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月印千川的结局一先写出来了
内容标签: 历史衍生 原著向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曾可达,王副官,孙朝忠 ┃ 配角:方步亭,方孟敖 ┃ 其它:北平无战事,BL,清水

一句话简介:月印千川

立意:立意待补充

  总点击数: 1711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61,11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近代现代-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近代剧同人
    之 北平无战事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273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本文包含小众情感等元素,建议18岁以上读者观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北平无战事同人]风波亭(月印千川结局一)

作者:镂心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月印千川·风波亭

      何夜无月,何处无竹?但少闲人,闲适闲观闲想。-------------题记

      “老爷,曾督察来了。”

      听到下人回报,方步亭按下手里读了一半的书卷,起身望向院中。

      夜色如水,凉意深沉。

      曾可达一身轻健的便服,熨贴的布料在月光下闪着缎色的光泽。

      方步亭看着他的身影,眉宇掠过一撇忧愁。匆匆下楼。

      “曾将军,深夜前来,有什么事吗?”

      月夜深深,方步亭的宅邸看似安宁。只有风声、风吹竹声、和微不可察的哀叹。

      “我……只是想看看这片竹林。”曾可达背对着方步亭,目光停在被风拂乱的劲竹。

      “明晨就要乘飞机出发去台北,曾将军的行李,收拾好了吗。”方步亭走到那个显得落寞的身影背后,沉声开口。

      “我老家在赣南,也有这么一片林子,漫山遍野四季常青,”曾可达没有回答方步亭的问题,顾自的开始说起自己的经历,“春天有笋,养了一个冬天韧劲十足的冬笋,新长出来嫩滑可口的青笋,可以吃也可以泡酒,夏天我会和父亲母亲哥哥一起伐竹编篓,拿到市里镇里卖了买些日用品,到了秋天竹子开花,所结的竹实人是不能吃的,但刚好可以用来诱捕竹鼠,竹鼠吃了一年的山珍,满身的肉都是好东西……我从赣南出来,有四年没回去了,建丰同志在赣南的时候,也很喜欢听竹海风涛,也喜欢尝尝竹酒青梅,爱吃的小菜也是农人自己挖的笋子……他为赣南所做的,为赣南人们所做的,约束乡绅惩治恶霸,规定了人均口粮,从他来了,农人的日子都好过了。”说到这些的时候,曾可达眼里像是有星光,嘴角的微笑也没放下来过。

      “后来,他调出赣南就任预备干部局局长,把我也带出了赣南,让我从一个小小的子弟兵升任上校、升任准将、最后做到了二星少将,曾督察……而他成了经国局长……呵呵……”说的是光荣事迹,可曾可达眼里的光没有了,笑容也变得苦涩。

      风更急更紧了,细长柔韧的竹子被吹得完全向一边倒伏下去,低低的倒伏下去,像是再也不会站起来。

      方步亭拍拍曾可达的肩膀,无言的安慰。

      曾可达沉默了一会,“方行长,木兰的事,对不起。”

      提到谢木兰,那个芳龄早逝的女孩儿,方步亭的心免不了骤然抽紧,“……那不怪你。”

      曾可达转过身,看着这垂暮的老者,定定的看了一会儿,虚弱的笑笑,“好了,方行长,我就不打扰了,您回去收拾行李吧,明天孟敖要和您一起飞台湾,路上可能休息不好,您今天早点睡。”

      “好,曾督察不上去坐坐?孟敖就在二楼。”

      曾可达朝二楼看了一眼,房间亮着灯,紧闭的窗帘严丝合缝,“不了,我就回去,您带我向孟敖说声一路平安。”

      “好。”

      方步亭静静的看着曾可达离开,一直徘徊在嘴边那个最该问的问题,没有问出口。

      ---------------------------------------------------

      顾维钧大使官邸二号院,后门。

      “他去哪了!”孙秘书孙朝忠急火火的质问曾可达的副官。那张素来古井无波的脸因急躁而扭曲着。

      曾可达从后门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我回来了,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

      孙朝忠在曾可达出现的一瞬间变回了原来的阴翳高深,高傲而冷漠的声音响起,“建丰同志命令,曾可达将军立即执行。”

