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有乔木

作者:小狐濡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3

      自平安夜分手之后,南乔就没有再回过周然的公寓。好友欧阳绮笑话她才是“断舍离”的最高境界,随身的东西加起来一个行李箱都装不满。别说什么奢侈品包包了,连套高档点的化妆品都没有,真是丁点都不便宜新进去的小人。南乔却知道她已经丢失了她最为珍重的一些东西在那里,再也拿不回来。
      南乔没什么交心朋友,欧阳绮算是唯一的一个。两人都是南方H省人,后来南乔因为父亲工作调动来了北方,然后出国念书。欧阳绮则是大学考上了北京的T大生物系,硕士毕业之后,在朝阳区开了个宠物医院。
      这天傍晚南乔去了欧阳绮的宠物医院,欧阳绮刚做完一台手术,正在洗手换衣服。南乔看见两个型男一前一后地抱着狗出来,都带着墨镜,后面年轻点的男人帮前面那位把围巾围上,很快遮住了大半张脸。前面那个目不斜视直接出门,后面那个看见南乔,还礼貌地向她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清澈温暖的笑意。
      欧阳绮擦着手出来:“稀客。”她梳一头小脏辫儿,眉线平直锋利,是个颇见锐气的姑娘。
      南乔仍然若有所思:“刚才那个人,感觉面熟。”
      欧阳绮把下眼皮拉下来,向她做了个怪相:“南乔你已经病入膏肓,当红一线男星,新晋影帝卢洲,机场、购物中心、电影院、地铁、公交车站、报纸杂志、露天LED大屏,铺天盖地都是他。——我刚才说的,他叫什么名字?”
      南乔:“……”
      南乔是真不记得了。
      都说金鱼对看到的东西只有七秒钟的记忆。
      南乔的大脑也似乎呈现这样一种奇异的构造——当她无法对一件事物及其名字产生合理联想的时候,她就无法记住这种事物的名字。
      可悲的是她对人也有同样的障碍。
      像欧阳绮这种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名字自然是深深印在脑海里不会忘记,然而对于陌生人,记住名字简直会要她的命。
      所以她的文科成绩惨不忍睹,尤其是历史,她委实记不住那么多复杂的人名、地名以及历史事件。
      对于身边的同学,有绰号的她或许能记住,没有绰号的,她就只能记住一个影像,再见时勉强能认出来。她朋友很少,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如此,她给太多人留下的第一印象是冷漠、无动于衷、拒人于千里之外、难以交流。
      周然追求她的时候,送了她一个手机,桌面显示着他的照片和大大的名字。只是那个手机,已经被她丢掉了,后来也没有再买。
      欧阳绮给她倒了杯水:“来,喝口水,压压惊。”
      南乔:“……”
      欧阳绮:“那两个是不是都很帅?是不是瞬间就把周小白脸儿忘记的一干二净了?”
      南乔:“……”
      欧阳绮神秘地笑笑:“我做的就是明星圈儿的宠物生意,你经常来洗洗眼睛,就不会总惦记着一个男人了。”
      南乔:“……”她觉得有必要制止欧阳绮漫无边际的胡扯,拿出一张浮雕印刷的黑色卡片递给欧阳绮。
      “这是什么地方?”
      欧阳绮接过卡片,上面浮凸着一个经典的潘洛斯三角,以华丽的字体写着“Lucid Dream”这个名字,下面还有地址。
      “清醒梦境,三里屯近两年来很火爆的一个大型酒吧,以深夜变装秀场出名。”欧阳绮慵懒的声音中夹杂着暧昧,看着南乔的目光带了点不寻常的意味,“怎么,你要去?这不是你南乔的风格呀。”
      “不干净?”
