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爱似爱

作者:褶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七月天里,A市就像被火一般的燃烧着,阳光下的行人都是耷拉个头,一个劲儿的念叨,更别说那些个植物了,全部都奄奄的倒在一边。
      沈若本就最惧热,但本也应该早就适应这A市的温度,但奈何就是敏感不起来。沈若坐在椅子上一直和自己的头发较着劲,默默的想:这么热的天,这么长的头发简直就是在受罪啊!其实她的头发一留就是十几年了,只因为别人淡淡的一句:我喜欢长发。
      就这么一句便让短发的沈若傻傻的发奋留起了长直发,她那么怕麻烦,怕热却都不曾剪过这及腰的直发。现在想来才觉得自己曾经是那么幼稚,幼稚的让现在的自己心疼······
      莫菲一进门就看见沈若一脸执着的挽着头发,嘴里还振振有词的不知道念叨着什么,眉毛仿佛都要皱到一起了,于是好笑的偷偷放轻脚步猫着跑过去,一掌拍在她的肩膀上。
      “啊”!聚精会神的沈若完全就没注意到身后居然进来了人,这一吓,可是把她吓得直拍胸口,指着莫菲一个劲儿的“你,你,你······”就是说不完。
      “呵呵,你,你,你还你不完了”,莫菲笑着握住沈若支出来的手指,满脸讥诮的看着她。
      还有心灵阴影的人,不满的看着她,把头发盘起来后,椅子往后一偏,看着她凉凉的说:“说吧,什么风把莫医生吹来了”。
      莫菲也不要她招待,自顾的坐到另一边的椅子上,往后靠靠,惬意中不无羡慕的说:“能有什么风,还不是沉医生你这里的空调大嘛”!
      沈若也不理她,打开电脑就开始记录今天的会议,记下的笔记。
      莫菲见她不慌不忙样子,立马吼不住了“我说,沈若你是铁打的吗?你不知道现在该吃饭了吗?”
      “你见过我中午去吃过饭吗?”沈若凉凉的开口,心里不免匪夷道:也不想想,食堂的就像一个大锅炉,里面的人就像烤全羊。想到这里沈若就把手举起来扇了起来。
      莫菲无语的看着这个女人,她当然了解她了,不仅是怕热,还有中午不吃饭的‘好习惯’。甩甩长长的头发,瞪了她一眼,转身走出去,不过刚到门口,就听见“莫医生,记得关门啊!这天太热了”。当然,结果就是‘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摇晃的窗棂。
      沈若头也没抬,耸耸肩,不过很快又沮丧起来,家里的空调今天早上罢工了!!!摇摇头,想一会儿还是要早一点回家,请人来修,不然这日子就没法过啦!
      电话响的时候,沈若只是微微的怔了一下,放下笔,站起身来拿过手机,转到窗台前,看见来电显示时,只是沉默的看了好久,直到电话响到自然停止,才回过神来,嘴角浮起丝丝的苦笑,这个名字,她一直都是都觉得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出现了,上次看见的时候还是她18岁的时候吧?而现在的她已经27了,时间真的就在中间横隔了9年了。
      放下手里的手机,还是怔怔的看着外面,阳光透过树缝射出一点点光斑,不算刺眼,可也算不上舒服,外面全是蝉的嘶鸣,听得莫名的让她心慌。今天刚要出门上班的时候就发生了一件让她心慌的事,一开门居然有一只纯黑色的猫蹲在地上,自己一开门它就蹿了进来,而且一直叫个不停,不是她迷信,而是自小就听奶奶向自己念叨过:狗来福,猫来丧。
      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沈若觉得一定是自己这段时间太紧张了,才会有这种错觉,现在医院正在为一个题案吵得热火朝天,神经内科真的不容易,而作为唯一的女性,沈若更是顶着巨大压力,干他们神经内科这一行的女性一直以来就少的可怜,但如果有的话,那么必然是优秀的。
      放下手机,沈若转过身拿起桌上的病历,打算去查一下房,看看那些术后是否有反应,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但如果,她知道她错过的那个电话会让她后悔一生,那么想来,她是无论如何也会接起来的。
      沈若前脚刚走,后脚电话又震动起来······
      “今天感觉怎么样?还会有呕吐头晕的现象吗”?穿着白色大褂的沈若,笑着问着面前的一位年纪稍长得的婆婆。
      婆婆伸出一只手,亲切的握着沈若,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线“沈医生,你怎么没去吃饭吗?不要担心我,我命大,没事儿”说着还往自己胸脯拍了拍。
      沈若看着她,笑着,这个婆婆刚送进来的时候情况特别不好,大家都做好了准备,可是没想到,她挺过来了,前几天还笑着要给沈若介绍男朋友。又聊了一会儿,沈若交代了一些事情,便关上门走出去,婆婆年纪大了,必须要好的休息才恢复的快。
      关上门,沈若突然觉得心口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的消失一般,就好像5岁那年母亲辞世时那样,让她有一些喘不过气来,一只手扶着墙,一只手紧紧地抓着病历。
      换药的小护士见平时镇静的要命的沈医生一脸苍白的站在那里,不免有一点紧张,忙站过去扶住她,紧张的问:“沈医生,你没事吧”?
