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叉喂养手册

作者:肖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奸商贾玲

      姜洛在茶桌边坐下,招呼铁鼠送一些茶点过来。铁鼠屁颠屁颠地去了,钵里的那几个钱碰撞的声音都格外清脆了点。
      
      “它好像特别开心。”岑霏狐疑地说。
      “那当然。”鬼使黑把自己的兵器放好,说,“你坐的垫子,他用的茶桌,这里的每一样的东西都要额外收钱。”
      
      “咦?不是按小时收费吗?”岑霏大惊失色,顿时觉得如坐针毡。
      按小时收费已经不便宜了,使用里面的东西还要额外收钱?这种事情也不写清楚,黑店吗?岑霏愤愤不平起来。
      
      鬼使黑笑而不语,姜洛则浅笑道:“算我的,就算给新人的见面礼,当然,那边几位的我可不管。”
      “嘁,谁稀罕。”
      
      两只山兔都是工作狂,知道暂时不需要他们之后,又去赚外快了。至于琴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就不见了。鬼使白正在照看昏迷着的黑童子。
      白童子被包子们缠住了,头上蹲着一个,肩上趴着两个,怀里揣着三个,还有一个正试图挤进他已经满满当当的怀里。
      
      夜叉四仰八叉地躺着,手指在自己的叉子上一点一点的。
      岑霏看了一眼他身上的伤,将注意力放在了鲤鱼旗上。
      
      “这个,是惠比寿的吧。”岑霏问。
      “没错贾玲。”拉门被推开,铁鼠带着一些茶点进来了。
      “那他人呢?”
      “旅游去了贾玲。”
      
      鬼使黑背靠着墙说:“惠比寿那老头,人跑去旅游,扔个旗子在这里,什么也不用做就能赚钱,简直要气死我们这些到处捉鬼的了。”
      “我们的收费是很合理的贾玲。”
      鬼使黑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客人们还需要什么服务吗?”
      “不用了。”岑霏立刻回绝,“让我们自己呆着吧……”
      “好的贾玲。”铁鼠非常遗憾地说。
      
      鬼使白说:“说起来,这家店其实是惠比寿先开起来的,后来才找了铁鼠一起经营。”
      岑霏有点意外,她印象中的惠比寿似乎不会干开店这种事啊,传记里不是这么写的。
      “我倒知道一点他的事。”姜洛喝了一口茶,说,“要听吗?”
      岑霏点头。
      
      三百年前,惠比寿还是岑霏熟悉的那个妖怪。他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喜欢拿着金子到处考验人类的妖怪,直到他失去了他的金子。
      
      没人知道惠比寿为什么会失去金子,总之他一无所有了,这时他正好遇上了一件大事。
      晴明和黑晴明牵头,签订了一份协议,有不少大妖怪也参与了。
      
      这份协议出现之后,有一部分实力强大的妖怪开始在人类世界长住。惠比寿也去了,他本来就是亲近人类的妖怪啊。
      可是他遇上了一个问题:人类世界处处都要花钱。
      
      为了赚钱,惠比寿冥思苦想,最后还真让他找到了法子。
      
      他发现阴阳寮的治疗咒阵价格不便宜,而冥府由孟婆经营的治愈汤同样很贵。如果他开一个店出售治疗服务,只要比那两家便宜一点点,生意就会滚滚而来。
      
      说干就干,惠比寿不仅把店开了起来,后来还找来了铁鼠搭伙。
      铁鼠这家伙对钱很执着。他的寺庙早就没了,乞讨也要不到钱,正处于失业中,是非常合适的妖选。
      
      店铺开了几天,生意果然不错。
      惠比寿只要把鲤鱼旗往那一插,收入就来了,他随便去做什么都可以。
      铁鼠觉得就这样的话太闲了,而且这客流量不用太浪费了,于是又捣腾了一堆杂货来销售,最终变成了现在的鲤鱼旗杂货铺。
      
      鬼使白说:“现在也常有妖怪过来这里,一般都是来治水土不服之类的小毛病。”
      “因为协议的关系,在这边滞留的妖怪也不少。”姜洛说着,视线突然转到了夜叉身上,“恢复得不错。”
      
      夜叉进来后没多久就睡着了,身上的伤明显好转了许多。
      岑霏想起了黑童子,这才注意到他已经清醒了过来,只不过他落在他们身上的目光依旧很不友好。
      鬼使黑咳了一下,说:“来讨论一下今天的事吧。”
      
      几人一起开始讨论事情的经过。
      
      原来那天黑童子和白童子弄丢了包子,回到冥府后,把事情告诉了鬼使黑和鬼使白,被责备了几句。
      
      本来鬼使黑和鬼使白想将事情瞒下,然后偷偷找回包子。但是那天,偏偏阎魔大人来了兴致,让判官把包子们带过去陪她,这下就穿帮了。
      
      判官是个冷冰冰非常严厉不讲人情,而且眼里只有一个阎魔的家伙。
      他一发现包子走丢,就冷着脸狠狠责备了黑童子和白童子,顺带连鬼使黑和鬼使白也挨了骂。
      白童子当场就被骂哭了,又因为鬼使黑和鬼使白也挨了骂,让他更加愧疚。
      
