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叉喂养手册

作者:肖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看着这个伤

      岑霏呆了呆,看向那把兵器。让她砍他,认真的吗?
      
      “对不起,”黑童子继续说,“砍我。”
      
      岑霏将那把镰刀接了过来,好重!差点儿没给掉在地上。她费劲地将镰刀举起,不出预料看到白童子紧张了起来。
      
      “好沉啊。”岑霏忍不住笑了。
      她把镰刀放下,伸手在黑童子的脑门上狠狠敲了一记。
      
      这一记真的敲的很重,她已经用了最大的力气了,也因此……她把自己的手敲得好痛。幸亏这里有鲤鱼旗,疼痛很快就得到了缓解。
      岑霏说:“原谅你了,以后要好好听别人解释。”
      
      黑童子依旧看着岑霏,这一回岑霏看懂了他的表情。
      他在不知所措,好像因为她没有砍回去,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个不通人情世故的妖怪,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情。
      
      岑霏对黑童子的了解增加了,这是一个黑白分明的妖怪。
      恐怕他的世界里,就只有这两个颜色。
      所以认定是敌人时,砍得毫不手软。知道自己错了时,也接受得很干脆。
      
      一只大手落在了黑童子的头上,鬼使黑按着他的脑袋,说:“治疗的费用由冥府支付,为了答谢你们对包子的照顾,稍后会让人送来谢礼。这么处理可以吗?”
      
      姜洛看向岑霏,岑霏点了点头。
      “那好吧,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呼——”鬼使黑呼出一口气,又在黑童子的脑袋上拍了一下,“你这小子,尽会惹事。”
      
      冥府的人还有事,因而先行撤离了,姜洛看了下时间,说:“霏,这么叫你可以吗?”
      “可以哦。”
      “这个给你。”姜洛将四张画得很复杂的符咒交给了岑霏,“这个挺有用的,虽然以后你迟早会学会的,现在还是先拿着吧。”
      
      “这个是?”
      “是结界符,可以多次使用。四张一起,构成一个结界。可以在练习咒术的时候用,万一遇到什么事,也可以稍微挡一下。”
      “谢谢。”
      
      姜洛笑了笑,手上出现了另一张符咒。繁复的纹样密布在符的周围,中间则写着一个“琴”字。
      那张符被姜洛两指夹着,只见一道淡淡的白光出现在符面上,接着人影一闪,妖琴师出现在了这个房间。这时再看那符,符上的琴和白光一起消失了。
      
      这一幕把岑霏看傻了。
      来鲤鱼旗杂货铺之前,妖琴师就不见了,现在看来,他似乎就藏在这张符里,这是怎么做到的呢?从符的样子来看,跟山兔票很不一样。
      
      尽管她满脸好奇,姜洛却没有解释的意思。
      “我要走了,记得看手机,那个纸人快把我吵死了。”
      “咦?啊,没电了。”
      “回见。”在妖琴师的琴音之中,姜洛的笑容逐渐透明,直至消失。
      
      满屋子的人和妖怪眨眼都走光了,只剩下了岑霏和夜叉,让这个本来就大的房间显得空荡荡的。
      
      夜叉一直在装死,估计又在纠结妖力啊丢脸啊之类的事情吧。
      岑霏抱着膝盖靠墙坐着,瞟了一眼他的伤,估计了下时间,再过一个小时就差不多了吧。
      
      “喂,疼吗?”她问。
      夜叉不理她,岑霏偏头盯着他看,那家伙就转过身去,拿屁股对着他。
      
      “恢复得不错嘛,都能乱动了。喂,好无聊啊,来说说话嘛。”
      岑霏伸手去掰他,非要让他转过来。夜叉顶着一张阴沉的脸转过身,凑近了说:“别惹我。”
      岑霏顺势抓住了他的脑袋,往自己怀里一拉。
      
      夜叉被这突袭弄得瞪大了眼,搞不懂她又在搞什么名堂。
      “给病人的特别待遇,老实待着。”岑霏右手玩着他的角说,“我生病的时候呢,就希望别人能这样抱着我呢,感觉好安心。”
      夜叉无语地挣扎起来,但被残酷地镇压了。
      
      “其实我的心情也不太好。今天的事情……虽然解决了,但如果以后再发生呢?我想,不一定每次都有这样的运气,作为阴阳师,力量是必须的呢。”
      夜叉安静了下来。
      
      对于成为阴阳师这件事,岑霏其实并没有多少兴致。它只是一个跳板,她想要的只有每个月都会发放的那笔钱而已。
      
      可是果然哪个行业都不好做呢,阴阳师的钱也不是那么好拿的。今天的事情就是一个例子,岑霏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不论她的目的是什么,力量都是必须的。
      让她顺利生存下去的力量,让她得偿所愿的力量。不论阴阳师还是成为医生的目标,她都非做好不可。
      
      “你是白痴吗?”夜叉没好气地说,“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喂,本大爷有一个问题要问。”
      “什么?”
      “这个。”夜叉把岑霏的手机拿了起来。
      
