见不一。
      
      有人已经勇敢地向当事人提出了这个问题。
      
      外面艳阳高照,碧空如洗。夙冰和元淇漫步在凌云峰的林间小道上轻声细语。
      
      “小林子,你难不成真的有男人?”夙冰絮絮叨叨讲完自己此趟外出寻剑之行后,想起清晨见闻,不禁揶揄道:“其实二师弟也挺不错的。他等了你十年,你不妨考虑考虑。”
      
      元淇侧眸慵懒地睨了她一眼,慢悠悠道:“我家有悍夫,不敢做主。不如师姐来收了他吧,大师兄贤良淑德,素有容人之量,必会答应。”
      
      提到云轻,夙冰瞬间双颊绯红,故意粗着嗓子道:“你这丫头,不许胡说。我还不知道你。怕是以此为借口来躲开众师兄弟的追求吧。”元淇挑了挑眉,不紧不慢地踱着步子,轻飘飘地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我早已嫁人了。”
      
      夙冰不以为然地笑笑,正想再调戏几句。嗯?等等!她脑子一个机灵,顿时反应过来,不由停住脚步,瞠目结舌道:“你?”元淇大大方方承认:“而且是我主动强迫他的。”夙冰愣了半天才消化掉这一消息,她眨了眨眼啧舌夸赞道:“小林子,你可真彪悍啊。”
      
      元淇微微一笑,正欲开口。忽见夙冰袖中光芒一闪,对方脸色一变道:“师父召我,我先走了。”她飞身而上,御剑而行,临行前还不忘回过头来大喊:“等我回来跟我仔细说说你的事情。”
      
      元淇定定看着夙冰急匆匆离去的身影,良久,嘴角渐渐染上一抹释然的笑意。
      
      轮回转世,前尘往事,一笔勾销。
      
      这是她的师姐夙冰,与她相伴十年,为人潇洒利落,喜欢护短,偶尔话唠,待她真诚,是个不折不扣的好师姐。
      
      与夙冰分道扬镳后,元淇回到了自己的居所。这是一间宽敞雅致的独立院落,庭前绿竹青翠,草木繁茂,灵气四溢。天启山作为修仙门之首,财大气粗,对待门下弟子一向宽厚,不仅每月慷慨提供大批灵丹符咒,连居住的地方也是清雅别致。
      
      元淇一打开房门,便听见欢快清脆的一声鸟鸣。她欣然一笑,快步进屋。一只通身泛着青光的鸟儿正在桌案前迈着小短腿来回踱步,见了她的面顿时兴奋地扑棱翅膀。打开窗户后,她轻轻取下鸟腿上绑着的字条,坐于桌案前细细展开一看。
      
      泛黄的纸条上只有一句话: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笔法隽秀有力,一字见心。
      
      元淇反复品读着这句话,想象那人的面容,不由泛起一个温柔的笑容。
      
      她撕下一张空白的纸条,正打算提笔写字。刹那间,身后被一具温热的身体突如其来紧紧抱住。来人也不说话,只亲密地贴着她的后背,喷出的呼吸声在她耳畔轻缓响起,吹散了鬓边发丝。她放任自己沉浸在来人熟悉的怀抱中,默默无言,享受着这一刻的静谧。
      
      “嘭”一声沉重的钟声瞬间响彻山谷,震耳欲聋。
      
      这是外敌入侵的信号。
      
      来人低低地笑了一声,她顺势转身扑进来人的怀里,伏在他胸前,仰头欢喜道:“师父,你来了。”
      
      临渊俯首凝视着她绯红的脸颊许久,双眸深不可测,却突然一把放开她,后退一步站定,彷佛刚才的温柔缠绵只是一场幻觉。华瑶傻愣愣地看着他,但见他面无表情,语气平静道:”咱俩不熟,姑娘,请自重。”
      
      ······瞧瞧这语气,相逢不相识是吧。
      
      【系统,敢问魔王此时状态?】
      
      【系统:抱歉,系统没有探测目标人物心情的功能】
      
      嘎嘎,这年头做个细作都不容易啊!魔界头号细作华瑶同志看着师父冷峻的面容,内心忐忑,腆着脸上前勾住他的胳膊讪笑道:“师父,你都一大把年纪了,别闹了。我不是给你留了纸条吗?咱俩进展太快了,需要时间缓冲一下,这样有助于感情积累。”
      