      “是。”曾可达立正。王副官立正。

      “深秋多事,百花看杀,意欲捉贼奈何有心无力。唯曾将军可达堪重任铺垫孔雀东南飞计划,现,到了计划执行之时,望可达翌日即随方孟敖(焦仲卿)之大队撤离,护送方步亭就任台北银行行长……”

      孙朝忠的话没有说完,曾可达也没有听完。

      他抬脚就往屋里走去。

      王副官立马跟上他,“长官,行李我已经收拾好了,咱们可以马上走。”

      曾可达看了他一眼,“我们的人,都安置好了吗?”

      “都好了,我让他们换便装撤出了大使府扮成平民,党证和保密文书也全都销毁了。”

      “那我们就不着急走。”曾可达推开房间的门,王副官跟了进去,把孙朝忠关在了门外。

      “曾将军!请立即执行撤离命令!”孙朝忠反应过来,使劲叩了叩门,见曾可达置之不理,又语气加重重复了一遍:“可达同志,请马上执行建丰同志下达立即撤离的指令!”

      屋里没有声息。

      ----------------------------------------------

      “长官,您……不想走吗?”王副官忐忑的问。

      曾可达坐在藤椅上,指尖相对,抬头看着他,“你,想走吗?”

      “长官,你要是不想走我也准备了两身平民的衣服,我们也像其他人一样混在老百姓中间吧!明天傅作义就要投降了!”王副官蹲下来,直视曾可达的眼睛。

      曾可达笑笑,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摆摆手,“你先去吧,我一个人待会儿。”

      -------------------------------------------------

      天蒙蒙亮了,东方泛起了鱼肚白。

      孙朝忠在屋外一直等着,笔挺的银灰色中山装在寒夜中沾了一身露水。一见房间的门开了,就急忙迎上去。

      曾可达提着行李箱走出来。

      王副官明显松了口气的神情,也迎上来。

      “可达同志,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曾可达没有说话,而是把行李箱交给王副官,示意他先去安置行李。

      王副官有一瞬间迟疑。

      “你先走,我和孙朝忠同志有几句话要说。”曾可达执意把行李箱交给了他。

      孙朝忠看着王副官心无旁骛接了行李一路小跑出去,又看看曾可达面无表情的脸孔。他敏感的从对方的神情中觉察到一丝不对。

      曾可达看着王副官上了车走远,才说道,“请转告建丰同志,我就不去了。”

      ------------------------------------------------------------

      随着天空即亮,脑海中孙朝忠吃惊怔愣的神色还未散去、劝慰的话语言犹在耳,曾可达就已经深刻的感受到自己追随的脚步与党国的命运一样渐渐沉重,隔绝在对岸翻腾的水汽之中……再见了,再也不见了。

      砰——————

      ------------------------------------------------------------

      王副官焦急的等在登机口,远远看见一辆汽车开进了机场才终于有点放松的神色,见是孙朝忠一个人上来又紧张起来,急红了眼,“他呢?!”

      孙朝忠甩开王副官的手,关上舱门,冷冷的道:“起飞。”

      --------------------------------------------------------

      方孟敖回头看了一眼机舱里沉默的众人。

      王副官的眼泪打在行李箱上吧嗒吧嗒直响。

      方孟敖的视线落在那个空着的座位上有一瞬间凝滞,又强迫自己转过头注意着眼前的航向。

      “打开看看吧,他说箱子里给你留了东西。”孙朝忠的目光混杂怜悯和不屑,还有一丝说不清是什么的东西,对王副官说。

      打开行李箱,王副官强忍住的眼泪又一次汹涌。

      箱子里是两套干净整洁的服装:一套军装,一套中山装。还有一封信。

      ‘王郁升副官,见信如晤。承蒙经年照顾,衣食起居不吝多劳,辛苦辛苦了。而今国祚式微,诸君各奔前程,我无力再做什么,只请经国局长替你担待,你年岁已长,也该为自己多想。为官,为民,两套服装。亦军亦民,你选自己的路吧。曾可达’

      【完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