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穿越雪雁

作者:黛色正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黛玉心冷知情挚

      自甄蕊走后,已过了半月有余。
      这一日,黛玉又病倒了,雪雁心知她的心病,这上上下下数百张嘴张合之间生出多少闲言碎语,连自己都觉得气恼委屈,更何况林黛玉。
      如今林如海虽在,到底远些,送个信都得两三个月方到。正是应了那句古话:远水解不了近渴。
      雪雁看着黛玉这段日子病了不见人,除了宝玉隔三差五地要进来,就探春来过一回。却都拒之门外,不愿见,一个人郁郁寡欢的。
      雪雁劝了她又实在听不进去,自己又想不出法子,遂坐在角落也哭了起来,人家穿越什么的,不是小姐就是王室,不是有金手指就是有贵人相助。凭什么就我是个丫鬟,每日里提心吊胆,还是受人欺凌?因想着愈发没了顾忌,哭出声来。
      正是涕泪皆下,不可收拾。
      雪雁只觉眼前一黑,一个浓眉大眼的丫头站在自己眼前,道:“你不在屋里伺候着汤药,在这鬼嚎个屁?我这几日可没把你怎么着。”
      雪雁见是春纤,忙用袖子抹了泪水,站起来道:“不关你事!”
      春纤手叉在腰里,眉头一挑,道:“你今儿长本事了,敢这样跟我说话!”
      春纤只觉纳闷,也不理她,径直去了后院。
      雪雁略作打算,便进了屋。
      因见黛玉背朝着里面,伏在榻上,似有呜咽之声,忙过去询问道:“姑娘?你怎么了?”
      黛玉听到是雪雁的声音,略动了动,还是没说话。
      雪雁遂往前挪了挪,只见黛玉满脸泪痕,枕头都打湿了,不由地也留下泪来,道:“姑娘可好好的罢。”
      黛玉起身,竟无语凝噎。
      雪雁跪倒在地,哭道:“姑娘可莫要多心了,当初告诉姑娘实情,原是怕姑娘蒙在鼓里,没个算计。如今倒落了心病,如何是好?”
      黛玉叹了一口气。
      雪雁道:“姑娘最近身子又不大好,焉知不是心太重了些?若是只由着心重,又不作打算,岂非不值?如今只有养好了身子,才是最要紧的。”
      雪雁顿了顿又说:“前些天老太太特意遣人过来找奴婢,问了奴婢好些话,还嘱托奴婢每日里亲自取了药过来。老太太最疼着姑娘呢!”
      黛玉道:“老太太自不必说,那样古怪的药方,也亏的凤姐姐费心寻了来。如今又一日一日的教人试了,送过来,我岂是不知事的。我只恨我总是不见好,倒像是比往年越发弱了些,但凭我这身子不这样一日日地坏下去,我倒愿意也做些打算。”
      雪雁寻思了一番,方道:“奴婢瞧着老太太如此重视这药,怕是有些意思呢!早上鸳鸯姐姐过来传话了,说让姑娘好生养着,略好些再去问安罢。”
      黛玉叹道:“我尚有父亲安在,却也不能确保无虞,由着底下人欺凌你们。虽不能说是有意纵的,到底是我无用,倒累的你们与我在这受屈。”
      雪雁见黛玉神伤,生怕她岔了心思,便道:“姑娘安心歇着罢,好歹府里对姑娘还是尊重的。奴婢先下去了。”
      黛玉一把将雪雁拽住,道:“你便和紫鹃一起在套间住下罢,不必出去了。”又见雪雁迟疑,又用不容置喙的语气道:“我好歹也算是表小姐,留个下人在身边还是能够的。”
      雪雁顿时热泪盈眶,忙要下去收拾。
      一出门即撞到紫鹃,见紫鹃兴冲冲地跑进来,脸上笑开了花似的,道:“快告诉姑娘,林姑老爷来了!我这就四下打点一下,姑娘肯定乐疯了。”
      雪雁一听,差点哭出来,连忙闯进里屋,激动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黛玉因听到外面隐约的说话,又见雪雁又高兴又流泪的样子。心里也有了一丝猜测,忙道:“难道…”
      雪雁狠狠地点了点头,见黛玉哭了,忙摘了帕子,拭道:“老爷此时定是在老太太那里,想必待会连着老太太,太太也都是要过来的,姑娘可不能哭,教人看了多心?”
      
      黛玉深知有理,忙掩了神色,由雪雁换了衣衫发髻。因看到妆台上那一盒宫花,便道:“今儿就用那个吧!舅母的好心,焉能辜负了!”
      
      原来那日甄蕊辞说府里还有事要料理,次日便回去了。下午周瑞家的便送了几支宫花过来。
      周瑞家的道:“大小姐打宫里送出来的宫花,用稀罕娟纱一层层攒起来,又织金镂空的,太太说姑娘首饰略旧了些,教老奴给姑娘拿过来的。”
      此时黛玉已知月棠之事,哪里有心思看花儿,便教人随手放在妆台上。
      周瑞家的变了神色,却又闲话几句,才出去了。
      只听她对外面春纤一干人说道:“你们这些做下人的可万万得洁身自好,有其奴必有其主,别玷污了你们姑娘的名声才是。”
      黛玉听这话,却不曾理论,几日里下来身子竟越发恹恹的。
      雪雁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只能暗恨道:这帮奴才也太猖狂了! 借着主子的势欺负到头上了!林黛玉他爹还没死呢!
      想毕,方回过神来。
      雪雁突然对黛玉另眼相看起来,果然一个聪明女子若是计较起来,后果是很可怕的。遂连忙取了过来,只见几朵精致的夕颜攒花歪在盒子里。
      黛玉又道:“今日点上檀香罢。”
      紫鹃不解,忙道:“姑娘又不念佛,好端端点檀香未免太…”
      雪雁不及紫鹃出完,便拉了她道:“我见园子那边的白莲开的漂亮,姐姐和那边看顾花草的婆子熟些,便跑一趟罢,老爷过来见屋子里凡事用心,必然喜欢的。”
      紫鹃虽还是疑惑,却想着贾母即把自己给了黛玉,便是一切皆以林黛玉的吩咐为首要的,遂也不多问,急忙收拾了出去。
      雪雁与黛玉相视一笑。
      
