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科医生到通房丫头

作者:佩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吻

      林雅杏眼圆睁,顿时清醒了过来。
      心中小人儿不安地跳了起来,完了,完了,她居然睡着了!大叹不妙,头未动,眼球向左右瞟来瞟去。
      玲儿已经不在帐中了吗?暗念玲儿太不敬业了,这才随侍多久就走了,心中的小人儿一凛,这大帐之中又剩下他们两人了。
      越湛骁幽眸微眯,剑眉轻皱,“睡得可好?”
      “托……托王爷鸿福,尚好,尚好。”那令人匪夷所思的酥麻感又袭来,林雅想快快远离些那浓烈的男性气息,随后玉颈便向后缩了缩,当她双目对上那一双深邃双眸时,赶忙将头低下。
      越湛骁不再与她对视,身体站直,与她拉开些距离。
      林雅突然觉得周边的空气没有那么稀薄了,心中小人儿渐渐松了口气。
      本以为越湛骁会转身离去,谁知他猛地将她下巴勾起,让她如玉脂般的嫩滑小脸正正地面对她,随后毫无征兆地向前栖身,性感薄唇覆上了她因惊慌而微张的樱桃小嘴。
      林雅瞪大杏目,初吻!前世加今生的初吻,没了,这是林雅的第一反应。
      他的吻热烈而缠绵,无比霸道地吸允她的下唇,不知不觉间,他的双唇已然将她的包住,将滑舌轻巧撬开齿贝深入她口中想要一探究竟,不停逗弄她的丁香小舌。
      此时林雅紧张至极,不知如何呼吸才好,晶莹剔透的小脸此时更是抹上一层红晕,无奈之下,竟开始推他坚硬如石的胸口。
      她哪里知道她这一推对于越湛骁来说不过是无用功罢了。
      林雅方才的酥麻感一扫而空,此时她只想挣脱这让她无法呼吸的霸道男人。
      奈何她越是想挣脱着推开他,他越是向前压向她,后索性将她双手束于她身后,更加肆虐地掠夺。
      “王爷,都统领求见。”卫冽于帐外喊道。
      此时,林雅分明觉得自己又听到了天使的声音,她从未觉得原来卫冽如此可爱,又救了她一次。
      越湛骁将林雅放开,眸中依然看不出任何情绪。
      林雅被放开后,本想大口喘气,却见越湛骁定睛注视着她,生生将急促喘息憋了回去,速速低下了头,双唇显然已有些红肿 ,以下唇犹甚,看起来着实娇艳欲滴。
      “传。”越湛骁虽答话卫冽,而如深潭般的双眸却始终未离开过林雅的一双杏目。
      “是。”卫冽答道。
      “奴告退。”待呼吸渐定,林雅第一个想法便是逃,逃出这令人几近窒息的环境。
      未等越湛骁应声,林雅已迈开碎步,向帐外走去。
      可只走约五步,林雅便被一大臂束腰,强迫她转过身来,紧接着越湛骁在她唇上又是霸道的狠狠一啄。
      所有动作皆在一瞬,林雅反应不及,一阵眩晕感袭来,向后仰去,越湛骁大臂在其腰后略使力一拦,让她促不及防跌入一个宽大且坚硬的怀抱。
      林雅贴在越湛骁胸前,耳边响起均匀有力的心跳声。
      整个世界似乎被冻结,安静得吓人,似乎只有耳边的心跳声可以证明他们的存在。
      祖宗,饶了我吧,让我走吧!心中的小人已经举起白旗,焦急地呐喊着。
      再如此下去,她整个身心几欲到了沦陷的边缘,可她不想,也不能,因这时代男人本都无情,昨日才以她一臂作为赌注的人,此时之举,难道不是戏耍于她吗?更何况他是如此高高在上的王爷,他若想索要中意美貌女子,本就易如反掌,她从来不相信自己会在某人心中是特别的存在。
      也许是这仅存的理智使然,将刚要沉沦的林雅重新拖回到现实中来。
      双手抵住越湛骁的前胸欲挣脱出来,反而被他束缚地更紧。
      “参见王爷。”不知何时,都统领已然跪于二人身前,一身银灰色铠甲,依然魁梧的体魄,一双寒目在越湛骁面前稍有收敛。
      许是纠缠时,分散了经历,林雅居然没有察觉他何时进帐。
      “重焕,无需多礼。”一声浑厚低沉在林雅耳边响起。
      都重焕已出现在两人面前,可越湛骁完全没有放开她的意思,仍然如方才一样单臂环着她。
      林雅顿时觉得尴尬非常,双手使力更重,但无论她多用力,仍无法将他推开。
      越湛骁此举令林雅觉得他会一直以此姿势站立下去。
      随后都重焕起身,低垂着头恭敬站于一旁。
      “王爷真是魁伟非常,奈何奴以全力相抵,仍不能推动王爷分毫,果真好体魄,好体魄。”林雅虚与委蛇,半眯杏目,假笑以对。她深信人与人拉开距离的最好方法便是虚伪。
