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之痛(第一部)

作者:炉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有教无类

      议事堂。
      
      仍然是只有五把椅子。
      四位堂主已经端坐在上面。
      中间的大椅子是帮主坐的。
      
      不过,在四把椅子的对面,摆着张竹榻,上面铺着雪白的虎皮。
      红玉露出惊喜的神色:“这。。。是给我准备的?”
      龙海生点头:“倚在上面,你会舒服些。”
      红玉高高兴兴地倚在靠背上,光滑的兽皮温暖而柔软。
      
      四位堂主却都苦着脸。
      昨晚红玉和他们打赌,说是能从青川明手里借出银子来。
      青川城主嘛,是大陆上有名的吝啬鬼,他们当然不会相信。
      现在白花花的银子。。。摆在面前啦。
      而赌注是。。。红玉能借来多少银子,他们就要输给她同样数量的银子。
      
      红玉微笑:“八百两。。。各位需要清点一下吗?”
      四个人一齐摇头,然后叹气。
      每人二百两啊,可怎么回家跟老婆交待呢。
      
      他们一起可怜巴巴地看着龙海生。
      龙帮主赶快摇头:“我现在手头也很紧,没钱借给你们。”
      红玉哈哈地笑起来:“各位不必着急,不用你们从家里拿出来一文钱。”
      “岳三娘的意思是说。。。不用我们还赌债啦。。。。这怎么好意思嘛。”
      “债嘛,当然要还。不过,不用从家里拿钱。”
      
      几个人立刻摆出讨好的表情:“岳三娘的办法是。。。?”
      “每人先交上五两银子,我才能说出来。”
      二十两银子迅速送到她面前。
      “很简单,这八百两银子嘛,我打算去买些东西。这城里呢,我也不熟,就请四位带人帮着去买。价钱呢,要杀下来一半,不就给我省下来八百两吗?”
      四个人恍然大悟:“好主意。岳三娘尽管开出清单来,我们立刻去办。”
      红玉拿出四张纸:“清单在此。你们每人领走二百两,要在太阳落山前买好。第一个办完的,奖励这二十两银子。”
      
      四个人立刻领了银子,飞快地走了。那个着急劲呀,好像门外有金子等着他们去捡。差点把刚进门的薛贵撞个跟头。
      
      薛贵只好闪在一边,等他们走了,才快步走进来。
      他是个中年汉子,满脸精明之色。
      他似乎刚刚赶过很长的路,衣服上都是灰尘。
      他走到龙海生身边,弯腰在他耳边,低声说几句话。
      
      龙海生点点头:“阿贵你辛苦啦,先下去歇着吧。”
      
      薛贵行礼退下。议事堂里只剩下龙海生和红玉两个人。
      
      龙海生凝神看着她:“东狼山里只有一个村庄,叫做王架子庄。”
      “。。。”
      “阿贵看你昨天衣服的式样,断定这种土布一定是附近山里出产的,他在饿狼山找到个叫岳家村的庄子。”
      “这个阿贵很精明啊。”
      “岳家村的岳老三前几天是刚过世,可是村里的人都说。。。”
      “岳老三的媳妇是他打猎时从深山里捡来的,不知道是个什么来历。”
      “岳家的人也说不知道。”
      “他们当然不知道。我醒来时,已经失忆啦。”
      “可是,你却记得黄金木。”
      “这些都是乱七八糟的琐事。最要命的是,我不知道自己是谁。”
      “那。。。过去的经历呢?”
      “也想不起来。”
      
      龙海生看着红玉明亮的眼睛:“我不相信。”
      红玉笑起来:“那你就尽管去查吧,我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谁呢?”
      他哪能查得出来!
      连仇人都认为自己已经一命呜呼啦,否则两年来,自己哪能安稳地呆在山里。
      
      “还有一个问题。”
      “啊,我身上既然带着凤凰蛋,总算是条线索。”
      “对啊。”
      