      “手机?没电了啊,怎么了?”
      夜叉摇晃着她的手机:“本大爷看见了,那两只死兔子都有。”
      岑霏愣住了。
      “那只死要钱的臭老鼠也有,看见它用了!”
      “哦,是嘛……”
      
      “为什么本大爷没有!”
      “额……这个……”岑霏的脸变得有点红。
      
      夜叉腾地坐了起来,一把扯开自己的衣襟,露出了一大片饱满的胸膛。岑霏的脸更红了。
      夜叉指着自己的胸说:“看着这个伤。”
      
      “伤……伤已经消失了啊。”
      岑霏撇开脸,从耳朵红到了脖子。惠比寿的鲤鱼旗真好用啊,没看到伤,倒是看到了乳、那个乳……
      
      “那就看着这个!”他把手臂上一个还没愈合完全的伤口对着岑霏。
      原本这里的肉都消失了一片,连骨头都露了出来。在鲤鱼旗的治疗下,现在已经在长肉了,但是还没有好完全。
      
      岑霏看着就觉得痛,她把夜叉的手拿开,眼神躲闪地说:“我知道了,手机会有的。”
      夜叉怀疑地看着她,岑霏不自在地说:“就是要再等一等……”
      “等多久?”
      “那要看情况了……”
      
      夜叉的脸在岑霏的面前放大:“你在唬本大爷?本大爷可是很贵的,怎么能被几个达摩收买?想让本大爷继续当你的式神,手机是必须的。”
      
      “所以不是说了会买的就是要再等一等吗!”岑霏也火了,如果她有钱也不当这个劳什子的阴阳师了。
      
      “把衣服穿好!袒胸露乳像什么样子!式神要有式神的样你知道吗?又不是外面的野妖精,要端庄、得体、大方!”
      
      “明白了就好,这么一来,本大爷给你当几天式神也不算太亏。”
      怎么听起来像是在索要补偿似的。
      夜叉把衣服一扯,无视了岑霏的其他要求。
      
      莫名其妙又多了一笔开支,岑霏顿时觉得手头拮据得不行,默默地将自己的存款和即将到来的各种开销算了一遍。
      
      其他阴阳师都给式神买手机了吗?
      这年头没有手机的确很不方便……
      
      岑霏胡思乱想着,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她还没吃晚饭,夜叉的肚子也很应景地响了起来。
      一大一小、一妖一人并排坐着,肚子响得很整齐,可是时间没到,只能熬着。
      
      两个小时后,岑霏和夜叉面对面坐在一张桌子前。
      一个对着盒饭大快朵颐,旁边还放着本书,边吃边看一心二用。一个从装着红达摩的纸箱里抓达摩往嘴里塞,仿佛都饿疯了。
      在他们的脚边,横七竖八地扔着一些东西,这是离开鲤鱼旗杂货铺后去采购回来的。
      
      为什么不在鲤鱼旗杂货铺直接买?
      因为他们家太贵啦!像岑霏这么勤俭节约的人,绝不会白白吃这个亏……才怪,还不是因为没钱,不然谁愿意饿着肚子还到处跑。
      
      “吃饱喝足,开始干活!”
      岑霏将垃圾清理了,无奈地看着夜叉面前空荡荡的纸箱,他整整吃了一箱子的红达摩。
      
      这个大胃王之所以这么能吃貌似跟封印有关系,被抽走的妖力急需补回,消耗格外的大。
      可是继续这么吃下去,岑霏的学费都要被他吃光了。
      为了喂饱夜叉,也为了自己的钱包,当务之急就是要把达摩种起来。
      
      《菜鸟阴阳师必读》上写了详细的种植办法,岑霏已经按书上说的把需要的东西买回来了。
      
      专用的花盆和肥料、达摩幼苗,土壤的话普通的细椰糠就可以了,还有画花盆所需的特殊颜料。
      将东西清点一番之后,岑霏就开工了。
      夜叉负责处理椰砖,岑霏则着手绘制花盆。
      
      达摩幼苗直接种下去的话,也可以生长,但速度非常慢。想让每盆植株平均每天结出一颗果实,就得采取点额外的措施,这需要阴阳师的力量。
      
      达摩成长所需的“营养”之一,和阴阳师使用咒术的力量是同一本源。书上写着这个力量无处不在,但是……岑霏从来没感觉到过。
      
      画好了第一个花盆之后,岑霏用手触摸盆壁,闭上了眼睛。
      
      “像使用咒术那样,将阴阳师的力量注入花盆上的阵中……”
      注入……注入……啊,感觉到了。
      
      岑霏召唤夜叉,是无意间做到的,她根本没察觉到阴阳师的力量在自己身上的流动。但第一次用出基础术式的时候,她体会到了那种感觉。
      
      “均匀地输送力量,启动花盆上的阵。”
      岑霏觉得自己像是在往桶里装水,水位均匀地上升,直到将桶整个儿装满。然后,砰!桶爆炸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