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科医生到通房丫头

作者:佩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剖腹

      “速将将军贵妾送于小帐之中!” 林雅大喊,严词肃列。倘若再晚一些,真到了子宫破裂的情况,伤及子宫大血管,孕妇大出血,恐怕真的会一尸两命了。
      虽婆子们认定林雅已疯,但是还是按她要求将孕妇抬起抬往小账。
      刚进小帐中,一抹醒目的白色身影已经坐在这小帐中等候,坐态优雅,表情淡然。
      季子清不言,即使看着孕妇声声惨叫被抬进,也只是冷眼以对,俊美非凡的脸上未见半点波澜。
      林雅也没时间冲他行礼,毫无顾及地让婆子们将孕妇身上所有衣物除下,躺于铺好白单的石床上,后将孕妇双臂绑在石床旁两侧伸出的木头上,这木头为林雅特别吩咐的,主要怕麻醉阻滞不良,孕妇双手无意识中碰到伤口,影响手术的进行。
      虽为白日,但是离手术需要的明亮度相差甚远,后又让婆子在石床四周均点燃了蜡烛,顿时本已不暗的小帐内,更添亮色。
      因那些婆子身上未曾消毒,又怕女人见了血腥异常反应过度,影响了她的手术进程,后将婆子们均赶了出去,又看了一眼季子清,本想也开口请他出去,突然想起此人是被派来监察的,便未再出声。
      林雅将头发束好,穿好已经消毒好的自制手术衣,带上自制口罩和帽子,看着自己的装束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像电视剧里的地下黑医生。
      将手术即将用到的器具,摆于石床旁高台之上,方便取拿。
      没有手术护士及助手在场帮助,着实难度不小,就算是林雅作为施术十余年的老医生,也觉得异常吃力。
      林雅深提起了一口气,将麻醉散为孕妇服下,眼见孕妇意识渐渐模糊。
      没有血压脉搏监测,没有胎心监护,对于林雅来说这已经算是挑战中的巅峰了,一切现代化技术皆无,林雅此时就如趟混水过河,一个疏忽大意也许就可能酿成大错。
      此时的她紧张非常,手中冷汗已经沁出,翠羽紧锁。
      季子清仍旧不动声色地坐在一旁,宛如一尊白色雕像,一双狭长凤眼看着林雅所做。
      林雅将烈酒蘸于纱布上,在孕妇的手术区扩大范围涂擦,后将自制消毒单按铺单顺序盖在孕妇身上,只留下手术切口部位暴露在外。
      这一切熟练动作看在季子清眼中,心中终荡起一丝波澜。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林雅持术刀,将皮肤切开一个弧形的切口,后逐层切开皮肤层,腹外斜肌、腹内斜肌、腹横肌等及其筋膜。林雅一直以为卫洌为她准备的手术刀稍大且笨拙,必是锋利不够,可下刀时才知,此刀吹毛利刃,看来刀不可貌相。
      见她下刀快稳,季子清俊脸上更添愕然。
      林雅熟练地避开血管,以至于出血量甚少,用纱布以蘸之。
      到了剪开腹膜时,林雅先用镊子夹起剪开一个小豁口,然后将镊子放下,将左手食指与中指伸入破口处,用两指轻轻撑开破口,将腹膜剪开至适当的施术长度,而此时,孕妇的胃及肠道已然在腹腔中暴露出来。
      此时以他的角度看来,林雅已经将手全插入孕妇腹腔之内了。
      任季子清稳坐泰山,见此情景也为之一颤,心中不免想道,此女看起来不过及姘之年华,如何会有此等技术,虽遭遇宫变亡国时,不免会见到血腥厮杀场面,可此时之行事较血腥厮杀更为可怖,此女如何能做到于此景无动于衷。
      他定睛看着林雅的脸被口罩蒙上大半,只留下一双聚精会神,认真非常的绝美双眸。孰人能够想到,这绝美双眸此时所看之物是如此血腥。
      将腹膜切开后,本应该将手臂重新消毒,并以盐水冲洗,然后再伸入腹腔,奈何没有可以分离开切口并固定切口的牵开器,也就是拉钩,如果林雅离开,切口便会关闭,在这种没有助理帮助的情况下困难重重。
      万般无奈之际,林雅抬头看向季子清。
      “帮我将切口拉开。”林雅的态度是不容拒绝的严肃。
