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有乔木

作者:小狐濡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2

      南乔知道自己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东西。
      “清醒梦境”下面的车库——她早该知道这里是鱼龙混杂之地,定然有不少见不得光的事。
      现在她被困在这几辆车的后面,进退维谷。
      开始有了争吵声。而且那些声音还在向她这边移动。
      南乔深吸一口气,她不能再在这里待着了,她得走。
      这个区域的灯坏了,黑黢黢的,她本以为是个挺好的藏身之地,然而随着那边的声音过来,七八支手电筒往这边照,确保没有人在。
      她轻手轻脚地走了两步,加快速度,却猛然被一根粗大的线缆绊了一下,撞在一辆车上,“砰”的一声。
      “什么人!”
      有人往这边跑,手电筒光在她背后的墙上划出混乱的光斑。
      南乔紧张,雪白的灯光已经扫过了她的裤脚。
      这不是闹着玩的。
      不是戏。
      忽的一道黑影闪过来,将她整个人严严实实地压在了车上。后面金属车体的冰冷透过她的衬衣,渗透到皮肤和血肉里。
      “配合点。”
      这声音压得低低的,在她耳边说,很是不悦。
      但是很熟悉。
      但他下一步就开始吻她。
      吻得很剧烈。
      但他没有张开嘴,也没有逼迫她张开嘴。她能感觉到他的嘴唇很凉,气息清冽,但是没有什么□□。
      他一只手在她背后紧锁着她的一双手腕,另一只手在她衬衣里面,却搭在她髋骨的牛仔裤腰上。他身体紧紧抵着她的,一双长腿岔开她的双腿,夹着。
      在外人看来,这姿势就是一对男女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但南乔很清楚,这男人根本没有动情。
      这才是戏。
      雪亮的灯光照上了男人的脸。他眯起眼,脸上的阴影深深浅浅,嘴唇轻红,轮廓分明。
      “滚!”
      他骂得干干脆脆,平实有力。
      南乔被他紧扣在面前,长发和衣裳被挠得凌乱。
      南乔想她这辈子也没听过这么干净利落的国骂,语气虽然平实,然而好事被打断的一腔怨气和愤怒异常到位。
      男人温热的颈动脉在她脸侧搏动,身体坚韧强悍得像一尾猎豹。
      她闭上眼,双手扣住他的腰。
      “哟,时樾啊。”人群分开,走出一个粗犷大气的中年男人,头型圆胖,肚子也圆胖,手里拿一对儿马老四狮子头。“正找你呢,你的弟兄们说你今儿不在——不义气啊。”男人一步步逼近过来,笑里藏刀,语带不善。
      时樾“呵呵”冷笑,一双眼仍是警惕地看着他。
      “好久没听说你搞妞儿了。”男人狞笑着走近,“让泰哥看看,什么好货,让你在地库就忍不住要上了。”
      时樾手臂一拨,南乔便到了他身后。他后退一两步,用背把她压在了那根特斯拉的充电桩上。
      他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懒洋洋地笑:“我的妞儿,你看得的?”
      泰哥歪着头,绕着充电桩走了一圈,摸着下巴品评:“哟,是个大妞儿——长手长脚的,别是个人妖吧?哈哈哈哈哈哈,时樾,你还好这口?”
      时樾冷笑:“好也轮不上你——亲了上头够不着下头的。”
      一听时樾嘲笑泰哥矮,后面十几号弟兄齐刷刷亮了兵器,清一色的高尔夫球棍。
      泰哥先是被气得脸白眼突,随即又放松下来,一对儿狮子头在手里磨得“嘎嘎”作响。
      “时樾啊。”他语调起得亲和,就像个谆谆教导的长辈。“记得你刚出来混的时候,还恭恭敬敬喊我一声大哥,叫你往东你不敢往西,叫你撵狗你不敢撵鸡。今儿你口气倒大了,蹬鼻子上脸儿不正眼看人了。他妈的不是安姐罩着你你敢这么嚣张?”
      时樾开了盒烟,还弹给泰哥一支。点着了,甩着手里的火柴,叼着烟不屑地说:“我时樾只晓得各人凭本事吃饭,没本事别他妈跟我扯老黄历。”
      泰哥点点头:“说得好,老子今天想搞你了。”
      时樾冷冷道:“我一向跟你们井水不犯河水,凭什么?”
      泰哥也冷笑,伸手往那边那伙人一指:“凭什么?就凭你让他们在这里卖,不让老子的人进来。”
      时樾一声不响,拖了南乔往那边走。他一身冷峻刻薄的煞气,让泰哥这帮围着他的人自动让开了一条路。却有胆子大的,拿着高尔夫球棍狠狠向他后颈砸去,只求一招制人。
      南乔来不及叫他小心,却见他肩头一矮,手臂向后挥了出去——
      “哐啷”一声球杆落地,那人鬼哭狼嚎地叫了起来。
      “怎么了你!”
      “骨头断了!”
      “怎么弄的!”
      “不知道啥玩意儿!疼啊!!!”
      没人看清时樾怎么出手的,全场都噤了声,看着他拖着南乔走到一辆车旁边。
      时樾抬起手臂,干干净净地落下。
      一下。
      就一下。
      车窗上的钢化玻璃整个儿地蛛网一般碎裂开来,哗啦啦地掉了一地。
      南乔和他离得近,这时候才看清楚,他手里拿着一把极小巧的汽车安全锤,椎体的圆头光亮而锋利。
      他之前就待在这车库里,因为她才露面的,露面时,已经做了防备。
      “刘青山,出来!”
      南乔看见前天晚上被时樾教训过的那个人,活生生地从车窗被拽了出来。
      刘青山被掼得跪在地上。时樾揪着他的头发,让他的头昂起,对着泰哥:
      “说,我什么时候让你在这边卖过?”
      刘青山上头还有人,他不敢说。
      时樾俯下身,左手按在刘青山的左耳边,右手拿着安全锤,在他右耳边比划了两下,冰凉的金属圆锥次次探进刘青山的耳洞,那感觉毛骨悚然。
      “信不信——”时樾低低地在他耳边说,“我一下废了你两个扇子?”
      金属圆锥又晃到他的眼前——
      “还有一双招子。”
      “啊——我说我说!”刘青山尖叫起来。他是个惜命的人,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了。时樾下得了手,他知道。而他干这行的,也不敢报警。“泰哥!时哥谁也不让卖!前两天卖才被他打了,之前我骗你的!你看你看!——”
      他一剐衣服,露出身上青红的伤痕。
      “呵,不义气!”泰哥看向刘青山那伙人。
      “但是今天机会太好了——”泰哥狞笑着,对着时樾,“老子还是想搞你。”一挥手,一干人等挥舞着高尔夫球棍向时樾和南乔扑过去。
      “跑!”时樾狠狠一拽南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