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本温柔

作者:祈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再遇云璟

      身为皇室中人,秦娆暗地里培养了一大批的暗卫和死士,同时拥有着自己的情报网。
      
      不过,秦娆对于自己的武功极其自信,所以不是特殊的日子,她是绝不会让暗卫近身保护。尤其是侍寝的时候,众护卫更是退避三舍,以免长公主兽性大发,殃及池鱼。
      
      这次的遇袭,让暗卫长卫溟难辞其咎,当晚就跪在穆九昭床前请罪。
      因为他不主动请罪的话,秦娆发起怒来,后果不堪设想。
      
      正准备睡觉的穆九昭,忽见一抹暗影刷得飞来,还以为刺客再度来袭,吓得她再度紧握起鞭子,全神戒备。
      
      “啪”的一声,一道鞭子袭来,正中卫溟的右臂。
      
      以为长公主要惩罚自己,卫溟不躲不闪,直挺挺地跪着:“属下救驾来迟,请公主赎罪。”
      比起他的不卑不亢,他身后的五名黑衣人同样跪倒在地,却是一脸惶恐和害怕:“请公主赎罪。”
      
      这时,穆九昭才恍然回忆起,秦娆身边还有着一个庞大的影子军团,总人数约为三百多人,全是身手敏捷、武功一流之辈,而且完全效忠秦娆,并非秦子靖。
      
      这些无迹可寻的暗卫和死士除了极少数是秦娆自己培养的外,大部分是她用重金笼络的江湖的侠客。除了暗中保护秦娆外,就是蛰伏于暗处,将一些秦娆看不顺眼,或者与秦娆做对的官员斩草除根,不留痕迹。
      
      一边过滤脑海里浮现的信息,穆九昭一边微低着头,细细地观察了为首的青年人。
      
      眼前的这名男子完全不同于公主里的那些妖娆妩媚的男宠,他的肤色古铜,身材伟岸,脸型如刀削斧雕,分明而深邃。
      
      这样的阳刚十足,明明是一派俊朗的美男子,却因左下颚处的一道狭长疤痕,生生地破坏了美感,无形之中多了几分硬朗杀气的武者本色。
      
      这个人正是暗卫长卫溟。
      
      因为秦娆曾救他一命,所以他甘愿为秦娆效力三年。
      而今年,正是第三年。
      
      清了清嗓子,穆九昭收起鞭子,一派威严地开了口:“刚才本宫的话想必你们都听到了,以后没有本宫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本宫的寝殿,你们也必须做到。”
      她可不想晚上睡觉都被人监视!万一乱说梦话怎么办!
      
      “可若刺客出现……”
      “只要你们守好寝宫,难不成刺客还能闯进来?”穆九昭挑了挑眉,略带嘲讽地说道,“所以没有万一,你们必须听从本宫的命令。”
      “是,公主。”
      
      正对上卫溟幽暗深邃的目光,穆九昭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但猜想,他心中恐怕已经有了疑虑。她敛了敛眼中的担忧,正色道:“现在,继续去追踪刺客,并收集一份与本宫有仇的名单,越详细越好。”
      
      “是。”
      整齐的话音一落,六道暗影似离弦的箭般,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第二日一早,为了审问言月昨晚的事情,穆九昭整装待发地来到了长欢阁。
      
      昨晚的刺杀,长欢阁的其他公子皆不知情,此时见穆九昭进入长欢阁,各个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每个人的脸色皆是惨白无比,极其害怕颤抖地垂下脑袋,那惊恐不安的样子好似一只只羊入虎口的小白兔,而她就是那只万恶凶猛的大老虎。
      
      唯有少数,搔首弄姿,朝她时不时地抛来几个含羞的媚眼,令穆九昭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但不得不说,长欢阁里各个皆是绝色美男,秦娆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见长公主特意来看望自己,神情温和并不动怒,言月立刻哭哭啼啼地撩起长袖,指着白皙肌肤上被长绳捆过的青紫痕迹,一脸委屈地诉苦道:“殿下,昨晚言月真的是无辜的,是有人打晕了言月,还把言月捆绑了起来……”
      
