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科医生到通房丫头

作者:佩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备术

      越湛骁一双深邃幽眸射寒星,直盯卫亮,卫亮敏捷下跪,庄重谨慎,哪里还有方才的轻浮劣相。
      那妖孽军师立于越湛骁右后方,两银甲侍卫及两近身侍女分列与越湛骁身后两旁。
      “末将不知王爷前来,望王爷赎罪。”
      “免。”卫亮起身,林雅仍跪于地上。
      “卫将军可是与此女一赌?”越湛骁眼角撇向林雅,“因何一赌?”
      “禀王爷,此女断言可将末将之妾剖腹取子。”卫亮低头答话,据实以告。
      越湛骁及妖孽军师仍旧冷面一张,而身后人都如卫亮的侍卫般已面露诧异。
      “末将许诺此女,若救得末将侍妾,末将会将若莹还于王爷帐中。”
      “可有此事?”越湛骁语气如常,眼神射向林雅,语气中听不出半分情绪。
      林雅紧忙扭身跪向越湛骁,“王爷赎罪,奴未经王爷允许,斗胆向卫将军提出一赌,只因奴与若莹感情深厚,奴实舍不得与若莹分开,才有此大胆行径。”
      越湛骁未再言语,只是冷光紧锁林雅。
      所有人的心情都因越湛骁的沉默而变得紧张起来,林雅衣襟已略显湿漉,膝盖因那次在越湛骁帐前跪得时间太久,稍占地面便已刺痛不已。而方才因越湛骁来,身子一扭,膝盖处更是摩擦受累,折磨非常。
      “可。”越湛骁终于说话,所有人都暗中松了口气,气场之强大,让人心被感压力,“若此女救不得卫将军之妾又当如何?”
      “若此女救不得末将之妾,末将斗胆望王爷将此女赏予末将。”且见那卫亮眼中闪着秽色之气,心里不是想着两个美人都在他怀,又是在想甚?
      “此女为本王随侍,本王未曾与卫将军一赌,何以以此女为赌注?”越湛骁说得着实无错,又不是他二人在赌,怎能以林雅作为赌注。
      林雅疑惑,越湛骁是在维护她不让卫亮以她作为赌资吗?不会的,那么冷面冷血的王爷,怎么可能维护她呢?林雅心里的小人儿狠狠摇了摇头。
      “这……王爷所言极是。”卫亮想道,此女虽未禀湛王就来此与他一赌,可这湛王显然仍有护短之意,以往未曾见湛王对一女如此上心,若是以前,莫说是赌不赌了,只怕是会直接赏给了他,可见此女在湛王心中位置重矣,“若救不了末将贱妾,便随她去吧,生死有命,末将认了。”卫亮抬头答道。他可不会为了一个妾侍而得罪了湛王,再说他那侍妾怕也活不过今日了。
      “若此女未能救得将军侍妾,此女哪只手为将军侍妾切腹,本王便把哪只手交于将军,如何?”越湛骁的声音平淡,仿佛在说平常家事,而不是在说这血腥之事。
      林雅骇然,倘若他侍妾病情有变,无法顺利救治,难道还真切下她的手吗?在这女人如物的古代,如此对待一个女人,想必对于男人,尤其是对于如此身份尊贵的男人来说,应该不算什么残忍的事吧。而对于林雅来说,没有了手,便行同废人。
      “一切皆听从王爷旨意。”卫亮又低下头,越湛骁的制冷眼神也让他有些吃不消。
      “如此,本王的雅儿是否还想有此一赌?”越湛骁突地蹲下身,大掌抬起林雅的下巴,强迫她直视自己,眼神中闪着不易为人发现丝丝戏谑,他想他定能听到林雅的拒绝求饶,他想他定能看到林雅眼神中的恐惧,他想他定能看到人性的弱点。
      “奴仍愿一赌。”林雅身体微微颤抖,但杏目中却透着坚定,可她哪里顾得上害怕,若救不成若莹,才会让她觉得不安与恐惧。
      越湛骁听她此言,心中突地一阵生疼。
      两女非亲,尚且有此情谊,而他与亲兄…… 心口灼热的烫烧感觉越来越强烈,似要将他整个人吞噬。
      越湛骁原本面无表情的俊颜上,此时更是冷若冰霜,让周身的人顿感不寒而栗。
      而林雅身体虽越来越抖,却未觉胆寒,只因医者之心,想快些去救那侍妾,只因若莹在痛苦折磨中等她,等她去救她。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说罢,越湛骁盯着大笑起来,震得林雅耳朵生疼。
