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家金龙传奇之大风沙

作者:心妖濯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三个一定(下)

      燕月的房间里,燕文和燕杰正帮燕月整饬伤口。燕月这次伤得厉害,背上、臀上绽开了无数条细小的口子,已经洗了五遍药浴,伤口才基本不再渗出血丝,燕文又帮燕月涂了厚厚一层紫莲露,弄得燕月身上亮晶晶的。
      
      燕杰和香溪在屋子里燃了两个暖炉,屋子里暖洋洋的,只在燕月的臀上盖了一层极薄的纱被。
      
      燕杰端了托盘,给燕月师兄和自己大哥奉茶。
      
      燕月接过茶正想喝,忽然打了个喷嚏,给大哥奉茶的燕杰也忽然打了个喷嚏。
      
      香溪忙过去将桌子上的香炉拿起来,用净水瓶里的水浇灭了:“你们是不是不喜欢栀子熏香啊,太浓郁了。”
      
      燕杰摇摇头:“这熏香倒是没问题,奇怪了,怎么感觉有人要在背后害我似的呢。”
      
      燕文不由瞪了燕杰一眼,燕杰忙赔笑道:“小弟的直觉很准的。”
      
      燕文再瞪了燕杰一眼,燕杰只好闭嘴,可是心底里还是犯嘀咕。
      
      玉麒自门外挑了帘子进来,香溪忙福礼道:“见过玉麒少爷。”
      
      里屋的燕文、燕杰刚站起来,玉麒已自拱门处走了进来,他命燕文、燕杰不用多礼,走到床边,看燕月趴在床头,好像睡着了。
      
      “老大吩咐我来看看你,他也是动弹不得了呢。”玉麒声音很轻地道:“你好好歇着吧,明儿一早去老大跟前谢罚,可不许再拧着了。”
      
      燕月仄仄地道:“燕月不敢,老大还不把我吊大街上打去吗。”
      
      玉麒微微一笑:“你知道就好,五叔可不是每次都会及时赶过来的。”
      
      燕月就假装自己睡着了。
      
      玉麒要回去向老大复命,燕文恭送师兄出门,玉麒对燕文道:“老大吩咐你抽燕杰十板子呢,责他多嘴多舌,不可太重,给他个教训罢了。”
      
      燕文忙躬身领命,同时谢过师兄轻责。
      
      燕文回屋里来时,燕杰正在帮燕月隔空运功,促进紫莲露的吸收。
      
      “大哥,玉麒师兄跟您说什么了吗?”燕杰看见大哥进来,脸好像有点黑,心里直打小鼓。
      
      “你先跟我过来。”燕文黑着脸转身去到厅堂。
      
      燕杰无奈,只得跟过去。
      
      厅堂里,燕文手里已经拎着一根栀子花条,是他刚送了玉麒后,在院子里的栀子花树上随手折的。
      
      “大,大哥。”燕杰看见那枝条的长短就猜得到大哥要做什么用。
      
      燕文用枝条一点身前地下,又看了屋里一眼,意思很明显,痛快利索地,别吵着燕月师兄。
      
      燕杰咬了咬唇,用恳求又哀求的眼神看大哥,无效。
      
      燕杰只得认命地往燕文身前的地上一跪,唉。
      
      燕文用枝条点点燕杰,本想打他的手,又想起来明儿还要去军中历练,或是侍奉师兄,打肿了不方便,还是打屁.股吧,肉厚,也痛。
      
      燕杰期期艾艾地看着他哥,只不愿意褪衣,燕文瞪眼睛道:“再敢磨蹭就加倍打你。”
      
      燕杰吓了一跳,不知道他哥这“加倍”是要打多少,只得伏低了身子,乖乖地褪了长裤,摆好姿势,委委屈屈地道:“请大哥责罚。”
      
      燕文将枝条抡圆了,狠狠地一下抽下去,“啪”地一声脆响,燕杰疼得差点没蹦起来,这个是亲哥吗,打弟弟比打仇人还下得狠手。
      
      燕月已是在里屋听见了:“燕文,你怎么又打燕杰?”
      
      燕文忙应道:“是,燕月师兄。”他对燕杰道:“你给我跪好。”然后进里屋去向燕月师兄解释。
      
      燕杰忙借了这个机会缓痛,只是用手小心翼翼地刚碰过去,就猫咬似地又缩回了手,他清晰地摸到了一条突起的檩子横亘在自己的臀上。
      
      惨了,惨了,今晚上是别想躺着睡觉了。
      
      “是玉麒师兄传老大的吩咐命打的,只罚十下而已。”燕文小心翼翼地跟燕月师兄解释:“师兄先安歇吧,我带他去院子里打去。”
      
      “去院子里我也听得见。”燕月叹气:“你就在屋里打吧,声音小点就成。”
      