      言月手臂上并无鞭伤,穆九昭仔细地看了看后,确定他并非昨日刺杀她的男子,心里放松了下来,便温言问了几句昨日的情形。
      
      但言月一问三不知,一直娇滴滴地哭个不停,她的头不禁疼了起来,立刻敷衍了几句,匆匆地逃离了言月的院子。
      
      由于步伐太过匆忙,穆九昭在长欢阁的青竹林里迷了路。
      
      一时间,她不敢随便询问,生怕自己不经意流露出自己不是秦娆的破绽。于是,凭着秦娆迷迷糊糊的记忆,她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着,直直地穿越了这片绿影婆娑的翠竹。
      
      不知情的春兰和素月则亦步亦趋地在后面跟着,见公主越走越偏,眉头微微地拧起。
      
      风湿漉漉地吹着,飘荡着令人神清气爽的竹叶清香。穆九昭心里的浮躁渐渐畅怀,眉宇舒展之间,只听一道尖酸刻薄的嘲讽声在不远处响起,生生地打破了这份清爽的宁静。
      
      “那个死瞎子一动不动的,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女子声音轻嘲,带着露骨的讽刺。
      
      穆九昭听闻,不悦地蹙起眉头,只见不远处一名绿衫少女一脸嫌弃地端着手中的药碗,声音愤愤道:“死了倒好,省得折腾我们!又要喂药又要上药还要照顾他吃穿用住,尤其是夜里折腾个好几回,烦也烦死了!”
      
      另一名微胖的丫鬟打扫着屋子里的狼籍,满嘴抱怨地应和着:“是啊是啊,光凭我们两人哪忙得过来,也不知道崔嬷嬷为何要让我们照顾这个瞎子。他被公主鞭打成重伤,却只是草草地丢在冷院,一看就是不受宠的,公主这么多天都不来看一眼,想必早就将他给忘了……”
      
      绿衫少女哼哼道:“公主现在最宠的可是言月公子,哪还记得他!刚才我还看见公主亲自送了很多补品给言月公子,如果我们照顾的是言月公子就好了……”
      
      “羡慕有什么用,还不快给他喂药。”微胖的丫鬟瞅了一眼床上横躺的血衣男子,口气是毫不掩饰地厌烦:“我已经将他的双手双脚绑起来了,你等会快点喂,可别将药再撒了……”
      
      “知道啦,知道啦。”
      
      见绿衫少女端着药汤一脸不耐烦地走进房里,隐在竹林中的穆九昭眉头紧蹙,神色略显忧虑。
      
      瞎子?鞭打?没想到秦娆这么重口竟对瞎子都动色心!
      
      素月刚要解释,却见公主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脸色难看地往竹外的小院走去,心里不禁微微地轻颤了一番。
      
      穆九昭并没有直接进屋,而是悄无声息地立在窗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房里的情景。
      
      室内阴冷潮湿,弥漫着浓烈刺鼻的药味和霉味,墙角凌乱地堆满了又脏又乱的杂物,碎碗药渣更是洒了一地,显然不是一个病人该休息的地方。
      
      身为医者,穆九昭微沉的目光一寒,却在看见床上躺着的身影时,身子猛然间一颤,怔怔地呆望着对方,脸上的血色一点点淡去。
      
      床上的男子,墨发凌乱地散在床上,湿透的青丝紧紧贴着苍白无血色的脸颊,露出一双痛苦紧闭的双眸。狭长的睫毛随着微弱的呼吸轻轻地颤着,大滴冷汗弥漫额头,使得他原本清冷坚毅的面容竟显露着一股说不出的脆弱。
      
      “喂,张嘴,喝药了!”
      
      公主府里的长欢阁如同皇帝佳丽三千的后宫,大部分男宠为了赢得长公主的宠爱争奇斗艳、争风吃醋。受宠的公子们众人巴结,被公主冷落重罚的则遭下人们冷漠嫌弃。
      
      而现在,她们伺候的这位公子双腿残疾,双目失明,一副要死不活的鬼样子,怎么看都是被公主丢到了冷院自生自灭。
      
      她们同样清楚地知道,长公主殿下是绝对不会宠幸一个身残之人的,更何况有小道消息说,这个人是因为刺杀长公主才被长公主鞭打成这样的!而且,他还顶撞了在公主府里一手遮天的崔嬷嬷!
      
      碰到这种主子,无法让自己荣华富贵,还要遭其他院子的下人羞辱嘲笑,更过分的是动不动就折腾她们把药汤打翻,让她们气不打一出来,哪有半分怜惜照顾之意!
      