      季子清几乎是刚听到反应性地站起身,刚欲上前,林雅厉声道,“将手用烈酒冲洗三次,后同我一样,穿上那衣服。”林雅稍抬下颌指向衣服所在位置,“将帽子口罩带上,站于我对侧。”施术之人对面的位置自然是第一助理的角色,而季子清此时只能充当止血钳的角色。
      季子清均一一执行,动作虽不敏捷到也没有拖沓。
      事后想起此事,他如何都想不通当时怎会听一个随侍丫头的差遣。而他不知,实是因他为林雅的专业态度所折服,当然他不知何为专业态度了,这自是后话。
      准备完毕,季子清来至林雅对面,按她要求用一钩状的器具将切口撑开。
      此时,任季子清再淡定,待见到眼前景象时,胃中也是一阵翻搅,却生生用意志压了回去,虽为文官,但杀戮场面也是见过的,也没有那么娇弱。
      再次观林雅反映,令季子清暗想他一男子尚且稍显不适,而这丫头却完全无任何反映。
      林雅重新冲洗手臂消毒后,再次回到原位,接下来便开始检查子宫,随后将胃及肠道往前移,暴露出子宫来。随后所见令季子清一惊。
      果然不出林雅之所料,在看见子宫时,子宫已为先兆破裂状态,只剩下薄薄一层,并稍有透明感,胎儿在其中若隐若现。
      林雅谨小慎微地缓慢将子宫托出,后在子宫和切口边缘之间填塞大量纱布,她此举目的便是防止子宫内的剩余羊水等液体流入腹腔内引起感染。
      随后林雅用刀尖轻轻在子宫角大弯一点,胎儿便显露出来,林雅双手置于胎儿头两侧耳部,调整角度后慢慢的将胎儿拉出。
      胎儿被拉出后,林雅观其腹部,顿时整个人呼的一下,如果不是胎盘还没有取出,孕妇切口还没有被缝合好,她真想晕厥过去。
      只见胎儿腹壁皮肤裂开,似部分肠管暴露在外,典型的内脏外翻畸形。
      林雅此时目观,似只有肠道露于腹外侧,可详细情况,还要她检查后才知道。
      林雅感觉自己头上的血管搏动猛烈,并有些头痛,她现在也只能先缝合孕妇了,恐怕,她在古代第一台手术便是连台手术了。
      季子清牵开伤口的双臂本已酸痛,见此状况,顿时一惊,疲态消去大半,精神了不少,见婴儿内脏翻于腹外,心想怕是活不成了。
      见季子清走神,林雅冲他怒道:“扒好切口!莫要分神!”如她前世喝斥她的助手般。
      季子清被她一吓,神情马上专注起来。
      林雅将胎儿脐带剪断,置于一旁准备好的石桌上,将婴儿侧过头,后将鼻腔及口腔的羊水依次挤出。因肠道外露,林雅也不敢大幅度搬动婴儿,只将手心拍在婴儿脚心,霎时,婴儿便啼哭起来。
      此时季子清更是诧异,他自以为林雅已无回天之力,而那婴儿却有了生命体征,啼哭出声,他想转头观望那婴儿,却又想到方才林雅的呼喝,顿时放弃了这一念头。
      婴儿声音听起来稍有些微弱,但林雅此时只能顾着产妇情况,随后将一消毒巾将婴儿勉强盖住,又回到产妇身边,幸而羊水量不多,厚重的纱布将残余羊水几乎吸尽。
      胎盘被林雅右手灵巧取出,后将产妇子宫托于手中,将镊子夹持纱布掏干子宫中的残留物。
      顺利缝合子宫切口,后用羊肠线连续缝合腹膜,逐层缝合肌肉,皮肤,一气呵成。
      林雅因前世缝合不计其数,动作之娴熟可想而知,如白玉般嫩指穿梭于线中,简直令季子清叹为观止,心中悸动不已。
      林雅动作迅速的主要原因还是担心婴儿的畸形情况,所以不觉加快了缝合速度,可就算如此,还是忙中有序,未见任何闪失,下针时准确无误,动作连贯自如。
      只见产妇方才狰狞可怖的伤口处,经林雅巧夺天工的精湛技术,现已只剩下一条线,这在现代是非常普遍的缝合方法,而在季子清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直到林雅将伤口包扎完毕,将一小沙袋置于产妇腹上以免于腹部压力骤降引起其他并发症,季子清仍然愣在那里,没有回过神来,暗叹林雅缝合技术神乎其神。
      林雅检查产妇一般情况,脉搏跳动有力,均匀。这时林雅闻见产妇□□一股尿骚味道袭来,原是未插尿管,产妇无意识时尿出,可林雅此时哪里顾得了那些。
      没有太多时间,林雅必须分秒必争,再次迅速将双手以烈酒消毒,来到婴儿旁,检查那内脏外翻的婴儿状况。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