      “是。”燕文无奈地应道,这屋里屋外声音多小才成啊?燕月师兄这是一定要护着燕杰的意思了。
      
      外面的燕杰听见了,是既委屈又有些许安慰。因为老大体恤,只罚了十下而已,所以大哥才卯足了劲,以一当十地打。这个果真是亲哥,还是铁面无私那种。不过幸好是在燕月师兄跟前,总能回护些自己。
      
      冷小袄和小君蹑手蹑脚地在寒避居后面的药炉里翻找需要的药材,分外地做贼心虚。
      
      “冷姑娘,小君姐姐。”正在整理药材的晨云从一排药架后面走过来,礼貌地打招呼。
      
      “啊!”小袄吓得大叫一声,小君也吓了一跳,两人同时面色煞白地看着晨云。
      
      晨云也被吓了一跳。“怎么了,哥?”暮雨和熙宁在另一排药架后也站起来,熙宁对冷小袄和小君笑道:“是晨光师兄吓到你们了吗?”
      
      “你们,你们怎么都在这里?是傅小卿派你们来的?”冷小袄直觉就是阴谋败露,小卿才派他的几个小徒弟来吓唬她和小君。
      
      “说是师父派来的也对,我们在帮龙晴师祖整理药材,我们今天轮值啊。”熙宁嘻嘻地笑道。
      
      “小君姐姐要找什么?暮雨帮你。”小君在傅家时,暮雨就很粘这个姐姐,小君还曾给他们几个小孩子都绣过荷包。
      
      冷小袄恢复了镇定,埋怨自己沉不住气,有些风声鹤唳了。
      
      “叫什么姐姐啊?”冷小袄摆起长辈的架势教训道:“小君姑娘以后是要嫁给你们燕杰小叔做媳妇的,得叫婶娘。”
      
      小君的脸“腾”地就红了,拉着冷小袄的袖子道:“小袄,你别乱说。”
      
      熙宁、晨云、暮雨听见冷小袄说“婶娘”都觉得好玩,不由都笑了。
      
      “婶娘好!”一直坐在地上的熙墨站起来,乖乖地欠身行礼。
      
      “熙墨也在这儿啊。”冷小袄踮起脚尖,目光从那半人高的配药木台看过去,好吧,这回终于是没有别人了。
      
      “两位婶娘有秘密吗?为什么看见我们在这里好像很心虚的样子?”熙墨看看小袄,再看看小君,好奇地问道。
      
      气氛尴尬了。其实晨云、暮雨或是熙宁都觉得冷小袄和小君的反应有问题,只是这三个孩子有心眼,没说,只有熙墨心眼少一些,想到什么就问出来。
      
      “熙墨不要乱讲话。”熙宁拿出师兄的架子训他:“你看看气氛多尴尬。”
      
      “是。墨儿知错了。”熙墨很乖地应。
      
      冷小袄忙摆手干笑道:“哪有什么秘密,我们哪儿心虚了,只是突然看见你们有点儿惊讶罢了,哦,对了,你们忙吧,我们要走了。”
      
      冷小袄对小君使眼色。小君早都窘迫得满脸通红,忙点了点头,跟着小袄快速地逃跑了。
      
      晨云看了看药架:“小君姐姐好像拿了大黄、麻仁、芒硝……好奇怪,都是致泻的药呢。”
      
      “啊,难怪她和冷姑娘那么慌张,一定是她们两个中的一个脾湿失运(就是指便秘),又不好意思说,才偷偷来拿药的。”熙宁先就笑道。
      
      晨云等三个孩子也笑起来,晨云摆摆手道:“女孩子脸皮薄儿的,这件事我们可要替她们保密才行。”
      
      “女孩子为什么脸皮薄?”熙墨不解地问。
      
      “这你都不知道啊,”熙宁又指点熙墨:“你见过哪个女孩子有被罚掌嘴的,当然是因为她们的脸皮薄,一打就会打破,所以才不能打的。”
      
      “是这样啊,小宁师兄真是什么都懂啊。”熙墨很是佩服地道。
      
      冷小袄和小君慌慌张张地跑到一处水榭之上,才停下脚步,小君的心还是砰砰地跳得厉害。
      
      “我们还是不要做了,一定会被发现的。”小君又打退堂鼓。
      
      “计划都已经开始了,怎么可以不做。”冷小袄用手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跳:“你放心吧,我瞧小卿的这些徒弟当中,除了浩威和熙宇外,其他的都是小孩儿蠢蠢哒,绝对不会怀疑我们在搞鬼的。”
      
      小君很无奈,也对冷小袄的思维逻辑表示怀疑,谁说人家是小孩儿就一定会蠢蠢哒,小君觉得熙宁或是晨云、暮雨,甚至是熙墨都是很聪明的,对各种药材几乎都是过目不忘。
      
      玉翎终于写好了一封字数达标、内容详实的家信时,已是过了夜半了。龙玉拎着书躺在软榻上都睡着了。
      
      玉翎全身上下就没有不痛的地方,尤其是腿和膝盖,更是伤痕累累、血迹斑斑。只要轻轻一动,疼得钻心。他咬着牙缓缓跪直了身体,将长袍的下摆垂下来,脸上又像是烧着了一般红得发烫。
      
