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为他人妇

作者:内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宴会开始了,一开始奉送圣上各种奇珍异宝,睿王送的竟然也就随大众一般的贵重,圣上竟然还对着这般“平常”的物件赞叹不已,松夏在底下暗暗汗颜,圣上似乎对睿王不是一般的“宠爱”,看着各色宝贝就连松夏都有些麻木了,一直到了将军府的礼物,大家才兴致盎然起来,谁不知道弘夫人不仅能诗会舞,更有奇奇怪怪的奇思妙想,让大家惊奇不已。
      
      看着台下一个大块头,圣上也有些疑惑“弘爱卿这是何物?”
      
      台下的弘岩,身躯凛凛,带着军人特有的魁梧轩昂,似冰雕出的俊美五官,让人感觉不好靠近,松夏因为看不清,下意识的对着那边眯起了眼睛“启禀圣上,这是海外带来的乐器,名叫钢琴”
      
      “哦?这么大哥家伙竟然是个乐器?可有人会弹奏此乐器?”圣上对着新奇的玩意还是很感兴趣的。
      
      李凡在众人了然的目光下,站了出来,这个东西弘夫人果然会,对于李凡来说这也是一个试探松夏是个好机会,李凡的美是一种能让人心安的美丽,不带侵略让人安心,弘岩看着李凡冰冷的五官似乎都柔和了下来,李凡对着弘岩微微一笑,而后,闭上眼睛,一双手飞快的弹奏了起来,一首卡农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下结束,在大家还沉浸在独特的音律之中时,李凡暗里观察着松夏,她的表情和周围的人完全符合,看来并不是自己的老乡了。
      
      容年也许是在场最没心思听这些的人了,对于他来说远不及松夏重要,刚刚松夏看着弘岩的眼光已经不能让他平静对待,容年发现自己开始变得贪心,感受过温暖后发现自己开始不适应寒冷,还需要下去吗?万一她恢复记忆后再次的离去自己可以承受吗?但是...在和好以后的她万一突然醒悟过来,那样的后果也许自己会更加难受...
      
      “弘夫人果然是女中英杰,不仅能诗会舞,就连音律上的造诣都是一等一的,不愧是我朝第一才女阿”圣上说这些话的时候状似不经意的往松夏那边投了一眼。
      
      眼神迷茫的松夏“.......”
      
      “圣上过奖了,那第一才女的名号,妾身愧不敢当”李凡只想低调过自己的小日子,为什么圣上要这么使劲的夸自己,哎。
      
      “弘夫人就别再谦虚了,当初在闺学中,你可是出了名的文舞双全呢,本宫到现在还记得呢”皇后到时说了心里话,那时候的李凡可是在闺院中次次第一名,不少少女都崇拜或嫉妒,不过这都不能把李凡拉下第一宝座。
      
      松夏没上过闺学,都是家里请来夫子,要么是爹和娘亲自来教,其实松父母是怕松夏在闺学里捣乱,反而坏了名声,更有一层是怕松夏在闺学里被罚,要知道那可是我朝最严谨的闺学了,根本不适合松夏这样自在惯了的猴子,所以对于这些倒是知道的不多。
      
      在众人夸赞后,圣上似乎还不满意,似是突然想起似得对着松夏说:“睿王妃今夜似乎格外安静,是对刚刚那首曲子有异议?”
      
      容年眉头微颦,手微一动就被压住了,松夏顺势起身对着四周的目光,对于自己没那想法的事,松夏可以很镇定对着四周的目光“圣上这是误会了,妾身沉默是因为宫里的瓜子仁太好吃了,对于刚刚弘夫人的曲子妾身听得也是如痴如醉,圣上怎能说我有异议呢”
      
      众人往睿王那小桌上一看,果然一盘瓜子仁至少少了一半旁边是一对瓜子壳,还有那几盘点心每个都少了几个,所以睿王妃是如痴如醉当做顺便嗑瓜子吃点心是吗?
      
      圣上觉得这个睿王妃似乎变得有些意思,看来她还真想不起这十年的事了,为了不让皇弟不开心,圣上决定先放过她一马“朕也只是随便一问,其实朕只是想听容年弹奏一曲而已,容年今天是朕的生辰,你可愿意为朕弹奏一曲?”
      
      所有人都知道圣上最疼爱是他的弟弟,听过是一回事,看见又是一回事,第一次见到这样“低声下气”的圣上的人都暗暗吸了一口气,睿王的地位非同一般啊!
      
      松夏还是第一次知道容年会弹琴,遂好奇的看着他,容年本心里还有些不愉,他从来就没再一大群人前弹奏过乐器,这让他感到有些不舒服,不过看到松夏好奇的眼神,心里那几分不乐也就散了,本来为了皇兄的生辰这个小小要求定是要满足的。
      
      李凡看着对面坐着那个面冠如玉的男子,上天是公平的给了他残疾之身,却给了他不凡的容貌,曾经自己其实比较喜欢这类的男子,可惜自己不嫌弃他的残疾之身,他却看不上自己,李凡神色莫名的投到松夏身上,因果轮回,当初自己知道对方喜欢松夏的时候,其实是恨的,在知道松夏喜欢弘岩的时候,那时候自己早就认识了弘岩,一怒之下就嫁给了弘岩,也变相报复了他的意思!现在自己已经有儿有女,弘岩对自己也是这般好,而对方却纠葛了十年还没结束,李凡心里说不痛快是假的,不过看到对方坚持十年根本不纳房里人,而且前些年还为松夏抵抗住太后施压,为她抵抗住四周的流言蜚语,现在所有人都已经不会提起睿王的后院,李凡心里还是有些羡慕,当初弘岩这一洁身自好的人都有过两个通房的人,让自己耿耿于怀了很久,好在如今已经慢慢步入正轨,自己的生活不比他们差,不需要羡慕!
      
      李凡暗中握住弘岩的手,微微一笑。
      
      弘岩看着主动的妻子,心里微微一热,自己的妻子其实在外看起来斯斯文文,其实是个狡黠大胆的女子,这样的女人是我的妻子真是我一生的幸福,看着妻子灵动的眼神,弘岩忽然想起另一双眼睛,那里面曾经承载着让人融化的热情......
      
      不管对面如何,松夏就这样专注的看着自己身旁的男子,被抬上来的琴,名曰:环音,容年轻轻抚上这架古筝,就知道皇兄会拿出这架琴,容年眉眼微扬,回忆儿时那些回忆缓缓涌出,容年嘴角一挑,手指在琴上开始飞扬而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