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樱鬼]心愿(冲田总司x原创女主)

作者:瑾瑜为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非人

      这注定是个不眠之夜,血腥味越来越重了。
      一身黑色碎花和服的女子抱着暗红色的油纸伞,如同幽灵般无声地出没在昏暗的小巷中。而她身后,一位武士装扮的男人趴在地上,血从胸口源源不断地流出,染红了周围的地面。
      男人脸上刻着惊讶,直至细剑穿过胸口,他还没有拔刀的准备。明明只是萍水相逢了一个晚归的少女,为什么他却…
      
      无法闭上的双目里,印着少女离去的背影。他想起了隐藏在人群中,看着同伴的尸体血淋淋地躺在路中央,被人评为乱党。他却连挺身而出替他们收尸都无法做到。
      
      他当时说什么来着?
      对了,一定要找到下手的人,为同伴报仇。但是,如果对手是这样的人,他只希望,不要再有同伴遇到她了。
      那已经不是人了,只不过是夜游的鬼。
      
      秋山桐毫无留念地走出巷道,忽然停下脚步皱起了眉头,看向不远处池田屋的方向。从刚才开始,她一直以来关注着的某个气息就在不断的波动,而现在,愈发地不稳定起来。
      
      白天被放了鸽子,现在还能把自己搞成这样。秋山越来越好奇,山吹奈奈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越发地想要剖开她,得到些什么信息。
      
      但是现在,山吹奈奈给她找了个麻烦,不得不放下手中的事情。弄成这样,首先她得保证山吹奈奈的灵魂不会脱出这个世界。
      
      秋山瞬步往医馆奔去,准备工作要做好。当她的脚步停在秋山医馆门前时,除了门口的两个灯笼还透露着微弱的光芒外,内部已经一片漆黑。
      
      咚,咚,咚。
      然而,她只是轻叩大门,刚刚还紧闭的木门立即被人从里面拉开。
      
      “桐大人,欢迎回来。”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温和的笑着,同时伸出手接过秋山桐的油纸放到一边。而她的身后,还站着四五个人,有年轻人也有中年人,都穿着医馆的统一服装。
      
      “带上急救工具,紧急出诊,地点池田屋。”秋山一边下命令,一边接过小姑娘手中的外套穿在外面,”春歌过来。”
      
      “收到!”后面五人如同军人般严肃的回答到,接着各自散去拿自己的药箱。而被叫做’春歌’的小姑娘,则一脸开心地提着小灯笼跟着秋山进了内屋。
      在一片漆黑的屋子里毫无障碍地快速执笔写下一串药名以及分量,其中有的是常见的中药,有的却是不明意义的代号:”在我回来前把这些药按分量取好,草药全部熬起来,其他的全部拿到’里间’”
      春歌像小鸟般灵活的点了点头,表示记下了。
      
      秋山看着小姑娘充满活力的样子,停顿了片刻补充道:”取药你来做,把杂役叫起来,煎药烧水还有别的重活让他们去做。告诉他们今晚别睡了。”
      “桐大人放心。”春歌小姑娘再一次承诺到。
      
      “我们走吧。”秋山提起自己药箱,带头出门。
      “秋山大人小心。”中年医者打着灯笼为主人照亮门槛,春歌则站在门口,一直看着灯笼的光芒彻底消失才继续行动。
      
      好痛。
      这是山吹奈奈拥有意识后的第一反应,头脑还晕晕乎乎地,睁开眼睛视线还是一片漆黑毫无变化。什么都看不见,周围也安静地没有一点声音。而身上感觉凉凉的,就像被泡在了凉水中一样,想要起身,四肢也毫无反应。
      
      她这应该不是死了吧?
      