      欧阳绮摇摇头,“那倒不至于。这些年管得严,天上人间都没了,这家还能风生水起,自然做的是正经生意。不过——”她拉长了声音,见南乔皱起眉头,才抿着笑说:“打的也都是擦边球。”
      南乔点了点头。
      欧阳绮又把卡片翻过来,见背面用荧光笔写着“23:30,A12。云峰资本投资总监侯跃,光速基金高级投资经理姬鸣。”她认得出来是“即刻飞行”CEO温笛的笔迹。
      南乔不善交际,自己专心做研发,公司管理和对外的事情,都交给创始团队里面另外几个具有专业背景的人去做,以至于外面的投资者,甚至公司新来的人,都不知道“即刻飞行”实际的领导者是南乔。
      “看来温笛找了两个多月的投资,都没有成功。现在你南乔要亲自出马了。”
      南乔有些疲倦地瘫坐在沙发椅上,长手长脚地伸出来,显得她的身材格外修长。“已经拖了两个月的工资,事不过三。”
      欧阳绮毫不留情地说:“南乔,我看是周然暗中使坏吧?我听温笛说,那些投资人要么拒而不见,要么是看了你们的资料,说商业前景不明,暂时持观望态度。我就不信这么多投资人,一个识货的也没得。还有,这两个人怎么知道即刻里面真正的头儿是你,巴巴地非要和你谈不可?”
      南乔摇了摇头,她脑子里没有这么多岔道来思考阴谋诡计、险恶人心。但她很清楚,假如周然宁可不要那一千二百万,也要让“即刻飞行”死,那么她也改变不了他的决心。但只要有一线的希望能融到资,她就必须试一试。
      欧阳绮仔细端详了下南乔的脸:“你爸给你的那巴掌,伤好了?”
      元旦那天,南乔在常剑雄的劝导下回了趟家。结果连饭也没吃,就被南宏宙给一耳光扇了出去,原因自然是南乔悔婚。然而父女间更深层次的不和,却是因为“即刻飞行”。
      南宏宙身份特殊,年纪大了人也比较固执,坚决反对南乔走飞行器商业化的路子。当时就放出了狠话:如果南乔的两个兄姐南勤、南思,以及常剑雄,敢给南乔一分钱,以后就别说认得他南宏宙这个人。
      南乔也是个有傲骨的倔气女人,一声也没恳求,转身出了家门。
      南乔说:“早好了。”
      欧阳绮吃吃地笑:“多亏了那个常剑雄每个星期来视察吧?我瞅他对你有意思得很。”
      南乔说:“你能不能正经点?”
      欧阳绮看到她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就想笑,挽起她的手说:“来,给你普及一下酒吧点酒和玩骰子的常识,免得你到时候去了,连手和脚都不知道放哪里。”
      
      南乔是十一点钟出发的。她揣着卡片,叫了辆出租。三里屯那边的工体恰好有场国安的球赛,人山车海的,到处可以见到脸上印着国旗,头上扎着带子的狂热球迷。这种场面,看着都让人有点血热。
      司机是个新上岗的,费劲地挤了进去,然而始终找不到Lucid Dream,那地儿低调得要命,外面半块牌子也没有。南乔在车里被转得头晕,让司机在大楼后面停了下来。
      凭感觉吧。
      南乔从一个亮着灯的门穿进去,才发现是个底层车库,巨大得像个迷宫。昏暗的灯光下,依稀能看出是些玛莎拉蒂、迈巴赫之类的豪车。南乔对酒没什么研究,对车这类机械产品,却有天生的分辨力。
      南乔想起欧阳绮说Lucid Dream里面一瓶酒能卖出天价,直接给进去的人划出了门槛。那么应该就是这里没差了。这个车库进出都是电子控制,空无一人。她听见里头深处有些响动,心想得找个人问问怎么走,便循声走了进去。
      越走越是光线微弱,也不知走向了哪里。只是那声音越来越清晰,分明是拳脚落在肉身上,又闷又重。每打一下,就传来一阵痛苦的哼哼声。
