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菩提树下

作者:伊雪枫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2

      虽说一向对帅哥不敏感,但郑晓渝多少有点入迷,生气着生气着,竟没了一点气可生了,反而觉得男人有些可爱。他是不想撞到她和那对情侣,才撞到了树上的吧。“他真善良!”,郑晓渝心里嘀咕着,微微一笑,将凳子往床头挪了挪,凑近了看他。
      男人嫩白的脸,郑晓渝都有些羡慕了。这些有钱人,保养得真好。她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嫩嘟嘟的,摸起来跟婴儿的脸差不多,却多了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有点像触电,却又不大一样,这让她有些慌乱,不自觉地眨起了眼睛。
      她努力调整着心跳,偏过头去不敢继续看他,却还是忍不住偷看了几眼,有这样一个男人,真好。
      郑晓渝皱了皱眉,她什么时候成了花痴了?这可是害她倒霉丢了行礼的男人啊,她怎么能对他那样想?可是……郑晓渝想起初中时看的那些电视剧中灰姑娘遇上王子的故事。难道……难道上天都觉得她太可怜了,要赐她一个多金的王子?
      郑晓渝不由得低头,她怀中紧紧抱着个黑色背包。为了让这个包不被人趁火打劫,她的行李倒是让人趁火打劫了,她自然得紧紧抱着了。
      不过她紧紧抱着这个包还有一个原因,这包里钱太多了。她从未见过那么多钱,得有十几万吧。那么多钱弄丢了,她可赔不起。
      她又看了看男人。真不是她想未经允许动男人的东西,而是那些医生把她当做男人的女朋友催着她交医药费,她没一分钱,那种时候只能从男人的东西上找。
      男人的钱包只有一百多块钱,其他的都是卡了。她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多余的钱,只能递给护士一张金灿灿的卡,护士看了看金卡又好奇地看了看她,这才将卡放到POS机上刷。
      “小姐,请您输一下密码。”护士将POS机递给她。
      “密码?”,郑晓渝有些懵了。她慌乱中递出卡的,而是真不知刷卡要密码。念高中这些年,生活费都成问题,她哪有什么钱逛大超市?唯一的一次去沃尔玛,是宿舍同学拉着她作伴的,那天那个人明明只是拿起笔来签字没有输什么密码啊。
      “小姐,请您输一下密码。”护士大声了许多,明显没上次客气了。郑晓渝有些慌乱,倒是很聪明,她说卡太多密码忘了。
      “那您是付现了?”护士看着她,她想说没带现金,却又怕不给钱医院不治男人,便又打开男人的背包,伸手进去掏了掏。
      郑晓渝愣住了,手里摸着的,都是钱——?不会是纸吧?郑晓渝赶紧低头往包里看了眼,红红的钞票一摞一摞的,她从未见过那么多钞票,兴奋地差点叫起来。
      从包中掏出两螺钱拍在桌上,郑晓渝瞅了护士一眼,“先付这点,够吧?”,护士有些傻眼,半响才拿过钞票,“够了。”,清点了钞票,指了指点钞机,“您看一下,正好两万,没问题我入账了。”
      “有什么问题,钱假的吗?”郑晓渝不知哪来的怨气,护士是狗眼看人低了,可若不是这个男人有钱,她不是真的“人低”了吗?
      医院是可恶了点,但绝对不至于让她今晚这样啊,毕竟人家得赚钱发工资啊,万一她要是没钱付呢?
      郑晓渝想清楚了,所有的怨气来自于她的母亲。年前母亲病危躺在医院的时候,她哭着求医生不要让母亲出院,有几个医生可怜她,给她想了个法子。
      他们让她拿着医院证明到大街上挂个牌子要钱,她要了很久没要到做手术的钱不说,一天傍晚的还被几个小混混盯上了。若不是她从小身强力壮,只怕那次便被他们玷污了。
      “李医生,麻烦您跟院长说一下,先给我妈做手术行不?”