      虽然因为未知产生了恐惧,却又因为无可奈何而又平静了下来。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死亡了,比起这个,她更想知道池田屋事件最后的收场。冲田受伤没有,和原剧情差别大不大?
      如果能回去的话,冲田算是欠了她一个大人情呢,会不会更加好相处一些呢?想到这里,奈奈苦笑一声,觉得自己亏大了。
      
      安静的环境里想起了自己的声音,让她有些意料之外的感觉。
      “你醒了?”身边很近的地方忽然传来少女的声音。
      这一声近的让她震惊,脑袋是转不动的只能转动眼球往声源看去,却依旧什么都看不见。
      
      随着她的动作,少女阻止到:“你大概失明了,现在最好不要睁眼。”接着一阵窸窸窣窣衣服布料摩擦声和几声渐进的脚步声后,她感觉到了一双温暖的捂住了她眼睛。
      手的温度和身上的冰冷反差太过于明显,让她明白了自己还没有死的事。
      
      “我在哪?”嗓子有些嘶哑,但并不影响说话,“是你救了我么?”
      “请等一下,我去叫桐大人过来。”少女收回了自己的手,奈奈这才听出这是春歌的声音。和平时的公式化差别太大,以至于她一时竟没有认出。
      接着一阵开门关门的声,世界又安静了下来。随着春歌的离开,奈奈因为失去交流对象也开始思考起自己情况。这么说她是被秋山桐救了吧。会失明这种事,竟然不觉得意外,平静地就接受了。
      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真的没什么实感。如果从一开始黑暗里就只有她一个人,恐怕她还不会有什么想法。但是既然知道自己没死,在什么都看不到的情况下被丢在这里,等待的时间就变得特变难熬。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个很短的时间。她终于听见了响声,而此时她注意到,这种声音并不像是日本常见的纸门。
      
      “你恢复意识所用的时间比我预计的要长。”秋山桐对自己的判断有些微的疑惑。
      “你救了我?”奈奈有很多想问,池田屋最后怎么样了,她怎么活下来的,她的眼睛具体怎么回事。但最后出口的却只有这一句。
      其实根本不需要回答,答案她也清楚,只能是身为穿越者的秋山桐救了她。并且冷静下来想,当时她为什么要那么拼呢,反正有秋山在,明明什么都不做冲田也不会有事,她当时大概也是脑子坏掉了。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秋山理所当然的回答。
      “谢谢。”
      “不用,这只是我们的交易而已。”秋山一边检查着她的状况,一边饭后闲聊一般和她说着话。
      
      “冲田总司现在怎么样?”奈奈还是忍不住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托你的福,冲田总司健康的能再去一次池田屋。”秋山随意的说着,一只手摸上了她右胸的伤口:“不过,能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你也是个人才。”
      “……谢谢?”
      “啊,我不是在夸你。”
      “抱歉。”
      
      “那我的情况呢?”奈奈不抱希望的问到
      秋山语气中似乎有些烦躁:“很不好,糟糕,非常烂,整个坏掉了…大概就是这样——”
      “总之一就是肌肉萎缩,内脏衰竭,除了表面看起来是个正常人之外,其他全都坏掉了。不过,没有触动自毁机制真是太好了。”
      
      “自毁机制?”奈奈重复了一遍陌生的词汇。
      “就是守护者将死之时,身体会自动销毁。”秋山没有避讳,直接解释到。
      “那是死了吗?”
      “我不清楚,但是我觉得并没有死,灵魂只是去了某个地方,大概是被世界回收了吧。”
      “回收…守护者是工具吗?”奈奈对这个词有些抗拒。
      “不是吗?”秋山反问到,世界意志的工具。
      
      “那种事情,我…”不知道。奈奈没能说完,秋山说的没错,她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不正常,比起人类,或许真的更加接近于某种工具吧。
      
      “你觉得自己是人类么?”虽是疑问,秋山却没给她回答的时间,“先不轮精神上,你觉得你的生理构造是人类吗?”
      奈奈回想着最开始自杀的那一刀,在这个没有抗菌药的年代,光是细菌感染这一点,就可以要了她的命。但是她没有,她痊愈了。
      
      看到奈奈似乎想起了什么的样子,秋山继续说:“我询问过你之前的受伤经历,你觉得作为普通人,你能活到现在么?”
      “不能。”她很确定,声音有些颤抖起来:
      “那…我是什么?”
      