      虽面中含笑,可心中的小人儿几乎快要抓狂了,嘶喊着,快放开我!你这无耻狂徒!
      越湛骁收回结实坚硬的臂膀,将她放开。
      心中的小人儿轻哼,算你识相,及时放开了我,否则定叫你好看。
      “王爷与都统领定有要事相商,奴告退。”未等越湛骁回应,林雅迅速转身,飞也似的一路小跑逃出帐外。
      刚出帐外,林雅大口将气呼出,轻轻拍拍自己的胸口,定了定神,仿佛刚从龙潭虎穴中逃命出来。
      见卫冽站于帐外,看向林雅,林雅侧头回他一笑,毕竟方才他一言差点救他于“危难”,可被卫冽冷眼撇开,而林雅也未在意,转身向自己的小帐方向走去。
      路上与玲儿相遇,免不了又是被玲儿一顿冷言冷语,而她疲惫非常,对少女的无稽之言,也并未上心。
      为了摆脱玲儿,便告诉她都统领在王爷帐内,王爷令她在帐外等候随侍,玲儿便信以为真,欣然前往。
      以林雅现在之态,已然无暇顾及他人是否责备她随侍不周了,本已疲累的身体,方才为挣脱越湛骁更是精疲力尽,只想在她晕睡之前,去看看若莹情况可好。
      走到小帐之前,见一男子背对林雅站在小帐前,此人身材修长,一袭暗蓝色锦缎长衫,黑色金边腰带束于腰间,凭这一身着装质地,便可想而知此人非一般士卒,定是非富即贵。
      此人听得背后林雅动静,转过身来,见他年约二十,分看五官虽不突出,但整体看起来却俊秀非常,林雅试想若此人面带微笑,必定是个阳光十足的活泼男孩,可这少年却有股冷漠气息。这种冷漠大概是这时代男人们的通病吧,林雅如是想。
      第一眼见林雅时,那男子眼中微微闪过一丝惊艳,随后又瞬地恢复了冷漠。
      林雅不想理睬他,现在凭他是谁,进食休息才是重中之重,她微低下头,想绕过那男子回小帐。
      “昨日可是你行切腹之术?”男子口中传出一声骄喝。
      妈爷子,林雅心中小人儿大叹不妙,看来是冲她而来的,困顿起来,想她不过是想稍做休息,可怎的如此困难。
      “是奴所为。”林雅低首以答。
      “你且随我一行。”俊秀少年口中传出命令的口气。
      “奴本不敢违之,怎奈奴今日当值,随侍于王爷。望大人赎奴不随之罪。”
      心中小人儿哈欠连连,不停抗议,我要睡觉!我要睡觉!谁也别想拦我,整个军营大帐,以王爷为尊,如果提及王爷,想必就不会再为难我了吧。
      “原是如此,我便明日再来寻你。”
      “是。恭送大人。”
      男子说罢,转身便走,林雅见他走路时右腿为跛行,将全身重量都归于左腿。
      明日还来?也不知这男子有何事可找她。算了,不去想了,她太累了,明日再说明日事吧。
      见跛行男子走远,林雅才进入小帐之中,若莹仍在床跺上躺着,与她早上离开时,没有任何区别。
      将若莹受伤手指消毒包扎,随后出账寻了些食物,胡乱吃了,便回了小帐,爬上床垛后,面朝若莹,并侧身躺在若莹内侧,闭眼前还不忘拽着若莹的衣袖,怕她又被带走。
      几乎在抓住若莹衣袖同时,便听见林雅均匀的呼吸声,这具小身躯终究已经无法负荷如此的疲惫。前世,林雅也如这般,尤其在时间较长的手术后,倒在床上便睡,有时竟睡在刚刚做完的手术的手术室中。
      若莹本就没有睡着,听见了林雅均匀的呼吸声,便睁开凤目,转头见林雅已依偎在自己一旁,那经历种种后仍在淌血的心似有了少许慰藉。若莹左手缓缓抬起,想抚上林雅的脸,可突地顿在半空,怕吵醒她,想必她是真累了,又将左手缓缓放下。
      她原本以为自己迟早会被生生折磨致死 ,已经有了轻生打算。她自小为奴,命本就极为卑贱,又有谁会愿意为她挺身而出呢,她只有绝望以对。
      可是,当她在卫亮帐内听到雅儿为救了她,愿以一臂而赌时,她才知道,这本暴虐无情的世间分明有一人,愿护她,心中有她。
      而一刚过及姘的小女子怎会那切腹之术,尽管若莹对救她出那炼狱不报任何希望,却深深体会到了雅儿对她的一份情谊,对于她来说,足以。那时反而担心起了她的安危来,如若救不得卫亮侍妾母子二人 ,她将如何自处。
      若莹想罢,略向林雅的方向挪了挪,随后二人共眠,侧方额头相抵,似在汪洋孤舟中相互依偎,彼此互慰。
      
      “我的儿啊,真真幸也,王爷有令,今夜又传雅儿侍寝呢,我儿抬为侍妾不远矣。” 由帐外便能听得郑氏略显沧桑却欣喜非常的声音,随着她挑帘进账,那喜气之音,充满了整个小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