      若不是崔嬷嬷曾嘱咐要留他一条贱命给长公主羞辱折磨,她们甚至恨不得对方就这么死了,自己好换个能飞黄腾达的主子!
      
      现在瞧他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怎么叫都没反应,绿衫少女烦闷之下,捏起男子的下颚强迫地扳开了他的嘴,咕噜咕噜地将浓黑的药汤灌了进去。
      
      昏迷的男子被滚烫苦涩的药汤呛住,痛苦地咳嗽了起来,本是惨白的面容更是凄凉暗淡,一双血唇剧烈地颤动着,将灌入口中的药汤全吐了出来,正巧吐在了对面绿衫少女的脸上。
      
      一张脸挂着滚烫的药汁,肌肤火辣辣得烧痛着,绿衫少女暴跳如雷,大怒之下一巴掌呼了上去。
      
      凌厉的掌风朝着男子无血色的脸上狠狠地打去,却在一瞬间被一双手毫不留情地制住。
      紧接着,“砰”的一声,穆九昭一拳怒揍了上去。
      
      这一拳带着她滔天的怒火,骨子里残暴的武力值更被彻底释放了出来,直接将绿衫少女打趴在了地上。
      
      穆九昭第一次打人,却发现这一拳完全不解气。胸口无故窜起的暴戾之气,令她在揍出一拳后,狠狠抬起脚,欲要踩在了绿衫少女的手背上。
      
      但她很快一个晃神,面色冰寒,一脚踹开了对方,快步朝着床上无端静默的男子走去。
      
      男子纤弱的身躯小弧度地痉挛着,在床上轻轻颤抖。一张被青丝紧裹的容颜暗淡无光,竟苍白得没有一丝颜色,唯有一双破碎的唇瓣被咬的惨不忍睹,沾染着血色和药汤的光泽。
      
      穆九昭走近的步伐不由自主得一颤,整个身子也跟着颤了起来。
      
      原本只是怀疑,如今走近一看,丫鬟们口中的瞎子竟真的是她穿越时初见的云璟。
      
      但现在的他不再是傲骨挺立,目露杀气地与她仇恨对视,而是眉宇间紧蹙着浓浓的痛苦之色。更令她心里翻江倒海的是,他的一双手腕严重红肿青紫,正被两根粗大的绳索牢牢地捆住,狠狠地绑在了床柱上。
      
      穆九昭心头一惊,立刻解开了如小臂粗壮的绳索,只见云璟白皙如玉的手腕处血迹斑斑,布满了淤血青紫,心里半是愧疚,半是惊怒。
      
      她明明吩咐过要让太医好生照顾,为何仅仅八日不见,云璟竟苍白消瘦得不成人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偶家女主要英雄救病美人啊啊啊~~~
    穆九昭:~(≧▽≦)/~以身相许不?
    云璟:Σ(っ °Д °;)っ不是温柔女主吗??怎么越看越暴力!
    感谢冷战哲学扔了两个地雷~
    感谢MISA酱扔了一个地雷~
    下章:温柔的穆九昭
    穆九昭:~(≧▽≦)/~贴身照顾,喂药、擦身,亲亲摸摸……
    有种终于进入主线剧情的感觉,瞎呼呼的男主终于正式出场了,你们不要忘了留言啊呜呜呜呜!难道都去养肥了吗?/(ㄒoㄒ)/~~



    病娇治愈系统[快穿]
    【快穿幻言连载】治愈系成长型女主X原沟通障碍小可怜现反派病娇大佬



    隔壁邻居是希望厨[综]
    【同人综漫完结】狛枝凪斗BG



    殿下是喵控
    【古言喵然完结】软萌小奶猫VS忠犬铲屎官



    卿本温柔
    【古穿言情完结】只对你温柔~温柔公主VS失明世子



    重生宠夫之路
    【重生女尊完结】渣女重生后,努力奋斗,拼命宠夫,虐死渣男贱女,走上人生巅峰之路!



    嫡女为妃
    【古穿言情完结】腹黑傻王爷X冷清强大嫡女~



    教主攻略手册
    【古穿言情完结】女主的目标是推倒男主!攻略男主!霸王硬上弓!



    王爷倾城
    【古穿言情完结】王爷有三好,柔弱,娇喘,易推倒!



    妻主金安
    【古穿女尊完结】女主奋斗,1V1温馨宠夫文



    与君相思
    【古言重生完结】女主重生,相爱相杀,相思相守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