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某一天,
某一个地方,
某一个瞬间,
我以为我在做梦。

后来梦醒了,
我却又不知道那是不是梦了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们之间,隔着一页纸。

立意:立意待补充

  总点击数: 12344   总书评数:99 当前被收藏数:342 文章积分:10,607,039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架空历史-爱情
  • 作品视角: 主攻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短小快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388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荣誉: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本文包含小众情感等元素,建议18岁以上读者观看。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你在书内,我在书外

作者:小清新的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我以为那只是一场梦。
      某一天。
      某一个地方。
      某一个瞬间。
      我遇见你。

      那样一个清晨,我醒来,看见你,我以为我在做梦。
      多么神奇,我的笔下竟然自成一个世界。

      那时你还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笑得恣意,行得坦荡。
      你说现今世道不大太平,让我跟着你。
      耳边充斥着你师兄弟反对的声音,我颔首说好。
      我自然是想跟着你的,他们怎么想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你才是我的主角。

      才回宗门,宗主就把你叫了去,大抵是想问问我的来路吧,毕竟我确实来路不明。
      你说不用怕,你相信我。
      现在想来,真是不可思议,我明明是与你初识,你却这么义无反顾地相信我,甚至没有任何质疑。
      事实上,你的确做到了。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解释的,我只知道你哈哈笑着,手搭在我的肩膀处,告诉我,我可以呆在这里,和你一起。
      我说谢谢。
      你一个大男人居然就这么羞红了脸,就像是一个被表扬了的小孩子,即使被脸上的红晕出卖了,仍旧固执地瞪着眼说着不许笑。
      大孩子。我暗暗想着。

      就像是所有的青年一样,你也有着暗恋的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青春,充满活力,扎着一只马尾,用红缎绑着,笑的时候还有两个甜甜的酒窝。
      她会甜甜地叫你师兄,声音很甜,有点腻,恰好是你最喜欢的。
      她是宗主的独生女儿。
      可惜她喜欢的人不是你,是她的大师兄。
      你却不在意这些。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娶到她的。
      你说。
      我看着你,笑着鼓励,对啊,她是你的。
      她最后的确变成了你的。
      这个世界是我创造的,我自然知道一切的发展。
      你喜欢她,她喜欢她的大师兄,她的大师兄只喜欢权势,这是最狗血的剧码,也是读者们最喜欢的剧情,当初我写这篇文也是迎合大众的口味去的。
      一个男主角,带着金手指,学武,找美人,打情敌,成就天下,最完美的剧情。

      你的武功学得很好,我却没有任何功力。
      当然,这也许就是我能留下来的理由。
      你说这个世道不太好,有武功才能活得更好,非要拖着我学武。
      我不愿。
      你做生气状,瞪视我良久,最后愤愤离去。
      我以为你放弃了,也是一笑置之。
      我原也不需要学武的。
      谁料第二天清早,我就被你从被窝里拖了出来。
      你必须学武!不学武你怎么好好活下去,你怎么能过得好!你说道。
      我无奈看着他,想了想也就释然了,这个梦也不知何时会结束,倒不如顺着他点,体会一下有武功的人生也是不错的。
      你终于得意地笑了,两颗虎牙调皮地露出头来,向我问好。
      果然是大孩子。我笑笑。
      你从此天天早上拉我起床,教我练武,宗门的武功不能教给我,于是你教我练拳脚,拳脚很累,也很疼,你也不许我放弃,只是会在练武结束后给我上药。
      我哼哼疼,你嘲笑我没有男子气概,笑得大声,手上的动作却是偷偷地变得柔和起来,趁我没注意还呼了两口气,被我发现了,把药一摔就跑了。
      我只能认命地捡起药瓶,反手给自己上药。
      正挣扎间,手上一空,扭头一看,却是你回来了。
      明明耳根子红得冒火,还要抬着下巴做蔑视状。
      小爷是看你可怜。你说。