      南乔当然不想惹祸上身,然而想退后才发现整个人都已经暴露出来了。
      几百米之外,砖坯墙上粗糙地抹着水泥,墙角一根两头发黑的白炽灯管,照出墙面阴冷的铅灰色。
      两三个穿黑衣服戴墨镜的男子在殴打地上的男人,那男人双手被反绑,光着双脚,嘴里被塞着袜子样的东西,不停地躲闪挣扎。旁边还蹲着个衣着时尚暴露的女人,看样子和被打的男人是一伙的,也没敢求饶,埋着头嘤嘤嘤小声抽泣。
      车库中散发着特有的机械味和汽油味,冷冰冰的。南乔淡然地站在两溜车之间的空地,看向对面的一个穿黑西装白衬衣的男人。
      男人靠着一辆宝马的车头,水晶白的外漆,衬得他那一身衣服极黑,修身、干净利落。
      他低头点了支烟,不是打火机,用的是一根长柄火柴。火焰“哧”地在他双手之间腾起,照得那一双手近乎暖色的通透,和这车库的冰冷阴暗有一瞬间的尖锐对峙。
      借着这短暂的火光,南乔看到了这男人漆黑凌厉的眉毛,冷淡到有点透明的眼睛——她直觉想到那才不应该是眼睛,而是某种毫无温度的无机物才对。
      男人甩灭了火柴,冷着眉深吸一口,缓缓吐出灰白色的烟气,问道:“还卖么?”
      一个打手拽出被打男人嘴里的袜子,又一刀割了手上的绳子。那男的鼻青脸肿的,得了喘气儿,再顾不得其他,颤抖着声音大声哀求:“时哥!时哥!饶了我!”
      男人操起搁在宝马车头上的两个玻璃瓶子就狠狠砸在地上,“砰”的尖锐碎裂声在车库里回响,白色的小药丸滚落得到处都是。
      “我他妈问你!还卖——不——卖!”
      地上那男的慌了,这才反应过来回答得不到点子上,连连摆手道:“不不不不不卖了!再也不在时哥的店里面卖了!”
      那女的看见那药丸子散得到处都是,慌忙爬到地上四处去搂,长头发拖在地上也管不着了。那男的也跟着去捡,被男人一把揪住刺短的头发拽了起来——
      “刘青山,我跟你讲,做人要讲规矩,在老子的地盘上就要讲老子的规矩!下回再让老子逮到你,断了你的活路!”
      刘青山连连唔唔着喊疼求饶,男人将他掼在一边,接过旁边人递来的湿纸巾仔细擦了擦手。他叼着烟将西服两边的领子拢了拢,带着三个墨镜人扬长而去。
      自始至终,这个被叫做时哥的人没正眼瞧过南乔一眼。
      南乔轻舒了口气,精于动物行为学的欧阳绮曾告诉过她,见到猛兽之后不要拔腿就跑,尤其是猫科动物,它们对运动中的物体最为敏感,你一跑,铁定过来扑你。
      南乔远远地站着,拿出卡片来看了看,问刘青山:“Lucid Dream怎么走?”
      刘青山还没从被打的懵然中恢复出来,呆呆地问:“撸……什么?”
      南乔张了张嘴,改口问道:“清醒梦境。”
      那女人捋了一把凌乱的长发,指了指远处墙上一个毫不起眼的潘洛斯三角,“跟着那个标志走,有一个电梯直达十六层。”
      南乔点头,道了声谢谢。
      那女人看她就一件随便到极点的zara白衬衣,牛仔裤,不由得问道:“你就穿成这样去?你去干吗?”
      南乔干脆地答道:“找人,谈生意。”
      女人“哦”了一声,说:“这边就一个电梯能上去,别走错了。”
      南乔心想难怪找不到进去的路,听见那女人又絮絮叨叨追问道:“你谈生意不会是找时樾吧?”
      南乔好奇问道:“时樾是谁?”
      女人顿时愤怒起来:“时樾那个黑心王八羔……”刘青山狠狠捂住了她的嘴,“你他妈还没吃够亏啊?上辈子是哑巴是不是?!”
      南乔径直向潘洛斯三角走了过去,没有超过十秒钟,“时樾”这个名字就已经从她脑中消失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