      秋山并不顾忌她的情绪,直白地回答到:“造人。”
      “大概是法则以人类为蓝本制作的灵魂凭依物,不对,”秋山轻笑道:“说是牢笼也许更加合适。”
      “以前也抓住过其他守护者。,不过刚打算研究就自动销毁了,所以我也没有详细资料。”秋山桐颇为遗憾地说到,接着话风一转:“所以奈奈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明明恢复力是我见过的最差的一个,但是却没有自动销毁。也许是你自己不想离开吧,这样推论的话,只要你愿意,我就可以获得很多新的信息。”
      
      “按照交易,我会尽力的,什么时候?”秋山毫不避讳告诉她那么多,那么她也要做好觉悟。
      
      本来还不需要那么急,但是山吹奈奈的情况不好:“就最近吧,你再想想在这个世界还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
      不是秋山桐一定要想弄死她,而是事实上至今为止被抓住的实验品都没有活下来的。
      
      秋山的话让她陷入了思考。上一次她可以轻易的说出,没有愿望这样的话,但是现在,她竟然有些不舍了。好不容易进入了冲田的线,她才刚刚体会到被关心的感觉,还想要更多的时间留在这里。
      
      但是,太迟了。
      “谢谢,我会好好考虑的。”
      ………………………………………………
      
      之后秋山做了一些简单的研究,也直白的告诉了她结论。
      
      [你虽然不是人类,但是身体强度也并没有超过人类的极限。而你身上所有强于正常人的功能,都由一个特殊的能量源支撑。]
      [和人体一旦破坏就难以恢复不同,只要有能量,这具身体就可以高度强化。力气,反应力,恢复力,甚至是如同灵力般不符合世界设定的能力,都可以运转起来。]
      [我没见过其他守护者保持虚弱状态这么长的时间,所以我认为你的能量源出问题了。]
      [后续结论发现,你身体里确实有能量供给的回路,但是已经枯竭了。换句话说,到现在为止,你残存能量已经耗尽,不仅如此,细胞活性也非常低,恐怕还透支了生命力。]
      
      [所以,想做的事想好了吗,不能再拖了。]
      
      奈奈靠在柱子上,脑子里都是几天前秋山桐和她所说的话。
      五月中旬的阳光,撒在她体温极低的身体上,只是刚刚好感觉到温暖。在秋山的药缸里泡了几天,普通的伤基本上恢复了,虽然很疲惫,但是至少能保持清醒。
      看不见阳光,世界依旧一片黑暗。
      
      [关于你的身体,还有一点小发现。虽然构造上来说,你是‘女性’无误,但是并没有生育功能,这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她差不多也接受了自己是所谓的<守护者>的事实,至于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倒不是完全没有感觉,那个几次出现的幻觉,可以猜想到曾经应该经历了什么。
      
      [其次,在对你的眼睛进行治疗的时候,意外发现你的泪腺发育程度很低,大概是基因缺陷。我认为法则在造人时不至于会出现这种缺陷,所以不排除是为了某个原因特意被造成了这个样子。]
      
      没有生育功能对奈奈来说并没有什么实感,她穿越前还没有到要考虑结婚生孩子的年龄,穿越后显然也不会去想这些问题。
      但从小就是爱哭鬼的她,居然失去了流泪的权利。啊,还以为是自己变坚强了,怪不得每次想哭时最后都并没有流出眼泪。她一直不排斥哭泣,正是因为宣泄了负面情绪才能继续笑着活下去。
      
      情不自禁地抚上双眼。隔着绷带触碰着眼球,依旧有刺痛的感觉。直死之魔眼的副作用真是太强了。
      而这个绷带也并不是为了包扎,秋山递给她时说了一句话:眼球的状况不太好,有点腐坏,带上吧。
      惺惺地放下了手。
      
      虽然还能感觉到外界,但是黑暗总是有些磨人的,奈奈觉得再这样下去,她会崩溃的,早死早超生吧。
      “那就让我再见见冲田总司吧。”
      “我会安排的。”
      “谢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直接改以前的,所以比较快。



    『刀剑乱舞』某安定的时间溯行相关
    我不是鸽,我是陷入新坑了,自己推一下…算是第一人称写作练习吧…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