      有一天我哪里也找不到你,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醉得一塌糊涂,嘴里还在喃喃着你的小师妹。
      我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剧情已经进行到这个地步了吗,你大抵是看见你的小师妹和你的大师兄在一起接吻的画面了。
      你一直坚信着你的小师妹是喜欢你的,如今见到这样的画面,自然是要颓废一段时间的。
      我不好就此离去,最后还是决定留下来陪你喝酒。
      不得不说,这里的酒很好,我很喜欢。
      你抱着酒坛子向我哭诉,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了,见我靠近就拿我的袖子擦,我阻拦不及,只能看着你的脸默默无语。
      果然,有武功才能过得好,早知如此,我当初就应该认真学武,我的袖子也能逃过一劫。
      即使在伤心,在抢到我的袖子那一刻,我还是隐约看到了你眼角的得意神色。
      真是幼稚。
      第二日醒来,我头疼欲裂,你茫然失措。
      我一见你,就嘲笑你酒量差。
      你偷偷舒了口气,这才做骄傲状说着我的酒量不及你。
      我知道你为什么舒了一口气,我只是假作不知。
      在醒来的前一刻,我感觉到了,唇上异样的感觉。

      即使如此,你终究还是不敢再见我,只能处处躲我,亦不敢直视我。
      断袖岂是你这样的人能接受的,怕是被你自己吓到了吧。
      我笑笑,也乐于没有人监督我练武。

      宗门大变,宗主猝死,你的小师妹离奇失踪,你的大师兄顺利上位。
      然后你被追杀了。
      这很正常,你的大师兄杀了你的师父,总要找个人来顶替的,那个黑锅,自然是由你这个最受宗主信赖的弟子来背最好了。
      一箭双雕。
      这是所有男主角都有经历的事情,没什么好奇怪的。
      但是看到你被陷害那一瞬间,我忽然有些心疼。
      你原本,不该经历这些的。
      我这才开始反应过来,这里,对你来说,并不是一场梦,而是一个完整的人生。

      你武功虽好,无奈不愿杀人,你大师兄却是步步紧逼,你如何能赢?最后只能被一路追杀到悬崖边,悲极跳崖。
      我紧紧追随,在你跳下去后亦是纵身一跃。
      本想来一出深情的戏码的,可惜我恐高,一跳下去就晕了,真是没出息。
      醒来时你就在不远处。
      拖着一条瘸腿,蹒跚地拿着一只满身是血的兔子。
      有武功就是好,在野外也不愁吃的。
      见我醒来,你一脸惊喜,丢下兔子就扑了过来。
      我看看兔子,幸好兔子已经半死不活了,也没逃走,不然怕是要饿肚子了。
      你问我为什么要随你一起跳下来。
      我眨眨眼,没有回答。
      我要怎么回答呢,说因为我是罪魁祸首,有点良心不安了?
      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一副感动至极的样子,看得我一阵紧张,生怕你又流鼻涕。

      山下的生活过得很宁静,但是我知道你不会认命的。
      山底的某一处有武林秘籍,你会找到他,然后离开这里,带着光华,回到那个世界,创造属于他自己的荣光。
      有一天你问我,想不想回去,我知道你找到秘籍了。
      我说想。
      我怎么会成为阻碍你成功的石子?我出现在这里,大概就是为了能够见证你的成功。
      你果然找到了,从那一天起,你开始苦练秘籍里的武功,我就守在你闭关练武的洞口,等着你练武大成的那一天。

      你杀回宗门的时候,我就蹲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的某一个废弃的庙里。
      那种混乱的场面,我可不想去搀和。
      你说你会回来的。
      我就乖乖地呆在庙里,反正我也没有地方去。
      你回来的时候,带着你的小师妹。
      她的两个小酒窝还在,挽着你的手臂,叫你师兄,声音依旧那么甜得发腻,是你最喜欢的声音。
      她说,你们要成亲了。
      你没有反驳。
      你让我随你回宗门,我却是不想再回去了。
      那个地方,是属于你和你的小师妹的,不是属于我的。
      你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你转身离去的时候,你的小师妹对着我笑得灿烂。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笑过。
      你们才离开不久,我就被一伙蒙面的人敲晕带走了。
      真是的,我当初就该听你的,不偷懒的,他们敲得我疼死了。
      再次睁眼的时候,一股焦掉的糊肉味充斥在我鼻尖。
      很难闻。
      一个沙哑的声音笑着问我舒不舒服,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股味道是从我身上散发出来的。
      我抬头才发现那人长得有多丑,难怪声音那么难听。
      那丑人见我不搭理他,又是一个烙印烙下来,这时候我却是觉出疼来,想叫出来,无奈身上没有力气,只能轻轻哼哼。
      那丑人一副被侮辱到了的样子,丢了那烙子,开始拿铁签往我手指上戳,边戳还边说着,叫啊,叫啊。
      我疼得钻心,心里却只想笑,我哪里是那么有骨气的人啊,我只是武力太弱,身子不结实,没力气叫了啊。
      这世上一定没有比我更加没有出息的创世神了。
      我偷偷想着。