      沈若看了她一下,笑着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在护士的搀扶下,坐在一旁的休息椅上,冷静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心脏抽疼,堵得慌,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恰白一片。自己一个人坐了一会儿,又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向会议室走去,一会儿所有神经内科的医生还需要一起讨论那个棘手的题案。
      不知不觉时间就已经下午4点多了,今天又是不欢而散,一个年长的医生又是直接摔门走了出去,还不停的数落现在的年轻医生越来越不行。沈若笑着摇摇头,已经习惯了,收拾好资料便往办公室走去,路上碰见几个护士都微笑着打着招呼。
      把资料放下,拿起手机打开界面24个未接来电就那么赫赫的出现在她的视线中,晃得她头晕,赶忙看全是来自一个人---霍琦,她的继母,定了定神,她按下了回拨。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沈若还没来得及说话,霍琦的声音就传来了。
      “沈若,你该是有多忙啊?忙的一个电话的时间都空不出来。”霍琦的声音中充满了疲惫还带着微微的哽咽,开口就是控诉沈若。
      沈若有一些觉得莫名其妙。她的这个继母其实对她不算好,但也不差,至少不会刻薄于她,“有事吗?”揉了揉美心,沈若淡淡的问。其实她也奇怪,中午的时候,好久不曾联系的父亲打来电话,现在继母又打来这么多未接电话,她不傻,自然知道有一些事情发生了。
      “若若,你爸爸,他,他走了,1点多的时候”霍琦在那一边,说着说着,声音彻底的奔溃了,哭起来,沈若还能听见,旁边还有人在劝她,保重身体。
      沈若完全呆住了,只是声音不受控制的颤抖着说:“阿姨,什么叫走了?他能去哪里啊?难道他一个人出去避暑不带你吗?那这事我可管不了啊!你需要和他”,沈若实在说不下去了,蹲在地上,咬着唇,眼泪啪啪的往下滴。
      霍琦在另一方一直都在开口打断她的话,沈若只听清楚了一句“你爸这次真的去向你妈道歉去了,你高兴吗?沈若你高兴吗?”
      瘫坐在地上的沈若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一直断断续续的哭着说“不会的,他还没来得及看我的成绩呢!他不是说要我回家吗?我还没,回来啊!”尽管作为医生见惯了生老病死,但是若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接受不了的。
      阳光还依旧,可是就是无法解除沈若此时冰冷的心,她突然觉得空调应该开热风的,怎么会这么冷呢?
      莫菲坐在她的一旁,看她紧紧抱住自己的样子,伸出手,圈住她,紧紧地抱住她,嘴里还不停的安慰着“若若,不怕,还有我在,我一直都在”,飞机里的人都看着这个哭的一颤一颤,蜷缩在一起,却不发出一点声音,紧紧咬着唇的女孩,也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但那种悲伤,却好像充满感染,让大家都不由的有些感伤,至少坐在沈若另一边的汤梓墨就觉得有一点点难过。
      他只是听见那个女孩断断续续的小声呢喃着“你说,当时我怎么会不接电话呢?我明明拿着手机的,我看着它一直不断地震动,一闪一闪的,我怎么可以不去接呢?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来的及见啊!”而那个女孩就像一个瓷娃娃一样,毫无一点生气的靠在一边,眼睛睁的大大的,但却仿佛毫无焦距,那么的无助,那么的悲伤。
      全身就像笼罩了一层无形的纱,那么缥缈,无法触及,让汤梓墨莫名觉得心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有点小感伤,不过希望希望大家多多指教,日更不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