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谋杀·爱情

作者:寒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番外之在最近亦最遥远

      轻轻的,我走近你,将手揽上你纤细瘦弱的肩膀,你抬起头来给我一个略带俏皮的笑靥,然后继续将你的注意力放在不远处的英俊男子身上。我浅浅微笑,站在你的背后,在你无法看见的角度,以凌厉的眼光狠狠将心仪你的男人给吓退。
      “小银,如果能把那边那个九头身漫画似的美男子挖给来做我欧洲时间的领班,我死而无憾。”你捅捅我的腰侧,几乎滴下口水来,形象全无。
      我失笑,此时的你,哪里似一个二十二岁的成年女子?分明就象一个看了香甜糖果的五岁小童,垂涎不已。
      “想要他吗?金钱?”我低头问你。
      “恩!”你仰头望着我。“小银,他有一身沙俄贵族的淡淡忧郁的高雅,很适合欧洲时间的风格,没落贵族极尽自尊的奢靡。”
      “好,让我们去结识他。”我楼着你,向那个脸上表情冷淡且不耐烦的侍者走去。只要是你的心愿,我一定都会替你达成。
      你立刻眉花眼笑。“小银,你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我可不是你身上的寄生虫。”我用食指弹弹你的额角,不轻不重,只是一种无处发泄的宠溺。
      “你好,我叫金钱,大家都习惯叫我Time,这是我堂弟金银。”你向颀长男子展开一个牲畜无害的温和笑容,象一个不知人间险恶的天使,纯净得映出了你的原形。
      我看见颀长优雅男子狭长的眸里闪过诧异与惊艳。是的,惊艳。不是因为你有一张美丽无匹的面孔,而是因为你身上毫无一丝盛气凌人的压力,似一盏水,温凉平和清澈,没有异香异气,却最能解渴,心灵的饥渴。
      “先生、小姐有什么事?”俊美男子挑眉,语气里虽无敷衍,却也不是顶认真。
      “我是谋杀时间俱乐部的老板,想问问你这里工作的薪水是多少。”你睁大眼睛问,却不会予人不知米价的联想,只是很单纯的好奇。
      “时薪三十。”男子爽快地告知。面对你,谁也不会拒绝罢?
      “很可观啊。”你笑了起来。“看起来我挖不到你了。我的俱乐部才开张,只能出得起月薪五千。”
      我拍抚你的背脊,在你身后用口型对俊美男子说:我可以给你按时薪三十支付薪水。
      果不其然,年轻颀长的男子眼里的幽光大炽,他优雅地向我扬了一下眉,然后,一抹漂亮的笑容展在了他的脸上,符合了他与我们相似的年龄。
      “如果,有年终花红,法定假期,所有应享受的福利,我可以考虑。”
      “没问题。”你大力点头,生怕他反悔。
      “那好,我叫李欧,什么时候需要我去上班?”
      “现在!现在好不好?!”你不理稍远处脸色愈来愈狰狞的餐厅领班。
      “等我把今日的工作完成可好?”李欧又笑了,似希腊雕塑里的太阳神阿波罗。
      你小声欢呼。“我饿了,去吃东西。”说完,你端起碟子,跑到自助餐区觅食去了。
      “你爱她。”李欧早先如阳光乍现般的笑容,收敛了起来,眼中是看透一切的明了。
      我不意外他会这么说。是啊,我爱你,从你还只是一个小小娃娃时起我就已经开始爱你。彼时你比早产的我健壮高大活泼,时时刻刻充当我的守护天使,不许小朋友欺负我,将你最喜欢的玩意让给我,哄我午睡……你可知道,那时候我有多希望自己可以快点长高长大,由我来照顾你、守护你?
      后来,我渐渐长高,突然一日醒来,我发觉自己已经高过了你,强壮过了你,你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的开心。可你还是当我小弟弟一样在呵护,所以我学会了恶作剧,叫你的注意力没办法放到其他男孩子身上。惹你头疼,想办法解决我带来的各种影响,成了我生命中的头等大事。我一直跟在你的左右,掌握你的一举一动,不许任何人有伤害你的机会。你是我生命里最最重要的珍宝,如果没有你,这世界之于我,也如同死寂一片。
      然后,有一晚,你靠在我的肩头,望着天上皎洁的明月,向往地说,你要做吉普塞女郎,过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平凡生活,四处游走,累了,就回家歇息一阵,然后继续去飞。所以我暗暗下了决心,你不喜欢继承家业,那么我来继承;你不喜欢商海浮沉,那么我来经营……所有你肩上沉重的负担,都由我来为你挑起,你只要展开你美丽的翅膀去飞,记得回家的路就好。
      所以,在那个冬日,我独自留了下来,没有跟上你。
      也就在那个冬日,一切都改变了。
      失踪数月后归来的你,沉潜下你灵动活跃的心魂,开始静静做一个乖巧的女儿。而我,却无法使时间倒流,不多,哪怕只得半年。可是,无法回头了啊。
      在得知你平按回来的那一刻,我将自己关了起来,狠狠痛哭。彼时彼刻,我蓦然发觉,我是以男人的心爱你啊!爱得如此之深,如此刻骨铭心、融入骨血,爱得恨不能替你赴死。然,我却不能说。我怕我说了,我们便连姐弟也做不成。
      你或者察觉了我的转变,又或者没有,我不知道。你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五个月,让你学会了谈笑间轻易转移话题,可我依然爱你。当你笑着叫我“小银”的时候,我便会飞蛾扑火一样,毫不忧郁地赶赴过去,万水千山也不能阻隔。
      然,也就是这一声“小银”,时时刻刻提醒着我,你,只当我是弟弟。
      如果,你能要的,你能接受的,只是我兄弟般的爱,那么,我就只给你看到我温柔的兄弟爱罢,这是我可以爱你的惟一方式。是我懦弱罢,只能以这样的身份,渗透你生命的一角一落。
      今生今世,我也不会让你知道,我伫守在离你最近亦最遥远的距离,默默爱你,直至生命终结的一刻……
      10.8.2003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