      被冷水泼醒的时候,我冻得一哆嗦。
      暗室里没有阳光,本来就冷,还有泼我冷水,这人真是阴险。
      还未待我睁开眼睛,一个甜腻的声音响起。
      你不是很厉害吗?你死心吧,他不要你了,他喜欢的是我。她说。
      哦,这下我不用睁眼也知道她是谁了,这么甜腻的声音,除了你的小师妹还有谁?
      我倒是想要反驳来着,可惜我没力气。
      她似乎是觉得受到了侮辱,下一刻,带着倒刺的鞭子就亲密地吻了我,临走前还带走了一些东西,我猜,应该是一些皮肉吧,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刑具倒是挺好用的。
      我以为最后又是以我晕过去为结尾,谁料我还没晕过去,她倒是尖叫起来。
      耳边是你颤抖的喘息声。
      姗姗来迟的你。
      我的眼前一片血红,什么都看不清,模糊间也只能看见他的手在我身前不远处停住,像是不敢触碰。
      胆小鬼,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我……我来了……”
      “……”
      “小师妹,不,那个贱人,我只是……”
      “……”
      “她说只要我对她好,她就不会伤害你的。”
      “……”
      “对不起,我错了,我、我当初不该相信她的。”
      “……”
      “我现在得到宗门了,我是宗主。”
      “……”
      “我喜欢你。”
      “……”
      “……对不起……不要死……”
      我看着你,突然想笑。
      “不、不关……你……的、事。”
      原本你就该这么做的,原本这就是你应该得到的。
      原本,我就不是这个世界的。
      我的眼眶忽然湿润,脸上也湿乎乎的,你又把眼泪糊在我身上了,上次是衣袖,这下可好,直接擦在我眼睛上和脸上了。

      “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我想说你幼稚,两个男人怎么可能在一起,可惜我没力气了。
      你的眼泪掉得愈发厉害,砸在我脸上,生疼生疼的,比任何刑罚都疼。
      你说,你后悔当初听我的话出来了。
      你说,你原本是打算和我两个人在山底下过一辈子的。
      你说,你的努力全都是为了我。
      你说……
      你说了很多,可惜我后来的都听不清了。

      我最后还是醒过来了。
      我居然没有死,即使伤成那样。
      抬眼想找你,这才发现我只不过是坐在电脑前做了一场梦。

      我曾经有一瞬间以为那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后来我梦醒了。
      我看着电脑上你的名字,忽然笑开,你的哭声真难听,居然还敢哭得那么大声,真是丢脸,看你以后怎么面对你宗门里的弟子们。
      许久我才反应过来,你听不见我的嘲笑了。

      因为——
      你在书内,我在书外。
    插入书签 


    人生赢家培育系统[快穿]
    无cp文,棍棒底下出人生赢家!



    直播相亲[快穿]
    现言,带你历数相亲途中遇到的奇葩



    那些年带着奇暖系统刷大圣的日子
    就是想写奇迹暖暖的同人文了嘿嘿嘿



    度化全世界![穿书]
    穿书系统修真类百合文(≧▽≦)/穿成了一只会来大姨妈的男人



    [综]作死系统
    一个被迫绑定作死系统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真的不想死肿么破



    今天我又流口水了[末世]
    末世文!丧尸攻。。。吃人肉什么的╮(╯_╰)╭都是浮云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