      红玉悠然地躺下:“那不过是个普通的鸡蛋,昨晚从帮里的厨房里拿来的。”
      “可。。。它是绿色的?”
      “用染料泡过一夜嘛。”
      龙海生脸上的表情很尴尬。明明知道对方在骗人,却无法盘问出真相。
      红玉启齿轻笑:“如果帮主没有问题,我就下去休息啦。”
      。。。
      
      可是她刚刚睡着,就被吵醒了。
      “啊。。。啊。。。。”
      
      一声声惨叫,在飞龙帮的院子里回荡。
      她揉了揉腰,咬牙站了起来。这个破腰,不如切掉算啦,白天黑夜地疼。
      “小朱子,是不是铁柱在叫啊?”
      
      小朱子笑嘻嘻地走进来:“姐,你真是神医啊。铁柱醒过来啦。”
      “他干什么叫这么大声啊?吵得人家想睡个午觉也不行。我已经两三天没好好睡觉啦。”
      “他痒得厉害嘛。”
      “可是,他这么叫,会把思盈吵醒的。”
      
      连日的奔波,对于她虚弱的身体来说,真的是雪上加霜。半夜里,思盈哭了好久才睡着,因为在红玉的□□里,根本没有奶流出来。孩子哭得累了,才晕晕地睡去。
      
      “唉,我去看看吧。他再这么叫下去,早晚要把她吵醒。你赶快去找个奶妈来,要奶水好的,否则思盈就要饿死啦。”
      “啊,我知道有个叫黑妞的,刚生下个儿子,可惜前天病死啦。她的□□好大啊,奶水一定好。我这就去问她。”小朱子说完,就颠颠地跑出去。
      
      铁柱正大叫呢,见到红玉进来,立刻闭上嘴,身子缩成一团。
      他真的害怕这个又黑又瘦的女人。虽然,刀子划过脖子的时候,只是微微地痛,凉丝丝的。
      红玉微笑:“接着叫啊,怎么不叫啦?”
      
      “。。。我。。。真的很痒啊。”可是,双手都给捆住,根本动不了。
      “这个。。。好办。把你的手解开,你尽管挠个够。不过。。。从此你的脖子每天都会渗血,大约一个月后,就没命啦。”
      铁柱不敢说话了。好不容易活下来,再要死一回,可真得需要很大的勇气啊。
      
      红玉在桌上拿起条毛巾,递给小朱子:“给他叼在嘴里,痒得厉害就咬着毛巾。不许再叫。”
      (三天后,一条新毛巾,几乎被铁柱全部吃进肚子。味道嘛,据说还是挺好的。)
      *************
      
      四位堂主都在以惊人的速度采购。
      院子里,渐渐地聚集起各种物品,装满十来辆马车。
      龙海生已经集合起五十个打手,个个都扛着大刀。
      
      红玉慢慢地走到院子里。夕阳异常灿烂,一丝风也没有。
      她眯起眼睛,看着蓝天。几朵白云,缓缓地飘过。
      
      那么多的人,都已经不在人世。偏偏自己还在顽强地活着。
      回忆,一下子涌上心头,苦涩而痛楚。
      或许人生就是这样子吧。
      
      龙海生看着她腮边的泪珠和嘴角的微笑。
      这个女人一定有令人心碎的过去。
      好在,她是个坚强的人。她有和命运抗争的勇气。
      
      昨天傍晚的时候,她站在街上,黑瘦的脸上满是血,眼里闪着狂乱的光,偏偏嘴角却挂着微笑。
      他因此才犹豫,如果站在那里的是个男人,他会立刻上去结果他的性命。
      可是,她是个女人,一个瘦弱而绝望的女人。
      
      一辆带篷子的马车,停在院子里。
      
      龙海生冲着红玉招手:“来,岳三娘,这是给你准备的马车。”
      车里只有一个又大又软的座位。
      
      红玉舒服地坐下。这人真是很细心,时时想到自己会腰疼,做足准备的工夫。
      
      十几辆马车慢慢地来到了城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