      男医生皱着眉,“不是我不帮你,而是医院有规定,不是我一个人说了……”
      “李医生,你跟这种人说什么?”打断李医生的是个长相妖娆的女医生,她瞪了眼拉着李医生苦求的郑晓渝,“你妈这几天欠的住院费都是人家李医生垫付了的,为了你妈李医生都被院长骂好几次了,你还缠着他,要不要脸?”
      “要不要脸?”,郑晓渝每次想到这幕,泪便刷刷往外流,今天却怎么都流不出来了。这是她第一次敢这样大声和医院护士对嘴。
      有钱真好!郑晓渝将怀中背包抱紧了些,咧嘴傻傻笑着,好像那些钱是她的一样开心。
      不过只傻笑了一小会,便悲伤起来。没了行礼,没了钱,她可去哪啊?郑晓渝又看了眼躺在床上的男人,她觉得更悲了。男人连睡姿都那么美,却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又想起了今晚他骑车而来的一幕。他真善良,宁可自己撞到树上都不愿撞到别人。这么善良的一个男人,不会看她一个人流落街头吧。
      郑晓渝摇了摇头。她不知自己怎么了,会一直想着这个男人。她在心里努力告诉自己,不是男人太善良,那种情况下,谁都不会情愿直接撞到别人的。
      “本台最新消息:今晚20点16分左右,本市金水区东大街发生一起夺包抢劫案,据当事人李小姐介绍,抢她的是名黑衣男子,身高在1米8左右……”
      “啊!”郑晓渝失声叫了出来,她真的不敢再多想了,却不知为什么又继续想,她想起了男子骑着山地自行车而来的时候,晚八点半左右,穿着黑色的紧身衣,背着个背包,1米8左右……抢人的 ,不会是他吧?
      郑晓渝有些忐忑,她救了他,不会被公安当做从犯吧?虽说高中时学过法律,但毕竟都是些皮毛,救一个抢劫犯算不算从犯这种事情,她自然不太清楚。
      不知情该没事吧?郑晓渝冷静下来,却又皱起了眉头,之前是不知情,可现在知道了,若知情不报,犯人要是逃走了,公安会不会找她的麻烦。
      报案?万万使不得啊,万一错了呢。装作不知道走了?可她没钱啊,又没行李,还没地方可去。郑晓渝望着躺在床上的男人。这样一个漂亮的男人,做什么不好非要要去抢劫?郑晓渝眉头皱得更紧了,她想起了那个抢走她钱包的十六七岁的帅气男孩。
      “大城市的男人还真坏!”郑晓渝不知怎地,就自言自语了。
      苏亦然是在美梦中叫着醒来的。梦中是一场浪漫的婚礼,和他结婚的女孩,有一头漂亮却有些凌乱的头发,身材很好却不太会穿衣打扮,脸蛋很白却常弄得很花。
      他们第一次见面那天,女孩披着件血红色大风衣埋头在路边,除了穿着华丽外,形容就像街边除了乞讨便无以为生的小乞丐。
      唯一吸引到苏亦然的,是女孩那双迷人的眼睛。她都没怎么化妆,大概是天生的妩媚吧。苏亦然想起了过去,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见到过那双眼?
      那眼睛很大很亮,那是哭着的时候,笑起来却有点灰暗。那是一双有故事大眼睛,和他的眼睛一样明亮却时而晦暗。她好像不是很会笑,笑起来都很假的样子。
      那一晚,她喝得很醉,路边都吐了一地。她没看到他,或许连脚步声都没听到。他蹲了下去,从衣兜里掏出快白手帕地向她。她抬头望他,怔了怔接过手帕,擦了擦嘴丢到了地上。
      她笑着慢慢站起来,他跟着站起来,她将一只手搭在他肩上,眸中流光溢彩:“帅哥,可以请我喝酒吗?”她顿了顿,眸中带笑,妩媚而妖娆,“我很能喝的……”
      “小舒!小舒!”,苏亦然是这样叫着醒来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