      虽然只是在龙玉跟前,玉翎依旧是觉得无地自容。他再是习惯了傅家的这种严苛家法,到底不是十来岁的小孩儿了,被这样“晾着”罚跪于地,实在太过羞辱了。
      
      玉翎偷偷地看看龙玉。龙玉睡着的时候面色特别平和,而且脸部全部舒展,线条柔和,眉目俊朗。
      
      玉翎很小的时候,总是在心里想像自己父亲的模样,也许某个画面就是像龙玉大师伯睡着时这样,看着又亲切,又和蔼,又慈祥,很疼爱儿子。
      
      龙玉蓦然醒时,正看见玉翎波光粼粼的目光看着自己,那俊逸非凡的脸上,表情怯懦又委屈,埋怨中却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依恋。
      
      龙玉的心里忽然感觉“轰”地一声,有什么东西倒塌了,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是父子间的那种心意相通,血浓于水。
      
      即便玉翎再怎样觉得羞辱委屈,对自己这个父亲却依旧没有一丝怨恨,甚至依旧有一丝思慕和依恋。
      
      正当龙玉想继续探求那种暖暖的父子温情时,玉翎也已经醒悟到龙玉醒来,所有的神情立时转化为惊恐,立时垂下头去,再跪伏于地。
      
      “玉翎僭越,请大师伯重责。”玉翎的声音恭谨怯懦,却又透着一副公事公办的生疏。
      
      龙玉走上前去两步,抬起他的脸,玉翎的脸色苍白,虽是垂着眼睑,看似温顺,却没有了方才那自热而然地儿女之情。
      
      “大师伯。”玉翎的声音更加怯懦,他隐隐觉得大师伯好像又要发飙了。
      
      “翎儿。”龙玉松开抬起玉翎下巴的手,忽然将玉翎抱进怀里,紧紧地:“我的儿子,是我的儿子,我是你爹啊。”
      
      半响,玉翎才反应过来,这温暖的怀抱,是大师伯抱住了自己,不,是爹抱住了自己,这么宽厚温暖的怀抱,就是爹的怀抱啊。
      
      玉翎仿佛觉得自己已经变小,四五岁的模样,被师父从冰冷的海水里抱到岸上,另一个男人伸出双臂,从师父的怀里接过自己,把自己抱进他温暖的怀里。这个人,就是大师伯,是自己的爹,傅龙玉。
      
      “翎儿别怕,爹来救你了。”
      
      爹终于来救我了……
      
      玉翎伸手抱住龙玉,头趴在龙玉肩头,眼泪汹涌而出,他轻声呢喃道:“爹,你来了……”
      
      龙玉的热泪也是滚滚而下,这才应该是一个爹和失散多年的儿子相认的场景才对,可是愚蠢的自己却又让翎儿等了这么久的时间。
      
      “儿子,再也不用怕了,有爹在呢。”龙玉轻拍着玉翎的后背,恍惚间,玉翎只是刚出生的粉雕玉琢的娃娃,到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七八岁的顽皮,再到十一二岁的故作沉稳,再到如今十六岁的少年……
      
      “爹以后,一直都会在翎儿身边。”龙玉郑重地道:“一定好好当爹,一定不欺负翎儿,一定保护翎儿。”
      
      “爹……”玉翎再喃喃地叫。
      
      “儿子……”龙玉也是声音软软地答。
      
      屋子内满是温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抱抱看文的小天使们,么么哒。
    熙墨就是细儿,以前云恒捡回来的那个小乞丐。云恒求小卿将细儿也收为傅家弟子,并改名熙墨。
    感谢大家捉虫哦!



    傅家金龙传奇之朝凤阁
    第八部。连载中。傅家宝宝的兄弟日常。



    瑞雪霜寒
    纯爱文。连载中。帝君总是站错CP怎么破



    昔时梦回(中剧《伪装者》同人文)
    伪装者同人文,已完结。明家三兄弟在巴黎的故事。



    飞泉鸣玉
    纯爱文。已完结。狼男狐贤生包子!



    傅家金龙传奇之大风沙
    第七部。已完结。傅家弟子与血族之战!



    系统之穿越有点甜
    穿越文。已完结。末世女配逆袭成女主。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第六部。已完结。从小到大的傅家小朋友。



    傅家金龙传奇之姊妹宫
    第二部。已完结。



    傅家金龙传奇之如梦令
    第一部。已完结。



    傅家金龙传奇之濯香令
    第五部。已完结。回乡祭祖。微虐。



    傅家金龙传奇之紫貂血
    第四部。已完结。关外之行。微虐。



    傅家金龙传奇之少年游
    第三部。已完结。后妈文,各种被打的傅家小朋友,有糖。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