      黑童子见状,就偷偷摸摸离开了冥府,独自去寻找包子们。他的想法大约是这样的,早点找回来,白童子就不会哭了。
      谁知他这一走就发生了这么个事情。
      
      “难怪你们不肯去阴阳寮使用治疗咒阵。”姜洛老神在在地说,虽然他很年轻,但显然很不好忽悠啊。
      
      鬼使黑非常头痛。
      “丢了包子已经挨骂了,如果再来这么个事情……不管事实是什么样的,肯定又是一顿骂,也许还会有更严厉的惩罚。”
      
      想到那位冷血无情的判官,鬼使黑头都大了。手中的笔可以定人生死的他,跟他们鬼使简直生活在两个世界。
      
      “所以问题的重点,还是在有没有欺负包子上。”姜洛说。
      鬼使白提议:“那么,让包子自己来判断吧。别看它们这样,其实是很敏感的。”
      
      “好啊。”岑霏求之不得,她直接朝包子们招了下手,“过来。”
      原本比较安静的包子顿时活跃了起来,一个一个蹦到了岑霏的身边,其中最小的那只还不忘跳到夜叉的头上蹲着……
      
      鬼使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他没想到包子们对岑霏会这样亲近。
      他想了想,又让包子去跟黑童子玩。
      然而在包子们的眼里,黑童子今天拿镰刀追着他们砍,是个坏人,于是就百般不乐意。好不容易磨蹭到他的跟前,一个个都用屁股对着黑童子。
      
      众人:“……”
      黑童子:“……”
      
      看着这整整齐齐排成一排的屁股们,在场的人充分了解了包子们的心情,想必黑童子应该也从自己的待遇中,明白了点什么吧?
      而从岑霏的角度,还可以看到包子们不情不愿的嫌弃脸,她不禁笑出了声来。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白。”鬼使黑说。
      “不错。”鬼使白说,“抱歉,给你们惹麻烦了,这个孩子比较容易冲动。”
      
      “你小子也给我道歉啊。”鬼使黑也不管黑童子身上的伤,直接一掌拍在他的背上,“给我真真诚诚地道歉。”
      黑童子:“……”
      
      “黑童子,”白童子担心地看向他,“做错事要好好道歉哦。”
      黑童子:“……”
      
      房间里安静得能听见针落地的声音,所有的人都在等,可是黑童子就是不配合。
      
      “黑童子!”鬼使黑的声音严厉了起来。
      “看来他并不想道歉,那也可以哦。”岑霏看向黑童子说。
      姜洛正想说点什么,就听岑霏接着说道,“不诚心的道歉我们不需要,下次……下次我一定……”
      
      她的手越握越紧,目光里有一种毅然决然的坚定。
      现在的她太没用了,下次她一定要……让他还回来。岑霏后半截话没能说出来。
      
      “啊,我想到了!”白童子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黑童子,你是不是不会道歉?来,跟我学,对——不——起——”
      黑童子的嘴唇动了一下,没发出声音:“……”
      
      “再来一次,对——不——起——黑童子,加油哦!”
      黑童子:“对、对……”
      两个小孩很认真地看着对方,唯有支离破碎的道歉声在不断响起。
      
      鬼使黑无语了一下,说:“说起来,他还真不会。这家伙刚来的时候,连话也不会说,白童子教了好久,这才好了一点。而在冥府的时候,他犯了错……”
      
      鬼使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噗地笑了出来。
      “在冥府的时候,每次黑童子犯了错,都是白童子在拼命替他道歉,弄得大家都不好责怪他们了。”
      
      白童子听到这话,呆呆地看了过来,很不好意思地眨巴了两下眼睛。
      
      岑霏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突然就被大镰刀追着砍,该道歉的那个人却还没学会说对不起,现在在她面前不断地练习。
      所受的惊吓、被追着砍时的无力、对对方的愤怒,以及此时此刻的荒诞之感,这些全部交织在一起,她简直分辨不出那是什么滋味。
      
      她现在应该做什么表情呢?
      
      “黑童子今天学得特别快,是因为急着要道歉吗?”
      白童子的声音传入岑霏的耳朵,她从自己的思绪里抽出来。
      
      黑童子似乎学会了,握着他的黑镰,走到了岑霏的面前,双手将那把巨大的黑镰刀递了过来。
      
      说实话,看到这把镰刀,岑霏就想起前不久的遭遇,她的小心肝都快要颤抖了。
      
      “对、不起……”黑童子结结巴巴地说,好像怕自己说的不够好,他又重复了一遍。那把镰刀都快被他递到岑霏的鼻子下面了。
      
      “砍我。”黑童子无比清晰地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