      呵呵,这么说是他无理取闹?那日清晨,他发现她消失得无影无踪,桌上只留一张纸条告诉他自己外出散散心,酝酿了许久的满腹柔情顿时被一盆冷水浇灭了。初时他怒火中烧,满脑子只想着要找到她狠狠教育她一顿。后来则是牵肠挂肚,整日担心她一只傻狐狸外出会遇上危险,派出去寻找她的魔人全都杳无音讯。直到收到她的平安信,他悬着的心才缓缓放下。十年来,两人相隔两地,只靠鸿雁传书。没有了她的陪伴,他整日辗转反侧,寤寐思服,惊觉原来早已相思入骨人不知。各种滋味煎熬,这头没心没肺的蠢狐狸又怎会知晓?
      
      临渊看着她一脸谄媚讨好的样子,鼻间轻哼一声作冷肃状道:“林姑娘,看来你在仙门混的如鱼得水,只怕是乐不思蜀罢。”听起来语气有松动,华瑶再接再厉,在他胸口蹭了蹭,语气软襦道:“渊儿,汝之安处是吾乡。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啊。”
      
      这么肉麻的情话也只有厚脸皮的狐狸才能说得出来了,临渊好不容易装出来的冰块脸迅速柔化了,只是思绪一转,想到清晨见闻,不禁眸色加深,恶狠狠地扣住她的腰,咬牙切齿道:“你可真有本事,桃花不断,荆烈想必很喜欢你这位林师妹吧?”嘻嘻,师父这是吃醋了吗?华瑶扑哧一笑,故作无奈道:“师父,我早已告诉他我的身份,只是他仍旧坚持罢了。”她眨了眨眼俏皮道:“渊儿,我叫林元淇。”
      
      元淇······林元淇······临渊妻!他倏忽反应过来,耳朵迅速染上一抹淡淡的粉红,内心顷刻间化作一池春水不住地荡漾着。
      
      刺耳的警报声一直没有消失,感觉到大批人马正在往此处赶来,狐狸歪着脑袋眼巴巴地望着他:“师父?”临渊轻轻摸了摸她的头,语气亲昵:“华瑶,我们回家。”
      
      华瑶忙不迭地点点头,向他敞开怀抱。
      
      天启山的大殿中立着一口钟,每当魔族入侵时便会发出声响。今日沉重的钟声突然响彻山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蔓延到每一个角落。掌门冷静自持,快速纠集大批精英弟子护卫山门。几位长老合力探测,确定魔气正是自掌门新手的女弟子林元淇住处散发出。
      
      无数弟子御剑赶到,即刻将元淇住处团团围住。在周围布置好阵法后,夙冰与云轻率先闯入屋内,发现此处早已人去楼空,窗户大开,只剩一丝淡淡的魔气若有若无地飘散空中。
      
      长老们商议半天后,判断林元淇已遭魔人所害。
      
      魔族闯入天启山如若无人之境,是几百年来从未有过的事。这是对仙门之首极大的挑衅,令其颜面扫地。掌门当众宣布,凌霜剑出鞘之际,便是天启山一举进攻摧毁魔界之时。
      
      这些华瑶都不知道,她安然卧于临渊温暖的怀抱里,探出小半个脑袋,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不免有些幽怨。
      
      为啥女主总是能得到男主或男配一个霸道帅气的公主抱,她都主动伸手索抱了,师父大人居然直接将她变成原型抱在怀里。她果然是女配的命啊~~轻不可闻的碎碎念在凛冽的风声中飘散开来。
      
      临渊一手御风,一手抱着狐狸,感受着掌心中温热的触感,内心长久以来的空虚寂寞冷似乎一下子就被填补得满满的。
      
      他微微俯首,望着怀里一小团白毛,眼里柔情似水,嘴角微扬。
      
      十年了,他的华瑶终于回到他身边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嘎嘎!娘子们,我肥来喽~~ 嘻嘻嘻嘻,想我没啊~~ 可是我一看到作者收藏量就被打击到了。快来包养我吧~千万不要客气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