      至午间,林如海果然打贾母处过来了。
      引路的婆子侍立在院门外,只有他带着郑宝儿一个人过来,贾府众人竟也没跟着。
      黛玉见了父亲自然喜不自胜,父女二人面面相觑,泣不成声。
      
      雪雁和郑宝儿在外面候着,询问之后才知这事情的原委。
      “竟然是王嬷嬷?”雪雁诧异地睁大了眼睛,有一些不可置信。
      只听郑宝儿道:“可不是,若不是王奶奶咱们都要蒙在鼓里了,连姑娘受了这样大的委屈竟都不知道。”
      雪雁道:“王嬷嬷日日跟我在一起,也没出府,这个如何得知。”
      郑宝儿四处看了一圈,才附耳道:“咱们老爷也不是凭着人拿捏的,贾府能在咱大小姐身边使坏心眼子,难不成咱们就没个眼线麽?小姐受的委屈,月棠姑娘的惨死,老爷心里明镜似的。如今老爷来京复命,指不定这次就带小姐回姑苏了。”
      雪雁心中大喜,连日来的不快也消散了许多,浑身只觉痛快。
      
      却说屋子里,林如海看着黛玉装束虽好,气色却差,闻得空气里淡淡的焚香,眼角有一丝悲伤。
      黛玉止了眼泪,才道:“父亲怎的独自过来的?竟未见府中的其他人?”
      林如海顿时有些不悦,道:“我看我林家的女儿,难不成还要他贾家人监视着不成!”
      黛玉心中一丝暖意,道:“父亲…”
      林如海起身道:“我原只顾仕途,想着为你挣个好前途。想我何其信任他们,他们却如何待你?我林家的女儿哪里要他贾府的人动辄管教,饶是个丫鬟犯了事,也该是主子处置!如今竟是个本末倒置,奴不奴,主不主?是可忍孰不可忍?”  
      黛玉听林如海说得气恼,刚要说话,却猛地咳嗽起来!”顿时瘫软下去。
      林如海见状,忙问道:“如今,你外祖母可曾送药于你?”
      黛玉只觉口中腥甜,身上却无碍,只道:“外祖母每日里均是亲自教人试了,才叫雪雁拿过来。父亲可是有事瞒我?”
      林如海怆然,道:“原也不该瞒你,我只当万事皆妥,不过几日也就接你回去了。岂知世事多变,为父焉能留你在这等虎狼之地?你母亲在时,尚不屑于此,更何况你原比你母更是心高气傲,如何可好?”
      黛玉道:“原不过是被蒙在鼓里,日日与姊妹们一起,哪里知悉其中龌龊。如今即已明了,我岂会任人再任人宰割?为人鱼肉?”
      林如海道:“玉儿可知,为父为何定要送你来外祖母家?”
      黛玉摇头。
      林如海继续道:“当日你病重之时,陈大夫寻到一古方,纵然没有用药引,我看效果奇佳。竟比昔日药丸补品强不知多少倍!为父执念,想着若是老夫人愿意以血为药引,必能保你脱了这病身。”
      黛玉大惊道:“父亲所言,果然属实?”
      林如海道:“老夫人倒也是真疼你,应允了此事。只道,让你寄居府里,才可。”
      黛玉心中五味杂陈,不知云何。
      林如海又道:“如今是第几日?”
      黛玉道:“第六日。”
      林如海思量道:此药药性极霸道,只需服用二十一日便可无虞。只是陈大夫说,初次服用便会出现衰竭之态,到了第二十一日若是没能痊愈,便再无回天之力。因此便又多了些顾虑,又暗暗责怪陈大夫为何不早点说明。 
      黛玉因见林如海出神,遂道:“父亲若是也事事欺瞒,岂知不是疏了你我父女的情分?”
      
      林如海闻言心中一惊,想起曾经贾敏也说过类似的话,言犹在耳,人面全非。
      又看到案上的宽口印花黑瓷瓶内放着几朵白莲,便道:“昔日,你母亲最爱白莲,我便种了满塘莲花。她如今已先我而去,所出唯有你一人,你若有恙,为父又如何有脸去见你的母亲?”
      黛玉听着竟又落下泪来,良久才问道:“父亲政务繁忙,为何会来京中?”
      林如海道:“为父如今任期已满,奉命回京述职,又听闻玉儿身体抱恙,复命之后便急忙赶了过来,途中匆忙,并未差人来报。”
      黛玉喜道:“那父亲岂不是能回京了?”  
      林如海道:“当初皇上开恩赐我返乡携眷,再去维扬上任。如今任期已满,皇命下来才能知晓。”
      黛玉闻言便沉默下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安安静静地写文才最好。



    所有人都说我绿了我先生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