      那笑中似有不可置信,似有不为人知的些许凄凉。随后越湛骁又恢复先前冷颜,猛然起身,潇洒转身离去,季子清等跟在其身后。
      约走二十步,季子清突地转身,眼神中略带着迷离,让林雅觉得他明明看向林自己,可她又不能确定她真的在看自己。后季子清又是轻哼一声,带着那身醒目的白色转身离去。
      林雅不知,方才卫亮所出大帐中,若莹正未着衣衫躺于石床之上,全然将这一切听入耳中,本已不带有任何生存气息的绝望美颜上,两行热泪蜿蜒而下。
      “卫将军可否安排四名粗使婆子随侍于奴?” 林雅低头求道。
      她不得不开口要人帮她,只因剖腹手术无菌要求较缝合手术高太多,在她前世时,若不去无菌手术室是无法完成的,尽管这里条件不佳,但是救人要紧,她更不能在施术时碰污物,所以有些事她没办法亲自做。
      “可。”卫亮应道,本将便等你的好消息了,说罢,嗤笑出声,眼神中透着不屑,凭她一年少女子非要行那不可能之事。
      林雅得到所求,站起身来,仔细拍掉身上的灰土。
      见那卫亮突地眼前一亮,“子清,怎的又回来了?可是王爷有何吩咐?”
      季子清拱手行礼,“卫将军,微臣奉王爷之命,监督此女切腹。”
      林雅不可思议地抬眼看着季子清,通身的白色,无越湛骁在旁显得格外乍眼。让一个大男人来观看将军小妾剖腹产吗?亏他越湛骁想得出来。不过想起卫亮的特殊嗜好,好像参观他小妾切腹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了。
      “是,尊王爷旨意。”不出所料,卫亮欣然答道。
      林雅提起“手术器械箱”,吩咐那四个婆子将另一侧小帐打扫得一尘不染,林雅深知达到手术室要求根本不可能,但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如此了,只有在条件允许情况下,让感染几率达到最小。
      进入侧帐,只见一女子躺于石床之上,脸色极为苍白,汗水已经将两鬓打湿,双目紧紧闭上,似乎在逃避现实中的一切,高耸的肚子将被子撑起一个弧度,被子下的双腿叉开,两个婆子在身边,时不时地掀开被子看看下身状况,嘴里不停念叨这用力,用力,恐怕这就是在所谓的接生吧。
      见林雅进账,两个婆子自动闪开,她们深知,这卫将军之妾如此难产,怕是要一尸两命了,而现在终于有人出来代替她们受过,自然是速速躲开。
      林雅换婆子为她净了手,命她们将被子打开。
      才刚掀开被子,林雅错愕表情顿时凝滞。
      林雅无法相信眼前所见,她居然看到了胎儿的小手已经垂出孕妇下身,随着孕妇呼吸,那小手微微一进一出。
      林雅顿时感觉全身“呼”的汗毛竖起,原来难产的原因是不仅是胎位不正,而且是最难办的横位。
      所谓横位就是胎儿横于母亲腹中,胎儿长轴本应与母亲长轴平行,而横位则为垂直。如此便无法生产,若早时,羊水未出,便可行外倒转术纠正胎位,而现在,羊水几近流干,行外倒转术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可以实施,现孕妇显然已经乏力,也无法再生产。
      本以为她检查过后,还有顺产的可能,如此看来,只能剖腹取子了。
      因胎儿横位,本不应让孕妇使力,以避免对子宫的过重负担,而这两个婆子一个劲地让孕妇用力,无异于早些将她推入鬼门关。
      突然孕妇大喊疼痛,林雅心中一惊,她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孕妇可能因用力过度给子宫压力过大而有子宫破裂之先兆。
      林雅迅速拿出剃刀,将孕妇□□备皮,前世这些事本为护士所做,而目前林雅只好自己干了。
      两个婆子见此举都惊愕不已,认定这女子必然是疯了,哪有女子会剔除□□毛发,啧啧声肆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